第108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看到刘伟名心事重重的样子,田林喜微笑道:“你也别想得太多,与发生的事情相比,你就是草海的一个亮点,放心吧,这事对你来说反而是一个机会,我本来都认为你没机会的,现在到是机会来了。 ( . . )”
刘伟名就看向了田林喜,对田林喜的话有些不解了。
田林喜微笑道:“草海出了那么多的事情,上层这脸面算是被打肿了,他们需要的是一个转移视线的东西,你的亮点就是他们需要的,刚才与京内通了电话,就是关于对春竹乡大力宣传的事情,你得做好一些心理的准备,这次对春竹乡的宣传力度会加大。”
“你说这事是我的机会?”刘伟名问道。
“你等着看吧有些时候人也有着运气的成份在里面。”
与田林喜谈着事情时,田林喜的电话响了,接了一阵,田林喜把电话放下就沉思了一阵,这才对刘伟名道:“果然上面争得厉害。”
“怎么了?”刘伟名不解地问道。
田林喜道:“中组部长王锡林到了宁海了这是秘密到来,没惊动外界。”
中组部长秘密来到了宁海
刘伟名由于接触到的层面低,就有些不太明白了。
田林喜道:“宁海县的争夺是最近几年才开始的,今年就更加激烈,随着中央一些政策的调整,宁海的地位也在升高。”
刘伟名到是在党校听到了老师讲了宁海的各方面发展情况,对于宁海的地位也有着一个明晰的认识,说道:“中央是下了决心要把宁海发展起来的。”
“不错,以前宁海是孟家的势力范围,随着宁海地位的提升,孟家为了保住这块地盘就做了许多的努力,大家希望的是寻找机会切入。”
刘伟名明白了,说道:“这次孙刚的死去,孙祥军应该是动了一些力量要打入宁海了。”
“不仅是孙祥军,还有着许多的力量,以前省里是孟家的力量最强,其它的力量被压得死死的,现在孙祥军开始当先锋了,加上谢家的发力,大家都拼命发起攻击,孟家的力量有些顶不住了,这才造成了中央对班子进行调整的想法。”
田林喜毕竟接触的层面高了许多,把中组部长到了宁海的事情讲了一遍。
“如果是这样,宁海的局势就将有一个大的变化了。”
刘伟名也感到了宁海将会发生的变化。
田林喜道:“我也给你大体讲一下宁海的情况吧。”
刘伟名早就想了解一些省里的内情,他感到由于自己不清楚省里的情况,许多事情做起来都不太好判断,如果能够知道一些这方面的情况,对于自己往后的判断肯定有着不少的帮助。
帮田老头把热水忝上,刘伟名坐在这里就认真听起来。
“宁海省有十三个省委常委你是知道的,我就详细给你说一下他们的背景情况,别搞得不清楚状况乱撞杨轩是孟系的人,这个你是知道的。”
刘伟名道:“杨书记应该对宁海有着极强的掌控力吧?”
田林喜道:“一直都是这样的,但是,随着宁海连续有几次事情的发生,情况正在发生着变化。”
“最近两年宁海的情况还是在发生着变化,京内的人也都相继把人放到了宁海,宁海的局面也变得复杂了。”田林喜有些感慨起来。
刘伟名并没有再插话,看向了田林喜。
“杨轩是孟系,这是你知道的,孟系除了杨轩以外,还有着几个力量,省委秘书长钱路延、省委组织部长宁保国都是孟系的人,另外省委宣传部长孙茜是属于杨轩的人,他们几个人加起来的力量就不可小视了。”
刘伟名知道拥有了四票铁票,话语权肯定会很强,只要再加以运作一下,省委掌握在杨轩的手中就有了把握。
“师傅,我感觉到杨书记的力量还是弱了一些,十三个常委,也就四票啊,最多再交换上一两票而已,把握还是不大啊。”
田林喜微微一笑,看向刘伟名道:“你说我在这宁海为什么多少还有些用处呢?不外就是我也有着一点影响力而已。”
刘伟名就知道现在终于能够摸到田林喜的力量了,笑道:“你还能有影响力?”
