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现在坏人太多,难保不会有有跑到庞费宇那里去讨好于他,把参加的是哪些人告诉他了,如果真是那样,可就有些冤枉了。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越来越多的人有了退意。
谁也不知道庞费宇会不会把这事记在心上,要是哪一天他记恨起来,把参加婚礼的人都记恨上了,那就真是太不值了
庞费宇向四周看了一眼,转身就要离去。
周五原看到庞费宇要走,笑着伸手拦住道:“庞费宇,既然来了,就进去坐吧。”
刘峰高这时感觉到是自己该为庞秘书做点事情的时候了,伸手一掌就把周五原推开,对庞费宇道:“庞秘书,这种酒席不参加也罢,我给你开车去。”
庞费宇微微笑着对高峰高点了点头。
被一掌推得差点倒地,周五原一时间头脑中就有些发懵,这个刘峰高竟然敢推自己
想要再冲上前去时,曾三洋也反应了过来,脸色一沉,对周五原沉声道:“够了你还要怎么的。”
“爸。”曾芯有些吃惊地看向曾三洋。
这时,那个曾芯请来当伴娘的在农业局工作的女孩子也接到了电话,接完电话就有些吃惊地看着正坐进了车子的庞费宇。
“小芯,庞费宇刚刚成了刘县长的秘书了。”这女孩子有些遗憾地对曾芯说道。
啊。
曾芯也望向了那缓缓开动的车子,突然间,她的心中产生了一种巨大的失落感,仿佛一件精美的宝贝正在离自己而去。
车子已经开车了,曾芯这才猛地看向曾三洋道:“爸,真的?”
她就发现自己的父亲有些不对劲了,一切都是从父亲接到了电话开始的。
现在曾芯算是明白了,她非常清楚自己父亲的想法,父亲也是同样非常的遗憾了。
就在这时,只见有几个领导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交待,趁着他们发愣,匆匆出来后就坐进了他们的车子。
看着几个局长离去,一些小些的干部也相继听到了一些消息,这时就出现了一些很奇怪的情况,三三两两的人从里面走了出来,各种各样的借口一下子出现了。
没用多长时间,本来坐得很满的大厅里面,一下子就散去了一半人,这一半人还全都是要撑场面的各部门领导们。
有几个与曾三洋平时相处还不错的领导也强撑着坐在那里,每一个人的脸上表情都显得凝重。
大家都有下个想法,今天庞费宇跑来门口站一下,这是来示威的了,多少也听到了一些周五原与庞费宇的不对路,这口气庞费宇难道会忍得下去?
今天参加了这个酒宴,搞不好真是要与庞费宇对上了。
庞费宇到是不怎么怕,关键的是他背后的那尊大神啊
一想到刘伟名,大家的腿肚子都有些抽筋,想到了一个个的有着大来头的人都倒在了刘伟名的面前时,大家就对刘伟名有着深深的敬畏。
刘伟名刚刚上任,面对着草海县的情况,他难道不会对干部进行调整?
如果刘伟名要调整干部了,庞费宇在为刘伟名冲茶倒水时,只要点某人一句,那可就真是要命了。
坐在那里的几个部门领导强撑了一阵,看到走了大半的人时,他们也感到再难撑住了,怕的就是庞费宇别的记不住,把留下的人记住了,那真是要命了
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大家还是同时站了起来。
走到了曾三洋的面前时,大家不知道该怎么样才好。
其中一人轻轻拍了拍曾三洋的肩膀道:“我们今天已经来过了。”
一个个的上前与曾三洋握了握手,怕被人发现似的,就快速离去。
只见他们的车子一溜烟中快速离去。
曾三洋仿佛一下子老了许多,站在那里骂人的心情都失去了。
完了。
曾三洋知道这次庞费宇的心中对曾家很记恨啊
本来怎么看怎么喜欢周五原的,现在再看向周五原时,曾三洋的心中竟然产生了一种极度不喜的感觉。
周五原这时也明白了情况,看着一个个离去的人,再想到庞费宇有可能会成为自己仕途路上的最强阻力时,头上的汗就开始向下冒出。
曾芯想到了许多事情,再想到婚礼都到了这里时,她的心情复杂之极。
还是曾三洋有些决断,对曾芯道:“还是把婚礼完成吧。”
本来一个很热闹的婚礼,就因为庞费宇在那门前站了一下,最终搞得很是冷清。
所有的人都没有心情去操作这事,曾三洋更是强撑了一阵就回去了,陪亲家说话的心情都失去了。
匆匆收场后,曾芯突然间昏倒在地,又是一阵忙乱。
怎么办?
