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方部长,我是这样想的,草海下一步就将成为一个三省的中心城市,如果我们再按原来的方式发展,就会制约到草海各方面的发展,我的想法是把草海县打造成一个集物流、商贸、旅游、工业为主的大城市。 .”
方顺章很感兴趣道:“你接着说。”
“你看,草海县的春竹乡与草海县场面直线距离并不长,如果打通了的话,十来分钟的车程就能够到来,那条公路通道就成了一个扁担,一头挑着的是春竹乡,一头挑着的是草海县城,为什么不把两者紧密联系起来呢?春竹乡变成草海县城的副城好了,这样一来,其实草海县城就延伸了出去。”
方顺章轻轻敲击着沙发的扶手,头脑里面分析着刘伟名的这个想法,想了一阵点头道:“你谈的很不错,草海县城一直无法有大的发展,关键的一点还是城区地盘小,如果能够把春竹乡当成草海县城的副城之类的,草海县城就能够拓展出去了,春竹乡的坝子很大,各方向的拓展都有可能,到是一个很好的意见。”
刘伟名接着说道:“这是一个方面,另外,草海县城是一个古城,文化底蕴是有的,如果进一步的在这方面做文章,县城的品味就能够提升上去,再加大旅游资源的开发,下一步草海就能够打造成一座文化旅游大城,各方面设施的跟上,自然就能够带来人流,经济也能够快速发展……”
刘伟名把自己思想到的一些内容都向方顺章讲了一遍。
开始时方顺章也就是随便听听而已,听完了刘伟名讲的这些内容,方顺章就看向了坐在面前的刘伟名,心中再次生起了感慨,这个年轻人不得了啊
方顺章完全可以想像得出来,如果真的按刘伟名所想的那种发展起来,草海县将会变得非常的发达。
一个那么贫困的地方为何别人都认为无法发展,反而是到了刘伟名的手中会搞出那么多的花样呢?
不得不服气啊
难怪田老对刘伟名那么的重视,这年轻人是真的有几分本事
方顺章也想有一些建树,一直没有找到机会,现在得到了田老的支持,他知道自己的仕途之路也打开了,支持刘伟名的工作,那就是支持自己的工作嘛
以现在的情况看,随着许夫杰的离去,刘伟名应该就归入到了自己一系中,到是要好好的支持一下刘伟名了。
“伟名,你的想法非常好,也有实施的可能,你们要尽快拿出一个方案来,我认为草海的发展,市里也是重视的,一定要把工作搞上去,在工作中你们还有什么问题?”
再次关心地问了起来。
“方部长,你也知道草海的情况,现在的草海最的还是对干部的重新调整,下一步我想从这方面入手。”
方顺章也是一个精明的人物,一下子就听出了刘伟名的意思,这是担心常委中有阻力啊
方顺章在草海一直都还是有手下人物的,就问道:“你有多大把握?”
刘伟名道:“百分之五六十吧。”
方顺章就说道:“这是关系到全县大发展的好事,管玉贵同志那里我打个招呼,要围绕全县的发展开展工作嘛。”
刘伟名感到这次还是有了一些收获了,自己的四票铁票,加上方顺章一系的管玉贵秘书长的一票,已经五票在手了,拉住廖歆琰,再把姜正权说通,那就很有把握了
“有了方部长的支持,我就更有信心了。”刘伟名说道。
方顺章微笑道:“一切都要围绕经济的发展开展工作,你们的思路 了,就要大力发展,如果在发展的过程中有人拖后腿,无论是谁,市里都决不答应,伟名啊,放手去开展工作吧。”
刘伟名告辞离去了好一阵,方顺章仍然坐在那里想着心事,这次刘伟名又要玩大的了,这个年轻人有着省里的支持,背景又深厚,自己除了对他支持以外,还得再考虑一下与他的关系问题,可不能摆出一幅领导的样子了
方顺章进一步感到自己的前途一片光明。
回到草海县,刘伟名就打电话联系了郭文龙。
刘伟名非常清楚一件事情,像郭文龙这样的一些人,虽然他们也是呼延傲博一系的人,但是,随着呼延傲博的离去,他们这些人是否会发生一些微妙的变化,现在是谁也无法说得清楚,那就得进一步的加强与他们的联系才行,一个是郭文龙,另外一个就是廖歆琰,这两人还是存在变数,必须要把自己的理念与他们进行交流,这才能够促成大家有着共同的目标前进。
