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并不知道这样的事情,这段时间干脆就没到党校了,参加着宣讲团到各地进行着宣讲,他的名气在省内算是越来越大,没有几个人不知道他的存在。 .
刘伟名虽然烦这样的事情,组织上的安排,他不想做也得做。
洗了澡出来,刘伟名正坐在那里抽烟时,田林喜到是把电话打了过来。
“师傅,烦死了,天天讲同样的话。”刘伟名抱怨着。在其他人面前他不敢抱怨,田老头的面前还是能够说出来的。
田林喜就哈哈大笑道:“名人不好做吧?”
“是啊,早知道这样,出名干什么呢?”
“这是宁海省委没办法的情况下的一招了,我跟杨轩通过电话了,让他们逐渐淡化这事,整个的事情已经运作得差不多了,省里面转移媒体关注的目的是达到了,你的事情早已压过了其它的事情,省里面应该也会淡化了。”
刘伟名一听就松了一口气道:“那就好。”
田林喜道:“本来你各方面的条件都达不到提拨的标准,被宁海省里这样一搞,加上网上的热议,中组部迫于压力,专门对你的提拨问题开了一个会了。”
刘伟名愕然道:“不会吧,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县级干部,还要拿到中组部去研究?”
田林喜笑道:“现在国内讲是民意,在你的这件事情上,民意不可违啊,中组部认为你这个情况属于特例,可以灵活操作。”
刘伟名就明白了,中组部能够搞出这样的一个结论,应该也是有着各方协调的结果。
民意对老百姓来说是一件大事,对于上层来说,那就不是大家想象中的那么大威力,关键的应该还是田林喜运作的结果。
“师傅,又麻烦你了“
田林喜笑道:“关键是你做出了足以让人信服的成绩,没有这个成绩,我也没有办法。看着吧,宁海很快就会有了对你的任命。”
“你怎么办?”刘伟名问了一句。
田林喜知道刘伟名是问自己在省里的态度。
笑了笑,田林喜道:“我仍然没有态度,他们要争就由他们争去吧。”
刘伟名就明白了,田老头的这个态度保持下去是最为明智之举。
“伟名,老领导也看了媒体上对你的各种报道,更是派人到了春竹乡了解情况,他对你有着很多的赞誉,要我告诉你,一个人就要装有人民,就要把这种为人民服务的思想落到实处,你能够做出这样的一些成绩,他很高兴,适当的时候他也会到春竹乡去看看的,他希望看到一个完全不同的春竹乡。”
刘伟名听到华威再次对自己的事情进行了表扬,心中也是高兴,说道:“我会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的。”
田林喜明显也是高兴,对刘伟名道:“虽然这次把你推到了浪尖上面,这样也好,只要你一直把握住本心,就没有谁敢于轻易把你怎么样。”
刘伟名当然也有着自己的压力,出名并不是一件好事,这次被省委利用了一下,虽然自己也获得了好处,但是,名人并不是那么好当的,至少几年内自己是媒体关注的焦点。
刘伟名到是不担心这事,自己只需要保持自己的作风就行了。
“省市会不会有什么变化?”刘伟名问了一句。
田林喜道:“这次宁海省捅出了一些事情,中央是有看法的,下一步宁海的省委班子还是会有一些调整,另外,许夫杰我打算让他到其它省去任书记,干部还是要交流的嘛。”
说到这里,田林喜又说道:“许夫杰临走前应该会把你的职务落实了。”
有了与田林喜的通话,刘伟名知道这次自己应该很快上位了。
又是两天过去了,许夫杰终于打来了电话。
这次许夫杰仍然表现得很是亲切,对刘伟名说道:“伟名,鉴于你的成绩是显著的,经过市委常委会研究,决定由你担任草海县副书记、常委、代县长、县长,草海县的工作必须要尽快理顺,这次班子要集体变话,你后天就到黑兰市来报到吧。”
县长了
刘伟名的心中激荡不已,竟然真的就成了县长了
感受到了刘伟名的激动,许夫杰也在暗叹,自己怎么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这次市委常委会没想到是那么的顺利,基本上就是全票通过了对刘伟名的任命,许夫杰明白,这是省里示意的结果,说明了各方都在这件事情上给予了肯定。
“伟名,由于工作的需要,你在学校的学习省里也研究过了,可以灵活进行,每半月到党校去学习几天,到时完成了学业就行了。”
“我服从组织的安排。”刘伟名说道。
“嗯,就这样吧。”
许夫杰的心中满不是滋味的,看到刘伟名在不断的上升,自己却得离开宁海省了,要不是有田林喜的帮助,自己这次可能真就得倒下了
打完了电话,刘伟名知道必需要回党校去办理各种的手续,就去找省委宣传部的领导。
看到刘伟名的到来,省委宣传部负责宣读的同志早已接到了命令,先就对刘伟名道:“要去黑兰市报到了?”
