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讲完了方案的内容,刘伟名看向大家道:“草海现在遇到了一个难得的机遇,那就是省里对打通道路的决策,现在从春竹乡到中阳省和南西省的公路很快就会畅通,到了那个时候,春竹就是我们县的前沿,现在从县城到春竹乡的钻山高速路已经在施工,到了那个时候,从县城到春竹乡就只需要十分钟不到的车程,县城的空间一下子打开了,春竹乡与县城可以变成一个城市,县城可以移至春竹乡,这老城打造成一个精品旅游大城,到了那个时候,草海县也能够由农业县发展成工业县、旅游县、文化县。 ”
大家都被刘伟名描绘的蓝图所吸引。
廖歆琰叹道:“据我所知,中阳省和南西省靠近春竹乡的地方都不太发达,如果我们率先发展了起来,春竹乡也好,草海县也好,在资源的利用上就走在了前面了,到了那个时候,草海县成为一个经济的中心到是变成了可能我支持这个方案。”
廖歆琰说起这事时还是有些兴奋,他非常清楚,凭借着草海县这些人的资源,要实现刘伟名的设想并不困难。
刘伟名微微一笑,看向众人道:“这个方案就需要大家共同的努力了,有力出力,有渠道出渠道,要知道,草海县发展起来了,成绩是大家的,我认为一个县的发展,关键还是班子的团结,我们只有形成了一个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的团结班子,我们的这事才能够做好。”
刘伟名的话说得大家心中高兴,刘伟名已经表明了这成绩他并不会一个人独吞,而是集体发展的结果,到了草海县发展了起来时,成绩大家都有一份。
这个刘伟名到是不错,有了成绩大家得
现在大家就显得重视起来了。
常务副县长李永卫这时也说话了,认真道:“我觉得这个规划很有气魄,草海就是要有一个大的气魄,每一个人都是草海班子的一份子,大家应该献计献策,把这个发展规划进一步完善,同时,在规划展开以后,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把自己的资源投入进来,只有这样,草海的发展才会更加快速。”
这是李永卫第一次表示出了对这规划的支持了,他是空降到来的人,肯定也有一些资源,听到了刘伟名共享利益的话以后,他也想在这利益中占一份大头。
姜正权心中高兴,自己是县委书记,如果取得了成绩,自己最少也会是第二大利益获得者,听到李永卫的话,姜正权道:“永卫同志说得不错,这不是谁一个人的事情,大家都要行动起来,到时论功能行赏嘛。”
大家也都笑了起来。
刘伟名看到大家的热情也调动了起来,他的心中是高兴的,自己之所以说明了利益共享,就是希望把大家的心都笼在一起,只有这样,才不至于因为拖后腿的事情而影响到发展,这是一个最为关键的问题。
草海县的发展规划是自己提出的,自己又是县长,又怎么可能少得了政绩呢?
看看这些常委们,大家到来的目的当然有着利益的争夺。
想到了孙刚时,刘伟名暗自感叹,孙刚就是想夺取春竹乡的功劳,这才与自己进行了争夺,假如孙刚当时表现出了与自己利益共享的态度,他作为一个县长,又怎么可能没有功劳在里面。
做人还得大气一些才行。
由于有了共享的情况,刘伟名的发展规划到是很顺利就通过了。
大家都喘了一品气,有着刘伟名冲在前面,大家只需要跟着发展,政绩自然就会到来,这种不承担多少风险的事情到是一件让人愉快的好事。
大家都有了一种尽快投入这个规划的想法,刘伟名的这个方案并不困难,大家都有一些资源,投入到这里来,小小的一个草海县又怎么可能发展不起来,到了那个时候,大家就有了更进一步的政绩了
整个的会议一下子显得和谐起来。
刘伟名暗自也松了一口气,要的就是团结,搞那种争夺利益的事情并不可取。
坐在飞往京城的飞机上,刘伟名回想着常委会上的情况,由于推出来的那个草竹乡发展规划获得了大家的支持,再加上刘伟名在县里的强大力量,常委会上几乎就被他完全掌控,各项的干部提议也以刘伟名一方占优势的情况下得已通过,一时之间,刘系的人就放到了各重要的部门,当然了,政法交给了郭文龙、纪委廖歆琰把持,刘、廖、郭、管四方真正形成了盟友的关系。
当然了,认真说起来,刘伟名、陈锁源、温芳、郭文龙是一系、廖歆琰和管玉贵是与刘伟名合作的关系。
刘伟名吸取了孙刚霸道的教训,在利益的分配上就更多的考虑到了大家的利益,那几个人虽然并没有与刘伟名联盟的人同样也多少获得了一些收益,到是搞得一派祥和。
不管怎么样,在刘伟名充分考虑到了姜正权利益的情况下,姜正权也站在了他一方,表面上看上去,整个的草海县呈现出了从未有过的团结局面,大家都紧紧团结在姜正权书记的周围开展工作。
现在草海县的人们都在围绕着自己搞的那个规划展开了工作,这到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自从常委会以后,除了干部的调整中有了少数不同的声音以外,常委们到是开始了积极的工作,草海县从来没有这样平静过。
刘家怎么突然要自己到他们家去呢?