周五原上洞房的心思都没有,坐在一把椅子上就有些发呆。
这时的庞费宇却是眼神清明,他太清楚自己今天的一切都是谁给到的了。
对刘峰高道:“到县政府。”
虽然刘伟名告诉他的是明天再去上班,他却有着一种立即就跟要刘伟名身边的想法。
刚才站在那酒宴大楼门口时,庞费宇就感受到了一股从刘伟名身上传来的力量。他感到只要刘伟名支持自己,自己就一定能够面对一切。
车子停在了楼下,庞费宇抬头看向楼上时,就看到了县长办公室的灯光已经亮了起来。
这就是我的指路明灯。
庞费宇下定了决心要忠于刘伟名,他渴望着登上刘伟名的这辆战车。
刘伟名坐在办公室里静静看着历年来的全县政府工作报告,更是对照着一些报表熟悉着草海县的情况。
已看了不少的内容了。
以前在乡上也研究过一些,毕竟那时的角度不同,并没有从全县的高度来看这些事情,现在不同了,自己是一个县长,站的角度不同了,看起这些内容来,就有了更多的感悟。
靠在椅子上,点燃了一去烟吸着,刘伟名突然间感到了一种巨大的压力。
去年县财政总收入只有3400余万元
工资的发放今年完全成了问题,公费医疗款还不够县离休干部报销的,更别说退休人员和一般机关干部了。
老师的工资已经拖欠半年
想到老师们拿着一半的工资在教育着孩子们时,刘伟名对老师们就充满了一种敬意。
这事必须要解决
全县区域面积2245平方公里,辖15个乡镇(其中4个少数民族乡),共有162个行政村,1060个村民小组,总人口35万人。
恶劣的耕种条件和不利的地理位置,使高效益的集约化、现代化、优势农产品等经营发展不起来,长期的粗放、分散、单一的农业经营使农业效益更低,从而收入较少。而在商品交易过程中,由于运输成本高,交通不便,农产品买出难,而工业品进入也难,致使生产和交易成本加大,使这些地区商品失去了竞争力,难以获得较好的收入。
春竹乡是最贫困的地方,但是,并不是说其他的地方就不贫困,还有几个地方比起春竹乡更贫困。
怎么样才能寻找到一个突破口呢?
作为一个县长,全县的吃饭问题就摆在了刘伟名的面前。
最痛苦的还是这一年以来县里发生了不少的事情,几次的领导班子出事,反腐败地进行,更上让许多的工作都已经陷于瘫痪,如果不尽快恢复过来,不要说出成绩,就是吃饭的问题都要把这一届政府压倒
不了解还不知道,了解了以后才发现这县长并不好当。
想到了孙刚当县长时的情况时,刘伟名就在皱眉,孙刚根本就没有好好的把心放在工作上,县里出了那么大的问题,他竟然不管不问的,还忙于内斗。
刘伟名现在都在怀疑那孙刚到底了解了县里的情况没有。
听到办公室的门上传来敲门声,刘伟名不解地看了一窗外,早已是黑了下来,这个时候谁还会跑来这里。
“进来。”
刘伟名说了一声。
办公室的门打开了,只见庞费宇恭敬地站在了门口。
“刘县长,看到你的办公室还亮着灯,我就上来看看,看看你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刘伟名听到庞费宇这样说话,就想到了自己对县里的一些事情还不是太清楚,到是可以听听他的见解。
“是费宇啊,进来吧。”
庞费宇是当过秘书的,一眼就看到了刘伟名的茶杯里没有了水,忙过去拿起壶来为刘伟名忝了热水。
搞完这个,又把桌上的一些零乱的东西快速一整理,搞好了以后才再次恭敬地站在那里。
看到庞费宇很是麻利地整理的情况,刘伟名暗自点头,这庞费宇果然是专业人员。
“不是说明天才让你来上班吗?”
