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知道田林喜是一个很精明的人,刘伟名感觉到他所说的这情况还真是这样,就笑道:“那就回绝他了?”
“伟名啊,官场上面的事情我早就跟你说过的,这里面讲得更多的还是利益,当然了,也还是有着一些不是利益,但是,那毕竟太少,上次许夫杰他们硬是把你弄到党校来读书,这就已经很说明了问题。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刘伟名道:“上次孟民军港是来跟你谈这事了?”
笑了笑,田林喜道:“几句话就行了,没有一些实在的东西是不行的,打了你,然后说几句好话就算完事了?没那么容易的事情。”老头也是有脾气的人,孟家的做法还真是让他很不爽
刘伟名就把自己在饭桌上跟许夫赤说的那几句对话讲了一遍。
田林喜笑道:“不错,有的时候就别太软,软了让人家以为自己好欺负了,你怕个什么劲,上面还有老首长罩着的,只要你行得正,又做出了成绩,谁想动你,那得看看老首长答不答应。”
刘伟名也笑道:“反正有师傅顶着,我到是不怕。”
“这就对了嘛,别管他什么书记,你把你自己的事情做好就行了。”在这事上也看出了田老头的强势,刘伟名心情也不错起来,有这样的一个师傅果然强势。
刘伟名道:“行,我也不管了。”
“面子上的事情还得做,要不然就把人得罪死了。”田林喜又说道。
看到刘伟名望过来的眼神,田林喜道:“在孙刚的事情上孟家是知道我不高兴的,其他的力量也知道我对杨轩他们不满意,现在你并不知道省里的情况,虽然杨轩还是居于主动,但是,各家联合起来的力量并不小,双方斗得那么激烈,我这力量掺合进去没有太大的意义,但是,如果我的力量保持一个中立,你认为会是什么样的一种情况?”
“当然是大家都想拉你,也不能得罪你了,从中还能够得到好处。”刘伟名笑道。田林喜的做法是最好的一个办法,谁得罪了他,就有可能会增加两票的反对票,更有可能树起华威那么的敌人,这是谁都不愿意去尝试的。
田林喜笑道:“你去告诉许夫杰,就说很不巧,老首长要求我陪他去承德一阵,黑兰市等我回来再去。”
刘伟名就明白了,田林喜在搞不掺合了。
“行,我立即告诉他,估计他现在正等着。”
沉思了一下,田林喜又说道:“你可以再对他说,我对他还是看好了。”
刘伟名就笑了起来,田林喜果然是成精的人物,有了这样一句话,许夫杰的心就安定下来了,在关键时候至少田林喜还是会帮他说几句话,不至于被弄去闲着。
说完这些事情,刘伟名就想到了高卫的事情,问道:“高卫的事情现在是什么情况了?”