又想到了这次刘梦依打来电话的情况。
就在县里的工作全面展开以后,刘梦依打了一个电话过来,说是她的父亲想见自己。
刘伟名还真是不能不去京里一趟了,毕竟这是关系到自己与刘梦依的婚姻问题。
刘伟名对于与刘梦依的婚姻已经能够接受,就拿田林喜的意思来讲,有一个刘家的招牌,对于自己的发展肯定有着很大的帮助。
与刘梦依的婚姻中,刘伟名知道已经不是太纯,里面还是掺杂了一些政治上的考量。
上次田老头与自己的对话再次回响在头脑中。
田老头专门与刘伟名谈了一次话。
“伟名,你现在是县长了,有一个事情你得重视,那就是家庭的问题了,虽然组织上没有明白提出婚姻的问题,但是,有一个稳定的家庭是干部考察的一个重要内容,家庭的稳定才能够说明你是成熟的一个人,否则,大家还是会把你归结于那种嘴上**,办事不牢的一群人中,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不结婚就无法进步了?”这是刘伟名疑惑的地方。
田林喜微笑道:“也不是不能进步,关键的是一个有着家庭的人更被组织上看重,古人说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如果家都没有,你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干部,如果你的家都经营不好,你就更加不合格了这种事情是一个考核的标准,你得考虑婚姻的事情了我看啊,你与刘梦依的事情不要再拖了。”
听到了田林喜的话,刘伟名不得不重视与刘梦依的婚姻问题。
在这个感悟上,刘伟名发现刘梦依对自己还是很纯的,她一心就想着嫁给自己,可是,自己呢?刘伟名发现自己在经历了一些这样那样的女人后,更希望的是有着一个像刘梦依那样并不是看重自己权势的女人,刘伟名感觉到围在自己身边的女人中,可能除了卫雨馨以外,就刘梦依更在意自己这个人了。
权势可以吸引到各色的女人,但是,权势却很容易把感情进行排斥这是刘伟名的一种切身的感悟。
卫雨馨和刘梦依对自己的感情都很纯,认真说起来,卫雨馨还要更纯一些。
这两个女孩子的感情才是刘伟名最看重的,对她们都难以割舍。
看到刘伟名的迟疑,田林喜当时也问起了刘伟名的想法。
刘伟名就说道:“师傅,其实呢,我现在很矛盾,也很犹豫。”
说着就把卫雨馨一直以来喜欢自己的事情讲了出来。
田林喜听完以后严肃道:“伟名,有许多时候,一个人是无法兼顾那么多问题的,不错,那个卫雨馨到是对你感情很深,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如果你没有了权力,你就无法实现你的各种理想,刘家能够给到你这些。”
“可是,一直以来,在我的发展中,刘家制造的问题也太多了,不仅没有帮助到我的发展,反而对我的发展产生了阻碍。”
田林喜就笑道:“你不是挺过来了吗?你也别小看了刘家的潜势力,梦依他爸也不是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无能,刘家是红色的家族,如果梦依她爸真的下了决心要动你的话,就算是我都护不住你。”
这话说得刘伟名就有些吃惊了,问题道:“难道刘家还有什么大靠山?”
“这不是大靠山的问题,而是一个那个团体的面子问题说了你现在也不会明白,华夏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些特殊的阶层了,每一个阶层都有着他们的底线触及到了他们的这个底线,你就会受到群起而攻的情况,你以为红色家族这几个字是随便得来的?”
刘伟名这才真正是吃惊了,他多少有些明白了,虽然大家也在斗着,甚至还斗得很凶,但是,当外来的势力真正触及到他们的那底线时,他们就必然会联手对外,这是一个用田老头的话来说的面子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