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出了门时,让庞费宇意外的是小车班那个开公用车子的驾驶员已经等在了外面。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庞费宇知道这人叫刘峰高,是一个很会来事的人物,为人很势利,正在疑惑时,只见刘峰高已是跑过来道:“庞秘,要去哪里,我的车正好闲着,我捎你一程。”
看看这情况,庞费宇心知肚明,这小子应该是听到了一些消息,第一时间就来烧灶了。
想到自己去参加婚礼还是要打车子,就说道:“我没事,只是去参加一个婚礼。”
刘峰高就说道:“那好,我送庞秘去,反正我没事。”
庞费宇看尽了人情的冷暖,知道高峰高的想法,到也没的推辞,反正自己当了秘书,那就得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这样的人探听点消息之类的正好用得着。
“那就麻烦刘师傅了。”
“不麻烦,不麻烦。”刘峰高显得很是高兴。
在知道了庞费宇再次成了刘伟名的秘书以后,刘峰高就知道这小子又红了,还不是一般的红,想到今天是庞费宇那原来女朋友结婚的日子,他就动了心思。
其实,刘峰高也接到了那个城建局科长送来的请谏,一想到那人的结婚对象是庞费宇原来的女朋友时,他就感到今天有好戏可看,如果能够在关键的时候帮庞费宇一把,搞不好就与庞费宇靠上了。
看到庞费宇这个样子,刘峰高就知道今天庞费宇想要去出气了。
由于到了刘伟名那里谈了话,又回到宿舍收拾了一下行头,庞费宇来到那婚礼现场时就显得有些晚了。
一眼看去,路边、停车场停满了各式的车子。
心中感叹,庞费宇知道自己那原来的女朋友父亲是劳动局的副局长,现在这跟她结婚的人又是城建局很有前途的人,在这县里面的熟人就太多了,碰上这种结婚的事情,差不多整个县里的干部都请到了。
如果是在昨天,庞费宇就知道自己根本就无法与这样的力量作对,今天就完全不同了。
“庞秘,原来是曾副局长家的女儿啊,我也接到了一个请谏,你要参加,这样的婚礼没意思,我差不多都忘了。”刘高峰说道。
看了一眼刘峰高,庞费宇微微一笑,这小子的这点心机在他的眼里根本就不够看,如果不是知道了自己的情况,搞不好这小子已经坐在了里面了。
看到庞费宇要下车,刘峰高已是快步下车去帮他把车门打开。
“庞秘,这样好了,我陪你进去。”
高峰高表现出一幅仗义的样子。
庞费宇道:“那好。”
话不多,看着刘峰高把车子锁好,庞费宇已经向着那门口走去。
今天是劳动局副局长曾三洋女儿的结婚日子,曾三洋对于自己的这个女婿是满意的,女婿很会来事,把整个的城建局领导都捧得很好,很年轻就已是科级干部,眼看着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女儿也不错,现在也是经贸委的骨干,很有前途
最让曾三洋满意的还是女儿很厉害,看到庞费宇有势时就与庞费宇谈恋爱,看到庞费宇不行了,就有壮干断腕的决心,快速与庞费宇断了关系,更是把这个叫周五原的年轻人变成了男朋友。
请谏早已发了一大堆,想到县里的每一家办喜事时都会收到一大笔礼金时,曾三洋也在计算着这次的婚礼收入。
看着新婚的两夫妇身着婚礼的服装站在门口迎宾时,曾三洋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唯一让曾三洋有些不解的是今天到来的县里领导仿佛不是太多。
怎么搞的,到了现在,到来的还都是一般的一些干部,主要的领导,还有那些各部门应该到来的领导们都很少见到影子,到底是怎么了?
今天县里没有什么大事嘛
“老曾,我局里还有点事情,我先走了。”正想着事情,就见到刚刚进来没多大一会的教育局长陈进仁拿着手机,脸上表情有些怪异地匆匆朝外走出。
“老陈,发生什么事情了?”曾三洋不解地看着陈进仁。
表情怪异地看了看曾三洋,陈进仁道:“刚接到了电话,局里有点事情,我得去处理一下。”说完这话,陈进仁如同在逃命似的快速离去。
这里陈进仁刚刚离开,又见到请来主婚的城建局长钱民成也走了过来道:“老曾,不好意思,今天局里出了点事情,我得去处理一下,这主持婚礼的事情你另外找一个人吧。”
“老钱,你们局也出了事情?”如果只是陈进仁一个人这样还好说,现在这连钱民成也这样了,曾三洋也是一个官场老油子了,就感到有些情况了。
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呢?
