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行了,我就说吧,我也不瞒你了,这次宁海的局面将有可能发生一些大的变化,具体的你知道,我就不说了,就谈一下我自己的事情吧,你不知道的,我爸以前得罪过谢家的人,当时谢家拉过我爸,结果我爸投到了楚副总理一方,在原来任职的那个省更是与谢家干了一仗,生生把谢家的一个有希望的人拿下了,你说现在谢逸到了宁海,他与我爸会怎么样?”
“你爸属于楚副总理的人,谢家也不可能把你爸怎么样,你担心个什么劲。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高卫苦笑道:“还是层次的问题,我也是听了我爸的话才明白,这一届楚副就要退下了反而是谢家的人可能要进入政治局了,你说这事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呢?”
刘伟名听到这里,也感到层次的问题了,那都是高层间的事情,自己现在的这个层次还真是无法去推断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苦笑一下,刘伟名道:“你都说了是层次的问题,你爸那么高的层次都解决不了的问题,我算个什么劲。”
高卫笑道:“你解决不了的事情不代表你师傅解决不了吧,我爸说了,这事还真得需要你师傅帮助才行。”
“我师傅对我有过交待,不得掺合到宁海的事情中,你叫我怎么办?”
高卫叹了一声道:“楚副在位的时候,谢家是肯定不敢有任何行动的,但是,你要知道,也就一年的时间就得换届,到了那个时候,一上一下的结果之下,我爸就有些危险了。”
“就算是楚副退下了,凭他在国内的影响力,谢家也不会敢于把你爸怎么样吧?”
“所以,现在谢家的目标就针对着我来了。”
原来这才是高卫着急的原因。
刘伟名就看向了高卫道:“你小子不会是做了什么样的违法事情吧?”
高卫道:“吃喝玩乐的事情我以前到是干了的,自从当上了副县长,我是改歪归正了的。”
“既然没有问题,你怕什么?”
“不是怕什么的问题,你也知道,这次草海县的离水镇出了那么一件事情,谢逸是政法委书记,他立即就有了指示,一定要把事情查一个水落实出。”
刘伟名道:“发生了那么一件大事,无论是谁都会要求查一个水落实出的,要给大家一个交待才行,在这件事情上你是有问题的,担任一个乡党委书记,竟然在你的治内出了这样的事情。”
一提起这事刘伟名就生气。
高卫苦笑道:“我也不清楚情况啊,你以为我愿意发生那种事情?”
刘伟名就看向高卫道:“难道谢书记他们查出了你的问题了?”
“现在的官员你说一下,谁没有一点问题,关键是不去查,真要查起来的话,谁都不干净。”高卫大声说道。
刘伟名本来想说点什么时,想到自己虽然各方面都没问题,还是与方怡梅和温芳做了那种事情时,也真是无法再说话了。
高卫继续说道:“他们根本就是想借我的事情来威胁我爸。”
这是关键的地方了,高卫肯定是有了一些这样那样的事情被谢逸掌握了,很有可能谢逸借拿下高卫来威胁高宣,这才有了高卫求助的事情。
“很严重?”刘伟名问道。
“说严重也不严重,就是长期包*了一个女人而已,他们得到了一些这方面的证据,虽然影响不了我爸,我的仕途之路却是完了。”
以田林喜在宁的影响力,谢逸也得给田老头一些面子,如果有田林喜出面调解,也许还真是能够把事情平息下去
刘伟名听了以后,心中也警惕起来,谢逸是政法委书记,他如果真要对付自己,肯定有着许多的办法,到是得小心一些了。
“这事我得跟师傅报告了以后,由他来决定。”刘伟名只好说了一句。
高卫顿时高兴道:“只要你去说了,我相信你师傅就会出手。”
层次太低了,刘伟名也想不明白这里面到底还有些什么内情,看来还得由田老头自己去判定。
刘伟名并没有专门去见田林喜讲高卫的事情,而是打了一个电话把今天见到高卫的情况向田林喜讲了一遍。
接到了刘伟名的电话,田林喜只是说了一句:“这事我会管,你别管了。”
刘伟名也不知道田林喜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原话把田林喜的话打电话告诉了高卫。
