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来到上次到过的田林喜住处,就见田林喜正在那里练着五禽戏。 . v o d t w .
练着五禽戏的田林喜显得非常有精神,刘伟名就有些相信田林喜鼻说的练习了他这种五禽戏能够多活几年的说法。
“练一下我看看。”田林喜看到刘伟名到来,对刘伟名就说了一句。
“好!”
刘伟名走过去沉气在丹田,就开始练了起来。
田林喜站在一旁看着刘伟名缓缓练着,微微点了点头,对刘伟名的这套五禽戏还是赞赏的,看得出来,刘伟名很用功能。
一套五禽戏练完,刘伟名笑着问道:“怎么样?”
田老头有意皱眉道:“你这水平太差,得加强练习!”
刘伟名笑道:“我感觉不错了。”
拿起毛巾擦了一把,田林喜道:“知道我一大早把你叫来的原因吗?”
“不知道。”刘伟名答得干脆。
田林喜就笑了起来道:“你小子也开始学得滑头起来了!”
走过去坐在一把荐子上,示意刘伟名也坐下,田老头道:“你知道刘家现在的形势吗?”
“知道!”
这次刘伟名也显得严肃了起来。
脸上没有太大的表情变化,皿老头道:“你说说是什么情况。”
“我只能是谈一下我了解到的一些情况。”
“说嘛,有什么就说什么。”
“师待,我感觉着刘家现在很不妙,梦依她大姑是刘家目前关键的一员,她的死去,直接的就是造成了韦家与刘家走到了对立面,另外,与郑家的关系也会产生变数,还有就是谢家肯定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四面楚歌啊!”
田林喜点头道:“你说得很对,既然是这样的情况,你还蹲在刘家干什么,刘家对你来说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改天我给你重新介绍一个京里的孩子吧。”
田林喜的话一说出来,刘伟名就显得严肃了,认真说道:“师傅,我认为一个人无论怎么样发展,首重的就是诚信,还有就是心中不能为周围的变化而影响,无论刘家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既然我跟梦依已经相约要结合在一起,我就决不会放弃,我对刘家的权势并没有太大的看重,不错,以前我的确也看重过,但是,我的发展过程证明了,就算是不需要刘家,我同样也能够发展起来。在刘家目前众叛亲离的时放,我就更应该站在梦依的身边。”
双眼紧盯住刘伟名,田林喜的心中很满意。
这时的田林喜真的是非常的高兴。
田林喜担心的就是刘伟名的心胸,一个干部的培养,首重的还是心胸,如果一个随化不定的干部培养上去了,这对于华夏来说就是一个灾难,沉稳有着多方面的内容,这心胸就居于第一位。
州才之所以说出那样的话,田林喜多少也带有试探一下刘伟名心胸的意思,他知道刘伟名是一个聪明人,肯定看出了刘家的危局,这个时候谁都会感到刘家的危机,如果是心机深沉的人,可能会把婚事暂时推掉,假如刘伟名这时听到自己又要帮他介绍一个家庭更好,条件更好的女孩子,从而就推掉了刘家的婚事的话,他必然会从此看轻刘伟名,既然从此不再管刘伟名的事情。
现在看到面对着这样的情况,明知道跟刘家站在一起,刘伟名的发展都会受到影响时,他还是坚定站在刘家一方,这已经说明了刘伟名是一个素质不错的人,是在任何时候都经得起考验的人。
田林喜表现得很是严肃道:“你可得想好了,如果你跟梦依结了婚,这个时候各方对刘家的打击又将到采,你必然会成为刘家的政敌们首先打击的对象,很有可能你的仕途就将终止!”
