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脸色微微一变之后,刘栋流就笑道:“老田这个人就是闲不住,也好,有他帮你操作,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你放心去吧,家里的事情就别操心了。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刘伟名道:“我来了京里,什么忙都没有帮到!”
刘栋流道:“这事你也帮不上忙,工作为重,现在对你来说正是关键时候,一定要把心放在工作上。”
有了刘栋流的这个态度,大家都对刘伟名说道:“不错,还是尽快赶回去吧。”
刘梦依开着车子把刘伟名送去机场。
在路上,刘梦依对刘伟名道:“你有意要回宁海?”
刘梦依也是一个明白人,开始时没有想到,很快就想到了关键的地方。
听到刘梦依这样说话,刘伟名就知道刘梦依也有了一些想法,想到她一直以来对自己的那和爱意,也不想瞒她,就说道:“也不算是有意,你们家在利益的尊计上太多了一些,如果你愿意,到草海县来我们过一点平淡些的生活吧!”
刘梦依听到了这话,心中的不安才尊是化去,知道刘伟名并不是不愿意娶自己,而是对刘家产生了看法。
她也知道刘家的情况,就叹了一口气道:“伟名,我爸也不容易,那么多人跟着刘家,如果刘家撑不住了,大家怎么办啊!”
“权利与义务是相伴的,跟随刘家的人如果在这个时候都不坚定了,那么,刘家要他们干什么呢?”刘伟名对于刘梦依的这句话还是有了看法。刘梦依叹了一口气道:“伟名,我也没有办法!”
知道她是一个孝女,对刘家很在毒,刘伟名也不太好说什么。
过了六阵,刘伟名才说道:“放心好了,我师傅会把事情处理好的,你就准备着嫁给我好了!”
刘梦依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说道:“伟名,反正你必须要娶我!”
看到刘梦依那和小女儿态的样子,刘伟名心中就更多了一些柔情,说道:“你敢不嫁我,我就打上刘家的门去!”
这句话以前刘伟名绝对不会有勇气说出来,现在却很自然就说了出来。
刘梦依就笑了起来。
气氛也变得非常刷琵。
走入到机场时,刘梦依鼓起了勇气,趁着两人在一个背静地方的机会,就紧紧抱住了刘伟名。
刘伟名也与刘梦依相拥着激吻起来。
这是刘梦依第一次与刘伟名这样的亲吻,整个人全身都被刘伟名吻得发软。
看着刘梦依那私情动的样子,刘伟名也下了决心,无论如何也要把刘梦依娶到家中。
毕竟这里是机场,刘梦依在激吻之后,带有着一些羞意看向刘伟名道:“这是我的第一次!”
刘伟名就笑了起来。
刘梦依更加的等羞起来。
就在这时,两人就发现对面走来了三个人。
“孙林!”刘梦依看到走来的这个人,小声对刘伟名说道。
说话间,只见那个孙林已经走到了两人的面前。
目光在刘梦依的身上看看,又转到了刘伟名的身上。
与孙林一道走来的还有着两个中年人。
“姓刘的,看来你活得还很滋润的嘛!”孙林的眼神非常阴冷。
刘伟名知道自己与孙家的人绝对不可能有和平的可能,也知道孙林现在心中对自己充满了恨意。
“我好不好,这事应该轮不到你去管!”刘伟名平静地说道。
这时,就见跟随着孙林从那边走来的两个人都看向了刘伟名,两人看向刘伟名的眼神中都透着一种玩味的意味。
“很好,很好,我介绍两个人给你认识一下吧。”孙林阴冷一笑,对刘伟名就说了一句。
“孙林,你要干什么?”刘梦依不高兴了,大声喊道。
“别拿你的刘家大小姐的态度对我,我很怕的,呵呵,放心吧,你们家也长不了多久了!”孙林对着刘梦依就大声说道。
看到孙林在垒对刘梦依,刘伟名就不高兴了,对付自己没问题,对付起自己的女人,刘伟名是绝对不会答应的,双眼中透着一股锐气,刘伟名沉声道:“孙林,你算个什么东西,有和的就摆开阵势,我刘伟名接着!”
