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雨露道:“老大,刘家需要各种的力量。 ”
刘栋流就无语了。
刘雨露又说道:“顺其自然好了,自然有梦依去解决,只要我们不吭气,郑小柔就不会离开刘家,郑家的支持也会到来。”
“唉,家门不幸啊。”刘栋流憋了一阵才说出了这句话,他也想到了刘雨江与那个黄凌的事情
刘雨露也感到有些难堪,这对于一直以来高高在上的刘家来说,真的是一种耻辱了
“黄凌现在是什么情况?”刘雨露问道。
“据说孙祥军出手帮助了一下,黄凌没事了,最近黄凌也在京里,雨江……唉。”刘栋流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刘雨露的脸色也是一变。
“韦正光呢?”
“谁知道啊,前段时间跑到国外去了,现在根本就没见到他的踪影了,也不知道在干什么,我担心这事对他的打击太大,搞不好要出事。”
刘雨露道:“算了,这样的事情我们也管不了,只能这样了。”
“许书记好。”看着下车的许夫杰,刘伟名忙迎了上去。
一大早就接到了许夫杰秘书顾明忠打来的电话,说是许书记来了,要刘伟名到党校门口接他。
刘伟名在这校门口站了没多一阵,车子就开来了。
“上车吧。”顾明忠笑着对刘伟名说道。
许夫杰在窗前也微笑看向刘伟名。
刘伟名忙拉开车门上了车子。
一行人很快离去。
党校到是好车较多,来来往往的小车也不少,刘伟名坐进了车子并没有什么人注意。
坐在许夫杰的身边,刘伟名道:“许书记一路辛苦了。”
“怎么样,学习还紧吧?”
“党校的学习主要还是自觉性,许多人经常都不来的。”
哈哈一笑,许夫杰道:“说得好,进了党校的目的不同,大家的学习积极性就完全不同,这样的机会难得,要加强学习才是。”
“老师们讲得都很好,这次我感觉收获极大。”
听到刘伟名对党校的学习还满意,许夫杰的心情不错,对顾明忠道:“明忠,伟名同志学习辛苦了,我们招待他好好的吃一顿饭。”
顾明忠就笑道:“许书记一直都挺关心伟名的。”
顾明忠心里还是多少有些不是滋味,他太清楚刘伟名现在在许书记心里面的地位了,自己虽然是秘书,与刘伟名相比还是有很大的差距。
刘伟名忙说道:“还是我请许书记。”
许夫杰哈哈一笑道:“行了,这事就别争了,明忠已经安排好了。”
刘伟名一直都在猜测着许夫杰到来的目的,这两天的省里情况更见复杂,就算是褚向前他们那种层次的人都已经听到了一些传言,刘伟名相信许夫杰不可能不清楚,他这次到省城,最大的可能性还是走关系来了
这次许夫杰带来的人除了秘书就是驾驶员,并没有其他的人一同到来,说明了许夫杰是不想张扬,到是要看看他有什么样的想法了。
省城的情况明显许夫杰他们很熟悉,很快就来到了一处环境不错的吃饭地方。
很有意思的是今天的吃饭并不是大家一桌,房间里面只有许夫杰和刘伟名。
看到刘伟名疑惑看向顾明忠时,许夫杰微笑道:“伟名,我有事要单独跟你谈,他们自己安排他们的。”
刘伟名就打起了精神,今天看来许夫杰是有着不能外人知道的话要跟自己谈了。
最近刘伟名也听到了一些传言,说是省里对许夫杰的工作并不太满意,黑兰市发生了许多的事情,这事大有要许夫杰来承担责任的意思。
褚向前更是听到了一个消息,说是许夫杰可能这次要调回省里,去一个清水衙门养老了。
这事对于一个尝到了权力甜头的人来说肯定是不愿意发生的,也许这次许夫杰就是想到省里来走关系的。
现在看到许夫杰的这种做派时,刘伟名就感觉到许夫杰的矜持已经不想再保持了,这是想通过自己获得某种支持的意味。
刘伟名也在想着许夫杰要怎么样解决他面临的麻烦事情的做法,从黑兰市发生的一些事情可以知道,许夫杰现在的压力也很大,许多人都跳出来指责于他,认为他没有把黑兰市搞好。
对于许夫杰来说,处境就是内外都有要动摇他根基的力量。
想到高卫来求自己,现在有可能许夫杰也来求自己时,刘伟名都有些好笑,就想到了田林喜所说的他现在是很有市场的人的那些话。
顾明忠虽然不清楚许夫杰要与刘伟名谈什么,临出门时还是把门带上了。
门关上后,许夫杰看向刘伟名道:“田老最近身体还好吧?”
