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就把草海县城需要大发展的事情讲了一遍,讲完以后,刘伟名道:“草海的发展,最重要的还是资金。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现在草海的财政极度困难,资金上难度相当大,如何才能在这样的情况下把整个的草海县城建设好,这可是一个难题。”
听完刘伟名的讲述,常维真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对刘伟名道:“刘县长,我感觉你其实还是没有跳出固有思维的圈子。其实,许多事情只要跳出那个固定的模式,眼前就会一亮。”
刘伟名听到常维真仿佛有办法,就笑道:“你还真有办法?”
“我的办法不一定对,但是。到是可以你们有一些启发吧。”
指着这办公室外面,常维真微笑道:“刘县长。你对这春竹乡有没有信心?”
刘伟名就笑了起来,说道:“对春竹乡最有信心的应该就是我吧,这里的一草一木我都是有着深厚感情的!”
想到自己来到春竹乡以后,春竹乡从无到有的发展,刘伟名的心中很是感慨。
常维真也知道刘伟名的心情,就说道:“既然你对春竹乡那么有信心,为什么不把目光从县城转到这里来呢?”
刘伟名微笑道:“这事在县里的规划中已经说明了的,春竹乡会成为县城的副城存在,县城将会向春竹乡方向拓展,真正发展起来以后,春竹乡可能会比现在的县城还要大。”
常维真道:“按照这样的发展速度,下一步春竹乡必将成为通往三省的中心,这个地位现在已经没有疑问了,并且,从地理位置来看,春竹乡与另外两省的距离都不远,到那个时候,只要略为运作,这里必将成为一个非常繁荣的地方。”
刘伟名就点头起来,说道:“这是必然的!”
看到刘伟名那么有自信的表情,常维真也在心中暗赞,这个刘县长真的是厉害,那么短的时间就运作出了那么大的一个局面,具的是非常厉害了!
心中在想,嘴上却说道:“刘县长想过没有,如果春竹乡那样的发展,这里的人流量会不会增加,土地会不会大幅升值呢?”
刘伟名顿时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自己怎么就没有向这方面想呢!
看到刘伟名仿佛有些明白了,常维真道:“现在春竹乡的土地还便宜,并没有多少商家想到这事,相信要不了太长的时间,房地产商们就会涌入这里,这里将会是一个开发的宝地!”
刘伟名赞同道:“你说得不错,下一步这里应该会很繁荣!”
说到这里,刘伟名眼睛一亮,看向常维真道:“你的意思是用这里的土地收益与县城的发展来互动?”
常维真就点了点头,说道:“土地的收益中,有一部份上交国库外,地方上还能留下很大的一笔,何不与开发商们进行一种交换,春竹乡的土地由开发商获得,用这里的钱去投入到县城的发展当中?”
刘伟名微微皱眉道:“现在春竹乡的土地到是不怎么值钱,可是,以后升值起来,老百姓又得骂娘了,说我们贱卖了土地了!”
“如果开发商同意用草海县城的土地价来获得这里的开发权呢?”常维真问道。
刘伟名眼睛就是一亮道:“这个只要程序合法,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说到这里,刘伟名就笑道:“不会有这样的开发商吧!”
常维真就微笑着看向刘伟名道:“刘县长,其实呢,你不来找我,我都想去找你了,我对春竹乡的发展非常看好,我们已经商议过了,打算大家再筹集一笔资金投入春竹乡的房地产,我们算过了,就算是以现在县城的土地价,我们获得了土地后,下一步只需要进行一些宣传,相信春竹乡房地产会有一个大升值的过程,我们并不亏!”
刘伟名微微皱眉道:“房地产最重要的还是资金链,你们投入那么多,会不会出现一个资金鍕断裂的问题?”
看到刘伟名虽然缺钱,并没有先考虑钱的问题,而是考虑投资商的利益,常维真有眼睛里面就更多了一些赞赏之意,她感到刘伟名这个人还是一个厚道的人。
“你放心好了,这事由我们来运作,参与的人都是各家的人,大家别的没有,就是有那么几个闲钱,就算是有什么事情发生,自然有着上面的人顶着!”