田林喜微笑道:“军区政委图镇军是我一手提拨上来的,省委统战部长吴实哲也是我通过老首长的关系放到那个位子上的,他们都明白,要想坐稳那个位子,离了我不行。”说起这话时,田老头充满了自信的样子。
刘伟名终于明白了,田老头在省里竟然掌握着两票,有了这两票,杨轩是肯定得来拉的,拉到了田老头的这两票,他就六票在手,掌控力就会大幅增强,原来田老头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在这里啊
宁海的军队掌握在田老头的手中
这事对刘伟名来说就是一件很重要的信息了
田老头微笑道:“听说杨轩这次到了春竹乡把你狠夸了一阵。”
听到田老头问这事,以前刘伟名还以为真是杨轩对自己有多么的欣赏,现在终于明白了,搞了半天是做给田老头看的
“师傅,我现在才明白,他这是做给你看的啊。”
田老头笑道:“明白了吧,这世上的事情就是这样,没有不明不白的爱,也没有不明不白的恨,任何的事情都有其根源,只是许多人不知道内情而已。”
刘伟名通过这样的一件事情终于又知道了一些关键,说道:“难怪杨书记是那种做派。”
“也不能说他完全就不欣赏你,从他的表现看,他对于你的工作还是看重的,只是加入了一些做戏的成份而已,宁海的形势越来越对杨轩不利,已经严重影响到了他的掌控了上次孟民军到宁海的目的就是要进一步的把我拉到支持孟家的一方。”
转念间刘伟名有些明白田林喜的想法了,对田林喜道:“师傅,为了我的事情,让你费心了。”
田林喜哼了一声道:“你是我的弟子,他们又不是不知道,就把一个孙刚放到了草海去跟你作对,真当我不存在了。”
说这话时,田林喜的脸上已是布满了怒意。
刘伟名已经明白了孟民军到宁海的用意了,由于孟家与孙家进行了一些交换,促成了孙祥军把孙刚放到草海县来跟自己作对,这件事情田林喜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他应该是用实际的行动进行了反击,这才造成了杨轩对宁海掌控力的下降,这事也把孟家吓了一跳。
“师傅,孟家没有想到你对我那么维护而已。”刘伟名说道。
在这件事情上,估计是孟家的人没有想到田老头那么在意自己,还以为只是一般的人物,进行一些补偿就行了,毕竟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副县级而已。
田林喜看向刘伟名道:“我对你是报有着很大的希望的,你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善字,只有这样的人心中才能够存有为民做事的心你做的那些事情我都知道了,虽然你这个人有着这样那样的缺点,但是,仅凭着你能够一心为民,我就要对你进行维护。”
刘伟名的心中感动,说道:“师傅,让你操心了。”
“虽然官场上出现了这样那样的一些问题,但是,我仍然相信我们还有着一大批心中装有人民的干部。”
田林喜这时的脸上散发着的是一种正气的光芒。
看到田林喜的这个样子,再听到他所说的话,刘伟名对于自己所做的事情就更有信心了,说道:“只要给我时间,我一定让春竹乡脱贫。”
“春竹乡只是一个小地方,你的舞台还将会越来越大,我希望的就是你的心中永存正气,心中永远都装着群众。”
说完这席话,田林喜再次恢复了原样,说道:“我本来并不想过早让你知道省里的事情,这样对你的心志会产生不好的影响,但是,有些事情又得让你知道,今天趁着这个机会跟你讲一下,你就能够少走不少的弯路。”
“省里还有些什么力量呢?我感觉不少人都是有着力量的。”
“这主要是他们都有着各自的来头,省长朱岗是总理张明远一手提拨起来的人,虽然他在省里没多少人,只有一个省委常委、苍松市委书记冯飞林是听他的,但是,看在总理的面上,杨轩对他还是尊敬的。”
刘伟名苦笑摇头道:“果然来头极大。”
田林喜道:“总理是一个很务实的人,他看重的是工作。”
刘伟名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一切都要落在实处。”
田林喜微微点头,接着说道:“呼延傲博是z纪委书记的爱将,他到是平时不太受说话,只要说出话来也是有着很大的影响力,他对你的观感不错,这条线你还是要走好才是,有了我的力量,加上他的力量,你在这宁海省就有了根基。”
刘伟名也吃惊着呼延傲博的力量,这的确很强大了
“最近两年渗入宁海的主要是谢家,政法委书记谢逸是谢家的。”刘伟名点了点头,这个他到是知道了。
“另外,其他的人都多少有些关系,省委副书记廖炜是中组部长提拨起来的、常务副省长桂浮枫是桑文青的人、副省长高宣是副总理楚卫齐的人,呵呵,宁海省够复杂的吧,各方的力量都在争夺,现在是大家暗中在联手对付着孟家,孟家不得不加强防线的局面。”
听完了田林喜对省里领导们背景的介绍,刘伟名才算是知道了这省里果然已是暗潮涌动了,有着那么多的大人物在背后运作,孟家不急才怪
看向田林喜,刘伟名笑道:“看来师傅的市场是越发大了。”
田林喜就哈哈大笑道:“你说得不错,你师傅现在在宁海很吃香,还不是一般的吃香。”
与田林喜聊了一次,刘伟名的心中就多了许多的底气,这次无论省里面怎么样争夺,自己问题应该不大了。
田林喜有着华威的后台,他又掌控着宁海的两个常委,难怪杨轩对他都很是客气
回到党校,刘伟名的心情非常不错,到是有一种隔岸观火的味道。
又过了一天,高卫就找到了党校。
刘伟名看到高卫到来,一愣道:“你怎么跑来了?”
“伟名,一起出去吃饭。”高卫笑着说道。
宿舍中这时还有着两个人,一个是禇向前,另一个是赵大海,这两个人正与刘伟名聊天,他们这段时间没少找刘伟名聊天。
对于刘伟名,两人是越发看不明白了,上次的假孙林事件发生了一些连带的影响,他们也多少知道了一些内情,就更加对刘伟名上了心。
最近两人在尽力做着挽回情谊的事情。
刘伟名这个人到是没记仇的想法,看到两人这样的表现,想到自己毕竟要交往,也需要一些朋友,也表现出了与他们亲近的意味。
三个人聊得正欢时,就看到高卫进来。
更是看到高卫不见外地请刘伟名去吃饭时,两人还没有想到高卫的身份。
刘伟名介绍道:“这是我的班上同学。”
然后对褚向前和赵大海道:“高卫,我们草海县的常务副县长。”
听到是高卫,两人的眼睛就是一亮,人的名字他们早已知道,没想到是副省长的公子跑来找刘伟名。
看到这情况,两人互看一眼,对刘伟名就更加的好奇,这刘伟名也太让人难解了,有些神秘啊
禇向前感到这同样也是一个拉近与高卫关系的机会,就对刘伟名道:“伟名,这样吧,难得人家高县长来一次,要不这样,就由我安排一下,我们大家出去吃一顿饭,你看怎么样?”
刘伟名本来是不太想出去的,听到了田林喜的解说以后,他就不太想掺合到县里的事情中,高卫的到来明显就是有事求自己,以他有一个副省长的父亲情况,找自己的目的不外就是他的事情高宣都有些难办,肯定是需要田老头帮忙了
看到刘伟名犹豫,高卫也明白了刘伟名看清楚了自己的意图,心中有些着急,就看了一眼褚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