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常务副县长李永卫是空降到来的,这人的态度到是一个不明白的地方,其它的四个副县长都没进常委,吴晓平最近到是老实了许多,没有敢搞事,不过,刘伟名还真是希望他搞点事情出来,假如这小子搞了事情出来,刘伟名就必然要把锋芒直指吴晓平。
高占金是方顺章的人,这次自己救了方顺章,与方顺章的关系就算是修复了,相信高占金站在自己一方的可能性较大。
仝国真和许秀英一般都不掺合到争夺中,不过,这两个人到是不错,工作上认真负责,很有一套。
“伟名,我认为你可以把高占金拉过来的,这人现在其实心中很急的,你不知道,方顺章进了医院后,高占金就急了,他的靠山就是方顺章,失去了方顺章的支持,在这草海县里,他就没有了指望,以你现在的力量,拉他过来很容易。”
温芳一边用身体在刘伟名的身上擦动,一边帮着刘伟名进行着分析。
“还有,吴晓平这人其实也是可以用一用的,别看他不怎么样,心术也成问题,但是,这人精明得很,哪一方势大,他就靠向哪一方,你只要给他一些好处,相信他这人就能够成为你的一条可以咬人的狗。”
温芳的这个比喻听得刘伟名皱眉,不过,刘伟名也感到温芳的这话很有道理,也许把这人用起来也不错。
刘伟名并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物,谁没有一点问题,用好了就会成为自己的助力,这事到是可以好好的想一下,只要把一切的力量用上,自己想要落实自己的设想就变成了可能。
很快,两人又展开了再次的大战。
房间里面充满了一片激情的声音。
这几天副县长吴晓平显得有些紧张,跟着孙刚反刘伟名,反了半天,结果却是孙刚死了,刘伟名当上了县长,这事让吴晓平的心中产生了一种恐惧。
吴晓平是看着刘伟名成长起来的人,也看到了挡在刘伟名面前的人一个个倒下的情况,在他的心底里面,对于刘伟名,就充满了一种敬畏,刘伟名现在仿佛就是他面前的一座高山,并且是那种随便都能够把他击碎的强大存在。
坐在办公室里,吴晓平的心中有着极度的不安。
刘伟名当上县长已经两天了,这两天里面听说刘伟名并没有怎么出过办公室,白天听取着排了长队的人们汇报,晚上更是挑灯夜战,每天看材料就看到深夜。
吴晓平有时都在想,这个刘伟名哪来的那么多精力啊
怎么办?
吴晓平知道,刘伟名不动手则罢,一动手的话,那可就是雷霆万均的力量了,谁也说不清楚刘伟名会出招做什么。
自己一直都是刘伟名的对头,他难道不向自己出招?
没有后台啊
一想到自己现在根本没有了后台,面对着刘伟名就只能是缴械的情况,吴晓平的心中更加的惶恐。
刘伟名有着那么强大的力量,同在以一个县长的权势,要收拾自己的话根本就不成问题,也许还不必他亲自动手,县里自然就会有大把的人跳出来当他的先锋。
这几天已经很明显了,许多干部看向自己的眼神中就透着自己快要倒霉的意味。
一杯杯的茶水喝下,烟灰缸里面早已充满了烟头,吴哓平已经想了几天了,自从知道刘伟名要当县长以来,他就权衡着得失,现在再不想出一个稳妥的办法,自己首先可能就是边缘化,接着就必将被刘伟名清除
眼前突然浮现出了方怡梅
吴晓平心中发苦,这个女人一直跟定了刘伟名,现在都已是园区副主任了,与自己的距离就更近了,虽然自己是一个副县长,在那方怡梅的面前根本就没有优势可言。
暗骂了一声,吴晓平有一个感觉,这个方怡梅肯定是跟刘伟名睡过了。
如果说以前还有着玩弄方怡梅的想法,现在的吴晓平对方怡梅却有了一些新的看法,这是刘伟名的女人,自己一定要敬而远之。
可是,越是这样想时,吴晓平却越发的心慌,自己逼过方怡梅,难免那方怡梅不在刘伟名的枕边吹吹风,如果是那样,自己可就完了。
吴晓平也想到了投靠新来的县委书记,结果一观察后,他就打消了这个想法,新来的县委书记明显就是上级派来配合刘伟名的,根本就没有一点强势的样子,比他厉害的人都倒下了,他如果敢动,搞不好比那些人还惨,自己投过去还是死路一条。
也许还有一条出路
这个想法是吴晓平这几天以来不时想到过的。
投到刘伟名那方去,真正变成他的一个忠实手下,这样一来,那强大的敌人就不存在了,自己也就有了一个强大的靠山。
盯着房门看了一阵,吴晓平感到这才是自己现在唯一的出路。
现在问题又来了,刘伟名会同意接纳自己吗?要是他不接纳,自己又该怎么办呢?
