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欧阳长阳在刘伟名的面前受挫了,憋着一口气回到了市委宾馆。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他的压力其实也很大,孙林催得紧,非要叫他用最快的速度收拾一下刘伟名,初到黑兰,本想用市委常委的权势压刘伟名一下,可是,他突然发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刘伟名在草海县委班里面的力量非常之大。
怎么办?
欧阳长阳今天饭吃得少,憋了一口气又无法泄出,坐在宾馆发愣冫
大家都是新到的人,暂时就安排了住在这市委宾馆里面。
“欧阳部长,需要什么服务,你请打个电话告诉我。”一个专门负责欧阳长阳这间房间的女服务员进来微笑着说道。
脸上露出笑容,欧阳长阳看着这个长得很甜的女服务员,心中竟然有了一些意动的想法。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卢红,是州到市垂宾馆来工作的冫”
“呵呵,是小卢啊,坐下,坐下,我们聊聊。”欧阳长阳表现得非常亲切。
卢红是农利人,是通过朋友介绍到这市委宾馆工作的,她知道坐在对面的这个中年人是一个有着很大权势的人,听到对方要自己坐下说话,迟疑了一下道:“我们有规定,不能这样。”
摆了一下手,欧阳长阳道:“谁说不行,听我的,就是你们的经理来了,他也得听我的。”
卢红就坐了下采。
“小卢,哪里人啊?”欧阳长阻关心地问道。
在问的时候,欧阳长阳在卢红的身上不断扫视,他发现这个女孩长得很甜,人也漂亮,更重要的是在自己的面前表现得很纯朴的样,那和小女儿的样很是吸引人。
整体上这是一个吸引人的女孩!
“领导,我是草海人。”卢红说道。
一听又是草海,欧阳长阳就在皱眉头,他现在对草海是没有太多的好感,不过,心中一动,欧阳长阳还是问道:“小卢,我刚到黑兰市,听说你们县有刘伟名很霸道,你跟我说说。”
卢红听到询问刘伟名,就说道:“领导,你可能不知道的,刘县长在草海可有威信了,只要是他说的话,大家伙都相信,现在草海已经变样了,大家的生活正在一天天的好起来,大家都说了,只要刘县长在一天,草海的老百姓就有饭吃。
欧阳长阳更加不高兴了,哼了一声道:“一个地方的发展怎么能说是某一个人的功劳呢,这是集体努力的结果!”
卢红看到欧阳长阳有些不高兴的样了,就坐在那里有些不安起来。
看到卢红的样,欧阳长阳微笑道:“当然了,这事跟你们没有关系,你跟我说说,刘伟名在草海是不是很霸道?”
卢红搞不明白欧阳长阳的状况,只是知道领导的话不能反对,咬着嘴唇,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ォ好。
欧阳长阳看到卢红的这个样,就明白了,看来刘伟名在草海真的是很有一套,拉帮结伙的非常厉害。
在卢红的身上看了一阵,欧阳长阳正想说什么时,就听到手机响起。
拿起一看,竟然是孙林打来的电话。
又在卢红的身上看了看,这ォ向卢红摆了一下手。
卢红急忙从房间中走了出去,出门以后ォ拍了拍胸口,感觉到这个领导仿佛对那个刘县长很不满似的,她同样也发现了欧阳长阳几次注视自己的目光。
卢红以前由于家境不好,早就到了黑兰市里面当过小姐,对于男人看人的事情很有一套,脸上就露出了笑容,她也是一个有着心机的人,之所以想了办法,花了一些精力进入到了市委宾馆,就是听说这里的服务员如果能够把领导勾上,就很有可能转为正式职工,还有几个是混得非常的好。
这次黑兰市新领导到来,卢红采用了一些手段,这ォ分来服务欧阳长阳,她的目的当然就是要勾上欧阳长阳。
在门口想了一阵,卢红对于自己能够勾上欧阳长阳又多了几分信心。
再加把劲,应该就能够勾上了!
