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书记姜正权先讲了几句话以后,他主要讲的就是要团结在县委周围,万众一心,把全县的经济工作搞上去,随后就是刘伟名就讲话了。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虽然刘伟名是那么的年轻,谁也没有想过把他看成是一个年轻人,刘伟名走过了大家大半辈子都无法走到的高度。
虽然省市的调整已经展开,刘伟名却并没有去管那些事情,草海县的时机会好,现在对于他来说,就是要抓住机遇,加快发展。
每一个人的手上都发了一份草海县乡发展的规划,大家都早已看过了,草海县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把一个县的全面发展方案进行规划,这份规划做得很细,哪一个时段发展到什么程度,大家应该做什么样的工作都一目了然,大家当了那么多年的领导,第一次发现工作的开展需要有这样严谨的规划,看到里面规划着的内容,大家都有些兴奋,如果真是这样发展,草海可就要大变样了。
环视了一下坐下下面的领导们,刘伟名把话筒移近了一些。大声道:“同志们,今天召开的这个会议是草海县班子研究后的一个重要内容,从现在开始,草海县发展的号角吹响了,我们全体干部都要团结在一起,为草海县的发展献计献策,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力,一定要用最快的时间把我们的全县经济发展起来,贫困县的确能够获得国家的扶贫资金。但是,那不是我们想要的,我们要证明我们有能力,也有信心把工作做好!”
“草海县发展的方案中一个最重要的内容就是新农村的建设,同志们,每次看到我们的农村那贫穷落后的情况,我就感到脸红,我不知道大家是一个什么样的想法。从现在开始,我们要做的工作就是全力把农村的工作做好,要让农村有一个大的改变,在这件事情上,春竹乡已经走在了前面,各村都已进行了多种的尝试,效果很好。这个我就不多说了。县委为了加快全县的发展,对全县的班子成员都进行了分片负责,县委领导都会亲自划片指导发展,这项工作有一个硬胸的达标条件,假如年底考核中没有发展,或是发展不力,该摘帽的就地摘帽!”
刘伟名的话说得大声,这后面的一句话把本来无所谓的官员们震得全都重视了起来,摘帽无小事。从刘伟名的口中说出来,那可就是一件大事了。
刘伟名看到大家的表情,心中暗想,要的就是这样的一个效果!
“同志们,草海的发展方案提出了以新农村建为核心的发展方向,在这项工作上一要探索高效率的工作推进机制。要进一步明确职责分工,整合各部门资源建设新农村。真正建立起各尽其职、各记其功、密切配合、高效运作的工作推进机制。二要探索多元投入机制。建设新农村投入是关键,必须坚持多管齐下、多元投入,解决投入难问题。同志们,在这项工作上县里只能是给予政策的支持,具体怎么样做。那就是你们想办法了,如果感觉到压力大。能力不足以胜任,县里可以同意其退下来,另行安排工作,如果留在原来的位子上,那就一定要做出个样子来!”
又是一个更加大的压力了!
会场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大家心中暗想,这事说得简单,有本事你刘伟名来搞好了!
刘伟名仿佛也知道了大家的想法,微微一笑道:“我知道大家在骂娘,认为我刘伟名在逼大家,也肯定有人认为我刘伟名光说不练,有这想法就对了,我也告诉大家,我刘伟名在这件事情上决不落于人后,草海县城现在仍然破旧落后,在方案中有一个主要的内容就是把县城发展起来。这项工作我来亲自负责,做得不好,我也自请处份。”
刘伟名的话说得很是平静,可是,听到了他这样一说,大家反而不敢吭声了,草海县城的情况是什么样子大家都知道,根本就没有什么亮点,要发展起来谈何容易,其发展难度是大家的无数倍,刘伟名把这项最困难的工作揽到了他自己的身上,谁也没有话可说了。
看到会场中静了下来,刘伟名又说道:“同志们,目光不要只盯在你的一亩三分地上,要多花些心思来把事情做好,除了你们运作以外,县里分管的领导也是有责任的,做得不好,县委会根据其的工作情况向市委进行报告,请求市委对他们也进行处理!”
大家倒抽一口凉气,这一招把县委的领导们都带进去了,如果真是这样,那些县委的领导们同样坐不住了。
向着坐在上面的县委领导们看去里,大家并没有看出领导们有着急的表情,心中都有些疑huo。
看到大家的表情,刘伟名心中一乐,县委领导们的想法又怎么是下面的人能够猜到的,自己在县委会议上是承诺过的,草海的发展是集体的功劳,谁做出了什么都记录在案,在上报的汇报材料中,都会点明谁主持发展了什么样的项目,谁在这次的发展中功劳最大,到时要排一个名次,有了这个承诺以后,大家的心就活络了。
刘伟名更是知道一点,到来的人们都是有着不少资源的,分管的那些内容也是进行了精心的研究,合理分配,相信只要他们能够发挥主观能动胸,把他们手中的活计做好是没有问题的。
姜正权是书记,又是谢逸的秘书出身,他的资源肯定不少,李永卫是空降来的人,可见其背后有着大量的关系,把他的资源弄一点到草海来,就足以把他的那一块工作做好,廖歆琰、郭文龙、管玉贵都有资源,他们那里同样不必操心,温芳负责的是园区,现在园区的发展同样不是一个问题,反而是陈锁源这里自己要帮他一下了,不过,帮他自己并不费力,至于韩敏、曹延平这两个楚宣的人,刘伟名也想过,楚宣现在是一个市委书记,要帮一下他们也并不难,草海发展起来了,对于楚宣这个市委书记是有利的,他不可能不支持草海的发展。
付出多少,收获就有多少,这是成正比的,大家之所到来到草海县,目的不外就是想获得一个政绩,有这样的条件,只需要把拥有的资源提供到草海县来,对他们并不是一件无法接受的事情。
会议开得很成功能,刘伟名在会上把整个的草海发展规划进行了讲述,特别是新农村建设的内容更是谈得很细,围绕的主题就是要让农民有衣穿、有房住、有饭吃,手中还要有一点钱。
谈到这里,刘伟名很有感情道:“同志们,许多人都看到过我们县里村民们的情况,我们公务员拿着工资,吃着公家的饭,到是没有什么后顾之忧,可是,我们的农民兄弟们仍然还是那种无衣、无饭的情况,子女想读书都无法保证,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反正我是睡不着觉!”