“刚接到电话通知。”
“我也正要通知你的,这次的宣讲工作告一段落了,希望你回到工作岗位上取得更大的成绩。”
派出了一辆车子把刘伟名送回到了党校。
几天没回来,刘伟名走在党校里面,一路上认识不认识的人都会上前与刘伟名打着招呼。
感受到大家的热情,刘伟名就知道,这次省里对自己的宣传最大的收获就是在干部中混了一个脸熟了。
刚走进宿舍就看到褚向前等人坐在里面聊天。
看到刘伟名进为,褚向前眼睛一亮,忙站起身来紧握住刘伟名的手道:“欢迎载誉归来。”
刘伟名就笑了起来道:“别说那些。”
赵大海也笑着与刘伟名握手道:“你的报告我们都听了,深受教育啊。”
另外几个党校的同学也都纷纷与刘伟名握手问好,这时的刘伟名在大家的心目中就是宁海正在不断升起的政治新星。
“伟名,你这次回来是?”褚向前问道。
“黑兰市委通知我回去接受谈话。”知道这些人消息灵通,刘伟名也没有瞒他们。
几个同学全是眼睛一亮,混官场那么多年,他们当然猜出了刘伟名这次回去接受谈话的结果。
刘伟名又要升了
这是大家的共识。
“县长还是书记?”褚向前问道。
刘伟名道:“可能是县长吧。”
一拍刘伟名的肩膀,褚向前大声道:“没说的,请客。”
众人也都叫嚷着要刘伟名请客。
刘伟名并不想在这个关头张扬,笑道:“客是肯定会请的,等我回来再请,怎么样?”
大家当然也知道刘伟名的顾虑,褚向前道:“行,这事我们记下了。”
叹了一口气,褚向前对刘伟名道:“伟名啊,你是全省,乃至于是全国最年轻的县长了。”
赵大海道:“年轻又怎么的,你们没看到媒体上的争论吗?伟名这次的升官是民意民意啊,又有几个人能够获得这样的民意呢?”
其他的几个同学也在感叹。
大家都知道,他们是无法像刘伟名这样深得民心的,获得民意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刘伟名的升官上面,大家知道,就算是不服气也不行了。
也不知道来过多少次市委大楼了,这个看上去很是壮观的大楼已经对刘伟名来说很熟了。
每一次到来,刘伟名都有着新的感受,这次是作为县长来接受谈话的。
想到自己竟然真的当上了县长时,刘伟名还是有着做梦般的感觉。
刚到了大厅里,迎面就看到高卫走了出来。
好一阵没有见到高卫了,这时的高卫一改意气风发的样子,多少有些颓废,整个人看上去没有多大精神似的。
看到刘伟名,高卫一愣,快速迎前去紧握住刘伟名的手,叹道:“哥哥我这次栽了。”在刘伟名的面前,高卫也没有矜持的意思,以前自己高刘伟名一些,在刘伟名面前就没有那种优越感,现在就更加没有了这样的感觉。
说话间,满脸的懊恼。
刘伟名看到是高卫,忙问道:“你这是?”