高卫道:“这事我也搞不明白,多谢了,我问一下我爸好了。”
这事就算是放下了,刘伟名也没有再去问高卫的事情,能够把这情况通报给田林喜,这就是高家的人想要的,其它的事情自己还真是没有太大的影响力,也不想去影响。
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也够刘伟名消化一段时间的,这一年多的工作经历史对刘伟名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提高过程,他感到自己学到的东西是课本上根本就无法学到的内容,心智方面更是有了很大的发展。
褚向前现在干脆就住回了宿舍,每天都跟紧了刘伟名,表现出来的态度也很是让刘伟名无语,大有跟班的样子
第二天时,褚向前嘿嘿对刘伟名说道:“伟名,我通过关系把单思思调到市教委去了。”
刘伟名就看向了褚向前,看了一阵才明白了褚向前的意思,顿时头疼起来,搞了半天是这个褚向前认为自己与单思思会发生点什么了
刘伟名说道:“这是你们教育系统的事情。”
褚向前就笑道:“说得不错,对了,我把春竹乡的事情向厅长进行了报告,厅长也很重视,他说什么时候想约你见见面,大家一起坐下来聊一下。”
刘伟名只能心中苦笑,说道:“行,抽空安排吧。”
这时的刘梦依与刘雨露住进了草海县的一家宾馆里面。
两人在春竹乡住了几天,刘雨露用她的方式对刘伟名进行了全面的了解。
刘林依一直都不知道小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想法。
刘梦依的性格中还是有着软弱的一面,要不然也不会被家里时常逼着联姻了,现在刘家的情况很成问题,刘梦依对刘家的情况也担心着,好在郑小柔到是站在自己一方支持着自己,她最渴望的还是能够得到小姑的支持。
这次小姑到春竹乡,刘梦依猜都猜得到郑小柔会告诉刘伟名,对于郑小柔,刘梦依现在都说不明白自己到底对她是一种什么样的想法了,在自己最需要帮助的时候,郑小柔是站在自己一方的,对自己的支持非常大,可是,一想到刘伟名是与这个女人实实在在做了那种事情时,刘梦依又很是不舒服。
两女都洗了澡出来坐在那里。
刘梦依就有些小心问道:“小姑,明天我们就回京城?”
这几天刘雨露都没有发表什么意见,刘梦依越来越感到不安。
目光在刘梦依的脸上看了一阵,刘雨露微微一笑道:“小姑支持你。”
仅仅就这么一句话,把个刘梦依激动得泪水都流了出来,激动道:“谢谢小姑,谢谢小姑。”
叹了一声,刘雨露道:“这次小姑真是大开了眼界,也受到了教育了。”
“伟名一直都在努力。”刘梦依自豪道。
刘雨露道:“你说得不错,整个的春竹乡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里面发生那么巨大的变化,特别是刘伟名能够获得那么多村民的信任和支持,这可不是谁都能够做到的,小姑自认也很强,却也无法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做得地么好。”
刘梦依就笑了,他对于刘雨露夸奖刘伟名的事情很是高兴。
“去追求你的幸福吧,小姑在这件事情上会站在你的一方。”
“小姑,维真姐那里还有点事情,我去找她了。”刘梦依急忙说道。
刘雨露当然明白,这是刘梦依要找一个地方跟刘伟名打电话,就笑道:“去吧。”
看着刘梦依离去,刘雨露现出沉思的样子,拿起手机拨通了刘梦依的父亲刘栋流的电话。
拨通了电话,刘雨露说道:“我同意梦依嫁给刘伟名。”
其实,刘雨露这次到来的事情还是与刘栋流商议的结果,孙刚一死,与孙家联姻的事情肯定不行了,这时刘家的人又从不同的渠道了解到了一些刘伟名的事情,随着对刘伟名的了解,他们对于刘梦依与刘伟名的事情就在意了起来。
刘雨露又说道:“刘伟名很有前途。”
刘栋流道:“我得到消息,说是华威和付首赫两人一道写了一幅字送给了刘伟名。”
“这事并不是保密的事情,常难真早已打听清楚了,真有这样的事情,老大,你要知道,田林喜是刘伟名的师傅,据我了解,田林喜很在意他的这个弟子,为了他这个弟子的事情,最近与孟家都有了一些不快,孟家的人为了缓和关系,专门派了孟民军到了宁海。”
刘栋流道:“那呼延傲博与刘伟名的关系也不错?”