曾三洋到现在也没搞明白状况。
用手拍了拍曾三洋的肩膀,钱民成道:“老曾,唉。”
也没有再多言,钱民成已经大步离去。
钱民成也是刚刚才接到了电话,电话中透露了一个重要的消息,一直不被看好的庞费宇就在刚才成了刘伟名的秘书了。
这可是刘伟名的第一个秘书
谁都明白成为刘伟名秘书的意义,只要跟上了刘伟名的步伐,这个庞费宇可就是一飞冲天了。
县里就那么一点事情,庞费宇曾经与曾三洋女儿的那点事情谁都知道,现在情况大变了,如果再跟曾三洋搅和在一起,虽然大家的职位比那庞费宇高,谁也不敢保证关键时候被庞费宇搞一下,这种无意义的树敌行为他们谁都不会去干。
钱民成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事的关键,他知道自己这个婚礼的主持是决不能够干了。
“老钱,到底怎么了?”曾三洋追着问道。
笑了笑,钱民成并不想更多掺和进去,说道:“局里突然有点事情,我得去处理。”
出门时,就看到了站在那里迎宾的这一对小夫妻,钱民成暗叹一声。
那新郎周五原一看自己的顶头上司出来了,忙恭敬过去道:“钱局,你有事要走?”
看向了周五原,钱民成眼睛里面第一次透着一种冷漠,微微点头道:“你们忙吧。”
也没有再多言,很快就离开了。
“爸,怎么陈局和钱局都有事走了?”女儿曾芯不解地望向自己的父亲。
曾三洋这时也是满头雾水,根本就不明白状况。
三个人站在这里时,又有一些客人陆续到来,只好把这事放开,进行着接待。
就在这时,庞费宇在刘峰高的陪同下走了过来。
周五原一眼就看到了庞费宇的到来,嘴角露出了笑容,心中暗想,这小子还真是来了
曾芯同样也看到了走来的庞费宇,看到庞费宇时,曾芯的脸上现出了一丝不自然的表情,想到自己与庞费宇在一起时候,为了勾住庞费宇,自己的少女之身就是给了庞费宇的,心中就有些复杂了。
这个庞费宇什么都好,就是没有了发展的希望了,可惜了
曾三洋也看到了庞费宇,脸色就沉了下来,对于这个年轻人,曾三洋也曾经有着很大的期望的,没想到结果会是崔永志快速的倒下,这小子跟错了人啊
周五原已经是迎了过去,握住庞费宇的手道:“庞费宇,你还真的来了,欢迎啊今天我与小芯的婚礼,到时你得多喝几杯。”
庞费宇微笑道:“那就祝你们能够百头到老了。”
目光转向了曾芯,庞费宇道:“周五原比我要强些吧?”
这话问得曾芯的脸上就是一红,一下子想到了自己与庞费宇曾经做过的那些事情,不过,那些事情是绝对不能够告诉周五原的,曾芯是一个有心计的人,与周五原做那事时是把周五原灌醉了做的,还搞了一些血在床单上,搞得周五原到现在都以为破了自己少女身体的是他自己。
“庞费宇,既然来了,就进去坐吧。”
曾三洋这时也强露笑容,走过来握住庞费宇的手道:“进去吧。”
他到是显示出了一个副局长的风范。
还没有等庞费宇把话说出来时,从里面又匆匆走出了县企业局副局长郑方,郑方刚要对曾三洋说话时,抬头就看到了庞费宇,脸色就是一变,迟疑了一下才小心道:“庞秘也来了?”