欧阳长阳并不知道卢红还有着这样的想法,别看他在刘伟名的面前那么嚣张,其实却是一个怕老婆的人,以前被老婆管得紧,平上看点黄小说或是黄电影之类的,还真是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
欧阳长阳一直以来都是属于那和有心无胆的人物,这次一下脱离了老婆的视线,他的那心思就动了起来。
面前不时闪现的卢红又是那么的甜美,这对于欧阳长阳还真是有着很强的吸引力。
卢红也厉害,在欧阳长阳面前表现出的是那和很纯朴,仿佛并没有经过男人的样,这就更加吸了欧阳长阳了。
欧阳长阳在卢红出去后,调整了一下心情,这ォ把孙林的电话接通了。
“林少,我刚ォ在卫生间。”欧阳长阳进行了说明。
“见到那小没有?”孙林对刘伟名不是一般的痛恨,他感到就是这个刘伟名把自己的一家都毁了。
“见到了,不过,我试探了一次,看上去这小在草海县的力量很强。”欧阳长阳也没有太大的把握。
孙林哼了一声道:“欧阳长阳,我告诉你,能够让你当市委宣传部长,同样也能够把你拿下,你自己惦量吧!”说完这话,孙林把电话挂了。
本来就憋着一口气,现在又搞成这样,欧阳长阳拿起手机就想砸到地上,比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砸下去,心中对孙林是敢怒不敢言的。
一晚上欧阳长阳都无法睡着,心中盘算着收拾刘伟名的事情,他知道,如果自己无法很快收拾了刘伟名,孙家对自己可就要收拾了。
既然刘伟名有着一整套的人马,是否可以把刘伟名的人分化呢?
欧阻长阳突然间感到自己的思路有些开了。
对,把草海的人员调一些离开草海县,如果能够这样,刘伟名的势力就必然会得到极大的削弱!
第二天一早,欧阳长阳就赶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坐在办公室里,欧阳长阳又把自己的想法盘算了一遍,感到自己既然是一个常委,担出自己的一些人事动议,可能还是有一定的效果的。
欧阳长阳也有一个想法,他很想了解一下黑兰市的情况。
果然,州坐平,市委办就通知召开市委常委会议。
大家都是新搭配在一起的班成员,楚宣作为市委书记,当然要开这样的一个会,说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大家都坐在小会议室里,楚宣把持了整个的会议进程,本来就没有太重要的事情,不外就是认识一下,然后根据省委的指示,把大家的分工说一下。
楚宣在把这些事情说完以后,就想着可以散会了。
现在楚宣的心情到是不错,自己终于坐上了书记的宝座,想到下一步只要有了政绩,自己就能够更进一步时,楚宣的干劲很足。
楚宣正打算说散会时,欧阳长阳说道:“楚书记,我想说点事情。”
大家的眼睛就朝着欧阳长阳看了过去。
大家也多少知道了一些情况,知道这个欧阳长阳是属于孙系人员,是直接空降而来,听到他在这样的会上要说事,夹家的心中都是一愣。
楚宣也是脸色一沉,今天这个会本来就是一团和气的会议,班刚搭配好,他希望的是先进行磨合,别搞乱,现在这欧阳长阳突然在说话,他难道会说一般的话?
有几个常委突然就想到了昨天吃饭时欧阳长阳在酒桌上发生的事情。
都是有着一些眼线的人物,昨天发生的那件事情又怎么可能瞒得了大家,大家也都听说了一些情况。
这就要干起来了?
欧阳长阳很是严肃说道:“同志们,我们党一惯的的思想就是要在班中形成民主的气份,我虽然洲来到黑兰市,还是听说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据说有些县里存在着山头主义、一言堂的情况,这事的事情我认为是决不能够允许存在的,其它的地方不了解,我谈一点昨天我参加草海县班吃饭的感觉吧,草海县的县委书记姜正权同志在草海县极没威信可言,反而是刘伟名同志一呼百应的,我认为长此下去,草海就会出现政府压过县委的情况,这对于草海县的发展是不利的,我有一个想法,市委是否应该全面研究市里的干部情况,在全县范围内对一些存在问题的地方进行一些调整?”