“刘县长,我反正也没有事情。”
刘伟名就指了一下对面的沙发,让庞费宇坐下,说道:“既然来了,我们聊聊。”刘伟名到是显得很是和气。
庞费宇坐直了身体道:“刘县长,对县里的情况我也了解一些,你想知道些什么,我知道我都会讲出来。”
刘伟名明白,这个庞费宇现在是一门心思要获得自己的信任。
“你认为草海县是什么样的情况?”刘伟名问道。
看到刘伟名在看县里的各项数据,庞费宇就知道刘伟名是希望用最快的时间了解整个县里的情况,对刘伟名道:“刘县长,其实,你看的那些报表数据都是有水份的,我参加过一些数据的统计,各乡都有着一些估算,更有一些乡担心报得少了对官位有影响,所以,水份就更大。”说到这里,庞费宇就看向了刘伟名。
刘伟名并没有说话,吸了一口烟,鼓励似地看向庞费宇。
这样的事情刘伟名还是知道一些的,他看这个就是一个参考,目的是要从这些数据中大体摸到一些情况。
庞费宇知道今天得显示一下自己的能力,要不然刘伟名不用自己了,一切的努力可就全都白费了。
“刘县长,我认为目前县里要做的事情不是发展,而是稳定,草海县出了不少的事情,几件大事下来,全县已经陷于瘫痪,各部门的官员人浮于事,大家都没有太多的心思放在工作上,如果再这样下去,草海县不要谈发展,部门的运作都要出问题了。”
这事刚才刘伟名也思考过,几次调整下来,不少人双规了,还真是有着一些位子空在了那里,更有一些关键岗位只是副职顶在那里。
“教师的工资拖欠、公务员的工资有很大缺口,你认为我们县应该在这方面来堵上这缺口呢?”
刘伟名再次问了起来。
“我们县由于方方面面的原因,改革不够到位,财政供养人员有增无减,工资性支出之大,远远超出了我们县财力的承受能力,这也成为财政困难的一个重要原因,精减机构,裁减人员必须进行,另外,我们是农业县,可以在发展工业上寻找一些出路……”庞费宇讲了一些大多数地方都在适用的办法,新意并不多。
刘伟名也知道,庞费宇的思维更多的还是受到旧有思维的影响,要让他跳出圈子来谈事,难度较大。
不过,刘伟名还是看得出来,庞费宇是用了心的,目的就是想让自己看重于他。
其实,对于使用庞费宇,刘伟名并没有指望他能够提出多少建设性的建议,只是希望由他这里了解到更多的县里情况。
现在通过谈话,刘伟名也看得出来,庞费宇是真的下定了跟随自己的决心了,既然这样,到是可以一用了。
“费宇,我相信你能够把秘书的工作做好。”刘伟名给予了必要的肯定。
听到刘伟名说出了这句话时,庞费宇的心中激动,他知道从现在开始,刘伟名才算是真正接纳了自己了。
“刘县长,我收拾一下外面那间屋子,您有事就叫我。”
刘伟名就微微点了一下头。
看着庞费宇走到外间去到了他的那间办公室,刘伟名再次回到了县里财政工作的考虑上。对于草海县的财政情况,刘伟名其实也并不是太担心,上面的人既然把自己在了这里,去要一些资金并非难事,关键的还是持续发展的问题,要一次两次的可以,多次去了,自己这脸面也就算是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