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大家进入了书房后纷纷坐下,黄欣忙着帮大家泡茶倒水的。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大家都没有丝毫的睡意,坐在这里都在进行着思考。
刘栋宇看向众人道:“情况已经明白了,我们刘家在有些事情上得有一个决断才行。”
看到大家都没吭气,刘栋宇继续说道:“孩子们在的时候,有些话我不太好说,现在当着大家,我看讲一讲我的想法了。”
刘栋流道:“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有什么话就讲嘛。”
刘栋雄也说道:“老2,你该讲的就讲嘛,刘家的情况大家也都明白,自从老爷子去了以后就已走下陂路了,再这样下去,刘家很不妙了,现在大家也看到了,谢家在各地针对着我们刘家的人动手,官员嘛,谁又没有一点两点的问题,他们联合了一些势力,只要抓到了我们人的证据,还真是下死手的整,现在搞得人人自危,如果我们刘家再没有一些手段,我看啊,跟着我们刘家的人可就散了。”
说这话时,刘栋雄的脸上现出一种很强烈的危机感。
刘雨露叹道:“我担心的不仅是谢家一家,你们想过没有,现在我们刘家的情况更加危险了。”
谁都想过了这事,郑家、韦家都有可能一下子变成刘家的对立者,如果真是这样,刘家可就真的完蛋了。
“这可怎么办啊。”黄欣也担心地问道,她一直高高在上的,从来没有想到过刘家也有一天会走到这个田地,心中就产生了一种很强的恐惧。
“如果梦依与孙家的婚姻问题能够实现,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了。”黄欣想了一下,有些遗憾地说道。
哼了一声,刘栋流瞪了黄欣一眼。
看到刘栋流瞪过来的眼神,黄欣赶紧闭了口。
“老2,你继续说。”刘栋流看向刘栋宇道。
刘栋宇看了一眼黄欣道:“大嫂的话还是有一定的道理,不过,与孙家就别想了,现在我们要想的是另外一种情况。”
大家都用心听了起来。
刘栋宇道:“我们刘家需要的不外两个内容,一个是能够支撑得起的人,还有一个就是盟友。”
刘雨露赞同道:“不错,这两个问题就是我们老刘家最缺的东西了,解决了这两个问题,就把我们老刘家的问题全部化解了。”
刘栋雄叹道:“谈何容易啊,现在完全就是一个烂摊子,别说两个问题解决,只解决一个问题都难。”
刘栋流眼睛一亮,就盯住刘栋宇道:“老2既然说出了这事,上定就有办法,你说出来,大家合计一下,无论花多大的代价都要挺过去,老刘家决不能在我们的手是垮掉。”
刘栋宇道:“有些话说出来大家不要不高兴。”
刘雨露急了,说道:“有话就说嘛,你这人真是的。”
大家都急了,对于老刘家的危局已经看得清楚,这是一个刘家利益的大事了。
刘栋宇看向众人,一字一句道:“现在我们刘家需要刘伟名。”
谁也没想到刘栋宇搞了半天竟然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黄欣也忍不住道:“他一个草根,跟他有什么事情啊。”
不要说是黄欣,就是刘家的这些人,从心底里面是看不起刘伟名这样的草根的。
现在刘栋宇竟然说刘家的危局需要刘伟名,这事搞得大家就有些疑惑了,刘伟名一个草根,他能够解决刘家的危局?
叹了一口气,刘栋宇道:“各位,说个泄气的话,刘家现在的危局还真是缺不得刘伟名了。”
大家都开始沉思了起来,刘栋宇的话对大家还是产生了一种震动。
大家也都是精明的人,很快就想到了这其中的关键,全把目光投向了刘栋流。
看到大家望过来的眼神,刘栋流的脸皮一阵跳动。
黄欣还没有想得明白,就看向刘栋宇道:“你快说嘛,怎么会是这样!”看了一眼刘栋流,刘栋宇叹道:“大哥,我早就说过了,让梦依嫁给刘伟名,我们刘家并不吃亏!”