一拍桌子,刘伟名大声道:“在我们这一届政府里面,如果无法改变这样落后的情况,我们就不合格,就不称职,就该摘了这顶帽子,从现在开始,县里将专门建立工作督察组,随时随地对各乡镇的工作进行抽察,在这项工作上谁的情面也不讲,工作不力,就是不称职,那就换那些有能力、愿意为农民做事的人来承担这项带领群众致富的工作!”
什么是霸气外lu?
大家现在就看到了刘伟名的霸气。
看看刘伟名这强硬的样子,再看看坐在那里面无表情的姜正权,大家进一步明白了刘伟名在这草海县已经是强大的存在,姜正权的话可以不听,刘伟名的话就不得不听了,在刘伟名的面前真得小心一些才是。
更多的人心中就在盘算着如何筹措资金进行发展,如何在各村发展项目的问题,这次刘伟名是到真格的了!
当然了,也有一些人认为刘伟名跟以前的那些领导一样,不过就是说说而已,并没有太重视。
看到下面的人表情不同的情况,刘伟名的眼睛再次散发出了光芒,沉声道:“同志们,在草海县脱贫的这项工作中,我很想找几个典型出来,谁想当这个典型,那就试目以待吧!”
这是刘伟名磨刀的声音啊!
大部分的人心中都是一凛,刘伟名所讲的典型,当然是有好的典型,也有不好的典型,刘伟名是要拿一些不好的典型来开刀的意思!
这事决不能马虎了,万一被他弄成了第一刀杀下去的典型,找哭的地方都找不到了!
看着坐在上面大谈发展的刘伟名,大家顿感压力下来了,会场的气氛也凝重了起来。
刘伟名的杀气很足啊!
坐在车子里面,刘伟名已经在这县城里面绕了几圈了,车子停在了一处河边的空地上,刘伟名下了车子向着四处看着。
秘书和驾驶员都没敢打扰刘伟名,知道他正在思考着大事。
会议开过了,自己也放出了大话,必须要让县城尽快有一个改观,说得到是简单,可是,真正在实施起来,其实难度并不小。
在县城里面已经看了几圈了,虽然这个县城依山傍水的,城里又有着不少的小河道,但是,整个的县城看上去还是明显破旧,最重要的还是县财政上并没有多少钱,要想在这样的地方进行发展,其难度并不是一般的大,也难怪大家听到自己承诺改变县场面的面貌,就没再讲话了,谁都明白这事的难度。
自己是一个县长,如果光要别人来干,自己却不去做事,谁还服自己呢?
必须要真正做一些实事才行。
重新坐进了车内时,庞费宇道:“县长,我们草海县的风景其实是非常优美的,如果发展好了,这里本身就是一个旅游休闲的好地方。”
刘伟名微微点头,他当然也在想着这事,不过,具体要怎么去搞,一时间到是没有头绪。
“到春竹乡园区。”
刘伟名说了一句。
车子向着春竹乡驶去,刘伟名这时想到了刘梦依都很推崇的常维真,这个女人不简单。也许她能够给自己一些提示也难说。
车子开进了园区时,接到电话的方怡梅早早就等在了那里。
现在温芳提为副县长以后,负责的事情多了,方怡梅其实已经成了园区的实际主持者,权势也很大。
看到刘伟名到来,方怡梅的眼睛里面透着一种惊喜,很快又隐去,两人已经又有好长时间没有单独在一起了。
大家都忙,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干。反而把那种男女之欲放得淡了一些。
与方怡梅装模作样握了握手,刘伟名微笑道:“园区看上去发展得不错嘛。”
“刘县长,自从修路的施工队展开工作后,大家都看到了我们春竹乡的前景,最近前来洽谈投资的商家又曾多了不少。”
“还是原来定的方针,一定要选好企业。”
方怡梅道:“我陪刘县长去四处看看?”
刘伟名道:“县里的发展就要展开,县城的建设也是一个关键,我想找常维真聊聊。”
方怡梅立即明白了刘伟名的想法。点头道:“常总到是一个在各方面能力都很强的人,问问她还是有很大的好处。”
毕竟两人是那样的关系,谈起话来也少了一些顾虑,说得直接了一些。
在方怡梅的陪同下,刘伟名就来到了常维真的办公室。
现在的常维真办公室已经搬进了一幢建好的楼房,看着装修得非常不错的这办公室,刘伟名笑道:“建设的速度非常快嘛!”
常维真看到是刘伟名到来。微笑道:“欢迎刘县长光临指导工作。”
方怡梅道:“常总。我们刘县长就交给你了!”
常维真笑道:“方主任去忙吧,放心,你们的刘县长在我这里安全得很。”
“常总,说实话吧,我这次到你这里来就是求教来了的。”
“刘县长请说,只要我知道的一定会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