“唉,老爷子想了办法,先让我到市水利局任副局长,以后再想办法了唉,涉险而过啊。”他也知道自己这次要不是有着老爷子的存在,那就肯定是直接撤职的命运。
刘伟名就笑道:“职位没问题啊。”
高卫摇头道:“不一样的,不一样的,有这样的一个污点在这里,对我下一步的发展就非常不利了。”
“得了吧,换一个人的话,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了。”
点了一下头,高卫道:“这话说得也真是的,要不是你的事迹冲抵了一下这杀人案的影响,搞不好还真是压不下去,我这躺着中枪也中得太亏了。”
刘伟名也知道田林喜在这件事情上还是帮了一下的,高卫能够到水利局去任副局长,对他来说就已经占了大便宜了
想到汪凌松是直接撤了职时,刘伟名暗叹一声,毕竟有一个副省长的父亲就是很占便宜。
“伟名,今天来参加集体谈话?”
“是啊,通知来谈话。”
高卫就有些羡慕道:“哥哥我与你的距离拉开一大截了,往后得跟你混了。”
刘伟名笑了笑道:“放心,要不了多长时间,你家老爷子就会把你放出来的。”
高卫就哈哈大笑道:“当去疗养一下吧,报到以后我得请假到省里去休息一段时间了,到时我请你喝酒。”
刘伟名就认真道:“无论什么地方,我总觉得还得做一些成绩出来才是。”
“好了,不影响你了,改天聚一下,你快去报道吧对了,这次草海的班子据说有些复杂,你还是要多留心一些才是。”拍了拍刘伟名的肩膀,高卫表情复杂的走了出去。
看着高卫的背影,刘伟名的心中也在感慨,眼看着高卫就是县长了,这样一搞,他的仕途之路又要多许多的波折,这人啊,还真是要讲一些运气。
刘伟名也知道,有着高老爷子的存在,高卫复起是迟早的事情,看他的样子只是受到了一些打击而已,这样的经历对他的成长反而是好事。
刘伟名来到了市委组织部时,工作人员一眼就看到了刘伟名。
不知是叫什么名字的一个**很是热情地迎上前去,微笑着对刘伟名道:“刘县长,你来了。”
她这人也会来事,现在就称呼起刘伟名县长了。
“我来报到。”刘伟名很客气道。
“来了一些了,都在小会议室,等一会许书记也会来,我带你去。”
她还是在说话间透露了许夫杰会来进行谈话的信息。
刘伟名看了她一眼道:“我好像以前没见过你。”
“我叫郭妙然,往后还请刘县长多多关照。”
刘伟名道:“改天我请你吃饭。”
郭妙然就娇笑道:“行,我可是记着你欠我一顿饭哟。”
两人一下子就郭悉了起来。
在这个**的引导下,刘伟名就来到了组织部的小会议室。
刘伟名刚刚走进门时,里面的陈锁源早已眼睛一亮道:“刘县长,你来了?”
陈锁源现在真的是兴奋了,自己的选择是那么的正确,强大的孙刚也没有在刘伟名的面前走几招,跟着刘伟名这样的人,前途真是远大了,这次自己不是也提拨了吗?
“刘县长,你来了?”温芳的表情中透着一种高兴,也迎了上来。
“刘县长好。”
廖歆琰、林海生也迎上前来与刘伟名握手问好。
看到草海县的人只剩下了这样的几个,刘伟名也心中叹气,刚刚磨合的班子,因为几件事情就四分五裂了。
庞辉的情况刘伟名知道,这次庞辉是进步了,但是,他并没有留在草海,而是到了大木县任了县长,今天就没有来参加了。
最惨的还是郭灿,这一系列的事情中,他成了顶缸的人,降职调回团省委。
刘伟名也明白真正的原因还是郭灿立场的不坚定问题,关键时候与孙刚显得亲热了一些,这事许夫杰不喜欢他,就连杨轩对他也有了看法,通过这事,郭灿的仕途之路如果没的变化,那就基本上是失去了再进步的可能。
另一顶缸的人是政法委书记秦大海,出了那么大的事情,汪凌峰撤职以外,他也撤职调市政法委工作。
“刘县长好。”这时,就听到有一个怯怯的声音问好。
刘伟名看去时,是原任的宣传部长韩敏,现在据说是成了组织部长了。
脸上带着笑容,刘伟名就握了握韩敏的手道:“韩部长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