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孙茜微笑道:“这是一件宁海省宣传工作中的大事情,这是省委的意思则林啊,能否扭转人们对你们市的印象,这件事情是关键。 .”
仇则林顿感压力有些大了,这段时间发生了那些事情,市委的领导们谁也不敢放松心情,真怕上面一怒之下把自己撸了,心中就在想,无论如何也得把这项工作做好了
“你们的许书记那里应该已经知道了,刘伟名同志,你是这件事情的重心,一定要听从省委的安排,把你的角色扮演好。”
刘伟名只能认真道:“请领导放心,我一定听从组织的安排。”
孙茜这才点了点头。
虽然身处党校,刘伟名还是感受到了媒体对春竹乡的那种火热的宣传。
看着电视上的一段有关人民公仆内容的报道中自己手拿草帽与村民们说事的镜头,看到那不知是谁提供的村民们把自己托起的场景,再看到那烛光下受冻的孩子与新教学楼建成时孩子们灿烂的笑容,那满路上插满了的红旗,村民们自发修路的情况,又看到了园区的建设正在不断的展开,村民们纯朴的脸上现出的笑容,刘伟名的心中充满了一种自豪。
耳中满是播音员那充满了感悟的讲述。
这次从中央到地方都开动着机器在对自己进行着宣传
褚向前坐在刘伟名的旁边看着电视中的内容。
看完了那段新闻,褚向前一竖大拇指道:“伟名,真是没有想到你做了那么多的事情,我老褚从没有服过人,今天我算是服你了。”
褚向前今天还真是有了一些感动了,他万万没有想到刘伟名是这样的一个人,默默为群众做出了那么多的事情。
刘伟名正想说话时,父亲刘恒成的电话也打来了。
“伟名,好好。”刘恒成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今天与孙智芳坐在那里看着电视,突然就看到了电视中儿子的内容,刘恒成其实并不了解自己的儿子,坐在那里认真看着,他也知道最近新闻中都有一段时间是专门讲述一个优秀党员干部的事情,没想到今天竟然是儿子。
老两个看着儿子的内容,越看越感动,只知道儿子在升官,并不知道儿子做了那么多感人的事情。
看完以后,刘恒成就激动地给自己的儿子打了这个电话。
作为父亲,刘恒成的那种自豪感真的是难以言说,拿着手机半天都无法把话说出来。
孙智芳也是哭了,他知道儿子付出的太多。
“伟名,要注意身体,多吃点营养的东西补一下身体。”孙智芳抢过电话说道。
刘伟名笑道:“你们放心,我一切都很好。”
“好好。”孙智芳也说不出话了。
刘恒成挂了电话以后,看向孙智芳道:“看到了没有,伟名是好样的我们再也不能给他忝乱了,你看看小莹这孩子,自己都快不认得她自己了,伟名说的事情我想了一下,还是让小莹停薪留职吧。”
孙智芳道:“我看这样,我们两个把小莹叫来,把利害关系跟她讲讲,别让他影响到伟名。”
刘恒成严肃道:“她敢乱搞,老子打断她的腿。”
刘伟名不知道家里对这事的重视,他只知道从现在开始,自己红了。
郑小柔的电话是第二个打来的,对刘伟名道:“你果然不错,如果不是看到电视上的内容,我都还不知道你做了那么多的事情,我都看得流泪了。”
“如果你感动了,那就多为春竹乡做点实事吧。”刘伟名说道。
“我肯定会的,保护好你,把你支持上去,这就是对春竹乡的帮助。”郑小柔说道。
刘伟名道:“压力很大了。”
郑小柔就笑了起来,说道:“对你来说其实还是有很多好处的,刘家现在的情况就在发生变化,你可能不知道,这次刘雨露到了春竹乡进行了实地了解,结果她对你是赞不绝口的,就在昨天,刘家又开了一次家庭会议,同意了你与梦依的交往,刘栋流和刘雨露都支持你们结婚。”
昨天刘梦依就打了电话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刘伟名,他当然知道这事,说道:“刘家的变化也挺快的嘛。”
“哈哈,你对刘家仿佛很不满意嘛,要不,另外我给你介绍几个京内大家族的女孩子,肯定有你满意的?”