哈哈一笑,孙林看向刘伟名道:“我还没有介绍这两位的,听到了我的介绍,估计你就没有那么大的气势了吧!”
说着,就指着其中一人道:“这位林伯伯,他叫林伯诚,下一步将会出任你们宁海省的宣传部长,哈哈。”
这话一说,那个林伯诚的脸色就有些不好看,孙林在一个下面的干部面前这样介绍,他感到完全就没有必要,虽然自己是属于孙系的人,这小子也太不把自己当盘菜了!
当然了,以他的圆滑,并没有表现出不快的意思,还微笑着伸手握向刘伟名道:“刘伟名同志,我叫林伯诚。”
刘伟名微笑着与对方握手,现在中央还没有正式的文件下发,他也装做不知道情况。
孙林又一指另一个中年人道:“刘伟名,这个叫欧阳长阳,你们认识一下,下一步他可能会到你们黑兰市任职的,呵呵!”
刘伟名也笑了起来,只能说明这个孙林果然是草包了,那么快就把孙家的人介绍给了自己。
欧阳长阳双眼直视刘伟名,他就没有林伯诚沉稳了,握住刘伟名的手时,欧阳长阳皮笑肉不笑道:“早就听说过刘县长了,果然年轻有为,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胆子很大,在这样的场合也会抱着女人亲热!”
刘伟名微笑道:“如果你不喜欢看到,那就当没有看到好了!”
说到这里,对刘梦依道:“飞机快起飞了,我们就不要与不相干的人废话了,走吧。”
刘梦依一搂刘伟名的手臂,两就快步向着里面走去。
孙林的双睛中透着杀气,直盯住刘伟名的背影,对两人道:“我爸最恨这种人了!”
林伯诚到是没有太多的表情流露,那个欧阳长阳却微微点头道:“林少说得是!”(未完待续
同样在那上次见面的高尔夫球场,刘伟名见到了呼延傲傅和宁军
赶到了宁海,刘伟名联系宁军时,宁军很高兴,说是呼延书记在这里,并且专门派了一辆车子过去,把刘伟名直接接到了这里。
呼延傲博看来是真的喜欢这种运动。
看到刘伟名到来,呼延傲博显得很是高兴,微笑着看向刘伟名道:“从京里赶来?”
他是知道刘伟名到了京里的,也知道刘伟名肯定到京里有大事,宁军打了电话,当天刘伟名就赶到了宁海,这已经足以说明了刘伟名对于自己的重视。
‘呼延书记,我到刘家谈婚事。”刘伟名也没有隐瞒。
脸上露出笑容,呼延傲博道:“不错,一个拈`的干部,拥有家庭是必须的。”
这种言论刘伟名以前还真是不知道,自从到了官场以后,才发现这也成了一个潜规则。
陪着呼延书记向前走着,刘伟名也拾着一杆球杆。
今天呼延傲博明显并没有想打球,是想与两人聊一下的意思了。
临走前的呼延傲博显得有些放松,再也没有了原来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有些与田老头相近了。
“宁军,你长期担任我的秘书,这次把你放下去,我的心中却很是担心啊!”