来不及了,必须要去探一下才行,坐在这里就只能是等死。
认真想了一下,吴晓平感到还是有那么一点机会。
在办公室的穿衣镜前认真进行了衣服的整理,又用梳子把自己的头发也梳好,吴晓平就出了办公室。
走到了刘伟名的办公室前,吴晓平不知道是怎么的,腿肚子就有些抖。
仍然有着太多的领导等在这里,大家看到吴晓平时,情不自禁都离开了他一些。
这种很细微的变化让吴晓平本来发抖的****突然不抖了,一种极强的危机感涌上心头。
他太清楚大家的想法了,这是担心跟自己在一起时得罪刘伟名啊
看到坐在那里埋头看着什么的庞费宇,吴晓平尽力表现出一种亲切,对庞费宇道:“庞秘书,刘县长有没有时间,我想向他汇报一下工作。”
他是一个没有进入常委的副县长,认真说起来,比起一些手掌实权的局长都不如,在这个时候就更加表现出了一种低姿态了。
庞费宇抬头看到是吴晓平时,心中一愣,他当然知道这人曾经跟着孙刚与刘伟名作对的情况。
不过,转念间,庞费宇又想到了对方毕竟是副县长,这事到是不能由自己为刘县长拿主意,而是要及时去进行通报。
“吴县长请坐一下,我去看看。”庞费宇站起身来。
吴晓平暗叹一声,这个庞费宇是真的成熟起来了,如果是崔永志在的时候,碰到自己这种与里面的人作对过的人,还不知道庞费宇要玩多少手脚的,这庞费宇的前程远大啊
庞费宇进去时,刘伟名刚与一个乡长谈完话。
看着那乡长出去,刘伟名伸了一下腰,问道:“还有多少人?”
庞费宇道:“不少人,不过,吴晓平副县长来了,他等在外面,说是要向你汇报工作。”
刘伟名心中一动,昨天与温芳到是谈到了这个小子,今天他就来了,看来这小子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用手指轻轻在桌子上敲动着。
刘伟名就想到了自己在草海县已经搞得太过火的情况,如果再对反对的力量进行打压,一是那些曾经的反对力量就会在害怕中狗急跳墙,虽然自己并不怕他们,争取一切可以争取的力量这才是官场的根本手段,打打杀杀的并不是王道,有这些人搞事,指不定还会发生什么事情,现在草海需要的是稳定,需要的是团结一心向前搞发展,要做出一种自己团结的样子。
这个吴晓平能够主动跑来,说明他是有了想法了,温芳说得好,这种人用好了,就是自己的一条可以咬人的狗,到是可以好好的用一下。
“你把吴县长请进来吧。”刘伟名的心中就有了决定。
吴晓平走进来时,就感到一股强大的压力向自己涌来,刘伟名并没有起身,就坐在那里看着自己。
一般情况下,县长对副县长们都还是礼遇的,现在刘伟名的这种表现就说明了刘伟名的心中对自己是不满的。
想到这里,吴晓平就急了,现在他也不去管自己是否副县长的问题,失去了副县长的话,他就知道自己什么也不是了。
刘伟名并没有讲话,就这样双眼紧盯住吴晓平,他到是要看看这吴晓平是什么样的一种情况。
对于吴晓平,刘伟名把他的定位就是自己身边可以咬人的手下,如果这小子还有些傲骨,刘伟名反而不会用他。
刘伟名想得明白,吴晓平假如在自己的面前很镇定的话,就说明了这小子还有着其它的打算,用起来并不方便,反而是他软了,自己想怎么样拿捏都可以。
面对着刘伟名看过来的目光,开始时吴晓平还想摆出自己是副县长的姿态,可是,随着刘伟名的不说话,目光也越发冰冷时,吴晓平的那种勇气和矜持全都消失了,一抖,一下子就跪在了刘伟名的面前。
刘伟名被他这搞法吓了一跳,忙看向门外时,好在庞费宇并没有在门口,而是退了出去,其他的人也都没有进来的可能。
脸就沉了下来,对吴晓平道:“你一个堂堂的副县长,搞什么明堂嘛,快起来。”