“据了解,在省里呼延傲博很关照刘伟名的。”
想到了z纪委的关系时,两人都沉思了志来,如果刘伟名再与呼延傲博拉上了关系,在那宁海省,刘伟名可就是有了很强大的关系了。
“老大,我认为与刘伟名拉上关系比与孙家更强,春竹乡园区的情况我看过了,很庞大,发展得也很好,这完全就是刘伟名独立运作起来的,只需要再有一年,这个园区就会产生效益,这是他的一个巨大的政绩,有了省里田林喜的关照,再有了这样的一个政绩,刘伟名的发展就绝对小不了,现在他已是副县级,如果再有发展的话,那就更加了不得了。”
刘栋流叹道:“我也想过了,在这件事情上其实是我们刘家需要刘伟名。”
刘栋流现在也不得不面对现实,在了解到了刘伟名的后台以后,他就知道在这个时候拉到刘伟名是多么的关键了
刘雨露说道:“梦依假如嫁给了刘伟名,我们刘家就能够获得好几个助力,比起与孙祥军结合在一起强。”
孙祥军已经上升受阻,郑小柔在那里一个劲帮着刘伟名说话,田林喜的背后又有一个华威,加上z纪委的关系也许就能拉上,那么强大的力量下,刘家的稳定局面就能够确保。
这是刘栋流和刘雨露都希望获得的巨大助力。
刘栋流再也没有了顾虑,对刘雨露道:“那好,就让刘伟名到京里来提亲把。”
刘雨露道:“我看可以再等一下,现在宁海的情况很乱,争夺很激烈,看看田林喜对刘伟名是一个什么样的安排吧,如果刘伟名稳得住,到时就同意他娶梦依吧,我们刘家也得喘一口气了。”
在这个时候,他们两人已是把刘伟名身后的力量也算计到了刘家的助力里面了。
刘栋流道:“雨江跟我们说的刘伟名与郑小柔的事情,你怎么看?”
“这事谁也没有抓到证据。”刘雨露轻描淡写说道。
说到这里,刘雨露叹道:“老大,刘家现在需要郑家的支持。”
刘栋流就明白了自己这个妹妹的想法了,就算是有家丑,这样的事情也只能是当做不知道或是不相信好了,只有这样,才能够把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团结起来。
刘栋流就满不是滋味地叹了一声。
刘雨露道:“据我所知,那个孙刚的生活很烂,刘伟名总是比他要好吧。”
刘栋流又叹了一声,想到刘家曾经的辉煌时,现在也只能接受现实,问道:“梦依是什么想法?”
“你没有看到郑小柔一直都在力挺着梦依与刘伟名的事情,现在梦依与郑小柔走得很近。”
刘栋流又叹了一声。
过了一阵,刘栋流道:“我担心的是孙祥军的问题。”
刘雨露道:“就算是孙祥军再干一届,有田林喜帮着挡在前面,可能郑家也能挡在前面的。”
刘栋流道:“郑家很难指望,你不是不知道,小柔与正光根本就没有夫妻的情谊,反而成了仇人,我估计要不是怕影响不好,他们两人早就散了。”
笑了笑,刘雨露很有深意道:“不是还有一个刘伟名吗?”

刘栋流吃惊地惊呼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