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庞费宇经历史了人生了起伏太大了,跟崔永志当秘书时,由于崔永志一直以来的强势,他的人生也风光无限。
崔永志当书记时,那个时候是庞费宇人生中最顶峰的时候。
有那么一段时间,庞费宇被大家捧着,他自己都有些认为得自己了,那种高高在上的滋味真的是很爽,可惜的是好景不长,随着崔永志的倒下,庞费宇也没落了,甚至比起其他的人还没有了希望。
认真说起来,庞费宇这个人才华是有的,但是,为人上却有些不太明白事理,崔永志之所以用他为秘书,主要还是看中了他的才华,正是由于庞费宇没有一种对官场的理解,虽然成了崔永志的秘书,却并没有进入崔永志的圈子,这也算是一个另类了。
别人不清楚,庞费宇却是很清楚,最主要的还是自己有一次无意中看到了崔永志正在与一个县委的女人做那种事情,这件事情发生以后,崔永志竟然就把自己选成了他的秘书。
可以是由于有着一些戒心,虽然是崔永志的秘书,庞费宇却并没有太多的参与到崔永志的核心层,他自己都搞不明白崔永志到底是怎么样对自己的。
看到崔永志对自己不错,他也就很是认真为崔永志做着事情。
外人当然不明白这里面还有着这样的一些内情,只是看到了庞费宇风光的一面。
当时庞费宇正在与一个劳动局副局长的女儿谈着恋爱,本来都已打算结婚了,崔永志的突然出事,搞得庞费宇一下子失去了强大的靠山。
当时更是被弄到了市纪委去交待问题。
一去就半个月的时间。
倍受煎熬出来,本想自己的女朋友会来安慰一下自己,情况却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了。
在证明了自己没有问题时,出来时,那未婚妻的一家人早已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女方不再同意跟他结婚,并且、很快就与一个城建局的科长建立了恋爱关系。那个科长还一直都是与自己不对路的人。
面对着这样的打击,庞费宇只能是忍着心中的疼守在秘书科里过日子。
曾经当过崔永志的秘书,谁也不敢再用庞费宇,这就造成了庞费宇每天只能看书学习打发时间,这段时间还真是看了太多的官场小学。
以前庞费宇并不相信网络的官场小说,总是认为网络上的官场小说写得玄乎,现在重新静下心来看了官场的小说以后,庞费宇才发现,看网络的官场小说并不是看小说听的那些简单升级的内容,因为那些内容早已脱离了官场的一些规定,看的是那里面的道道。
越看就越对官场有了一些理解,有着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把一些狗血的东西去掉,庞费宇看到了许多自己从来就没有想到过的东西,原来,官场并不是自己表面上看到的那些东西。
有过切身的感受,再感悟着那些吸取的内容,庞费宇才明白过来,以前要不是有崔永志挡在前面,自己再有才华又能如何,早就被官场的那些老油子们啃得骨头都不剩。
今天又找到了一本官场小说,在网上一气看了大半,看完以后,庞费宇叹了一口气,他这才发现自己虽然当了那么几年的秘书,其实并不了解这个官场。
深受教育啊
在笔记本上写下了“忠心、铁杆、不叛。”几个字,看着写出来的这几个字,庞费宇心中就在想,一个秘书完全就是与自己的领导荣辱与共的关系,一切都要以领导的利益来进行考虑,只有这样,才能够随领导而上。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忠心事主
把那张纸揉成一团,刘伟名扔了,想到自己现在的情况,他也明白,应该不会有人会再用自己了
起身向着住的宿舍走去。
泡了一包方便面,庞费宇随便吃了下去,感到人生没有多少出路了。
突然就想到了自己原来那女朋友今天要结婚的事情。
看着桌上放着的那份由那个科长和原来的女朋友亲自送来的请谏。
想到那小子示威似的样子,再想到女朋友现在与那个科长表现出的那种亲密样子,庞费宇的心中就充满了怒火。
可是,自己现在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办法。
叹了一声,庞费宇感到自己已经没有了什么希望。
才华算什么再有才华,再能写作,没有人用自己就等于把自己的武器收掉了
坐在那里想着心事,特别是想着今天是否去参加婚礼的事情。
越想越烦燥。
手机这时突然响了起来。
看着那桌子上摆着的手机,庞费宇根本就没有去接电话的打算。
可是,越是不想接时,那手机还响个不停。
勉强起身去看来电时,庞费宇吓了一跳,却是政府办打来的电话。
各部门的电话他是背得很熟,一眼就看出是政府办的电话,还是主任办公室打来的。
这种电话庞费宇不敢不接,急忙就接通了电话。
“小庞吗?”电话中传来的是政府办主任孙民富的声音。
听到是孙民富的声音时,庞费宇心中叹气,这个孙民富以前崔永志在的时候很不怎么样,现在到是靠上刘伟名红起来了。
“孙主任,我是庞费宇。”两人间的距离现在太大了,庞费宇很是恭敬答道。他这样的态度放在以前是绝对不会出现,现在看了许多的官场书以后,他懂得了面对现实。
“怎么不接电话呢?”