“这次不是把他叫来了吗,谈的就是这事啊!”黄欣说道。
哼了一声,刘栋流对于自己老婆到现在还不明白的事情就有些不高兴了。
刘雨露道:“现在发生了这栏的事情,我担心的是老田那里!”房间里面再次静了下来,这才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
大家在这里谈着事情,窗外已经亮光射了进来,一天又将开始。
刘伟名正在睡着的时候,还是被手机的铃声吵醒。
一看电话,发现竟然是田老头打来的电话。
“师傅,那么早!”刘伟名应答着。
“你小子,昨晚上乱了一晚上了吧?”“是啊,才睡下不久。”“到我这里来一下,我在上次的那个地点,刘家门外已经有车子去接你了。”
刘伟名道:“行,我这就过来。”
反正刘家的事情自己也插不上手,刘伟名感到去到田老头那里反而自由一些。
刘伟名也感到奇怪,田老头怎么也到了京城了。
从房间中出来时,刘伟名就发现刘梦依已经起来,她一晚上也没怎么睡着。
“伟名,怎么起那么早?”看到刘伟名出来,刘梦依就问了一句
看到刘梦依没有睡好的情况,刘伟名关心道:“你怎么不多睡一下?”“家里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我怎么睡得着!”刘梦依显得心事很重。
“有长辈们操心,你就别忝乱了!”刘伟名说道。
“伟名,你这是要去哪里?”
“我师傅打了电话过来,说是他到了京里,要我过去见他,车子都在外面了。”“嗯,这里的事情你也管不了,去吧!”刘梦依看了一眼还亮着灯的书房,对刘伟名说道。
“行,我先过去了,有什么事情打我的电话。”
刘伟名就朝着门外走去。
刘梦依把刘伟名送到了门外,看到刘伟名坐进了车子,这才回到了屋里。
进来就看到黄欣疑惑地站在那里。
“小刘去哪里?”黄欣听到外面的动静,就看到刘梦依在送刘伟名出去,有些疑惑道。
“他说他师傅到京里了,一大早就打了电话让他过去。”刘梦依说道。
刘伟名走了,刘梦依却感到自己困得不行,之所以起来那么早,她是想到了刘伟名第一次住在自己家里,担心他不自在,现在刘伟名走了,她反而很想再去睡一下。
“妈,我再去眯一下。”刘梦依再次进入到了她的房间。
看着女儿进去,黄欣快速来到了书房。
看到大家望过来的眼神,黄欣道:“是小刘走了,说是他师傅打了电话叫他过去。”
这并没有想太多的事情,可是,这话落到大家的耳中,全都是心计一允“田林喜这时候打电话叫他过去”..刂栋雄的脸色就有些难看
刘栋宇叹道:“我们家的事情又怎么可能瞒得过京里的有心人呢,老田这次是不想让刘伟名掺合到我们家的事情中啊!”刘栋流更是得有些不安了,放在椅子扶手上的手都在颤动。
看到大家这样的情况,黄欣不敢多言,就走过去坐在了刘栋流的身边。
刘雨露苦笑一声道:“我们老刘家什么时候沦落到了这个田地!”
刘栋雄同样心中发苦道:“看来情况真是复杂了!”
刘栋宇看向刘栋流道:“大哥!”
喊了一声以后,刘栋宇道:“我们刘家的情况已经非常明显了,如果不把快要散去的关系网重新维系好,下一步面临的必将是对手们在全国各地的打击了!到了那个时候,我们的人还能剩下多少,失去了根基,我们刘家想要再起,那就真的难上加难了!”他的这话说得大家的心情都沉重起来,本来就摇摇欲坠的刘家,现在失去了一些助力之后,真的要出大事了!
刘栋雄道:“这些我们都明白了,还是说些实在的吧!”
“那好,我就说一下为什么刘伟名很重要吧!别看刘伟名是一个草根,他现在与田林喜完全就是父子似的关系,我看田林喜对刘伟名比对他自己的子女都要在乎,这样一来,拉位了刘伟名,就同样拉住了田林喜的力量,有着田林喜的支持,你们要知道,田林喜的背后还有谁?”
大家都明白,田林喜的背后就是华威,那可是华夏强大无匹的力量,刘栋宇的意思很明白,拉住了刘伟名,华威的力量虽然不会直接过来支持,却也会镇住一些人,这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助力,甚至还超过了孙祥军的力量,决不能够小视了!