官场上的事情就是这样,必须要有着共同的利益才行。
草海县的情况与其它的地方就有着很大的不同,草海草各样的人都有,万一其他的力量也在使力,把自己的人拉了过去,那就真是要出事情,关系在于营造
郭文龙接到了刘伟名的电话后,很快就来到了刘伟名安排的一间馆子。
郭文龙是第一次与刘伟名坐在一起,作为县政法委书记,他来之前也是与宁军请教过一些事情的,宁军对他的指点就是一定要跟紧了刘伟名的步伐,并且也点出了刘伟名背后的一些关系。
到了县里,郭文龙也表现出了与刘伟名一条阵线的意思,不过,毕竟是外来的人,他并不清楚刘伟名的想法,心中还是有些不安。
现在又听到了一些风声,据说呼延书记要调走了,虽然呼延书记调到的是京里,是高升了,可是,对于他来说就显得更远了,呼延书记还会不会记得自己呢?这的确已经成了一个问题。
这种官场上的变化谁也说不清楚,比如都是省长一系的,那省长的下面又有着不同的派别,一层层下来,谁也说不清楚到底是省长系,还是其他下面的某人一系了,呼延书记离得太远了,位子越高,能够想到下面的人的机会也就越少,也许很快就会把自己忘记。
在这样的情况下,最重要的就是与周围的强大人物形成一种亲密的关系,这样才能够互相关照。
刘伟名有着那么强大的关系,当然就成了郭文龙首先的盟友,郭文龙甚至还有着一个想法,最好是比盟友更进一步,成为刘伟名的亲密伙伴,如果真是能够成了刘伟名发展中的伙伴或是手下,自己才算是真正靠上了大树。
郭文龙的到来就显得很急切了。
“刘县长,刚从市里回来?”郭文龙问道。看到刘伟名下车,郭文龙已经迎了上去。
“是啊,刚从市里回来。”刘伟名与郭文龙握了握手,看到郭文龙先到了,刘伟名的心中就更有谱了,这个郭文龙还是有意与自己靠在一起的,这是好事
两人并肩向里走入,很快就在房间里坐了下来。
房间里面也没有其它的人,两人显得很是客气。
刘伟名一看这气氛就感到不是太好,要想大家融入到一起,就得表现出一种没隔阂的样子。
“老郭,宁军跟我早就说到了你,说是一定要与你配合好工作,你这人很好相处的,呵呵。”刘伟名首先说道。
果然,提起了宁军,两人间的气氛就有了明显的改变,刚才的那种生硬的气氛也发生了变化,郭文龙就笑道:“宁秘书也跟我说起过我,说你这人才是很好相处的一个人,是要我跟你配合的。”
“我们现在就在一个战壕里面吃饭了,大家往后互相配合吧。”刘伟名微笑着说道。
郭文龙也笑道:“我人生地不熟的,往白带 还请刘县长多指导。”
刘伟名倒满了杯中的酒,举杯对郭文龙道:“我敬老郭一杯。”
喝下了酒,郭文龙道:“刘县长,到了草海县,我才发现这里的治安并不是太好啊。”
“老郭,你也别叫我刘县长了,就叫我伟名吧。”
“哈哈,那好,我就叫你伟名好了。”这种能够促进双方关系的称呼郭文龙并不排斥,他也希望与刘伟名之间有一种紧密的联系。
刘伟名叹道:“你说得不错,草海县发生了不少的事情,各个班子都陷于瘫痪,如果再不进行一些调整,我看问题不小,我的想法就是尽快把草海县的各个班子进行一些全面的调整,让所有的力量都聚合在一起,只有这样,草海才有一个发展。”
“不错,我也是这样想的。”郭文龙早有这想法了,到了草海县才发现一切都是那么的混乱,有一种有力无处使的感觉,刘伟名也说进了他的心里。
“老郭,政法系统我看你应该好好的设想一下,如果需要我帮助的地方,我都会全力支持和帮助。”
刘伟名也是一个干脆的人,立即就进行了表态。
刘伟名是有想法的,政法这块郭文龙到来,他不可能不动手,但是,凭着他单个人的力量根本就没有那种能力,如果自己全力支持的话,郭文龙操作起来就简单多了。
在自己目前暂时无人可用的情况下,把政法系统交给郭文龙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郭文龙的眼睛就是一亮,他明白刘伟名的意思,刘伟名就是把政法这块完全交给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