看到刘伟名不解的表情,常维真微笑道:“梦依这次可是全力要帮你的意思了,你不知道,刘家现在划给了她不少的资源,我跟她研究了一下,借这次的机会,把一些你将来可能会用到的资源整合一下,都是一些姐妹、衙内的,有他们掺合进来,谁也不敢拿这事来说事!并且,有了他们的掺合,对于各方面的发展就会带来许多的方便!”
刘伟名这才明白过来,搞了半天刘梦依已经与常维直进行了一些运作了。
如果真是这样,自己到是可以放心许多,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在常委会上形成一个会议纪要,这可是集体研究的结果。
常维真又说道:“刘县长,草海县城注定会是一个精品旅游度假型的文化城市,在这方面,挖掘县城的文化就成了一件大事,这个也应该跟上才是。”
刘伟名笑道:“我最头疼的就是资金的问题,现在这个问题解决了,其它的事情就好办了,除了这里弄到一些钱以外,我们还会进行一些置换,比如谁如果修建了城内的道路,那道路两旁的广告位宣传等可以换取一定年限的使用权等等。”
常维真赞同道:“各种有利双方的尝试都可以进行,不过,无论做出了什么样的事情,有一点很重要,就是公开、透明、公平,要放在阳光下,只有这样,才不致于出问题!”
刘伟名本身就对钱财的事情没太大的,听到常维真这样一提醒,微笑道:“这事你不说,我们都会重视,现在已经在着手这方面的工作了。”
在春竹乡跟常维真聊的时间有些长,刘伟名又到乡里面去看了一下,就到了#晚饭的时间,在乡里吃了饭后,刘伟名就回到了自己在中学的住处。
吃饭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刘伟名的习惯,根本不敢在酒桌上拼酒,最多一瓶酒,大家点到而止,所以,跟刘伟名一起吃饭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大家也没必要搞得ˉ个个的大醉而归,#吃得也快,两碗饭一完,刘伟名就主动离席。
走在这乡里的路上,明显已经看出了这乡上的大变样,进入到学校,更是看到一派热闹的场面,孩子们在那学校的操场上玩得很是高兴。
“刘老师!”正在打着蓝球的杨玉仙把手中的蓝球就朝着刘伟名扔来。
刘伟名在学校也是一个喜欢打蓝球的人,接过蓝球,一个三步蓝就把球扣进了球框里面。
学生们看到刘伟名竟然在蓝球上也是那么厉害,全都兴奋起来,非要刘伟名跟他们一起打一场。
把衣服一脱时,崔月兰已经过来把刘伟名的衣服接过。
崔月兰和杨玉仙都在打蓝球,跑得急了一些,到了刘伟名面前时,丰满的x膛急促起伏着。
好长时间没有打球了,刘伟名仿佛又回到了学生时代,与这些学生们就在这球场上打了起来。
大量的学生都来看着刘伟名他们打球。
整个球场的两边一派热闹。大家都在为刘伟名加油。
奔跑在这球场上面,刘伟名的全身都是大汗,那种爽快的感觉再次涌现。
打完球,刘伟名向学生们挥挥手,就朝着自己住的那间宿舍走去
虽然到了县里任县长,他的这间宿舍并没有人来收回,同样留在了这里。
学校下一步可能会撤了这房子重建,刘伟名来到春竹乡时还是喜欢住在这里。
走到宿舍时,杨玉仙早已帮刘伟名把洗脸水打来。手中更是拿着一块毛巾。
崔月兰也拿着刘伟名的衣服走了过来。
“刘老师,没想到你蓝球也打得那么好!”杨玉仙崇敬的眼神看着刘伟名,在她们的心目中,这个刘老师真的是一个无所不能的人了
把刘伟名的衣服放进去时,崔月兰就看到刘伟名把他的那件衣脱了,整个人就光着上身在那里擦着身上。
刘伟名这样做也是一个习惯,以前打完了蓝球就会打一盆水在那里抹身上,到是没有去想有两个女孩子在那里看着。
长期坚持练着五禽戏。刘伟名的肌肉很是健壮,脱了上衣以后,那身上就显得线条分明的。
“刘老师,我帮你抹后背。”崔月兰一把抢过刘伟名的毛巾,就帮着刘伟名抹了起来。
杨玉仙的眼睛里面透着一种后悔,心中就在想,自己怎么没有想到帮着刘老师抹身上呢?