“这小子做事粗糙了一些,识人不明就跑不掉的,你放心,官位是不会有问题的,但是,留在草海也不行,那样在舆论上就很难说过去,可能会调离草海。”
刘伟名道:“这样也好,只要不受到影响就好。”
“这对你也是一个经验教训,在用人上一定要用好,有的时候,如果没有把人用好的话,同样会受到牵连。
刘伟名最近也在反思这事,从汪凌松的事情上就可以看得出来,自己急于招纳人员,就没有太注重人的品性,明知道汪凌松这样的人有问题,还是把他招纳了过来,好在这次出的事情他只是牵连,并没有太大的影响,要是以后随着自己的发展,汪凌松也更多的涉入到了自己的事情中,搞不好就真成了地雷了。
“师傅,以后我会在这方面重视的。”
田林喜道:“注意一下就好,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看品性,又有多少是真正品性无错的人物,心里面有一个底就行了。”
田林喜的许多话对刘伟名都有着指导的意义,每次与田林喜谈话,刘伟名都能够有着太多的收获,这次的收获也特别大。
在来之前,刘伟名一心中想到的是田林喜到了黑兰市以后,对许夫杰产生了强力支持,那许夫杰就会大力回报,现在看起来,田林喜才是成了精的人物,他这种不掺合的行为更能够取得各方的支持,在大家都不想得罪田林喜的情况下,反而对自己更加有利。
刘伟名也想到了这事的后果是失去了许夫杰的充分信任,但是,田林喜也说得好,谁想动自己,还得看华威的态度,这是一个大的力量,往往各种的计谋在强大力量下就是一个笑话。
再说了,刘伟名听得出来,田林喜的意思是想让许夫杰离开黑兰市,如果许夫杰离开了,他对自己是什么样的态度就无所谓了。
很高明的谋划
出了田林喜家里,刘伟名拨通了许夫杰的电话。
听得出来,许夫杰的周围很安静,他并没有去娱乐什么的,应该就在宾馆里面等待着消息。
“伟名,田老怎么说?”许夫杰就问了起来。
“许书记,我到了的时候就看到师傅在收拾行李,一问才知道,是他的老首长叫他陪着去承德,明天就出发。”
许夫杰沉思了一阵,心中却是郁闷得很,这事也太巧了吧
许夫杰当然知道田老头的老首长是谁,就是那国内说句话都能震天响的华威啊
在这一瞬间,许夫杰就有些羡慕起刘伟名了,这小子通过田林喜,不就是与华威联系在了一起吗

怎么办呢?
许夫杰为自己的前途担心了,这次是想通过刘伟名,从而打通田林喜的关系,他相信田林喜既然在意刘伟名,就一定会到黑兰市走这么一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种情况。
刘伟名虽然拿着手机,还是想到了许夫杰的郁闷,就说道:“我师傅让我转告你一句话。”
许夫杰眼睛一亮,忙问道:“他怎么说?”
“他说他很看好你。”
许夫杰拿着手机又是半天无语,过了一阵才对刘伟名道:“代我感谢田老了,等他回来以后,我一定要登门拜访。”
挂了电话,许夫杰的脸色就是一变。
以他的智商,很快就明白了田林喜的话里意思,田林喜让刘伟名转告自己的话可以这样理解,那就是假如自己在刘伟名的事情上大力支持,他就很看好自己,如果在刘伟名的事情上没做得满意,这句话就等于没有说。
叹了一声,许夫杰坐在沙发上沉思起来,细细品味了一阵田林喜的话,许夫杰的眼睛又亮了起来,自己本来没有太大的希望了,现在有了田林喜的承诺,只需要做出一件事情就行了,把刘伟名提拨起来,只要提拨了刘伟名,就算是省里的人们都动自己时,有了田林喜说话,就不至于把自己弄去养着,就算是换一个地方,也能够同样主政一方。
这才是关键啊
再次把自己的事情想了一下,许夫杰的心里面终于亮堂了一些,有了关键时候田林喜的帮助,再有了杨书记的支持,自己的情况并不太糟。
刘伟名把田林喜的话转告了许夫杰,就没有再去想这件事情,他相信许夫杰已经明白了田林喜的想法。
第二天时,刘伟名就接到了宁军打来的电话,说是要见他。
接到了宁军的电话,刘伟名就在叹气,自己想静静的学习都无法做到
好在党校对他们这个班的管理并不是太严,也知道他们都是领导干部,手头还有着许多的工作要做,刘伟名请了假出来时,门口早已等着一辆车子。
坐进了小车,开车的那个驾驶员刘伟名并不认识。
“宁秘书交待到高尔夫球场。”听到刘伟名询问,驾驶员只是这样说了一句。
看看今天的天气,还真是不错,到是一个休闲的日子。
刘伟名坐在车上眯着眼睛也没有再询问。
车子出了城以后向着前方驶去,开了有四十来分钟的时间就到了一家高尔夫球场。
宁军接到电话出来时,看向刘伟名道:“呼延书记在里面。”
刘伟名就吃了一惊,本来以为只是宁军约自己过来,没想到是呼延书记。
刘伟名的发展中没少借呼延傲博的力,虽然在借力,像这样单独见面还只有春竹乡一次,现在突然间要见呼延傲博,刘伟名的心中也有些忐忑,并不知道呼延傲博怎么选这样的地方见自己。
不过,刘伟名也不是刚进官场的人了,一看到呼延傲博选这样的地方时,心中放松了许多,只有那种非常亲近的人才会在这种休闲的地方见面,对方应该是把自己当成了亲信看待了。
看到刘伟名疑惑的眼神,宁军微笑道:“呼延书记难得有时间,早就想见见你了。”
刘伟名想不明白呼延傲博这个时候见自己的用意,就随着宁军走了进去。
换了一身这里专门准备的服装,一人拿着一根杆子就走了进去。
刘伟名笑道:“这个东西我可不会。”
宁军就笑道:“管它会不会的,主要是休闲。”
进入里面时,看到的是呼延傲博正在专注地打着球。
两人就在一旁看着。
击出了一球,呼延傲博微笑着对刘伟名道:“小刘来了?”