当着刘伟名这样与宁军说话,呼延傲博就是没有把刘伟名当外人的意思。
刘伟名也明白,呼延傲博已经把自己当成了亲信的人了。
宁军知道自己的事情,他其实也心中七上八下的,既有对下一步外放的兴奋,又很是担心下一步会面临的复杂环境。
在宁军的脸上看了一下,呼延傲博微笑道:“无论如何,你都得去面对现实,这次也是对你能力的一个考验吧、,如果有什么处理不了的,也可以跟伟名商量嘛。”这种话就更加集切了。
宁军到是没有太特别的感觉,呼延傲博在自己的面前一直都是这样的一种态度。
刘伟名的头上就有些冒汗,呼延傲博也太看得起自己了,竟然叫宁军与自己商量,忙说道:‘呼延书记,宁哥的能力是很强的。
摆了一下手,呼延傲博很是严隶地看向宁军道:“能力有多种,我知道宁能力强,但是,他那种能力是机关里面的能力,下一步将要到的地一个地方,要面对许多事情,宁军,你也别不服气,伟名虽然只是一个县长,他的从政经验却很丰富,有些地方你并不比伟名高明多少。“宁军到是没有其它的想法,呼延傲博所说的这些事情他也知道,他是看到刘伟名的几次争斗的,把一个个的对手都收拾了,如果是自己去搞,搞不好真要出大的问题。
“伟名,你就别谦虚了,说实话,书记说的是对的,我长期在机关工作,下面的一些门路并不熟悉。”他到是还没有进入角色,仍然以一个秘书的口气说话。
“一家人就别扌阝么见外了!”呼延傲博就说了一句。
这句话说得大家都没有再多言,这话对于刘伟名就更是不同,呼延傲博用这样的一句话进一步确定了一家人的关系。
“我这次到了京城,对于你们就有些鞭长莫及了,许多事情还得你们自己来操作,这次中央会让张远祥同志来接我的工作,有什么事情,你们可以找张远祥同志。”
刘伟名并不知道张远祥是谁,只能是听着。
看到刘伟名不明白的情况,呼延傲博微微一笑道:‘祥同志一直都是在省纪委工作,能力也很强,是我的老部下了。”
刘伟名就会心一笑,田老头的分析果然有道理,呼延傲博走了以后,还是把他的人放在了纪委书记的位子上,有了这个张远祥的存在,呼延傲博就仍然对对宁海省产生影响。
“伟名,你们的那个草海县的发展规划我看了,很有气魄,很好,如果真能够按你们的设想搞出来,草海县会有一个跳跃牲的发展!
“现在矢家都很有信心!”
刘伟名自信地说道。
呼延傲博严隶道:“人就得有这样的精神,无论什么样的时候都能够有着充足的信心,要顶得住任何的压力,虽然我离开了宁海,但是,如果碰到了什么问题,你们还是可以来找我嘛!”
又是一个承诺!
今天的呼延傲博并没有
摆出纪委书记的架子,而是表现出了一种亲和力。
大家坐下后,呼延傲博突然对刘伟名的婚事情况感兴趣起来,微笑道:“伟名,你跟我们说说你与那个小刘的情况。”
宁军就笑道:“听说他们两人的感悟不错,这次应该能够谈成了
刘伟名心中一动,知道肯定是呼延傲博想进一步的了解刘家的一些情况,这对于他下一步的判断就有帮助,想到呼延傲博一直以来对自己的关心,就说道:“情况是这样的。”
这次刘伟名有意就把整个刘家的情况讲了一遍。
呼延傲博听得认真,听完了以后,看向刘伟名道:“伟名啊,既然你有了选择,就要一直朝前走,你说得很好,做人就得有诚信,做人还得讲底线,很好!”
宁军还是第一次听到刘伟名那么详细把刘家的情况讲出来,脸色就有些变化,担心道:“伟名,形势不乐观啊!如果真是你这样讲的,现在刘家的情况并不妙啊,四面危机的,你一脚踏了进去,谁也不知道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结果,不说别的,这宁海省的各种打压就将到来,你下一步的发展很难!”
刘伟名早已想开了,到是没丰什么顾虑,微笑道:“我永远认为,华夏是党的天下,只要我们把事做好了,就一定能够杀出一条血路
‘好!”呼延傲博赞道:“做人就得这样,越是艰难的环境就越是能够把一个人磨砺出来,伟名,这是一个困难的时刻,同时也是一个促你成长的机会,如果你真的能够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起来,你就有了面对一切的信心和勇气,我希望你能够保持本色,勇于进取!”
刘伟名感受到了呼延傲博的支持,用力把头一点道:“请呼延书记放心,我会勇往直前的!”宁军也严隶道:“伟名,很好,我支持你!”呼延傲博看向刘伟名突然问道:“这次到京里去见过华老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