看到田林喜讲得那么的严肃,刘伟名仍然平静道:“师傅,人无信不立,这是我爸从小就告诫我的事情,我也认为这是对的,无论什么样的情况发生,我既然有了决定,就必将一走到底,最多不过失去县长而已。”
“老刘家运气好,很不错,很不错!”田老头哈哈大笑了起来。
看到田老头这个样子,刘伟名哭笑不得,这次又被老头试探了一次。
田老头笑道:“老刘家一直都是推三推四的,在你们的问题上左考察右考察的,现在我到是想看看他们怎么样加快你们结婚的步伐!”
刘伟名多少有些不解,就看向了田老头。
微微一笑,田林喜道:“刘家这几兄弟其它的能耐没有,尊计起利益到是一把好手,在目前的情况下,刘家要支撑住危局,需要的就是一些强大的支持,你师傅我就是他们需要的助力之一,郑家同样也是他们需要的助力之一,现在你那个干亲戚呼延傲博同样也是他们需要的助力之一,你拥有着三大力量在身,老刘家不是再考察你的问题,而是如何把你拉上他们的那破损战车的问题了!”
刘伟名被田老头这样一提示,脸上就是一红,想到了自己与郑门丶柔的事情,田老头的话意中已经透出了他认为自己与郑小柔有内情的事情,这个老头对宁海的事情还真是无孔不入的!
“伟名,既然刘家在这件事情上有着这样那样的阻碍,这次我们也不能让他们轻松了,随随便便就想把你拉去?没那么便宜的事情!”
田老头显得很是生气的样子。
刘伟名微微笑了一下,他当然知道这田老头是一个很有个胸的人。
“你现在就赶回草海去,你的婚事我来为你谈,出嫁嘛,这嫁妆的事情少不了。”
“行,我这就赶回草海。”
田老头道:“为人处事时要放开一些,别死板。”
刘伟名点头道:“我知道了。”
“老首长一直都在关注着春竹乡的发展,你这段时间的表现他也知道了,昨天还在我面前夸你的,你一定要把工作做好,只有出了成绩,你才有前进的资本!”
刘伟名的心中也是振奋,没想到华威一直都在关注着自己。
“师傅,下一步我该怎么样做?”
虽然下了决心要与刘家站在一起,刘伟名对于下一步的发展还是有些担心,毕竟自己同对的将是一些强大的人物。
田林喜笑道:“刚才不是不怕吗?现在怎么又担心了?”
“有一个预案总是好吧,再说了,有问题不找你老找谁啊!”刘伟名也笑了起来。
田林喜笑道:“你小子,把我使得团团转的!”
刘伟名帮田林喜忝了一些热水在茶杯中道:“我也只有在你老面前是才这样说话。”
田林喜道:“有几个人你得注意,首先还是孙祥军,别看他现在哑了,儿子死在了草海县,又与你有着关系,你认为他真的不记恨?错了,剁祥军这个人我还走了解的,儿子的事情他绝对不可能善罢干休的,这次宁海的省委班子在调整中,他活动得就很厉害,这是要把他的人安插进去的意思,目的是什么你应该明白!”
刘伟名也是一惊,假如真是这样,自己在宁海就会再树一强敌。
“第二个要注意的人是谢逸,这个人虽然最近没有全对你了,但是,只要你成了刘家的女婿,他就必将再次针对你进行一些打击,谢家决不舞许刘家强大起来,这是他们老一辈之间的恩怨,到了现在就必将变成你们下一辈的恩怨,一时半会也化解不了!”
两个都是庞然夹物!
听到田林喜解说,刘伟名感到自己在宁海的处境还是有些不妙。
田林喜又笑道:“当然了,你也别太过于担心,首先,你自己本身走过硬的,只要本身过硬,就不怕风吹雨打!”
“师傅,现在可不是看本身的时候!”