“有点不舒服,提前回宿舍了。”
“小庞,你来我办公室一下,有点事情想跟你谈一下。”
自己在市委办,政府办找自己过去有什么事呢?
庞费宇疑惑之极。
不过,想到这事是政府办打来的电话时,庞费宇还是得尽快过去。
答应了一声,庞费宇就向着政府办赶去。
看看时间也快下班了,庞费宇越想越不明白孙民富找自己过去有什么事情。
到了孙民富的办公室时,就见孙民富正等在那里。
“小庞,进来坐,有这样一件事情我要跟你谈一下。”孙民富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庞费宇恭敬道:“孙主任,你请说。”如果是在崔永志的时候,庞费宇可是很傲气的,现在明白了许多的事理以后,他也差不多是磨去了梭角。
孙民富一直都在观察着庞费宇,看到对方现在的情况,心中也暗自点头,这小子现在终于明白了一些官场的事情了也不枉了自己帮他一场。
孙民富其实还是带有着感恩回报的心理在帮着庞费宇,记得有一次自己惹得崔永志生气,还是庞费宇说了好话,这才化解了一次危机,可能庞费宇自己都不记得了,孙民富却记得非常的清楚。
“是这样的,刘县长现在成了我们县的县长,我向他推荐了你,刘县长也基本上同意了,现在找你过来,就是征求一下你的意见,你是否愿意去给刘县长当秘书。”
说这话时,孙民富就看向了庞费宇。
吃惊。
极度吃惊了。
庞费宇根本就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落到自己的头上,刘伟名是什么人啊,他不仅是草海县的红人,就算是在全省都是红得闪光的人啊,给他当秘书是许多人做梦都在想的事情。
“为什么?”不知怎么的,庞费宇竟然向孙民富问了这么一句。
问完了,庞费宇就有些后悔起来,自己怎么会问出了这样的话呢。
孙民富看向了庞费富道:“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刘县长需要你这样的人当秘书,还有一个就是你曾经帮过我。”
孙民富也说得直白了。
庞费宇这才想起了曾经帮孙民富说过几句话的事情,心中就感慨起来,正所谓是种善因,结善果啊
“孙主任,无论如何,我都感激。”
孙民富知道,如果这个庞费宇真的成了刘伟名的秘书,就必然成为刘伟名的心腹,自己与他这样交好,没准到时还会受益,这是一个官场的人脉拓展。
“走吧,刘县长应该还没走,我带你过去。”
庞费宇的心中就有些不安了,那种患得患失的心情涌了上来。
刘伟名这时正在看着县里的各方面资料,他知道自己毕竟刚刚上手,如果不把整个县里的情况摸清楚,就无法把工作做好。
看到孙民富进来,刘伟名道:“老孙,你帮我买一盒盒饭来,我今天就在这里看看材料了。”
反正这办公室也有一个休息的小单间,刘伟名打算哪也不去,就在这里看一晚上材料再说。
孙民富道:“没事,我会安排。”他当然不可能让刘伟名去吃盒饭了。
“你就别管我了,你该下班就下班吧。”刘伟名埋头继续看着。
“刘县长,是这样的,那个庞费宇我已经找来了。”
刘伟名一愣,这才想起了这事,微微点头道:“叫他进来吧。”
地位早已发生了反转,崔永志当时任书记时,庞费宇是高高在上的情况,现在反过来了,刘伟名最需要了解的是这时的庞费宇心态,如果庞费宇到了现在还无法面对现实,刘伟名就绝对不会用他。
庞费宇已经进来好一阵了,刘伟名都没有从材料中抬起头来。
庞费宇明白,自己能不能翻身就看这次了,站在那里保持着恭敬的样子,脸上有意表现出很平静的神情。
过了十多分钟,刘伟名这才抬起头来。
在庞费宇的脸上看了一阵,就问了一句话:“我能够相信你吗?”