这就直接询问田林喜的事情了
刘伟名心中一动,知道许夫杰是真的有些扛不住了。
“他很好。”刘伟名说了这么一句。
许夫杰明显并不满意刘伟名回答得那么简单。
“伟名,一直以来我都是看好你的,大家都说我对你太过关照了,可是,不论大家怎么样说,我都认为,只要是认真工作,努力做事的人,我们就一定要大力支持。”
这样的话说出来,刘伟名就不能再淡定了,他知道许夫杰说这样的话就是告诉自己,他一直都在支持自己,自己对他也应该有所回报的意思。
许夫杰是这样在说,刘伟名却是想到了自己在草海县搞得好好的,不明不白的就把自己弄到了党校来学习的事情,当时孙家势大的时候就把自己踢开,现在看到自己又有用了,就来说好话,还真把自己当小孩子了
“是啊,市里把我也送到了党校来学习了。”
许夫杰就看向了刘伟名,心中明白了,刘伟名对于孙刚到了草海县以后,市里把他撇开的事情心存不满了
许夫杰这次到了省城,正如刘伟名猜测的那样,他是急了,各种的消息都传到了他那里,更是从观察到的情况看出,杨轩对于保护自己的事情上也有些力不能及的样子了,如果任其下去,许夫杰就知道自己的仕途有了问题了。
如果没有当过市委书记,没有享受过权力的滋味,许夫杰还能够淡定,现在是享受到了权力的那种魔力了,许夫杰无论如何也得把这权力抓在手中。
想来想去,许夫杰就想到了刘伟名,如果能够通过刘伟名与那田林喜搭上关系,有着田林喜的出手,也许自己的危机就能解决。
本来想说出自己对刘伟名的关心,现在刘伟名却说出了党校学习的事情,这是对自己心存着一些不满啊
想到孙刚,许夫杰只能是叹气,大家都没有猜到孙刚的结果会是那种样子
孙家采用了那么强的力量帮助孙刚,更是把刘伟名从春竹乡弄到了党校,不外就是为孙刚腾地方,可是,人家刘伟名不声不响中就把孙刚收拾了,虽然看上去孙刚的死是与伍翠苗有关,精明的人还是有着一些猜想,也许在这件事情里面刘伟名还是做了一些手脚了
这个年轻人不可小视啊不声不响中就做了许多的事情,更是爬到了副县级的位子上了。
今天许夫杰就是有求于刘伟名的,他知道刘伟名既然心中有着怨气,不能够给出一些好处,刘伟名就不可能真的去帮助自己,在那件事情上自己还是做得过了一些,虽然是上面的意思,毕竟操作的是自己啊。
再说了,许夫杰对于把刘伟名弄到党校的事情心中也有愧,他不知道田林喜在这件事情上是一种什么样的看法。
必须给出一些看得见的好处了
“伟名啊,党校的学习也是一个提高的过程,许多党内的重要干部都是经过党校学习的,我也参加过学习,有了党校研究生的学历,对你的人生还是有着很大的帮助。”
刘伟名也就是说一下,表达出一点自己的不满,并不是真的想得罪许夫杰,毕竟许夫杰也算是自己的一个后台。
听到许夫杰这样说话,就说道:“许书记说得不错,以前不明白,到了党校以后,我才算是明白了。”
许夫杰再次看向刘伟名道:“草海县的情况很不好,市里打算进一步调整草海县的班子,你现在经过了党校的学习,回去后要有承担更重担子的心理准备。”
“许书记,我工作的时间不长,能够把春竹乡的事情搞好就行了。”
许夫杰道:“春竹乡的事情你要做,县里的工作你也要做,现在你分管的是春竹乡和园区两项,下一步我认为你应该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县里的工作上去。”
