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看到黄欣一改以前那种高高在上的样子与自己的母亲相谈甚欢的样子,刘伟名的脸上就露出了笑容,他完全能够想得到黄欣现在的想法,越是这样就越是明白了刘家现在的处境非常的艰难。 .
“亲家母,你们对于梦依嫁到刘家的事情有什么要求没有?”黄欣问道。
“能有什么要求啊,只要孩子们自己过得好就行了。孙智芳到是无所谓说道。
黄欣就看了一眼田老头,心中多少有些郁闷,人家刘伟名的亲身父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这个田老头从中插一杠子,都什么事情啊!
田林喜道:“两个年轻人能够走到这一步也不容易的,这事好好的操办一下吧,在京里、省里和草海都办一次酒席,有些关系也猖给伟名他们介绍一下,别到时一家人在一起时并不知道情况。”
刘恒成还有些不明白,就-:“别那么麻烦了,随便请点邻居就行了。”
人情事故孙智芳明白一些,感激地对田林喜道:“田老,我们家伟名真是太麻烦你了,一路都是你在帮他,也不知道我们该怎么感谢你才好了!”田林喜就笑道:“我这个人不容易看一个人顺眼,伟名从大学时就不错,对上眼了,我不帮他谁帮他!”
刘恒成道:“是啊,没有你的帮助,我们家伟名记住,永远都不能忘记!”说到这里,看向刘伟名道:“要牢记你师傅的恩情。”
刘伟名忙说道:“爸,你就放心吧,这事我从来没有忘过。”田林喜心中高兴,脸上还是表现出了不高兴的样子,对刘伟名道:“我如果图你把恩情记在心上,我就不帮你了,我只是有一个希望,就是希望你永远都不能够忘记老百姓,心中装着人民的人才能够走得更远!”刘恒成点头道:“田师傅说猖不错,做人就得大气,这大气两字就是要求胸怀天下,说猖直白一些,就是要实实在在的为老百姓做好事、做实事!”
大家你一言我一句的说着话,到是显搦良是热闹。
把婚事完全定下来以后,刘梦依就面带羞意看舟了刘伟名,她知道从现在开始,自己与刘伟名之间的一切障碍就算是没有了,想到所走过的路程,刘梦依有着一种想哭的冲动。
吃了饭,刘伟名把黄欣和田林喜等人安排了住下,这才来到了刘梦依的房间。
一进门,刘梦依就一礻刘伟名,泪水就流了出来,嘴中说道:“伟名,我终于能够与你在一起了!”
感受到了刘梦依的激动,刘伟名也紧抱住刘梦依道:“我们的好日子才刚刚开始,你放心,我们会越来越过得好!”
话是这样在说,刘伟名的心中却已经在思考着下一步自己将如何面对谢家的问题了。
以前谢遘并没有再为难自己,现在与刘家成了这样的关系,谢遘的打击肯定就将到来,这事得与田林喜商议一下才行,也不知道省里面现在有了什么样的变化。
就在黄欣他们来到了草海县的时候,县委书记姜正权也知道了这事。
听到京里刘家来人与刘伟名家商谈婚姻的事情时,姜正权坐在办公室里就在皱眉。
叹了一声,姜正权自语道:“看来草海又要有事情了!”
姜正权知道自己到来的一个内容,那就是作为谢系的钉子扎在这里,谢逸曾经与刘伟名是出现过一次针对,后来谢逸又改变了做法。
当过谢逸秘书的姜正权太清楚谢逸的心思了,只要是他对某一个人有着看法,那种打击是会很快进行。
刘伟名成了刘家的女婿,也就是说,刘伟名在站队的问题上是选择了站在谢家的对立面,如果是这样,谢逸还能够放得过刘伟名?