刘伟名就是无语,说道:“行了,别乱说。”
郑小柔又笑了起来,说道:“我爸说了,这是宁海省委的一种自救行为,宁海需要一个先进的典型,你又符合这典型,就把你推出来了,有了这样的事迹,对你来说就是一个优势了,至少破格提拨你的话,舆论上就不会那么的抵触,现在更有一些网友说了,要把春竹乡的事情进行调查,如果属实,就要力挺你的。”
网友中大多都是愤青
这事刘伟名还是知道的,相信网友中还是有一些人吃了饭没事干会跑到春竹乡去进行调查。
刘伟名到是不担心这事,反而希望大家都去看看春竹乡的情况。
刘家的事情刘伟名算是看明白了,这个家族之所以走向了没落,看来关键的还是他们家的人思想有了问题,越来越势利,只有改变他们这样的想法,刘家才能走上正轨。
一个个的电话打来,都是对刘伟名上了新闻的事情进行恭喜的。
刘伟名尽可能的与大家聊几句。
刘伟名同样不知道的是许多人怀有着各种不同的想法都在关注着对他的报道。
一天的时间过去了,地方的新闻,中央的新闻都相继对刘伟名的事迹进行了报道,当然了,大多是对春竹乡的发展进行了全方位、多角度的报道。
村民们到是很给力,只要是问到刘伟名,没有人不说好的,更有一些村民讲起了刘伟名的事迹时就泪流满面,许多人讲了他们家庭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
开始时大家以为这只是宣传机构加工的东西,随后的时间,一个个闪光的事迹被网友们发掘了出来。刘伟名的形象也越来越丰满起来,大家看到的是一个一心为群众做事的年轻干部的形象。
特别是刘伟名的年轻,这事也就引起了更多年轻网友,特别是大学生和年轻人的共鸣,他们发现年轻人同样也能够做出成绩,追捧者更多了起来。
许多论坛里面都是网友们自发找到的内容,一幅幅的相片更是把春竹乡一年多的发展情况进行了对比。
看到那么多有关自己的事迹,刘伟名都感到吃惊,他没有想到自己的行为对春竹乡的影响会有那么的大。
每一件事情都是看上去微不足道的小事,都是村民们的吃饭、穿衣的事情和孩子上学的事情,可是,听着村民们的讲述刘伟名才知道,自己还真是把许多的家庭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市委书记许夫杰认真看着网上的内容,本来他也只是想借刘伟名的事情来扭转草海县的不利局面,还在想着怎么样帮着把刘伟名的事迹材料整充实了,现在看到了网友们和媒体的记者们搞出来的一份份材料时,他才发现根本就不必要再有什么样的炒作,刘伟名的事迹是真的深入人心的。
看到有关刘伟名的那么多事迹,许夫杰都感动了。
心中感叹,这个刘伟名真的是做了大量工作的,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够获得人民群众的支持,难怪刘伟名在草海县有着那么高的威信
许夫杰也知道现在的一些先进都是包装弄上去的,现在算是看到了一个真实的为民做事干部的形象。
坐在那里想了一阵,许夫杰用手轻轻敲击了一阵桌子,这才自语道:“也好,借着这件事情把刘伟名扶上去,到时候田林喜肯定会看到自己的努力,刘伟名太年轻,资历太浅,如果自己的位子不换窝子的话,到是有些不太好办,现在眼看着要换地方,就趁着没换前把刘伟名的破格提拨之事搞好,谁要说就说吧
拨通了省w书记杨轩的电话,许夫杰恭敬道:“杨书记,我想汇报一下有关草海县班子的调整想法。”
杨轩这时也刚看了一阵网上有关刘伟名事迹的报道情况。
杨轩自己也很吃惊,虽然把刘伟名列为了宣传的对象,更多的想法就是要做给田林喜看。
孟家对于田林喜不高兴的事情还是很在意的,指示杨轩一定要高法扭转田林喜的态度,这次大张旗鼓宣传刘伟名,更主要的还是想示好于田林喜。
本来杨轩就是想走一个过场,现在看到了媒体的情况后,他才真正是吃惊了。
效果不是一般的好,刘伟名的事迹一出来,立即把草海的孙刚事件和杀人事件全都压了下去,舆论上瞬间一片倒的转到了刘伟名和春竹乡脱贫的事情上。
作为一个省w书记,杨轩当然希望在党建工作上有一个新的突破,看到了刘伟名的事迹以后,他的眼亮就是一亮,这事到是可以好好的炒作一下,特别是刘伟名的那种党支部战斗力的运用和新农村建的实施,这些都是可以拿来做文章的,看来把刘伟名树成典型是对了的
接到了许夫杰的电话,杨轩心中还是高兴,说道:“你们把刘伟名同志树为典型的做法是正确的,一定要继续深入进行挖掘。”
“杨书记,我有一个想法,刘伟名同志既然在草海县有着那么高的威信,是否让他挑更重的担子呢,以他的能力,相信他完全有能力把更重的担子挑起来。”
“哦,你谈谈你的想法。”杨轩道。
“杨书记,草海县正是大发展时期,我们需要的是一些能够带领群众发展的干部,刘伟名同志通过春竹乡的发展,我认为他完全可以承担起全县的经济建设领导工作,不知省委有什么看法?
想到刘伟名的年轻问题,杨轩道:“舆论非常重要。”
许夫杰就明白了杨轩的想法,说道:“我明白了,立即安排宣传部门在这方面加以引导。”
就在刘伟名忙于参加省里的宣讲事迹团宣讲的时候,舆论上再次有了变化,不知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有关刘伟名是否应该提拨的话题充斥到了网络中。
这事进一步把刘伟名的事情推向了风口浪尖。
一个发贴人爆料说草海县的群众现在都希望刘伟名担任县长,可是,刘伟名的资历又完全不够,到底是资历重要,还是能力重要呢?
这个发贴人就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如果是换一个一般的人大家还不会重视,刘伟名做出了那么多的成绩,本来就有不少网友认为草海的官员不称职,应该把好的官员派到草海去,刘伟名又是草海县闪光的官员,对他的这件事情就出现了超呼想象的关注。
本来刘伟名的事迹就已经被大量的网友发掘了出来,大家对这样的一个一心为民的年轻人就很有好感,现在突然间又出来了这样的一个内容,立即引起了大家的兴趣,一时之间真是各种的言论都有。
不过,占据上风的还是要对他坚决提拨的言论。
许多网友认为,虽然现在出现一些违规提拨的事情,但是,这种事情还得看当事人的情况,像刘伟名这样有能力,心中又装着群众,更是做出了大量成绩的人,就应该打破各种的框框,把他放在关键的位子上去。
更有网友拿出了西方国家的官员任用来评击国内的干部作用制度,认为论资排辈不利于华夏的发展。
更是有网友发出了不知是什么样的会议上拍摄到的一些相片,一些老同志在开会时由于精力不济睡着了,更是要人来扶着开会,网友们就提出了疑问,这样的官员还有多大的精力去思考工作上的事情,他们能够深入到基层去倾听群众的呼声吗?
随时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人都在关注着这件事情,这事也对中组部的干部作用制度产生了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