刘伟名还是有些担心。
田林喜道:“宁海省我是有两票的,呼延傲博进入z纪委,他离开时,自然还是有安排,这就占据了一票,另外,孟家的力量还是在宁海强大的,他们也不希望宁海就这样出问题,我也会与他们进行一些交换,省里面的事情你不必太担心,他们不可能敢随便就去动你,关键的还是看市县一级了,那两个地方还得靠你自己来搞,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搞定。
听到省里面不会有太麻烦的地方,刘伟名到是多少放心了一些,市县一级,特别是县级,那里完全就是自己的天下,到是根本不怕,现在要考虑的还是市一级的情况了。
“听你这么一说,反正省里交给你了,我就专心对付市里得了!”
刘伟名笑着说道。
田林喜微微一点头道:“还是那么一个道理,你要发展,关键还是政绩,有了政绩的话,谁也不能拿你怎么样。”
“师傅,你放心,这次我的草海县发展规刻就将实施,到了那个时候,草海必将有一个飞跃胸的发展。”
刘伟名对于自己的发展规刻充满了信心。
田林喜就微笑道:“做人就得有信心,有了信心,你就一定能够做出成绩来,在这一点上我从来没有怀疑过!”!。
与田林喜正在聊着的时候,刘伟名接到了宁军打来的电话,两人现在的关系非常亲密,宁军在电话一通就笑道:“伟名,现在在哪里?”
“有点事情到了京城,我正在师傅这里。”
“哈哈,我还以为你在县里,回来时到我这里来一下。”
刘伟名就答应了一声。
看到刘伟名打完了电话,田林喜投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是宁军打来的电话,说是叫我回去时到他那里一下。
田林喜略一沉忍道:“呼延傲博就将离开宁海了,估计是他走前要有一些安排,我看你就别在京城里呆了,我让人给你买机票,今天就赶回宁海吧。”
刘伟名也在猜想着宁军打来电话的真实用意。
宁军这次算是从呼延傲博的身边放出去了,虽然并不是一把手,组织部长也有着很重的权柄,听得出来,他还是高兴的。
刘伟名也有一种感觉,宁军很可能要到黑兰市任职,他要去黑兰市,肯定也得有自己的人马,自己必然就成了他首选的心腹人员,这次应该不仅是宁军,就是那呼延傲博也可能要见自己。
“宁军也要布局一下了,他到了黑兰市不比在呼延傲博的身边,以前有一个人顶着,他不知道情况,现在一切都要由他自己去应对,他心里没底恫!”田林喜哈哈笑着说道。
刘伟名想想这说法还是很有道理的,就点头道:“也许是有这样的想法。”
“去吧,趁这机会离开京城也好。”田林喜笑着说道。
“行,我去跟梦依说一下。”
“记住,刘家说什么你都推到我身上,就说一切请我做主了,芒次我得让刘家多赔点嫁妆才行。”
刘伟名笑了笑,知道田老头对刘家的一些做法有看法了。
这事交给田老头到是一个很不错的办法。
回到刘家,刘伟名发现大家在对待自己的态度上又有了一些进步,那黄欣更是显得热情不少。
“伟名,那么快就回来了?”游梦依迎上前来问道。
“我接到宁军打来的电话,说是要我立即去宁海见他一面,估计呼延书记要离开了,他们有一些安排吧,我师傅已经去帮我订机票了。”刘伟名看向众人说道。
听到刘伟名要走,大家都是一愣。
黄欣就不高兴道:“怎么搞的嘛,才来就要离开!”
到是刘栋宇显得很是理解道:“呼延傲博这次到z纪委工作,应该是有一些事情要交待的。”
刘栋流也显示出了从来没有过的理解,对刘伟名道:“这到是一件大事,不能影响了,宁海省有着一些变化,你回去听听呼延书记的安排也是好事。只是,你与梦依的事情怎么办?我看啊,你们职然都有想法,我们长辈的也不会反对。”
刘梦依就显得很是高兴地看向刘伟名。
刘伟名道:“我师傅也知道了这事,他很高兴,说是这事他来操办,叫我交给他了。”
啊!
刘家的人脸色就是微微一变,这事田老头果然要掺合进来,也不知道他是有什么样的想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