果然就要对刘伟名动手了!
宁军一听欧阳长阳这样说话,知道这事决不能够任他乱搞,沉声道:“欧阳部长,干部的事情你的手伸得长了一些!”
宁军的话说完,方顺章严肃道:“干部的任用和调整是随便就能乱搞的?欧阳长阳同志,黑兰市的工作楚书记非常清楚,我建议你最好还走了解了情况再发言!”
楚宣也是不高兴,自从许夫杰要调走的消息出来,许多的干部调整都是由他说了算,欧阳长阳说班有问题,这就是在打他的脸了,看到副书记和组织部长说话了,他当然要站在方顺章他们一方,就说道:“长阳同志,你负责好你那一块的工作就行了,今天的这个会议就到这里吧。”
说完这话,楚宣就宣布散会了。
大家纷纷向外走出,留下的却是欧阳长阳脸色不断变幻的情况,他这ォ发现孙祥军的背景在黑兰市仿佛并不好使。
欧阳长阳有一和极大的受挫感。
自从欧阳长阳在常委会上受挫,他仿佛也明白了黑兰的情况,暂时就没有再有什么样的动作,一切都显得平静了下来.
通过酒桌上的事情,刘伟名在草海的权威更盛,许多的工作都很好处理,只需一下命令车去,下面的人没有人敢不遵守,草海的各项工作到是很快理顺。
刘伟名早已从宁军那里知道了一些情况,想到孙家的行为,他可不敢大意,孙祥军是那么精明的人,特别是那次在机场上见到的那个叫林伯诚的人,刘伟名就感觉那人有些阴,表面上和气得很,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在想,认真说起来,刘伟名对欧阳长阳到是不担心,反而是担心着那林伯诚,那人才是一个厉害的人物。
不过,现在中央还没有正式的文件,宁海省也还是原来的样子,并没有太大的改变,刘伟名也有着更多的时间做自己的事情。
忙了一天,刘伟名回到家里洗了一个澡,坐在沙发上看着宁海的新闻,父母都坐在一旁看着电视。
对于儿子的发展,两个老人现在真的是满意得很,才多长时间啊,自己的儿子已经是这草海县的县长了。
一想到儿子是县长的时候,孙智芳都有一和不真实感,这也太让人难解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儿子那么厉害,这对于两个老人来说就是一个安慰。
刘恒成现在的地位也发生了很大的垒化,以前大家见到他的时候叫声刘师傅就很尊敬了,现在完全不同了,到来的那些县里领导们见到他时,谁不是一声“刘老“想到这个称呼,刘恒成暗笑,自己什么时候与这样的称呼沾上边了!
“伟名,你看,你也老大不小的了,还是一个县长了,你的个人问题是不是该谈一下了?”孙智芳最关心的还是这样的事情。
刘伟名道:“这事不急,我会考虑的。”
“考虑什么啊,现在天天都有人来家里介绍女孩子的,你妈都去看了好几个了。”刘恒成说道。
刘伟名苦笑道:“我又不是找不到老婆,你们操那个心干井么,到时肯定能够带一个回来。”
“你田伯伯家的家英耳是不错,前天陪着她妈又来了一次,我看啊,家英这孩子很喜欢你的!”
听到又是田家英,刘伟名就头疼,摇头道:“你们不了解田家英。
“怎么不了解了,那孩子我看着长大的,知根知底的,多么纯朴的一个孩子!”孙智芳说道。
刘伟名暗笑一声,那田家英都能叫纯朴!
正聊着的时候,刘伟名摆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拿起一看时,却是刘梦依打来的电话。
“梦依,什么事情?”刘伟名问道。
“伟名,是这样的,我妈洲才又跟我谈了,想让我们尽快结婚,你是怎么样的想法?”
刘家想要尽快的冉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