手心都捏出了汗,庞费宇知道关键的时候来了,看向刘伟名认真说道:“我不会说空话,只会用自己的行动来证明我的忠诚。”
既然单独见自己,又问出了那么直接的话,庞费宇也回答得直接。
目光紧盯住庞费宇看了一阵,刘伟名道:“那就试试吧,明天就报到。”
说完这话,刘伟名继续看着桌上的材料。
刚才他盯住庞费宇的眼睛看了一阵,感到这个小子现在是明白了。
庞费宇站在那里,怎么也没有想到仅仅这么几句话就成了刘伟名的秘书了,立即有了一种全身都湿透了的感觉。
出了刘伟名的办公室,庞费宇的头脑中仍然晕晕的,就算是给崔永志当秘书也没有这样紧张过,在刘伟名的面前,庞费宇有着巨大的压力感。
看到孙民富询问的眼神,庞费宇激动道:“刘县长让我明天来报到。”
孙民富明白庞费宇的这种心情,自己虽然没有他这样的经历,倍受孙刚打压之后,听到刘伟名当上了县长时,他就有着一种拨云见日的感觉,这小子现在的云雾终于散去了
拍着庞费宇的肩膀,孙民富说道:“小庞,要珍惜啊刘县长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你明白的。”
庞费宇把头猛点,他知道孙民富的意思,就是要自己绝对忠于刘伟名,就算是孙民富不提醒,他也明白,刘伟名现在就是自己的恩人了,要不是刘伟名,自己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出头之日,也许一辈子就这样去了。
“孙主任,我多的话也不说了,你就看我的行动吧。”
“庞费宇转运了。”政府办的一些工作人员坐在办公室等着下班,看到孙民富把庞费宇叫来,又听到两人在过道上的对话时,大家就明白了,这个庞费宇又要当刘伟名的秘书了
大家对庞费宇就羡慕了起来,这小子真是打不死的人啊
不知不觉中,庞费宇要担任刘伟名秘书的事情就开始传了出去。
庞费宇走出政府办时,双脚都如同踩在了棉花上,他感到自己仿佛正在做梦。
正在这时,那个与自己的女朋友要结婚的科长又打来了电话。
“庞费宇,今天我的婚礼你一定要来啊。”
接到这个电话,庞费宇气得就有些发抖,看到自己倒霉了,这个小子就一直用与自己的女朋友结婚的事情来嘲讽自己。
如果说来见刘伟名之前庞费宇还在犹豫是否去参加婚礼,现在的心态早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了。
去。
一定要去参加婚礼,到是要再次体验一番人生的百态
庞费宇这时已是下了决心要去看看。
回到宿舍,庞费宇把胡子刮了一下,然后找了一件西装穿上,领带也系上,更是把自己的皮鞋认真擦了一遍。
看着镜子里面好长时间都没有整作过的妆容,庞费宇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一种自信再次出现在了他的脸上。
从今天开始,自己一定要活出一个人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