看着刘伟名那身上的肌肉。杨玉仙竟然有一种心跳加速的感觉。
崔月兰在母亲的教育下明白了许多的事情。心里面早就把刘老师看成是自己的男人,看到刘伟名那精赤着的后背,在抹着的时候,那只手就有意无意中在刘伟名的后背上抚动了几下。
手与刘伟名的后背一接触,崔月兰不知怎么的,立即就有了一种心跳的感觉,全身上下竟然有了一种偷的感。
很健壮!也很有力量!
刘伟名开始时没想那么多,心中在想,不就是抹个背吗。
可是。抬眼看向杨玉仙时,就发现杨玉仙的表情有了变化,那双眼睛就看向了崔月兰的手。
再感受到崔月兰的小动作时,刘伟名还真是吓了一跳,一皱眉头,心中就在想,这个普丽仙把孩子都教成什么了!
转身去抢毛巾时。崔月兰下意识一缩手,刘伟名的手竟然就抓住了崔月兰的手。
崔月兰本来心中就在有着想法,被刘伟名一下子抓住了手时,脸上顿时就是一红。
哼了一声,杨玉仙大声对刘伟名道:“快洗。水冷ˉ了!”
刘伟名这时已经拿过了毛巾,有意转移视线道:“你们两个的学习现在谁好一些?”
一听这话。杨玉仙就高兴了,看了一眼崔月兰道:“自然是我的学习好了!”
崔月兰哼了一声道:“也就好那么一点点,我都快赶上了!”
‘好一点也是好!”
眼看两个女孩子又要争起来,刘伟名忙说道:“马上就中考了,你们两个都要加油,一定要考到县一中
去!”
杨玉仙道:“没问题,我们老师说了的,以我现在的成绩,县里面也是排前面的!”
刘伟名脸色就是一沉,严隶道:“无论什么样的时候都不能骄傲,许多人就是因这骄傲毁了一生的!”
崔月兰柔声道:“刘老师,我可是一直都听你的话的,你放心,我一定考上县一中,到时候又能跟你在一起了!”
杨玉仙听到刘伟名批评,只好认真道:“刘老师,我听你的,一定再努力!”说话时多少有些委屈的样子。
“这就对了,你们的路还长,一定要把握好自己,别一天尽东想西想的,以后你们成材了,刘老师也高兴,刘老师还想看到你们有一天成为国家有用的人材!”
“我毕业以后也去考公务员,到时就能够帮到你了!”杨玉仙大声说道。
‘好啊,我就等着那么一天了!”刘伟名高兴地说道。
“刘老师,你回来了?”正说着话,就见普丽仙一身很漂亮的裙装从校外走了进来。
可能是生活条件好了的原因,这个普丽仙现在的那种美艳完全显露了出来,这女人也会打扮,走在那里就是一道非常出色的风景。
“哦,普丽仙啊,我正在跟两个孩子聊天呢。”
“月兰,拿凳子给你妈妈坐。”刘伟名说了一句。
普丽仙的目光就向刘伟名那精赤着的上身扫去,眼睛中透着一种莫名的意味。
“刘老师,跟孩子们谈什么呢?”
崔月兰这时已抬了一把竹椅出来,笑道:“刘老师叫我们好好的学习,争取到县一中去读书,正在谈着这件事情。”
刘伟名这时也发现了普丽仙看向自己上身的目光,急忙进屋去拿了衣服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