刘伟名想不明白许夫杰到底心中对自己有着什么样的安排,想到市里的掌控许夫杰都有些困难时,感觉到这话更多的还是空话居多,并没有太过于在意这事。
许夫杰其实一直都在观察着刘伟名,看到刘伟名并没有在听到自己的话时表现出激动的样子,眉头就是一皱。
许夫杰知道这样的话并不能够得到刘伟名的认可,就说道:“伟名啊,有些事情埋头苦干是不行的,还得有一些运做,最近田老的身体不错,我希望他能够到黑兰市去走走看看。”
先说到刘伟名的事情,一转话头又说到了想请田林喜到黑兰市的事情。
刘伟名这才明白过来,许夫杰的目的其实就是要把田林喜请到黑兰市去。
别看只是到黑兰市走一走,以田老头现在的力量,他如果真被许夫杰请到了,对许夫杰来说就是一大助力了,大家看到田林喜支持许夫杰了,就算是田林喜不说话,一些想对付许夫杰的人也得好好的想一下再行动。
“我向师傅说一下,看看他的意思了。”刘伟名说道。
许夫杰的脸上这才露出了更多的笑容道:“有田老到黑兰市去走走看看,许多的事情就好办了。”
刘伟名道:“师傅的精神很好,他到是喜欢到处走动的。”
许夫杰就更加高兴了,笑道:“我就说嘛,伟名在关键时候都是能够顶事的人,把你放在草海县的关键位子上,我一直都很放心。”
“许书记来了,说是想请你到黑兰市去看看。”刘伟名当晚就来到了田林喜家里,想了解一下田林喜的想法。
刘伟名也没办法不来,许夫杰在吃饭时就显得很急,他这个下属也得表现出积极才行。
田林喜抿了一口茶水,很有深意地看向刘伟名道:“你是怎么看这件事情的?”
田林喜这是要考刘伟名一下了。
田林喜每次都喜欢采用先问的方式传授一些从政的经验。
“我感觉着许书记是稳不住了。”
“什么事情不能用感觉两字,特别是一个合格的从政者,一切的谋划和政策都要通过大量的根据得出,如果你以后不断用感觉这样虚无的理由来决策,必然会出大问题。”田林喜严肃道。
刘伟名也认真道:“师傅说得是,以后一定改正。”
“你先说说你的感觉好了。”田林喜又说道。
刘伟名道:“上次你讲了不少省里的情况,既然省里有着那么多的情况出现,争夺就很激烈,黑兰市应该已经成了大家争夺最激烈的地区之一,市委书记的位子就更让人眼红了,如果没有发生什么情况还好说,现在连续出了那么多的事情,这就是一个攻击的靶子了,上面的人们不可能想不到这事,必然就会把目标对准了这个靶子。”
田林喜微微点头道:“黑兰市的争夺同样非常的激烈,你认为许夫杰就算是支持你进步,他的力量能够完胜?”
田老头的话跳跃性有些大,一下子就进行了转折。
这一个问题上刘伟名是想过的,许夫杰现在在市里其实是弱势,就算他全力支持自己,效果也并不会太大。
刘伟名就摇了摇头。说道:“据我了解到的情况,许书记在黑兰市并不占据优势。”
田林喜就笑道:“那么,我去黑兰市干什么,硬帮许夫杰撑了起来,他最终也不可能对你有太大的支持,这次是各家都在针对于他,为了他一人,得罪了其他的力量,这账算下来就吃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