“刘县长,你不原谅我,我就不起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刘伟名哭笑不得了,心中是想把这小子变成一个自己好用的狗,没想到这小子变得是那么的彻底。
“先起来,像什么话。”刘伟名的脸色一沉,就吼了一声。
吴晓平吓得赶紧站了起来,不过,却仍然在抖动。
“刘县长,只要你原谅了我,往后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我一定永远忠于你。”
这小子看上去斯斯文文的,眼镜戴着,整个就是那种读书人中有骨气的样子,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刘伟名怎么也想不到这小子会是一个软骨头。
这样的人到底要不要用呢?刘伟名反而有些犹豫了。
没听到刘伟名说话,吴晓平急忙道:“刘县长,你刚当上县长,现在县里需要进行改革,干部也要动,这些都是得罪人的事情,你需要一个冲在前面帮你得罪人的人,我可以当这个得罪人的人,你放心,我一定按你的指示把你的想法贯彻落实了。”
这句话到是说到了刘伟名的心里。
刘伟名也知道这种事情是一件得罪人的事情。
“你有什么想法?”刘伟名问了一句。
吴晓平心中暗喜,自己的这态度果然有效果了,就说道:“我没有想法,一切都听刘县长的。”
再次在吴晓平的脸上看了一阵,刘伟名道:“你要知道,我这个人一贯的要求就是把工作要做好。”
吴晓平忙说道:“请刘县长放心,从现在开始,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一切行动听你的指挥。”
心中叹气,刘伟名感觉到自己如果去对付这小子的话,把自己的档次都降低了,这到底是谁提拨起来的人啊
这里刚把吴晓平打发走,刘伟名就接到了郑小柔打来的电话。
刘伟名这时的心情到是不错,吴晓平竟然是这样的人,他还真是不知道,有了这样一个可以用来冲锋的人,到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
接到电话时,刘伟名也是一愣,这女人一般都是半夜三更的打电话来骚扰,今天真是怪了,这个时候打来了电话,到底是什么情况呢?
“你白天不睡觉?”刘伟名开玩笑道。
郑小柔就笑了起来,说道:“谁规定我白天睡觉,晚上不睡的?”
刘伟名道:“感觉你晚上时精力比什么时候都充沛。”
郑小柔再次笑了起来。
笑过以后,郑小柔道:“伟名,说个事情吧,是这样的,郑家有一个亲戚到你们宁海纪委来挂职副厅长了。”
刘伟名满是疑惑道:“你们家的?”
郑小柔道:“是啊,我**大姐的儿子。”
刘伟名就感到了极度的好奇,问道:“到底是什么情况?”
郑小柔就笑道:“我大体告诉你一下吧,我们都叫这人哥,叫刘斌,别听到姓刘就认为是梦依他们家的,我告诉你,刘斌他们家也是红色家庭,最近随着他家老爷子的升迁,刘斌家在京里也是叫得上字号的。”
刘伟名就笑道:“你们郑家也真是强大,关系网布得太大了吧。”
郑小柔就笑道:“那是我告诉你吧,刘斌家老爷子了得,现在是南滇的省w书记了,这次刘斌从z纪委挂职下去,到你们省镀金去了,这小子人不错,就是放浪了一些,你别跟他学坏了。”
刘伟名就是一阵愕然,说道:“关我什么事情?”
刘伟名听得出来,郑小柔说喊那人哥,其实并没有太尊重的意思,感觉两人相处得到是很融洽的样子。
刘伟名又想到了一个关键,心中一动道:“省里要有动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