“呼延书记好。”刘伟名显得很是恭敬。
“会不会打?”
“没玩过。”
呼延傲博就笑道:“我觉得到这里的地方,关键的是进行有氧的运动,置身在这样的地方,氧气充足,能够更好的缓解神经。”
刘伟名心想这可是要花大钱的地方,一般的小老百姓就算是想做这样的有氧运动也不可能。
嘴上却说道:“呼延书记说得是。”
大家就在这里行走着。
“在学校学习得怎么样了?”呼延傲博问道。
“还好,老师们讲得都很不错,许多东西是我以前没有接触到的。”
“不错,党校的学习很重要,你不能够忽视了这次的学习。”
“我会认真学习的。”
“小刘,春竹乡的发展非常不错。”
“最近在省城学习,没太多的时间管春竹乡的事情。”刘伟名说道。
呼延傲博就停下了身形,看向刘伟名道:“春竹乡园区是你一手发展起来的,做事要有始有终。”
刘伟名心中苦笑,自己什么时候不想有始有终了,关键是有些人尽想着来找事了
很有深意看向刘伟名,呼延傲博道:“下一步有什么想法?”
“我就想回到春竹乡把工作做好。”
呼延傲博继续向前走着,说道:“眼光要放长远一些,别尽想着你的春竹乡,你现在应该已是副县长了吧,既然是副县长了,那么,你的工作就不能够仅仅局限于一个乡里了吧?”
“我的分工就是负责春竹乡,没有其它的分工。”刘伟名还是说道。
哼了一声,呼延傲博道:“有些人就是看不明白情况。”
刘伟名就看了一眼宁军,宁军朝他笑了笑说道:“伟名,听说今天田老到京里去了?”
“昨晚上他说老首长约他到承德,是今天的飞机。”
呼延傲博微笑道:“田老的身体一直很不错。”
“是啊,他练了五禽戏,身体很不错。”刘伟名笑道。
“田老是一个很实在的人。”呼延傲博说道。
刘伟名笑了笑没言语。
宁军道:“华老的身体也很不错,上次在电视上看到他走起路来也是精神很好的。”
刘伟名道:“我师傅的五禽戏就是他教的,他的精神好得很。”
宁军就说道:“听说华老写了一幅字给你,那可是宝贝啊。”
呼延傲博也感兴趣了,笑道:“小刘与华老交谈了?”
刘伟名道:“上次师傅带我去看了他老人家,恰好付书记也在,他们都很好。”
呼延傲博就微微笑了一下,继续朝前走去。
“抽时间我也去看看那幅字。”宁军笑着说道。
刘伟名道:“行啊。”
“小刘,两位首长对春竹乡园区有什么指示没有?”呼延傲博问道。
别看呼延傲博是省纪委书记,在那华威等人的面前,他的层次还是低了,就有了更多了解华威等情况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