“郑局长来参加婚礼?”庞费宇平静看向郑方。
郑方顿时有了一种压力,暗骂自己今天怎么要来得那么早呢
同样知道了庞费宇成了刘伟名秘书的事情,郑方的心中越发不安起来。
看到郑方尴尬地站在那里时,曾三洋感到真的出了问题了。
就在这时,曾三洋的电话也响了起来,一看时,却是自己的老同学打来的,老同学是政府办的副主任邱永民。
邱永志叹了一声道:“老曾,有一个事情我得告诉你,唉,你走眼了放过了一个好女婿啊。”
曾三洋就看了一眼平静站在那里的庞费宇。
“什么情况?”曾三洋问道。
“老曾,庞费宇就在刚才已经被刘县长认可为他的秘书了唉。”
听到这里,曾三洋的手机都差点掉落在地上。
曾三洋有些失神地看向站在面前的庞费宇,他无论怎么也也想不明白这种事情竟然发生了。
刘县长的秘书。
他怎么就成了刘县长的秘书了?
想到今天还与大家猜测刘伟名会用谁当秘书时,有人谈起过庞费宇,结果并没有一个人看好,大家都认为庞费宇已经完了。
现在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个曾经差点成了自己女婿的人竟然又死灰复燃了,这次竟然还烧到了热灶上了。
刘伟名是什么人啊。
谈起刘伟名,现在的草海县干部群众谁不竖一个大拇指,这才是真正的强人啊。
曾三洋最近也在考虑着如何与刘伟名拉上关系的事情,他知道,只要与刘伟名拉上了关系,升迁的路就算是打开了。
如果庞费宇还是自己的女婿,今天与刘伟名不就拉上关系了?
唉怎么会这样啊。
看到父亲打了一个电话后,神色就有些不对,曾芯问道:“爸,怎么了?”
曾三洋心中发苦,当时庞费宇倒下时,还是自己做了女儿的工作,女儿才下了决心脱离庞费宇的,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瞬间就想到了那几个匆匆离去的人。
一想到后果时,曾三洋感到自己有可能面对的情况会很困难了。
强露出了一丝笑意,曾三洋对庞费宇道:“庞秘书来了,请进去坐吧我请几个人陪陪你。”
说了这句话时,曾三洋有些紧张地看向庞费宇。
曾芯就有些不解地看向自己的父亲,今天父亲这态度很怪啊。
曾芯想起来了,当年庞费宇还是崔永志秘书的时候,自己的父亲对他就是这样的一种态度。
庞费宇看到曾三洋的这个样子,仿佛也回到了以前,曾经曾三洋就是这样对待自己的啊。
周五原到了现在也没有弄明白情况,对于庞费宇站在这里很不舒服,想到庞费宇与自己的老婆曾经谈过恋爱时,就存了进一步削他面子的想法,伸手过去搂住曾芯的腰,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笑对庞费宇道:“庞费宇,要不,我们三个照一张相片,你看怎么样?”
搂着庞费宇曾经的女朋友,今天变成了自己老婆的女人,要与庞费宇照相,他可以相像出来,那情况是什么样的一种情况,自己是胜利者,庞费宇根本就是一个失败者。
嘲讽似地看了一眼周五原,庞费宇微笑道:“不必了我还要感谢你让我认清了一个不值得珍惜的女人。”
看向曾芯时,庞费宇第一次发现自己爱上这样的女人很是不值。
你。
曾芯的眼睛就圆睁起来了,甩了庞费宇她很自豪,现在的周五原那么有发展前途,庞费宇竟然说自己不值得他珍惜,这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啊
周五原哈哈大笑道:“小芯已经跟我在一起了,她是完整地跟着我的。”
庞费宇很是有趣地看了一眼曾芯,看得曾芯的目光就有些躲闪。
“你的婚礼我来过了。”
仿佛是要把这一种不快的过去完全抛弃,庞费宇就这样环视了一下四周。
其实,就在有一些人接到电话时,坐在里面的许多领导都已接到了消息。
县里面的事情没有多少能够瞒得过去,特别是这种刘伟名秘书的事情就更加牵动了大家的心,这种消息当然是第一时间就传开了,不少人就看到了站在下面的庞费宇,看到庞费宇仿佛与周五原很不对路时,一些人就有些坐立不安了。
庞费宇现在的角度不同了,他是刘伟名的秘书了,这样的一个人可是不能得罪的,就算无法交好,也不能变成对头,今天来参加这个婚礼看来是来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