刘栋宇看了大家一眼,又说道:吊我所知,宁海的呼延傲博很欣赏刘伟名,私交很好,呼延傲博这次将到z纪委任z纪委副书记,虽然排名靠后,但是,z纪委的力量决不可小视,有了刘伟名的存在,这个力量是否能够对刘家产生助力的,这个就很难说了,至少不会站在对立面去!”
刘栋宇是刘家对刘伟名研究最多的人,大家突然发现刘伟名果然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物。
刘栋雄叹道:“真是没有想到啊,这小子对于营造关系网很有一套!”
刘栋流也情不自禁点了”下头,不得不承认,在人际关系的营造上,刘伟名是成功能的,这些力量虽然现在还看不出威力,但是,随着刘伟名的发展,这些力量必将产生强大的威力,是不容小视的一股力量。
刘雨露也感叹道:“这个刘伟名果然很有心,那么几个关系都是很强大,也难怪他能够发展得那么好了,唉!我们刘家的子弟们虽然都有着刘家庞大的资源,结果却尽交一些狐朋狗友的,关键的时候根本就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刘栋宇再次很有深意看了刘栋流两口子一眼,说道:“还有一个事情也非刘伟名不行!那就是小柔的问题了!”
本来这事在刘家人的心中都是一根刺,可是,现在刘栋宇却有意把这事拿了出来。
看着那已经关上的门,刘栋宇道:“刘伟名与郑小柔的事情虽然是猜测,但是,我们大家的心里都清楚!我认为这事肯定是有的。”
大家的脸上表情就有些尴尬了,黄欣甚至哼了一声。
刘栋宇叹道:“现在已经不再是追究这事的时候了!你们想过没有,郑小柔为何在韦正光出国之后还留在刘家,并且一改以前的那种不参与刘家事务的态度,我有意观察了一下,她其它的事情基本上不在意,但是,每次谈到刘伟名的事情时,她就非常的关心,鼻人心啊
“你是说她对刘伟名也有意思?”刘雨露吃惊地问道。
“我请人查了一上郑小柔的通话记录!”刘栋宇就说出了一句让大家都吃惊的事情。
看到大家的吃惊情况,刘栋宇摇了摇头道:“你们可能没有想到吧,郑小柔经常拨打刘伟名的电话,每次都是她主动打过去,还是半夜三更的打过去!”
这事更是让大家震惊了,在这事上竟然还是郑小柔主动。
黄欣疑惑道:“不对啊,我怎么看到他们两人表现得很陌生的样子?”
大家看了一眼黄欣,都在苦笑。
刘栋宇说道:“这些已经不是主要的了,我说出这个事情的目的就是要告诉大家,两人还是有着奸情的存在,这也进一步证明了两人是有过那事的,现在至少是郑小柔有了想法了,假如这个时候把刘伟名推了出去,我相信郑小柔很快就会离开刘家,相继的,郑家对刘家的支持也将失去!韦家与刘家作对看来是必然的了,我们现在绝不能够再让郑家离开,拉住了刘伟名,我们再运作一下,郑小柔也就不会离开我们刘家,到了那个时候,郑家就算是不帮我们刘家,也不会变成敌对者,有了郑家这个亲戚的关系,又能够镇住一些人。”
刘栋宇分析完了这些情况,大家都叹了一声,现在刘伟名对刘家果然已经妾得非常的重要了!
“那就让梦依与他尽快结婚吧!”刘栋流终于叹了一声说道。
刘栋雄也说道:“老二分析得对,没办法以了,只能是同意他们的婚事了!”
再次苦笑一声,刘栋宇道:“我现在反而担心的是刘伟名还会不会与梦依结婚的事情!”
黄欣道:“我们家梦依愿意嫁给他,他难道还不满意?”
刘栋宇苦笑道:“你们难道没有发现田林喜一大早把刘伟名叫去,这事里面有着内情吗?我看啊,田林喜这是有意的,他就是看到
了刘家面临着太多的危机,不希望刘伟名再沾在刘家了!”
大家这时才发现,按刘栋宇的分析,已经形势逆转了!栓住刘伟名竟然成了刘家当前的一个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