想了一阵,姜正权还是拿起电话拨通了市长赵亦贤的电话。
“赵市长,我向你汇报一下工作。”都是谢系的人,姜正权就把自己知道的一些情况向赵亦贤报告了一遍。
听完姜正权的报靠,赵亦贤也在皱眉,他是多少知道了一些谢刘两家是对头的事情,赵亦贤不敢怠慢,挂了电话就立即拨通了谢逸的电话,同样把这件事情向谢逸汇报了一下。
这时的谢逸心情还是不错,正在办公室里看着文件。
接到了赵亦贤的电话,本来很好的心情一下子就消失了。
点了一支烟坐在那里想着事情。
对刘伟名这个年轻人,谢逸还是欣赏的,他认为刘伟名这个人很有前途,如果发展得了。前途不可限量。正是有了这样的想法,谢逸才不再打压刘伟名,目的是想收归已用。
吐出了一个烟圈,谢逸就想到了刘家的情况。
京城老刘家现在已是被谢孙两家的联手打得基本上无还手之力,有几个地方的刘家高官更是被采用一些手段拨除了,再加把油,刘家就将被打下,在这个时候。刘家竟然搞出了这样的一招,这就让谢逸不得不重视了。
“妙招啊!”谢逸叹息了一声,老刘家这一招使得真是及时,别看这只是一个简单的刘伟名娶刘梦依的行为,其中包含着的手段明眼人谁看不出来。
这刘家还是跟华威联系在了一起了!
想到华威,谢逸不重视都不行了。
叹了一声,谢逸知道这次对刘家的打压估计谢家是无法进行下去了。
谢逸同样快速拨通了老爷子的电话。
谢家老爷子道:“这事我也是刚知道,华威请我过去坐了一下,谈起了这事。”
听到这话,谢逸就明白了。果然是华威发话了。
“就这么算了?”
“先观察一下吧!”
老爷子的话中也是透着没有多少底气的意思了。
谢逸听得出来,老爷子看在华威发话的面子上,暂时不想动手。
打完了电话,谢逸坐在那里半天都不想动。
作为谢家的一个重要人物。谢逸亲自参与了谢家的许多行动,在打击刘家的事情上,许多事情他都是知道了,眼看着刘家已经要倒下,事情却出现了,还是出现在了宁海。这让谢家的那些人怎么看自己?
越想就越心烦,大好的局而就因为刘伟名与刘梦依的结婚而发生变化,这事让谢逸很是郁闷。
谢家的人私下争得也厉害,谢家的那些人会不会借这件事情来针对自己呢?
想想都感觉谢家的人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想到了刘伟名时,谢逸竟然产生了一种痛恨的感觉,都是这个刘伟名搞出来的,让自己在谢家失分了!
拍了一下桌子。谢逸有一种要打人的冲动。
听到房间里面的动静,秘书急忙进来问道:“谢书记,有什么事情?”
看到秘书进来,谢逸压了一下心火,沉声道:“我没事。”
秘书这才小心走了出去,心中还在想是谁惹得谢书记生气了。
看到门重新关上,谢逸那整治刘伟名的想法又淡去了。
田林喜是那么护短的人,自己如果真的动了刘伟名,还不知道田林喜会搞出什么事情来的。
华威既然能够专门把自己的父亲请去请话,不外就是田老头做了一些工作,整治了刘伟名,搞不好华威就要震怒了,自己的父亲都得让华威一些,整了刘伟名,华威的震怒就绝对小不了,到了那时,谢家就把华威得罪死了。
难啊!
谢逸感到自己的这口气真是没有一个发泄的地方。
很快又想到了孙祥军与刘伟名的过节,谢逸的脸上就露出了笑容,自己无法针对刘伟名,何不把孙祥军的人搞成先锋。
想到了赵亦贤报告的有着欧阳长阳在市里与刘伟名的一次交锋的情况,谢逸摇了摇头,这欧阳长阳明显是孙祥军弄去要搞刘伟名的人,不过,这小子的能力仿佛并不怎么样,让他冲锋到是一个不错的人选,需要的就是这种不按章法出牌的人。
再次拨通了赵亦贤的电话,谢逸道:“亦贤啊,上次你说过,欧阳长阳同志提出了调整各县班子的事情,我认为他这个意见还是很好的,你要支持啊!”
赵亦贤听到谢逸这样一说,心中发苦道:“谢书记,黑兰市的情况很复杂!”
谢逸沉声道:“不复杂的话放你在黑兰市干什么?”
赵亦贤就感受到了谢逸的不满,忙说道:“谢书记说得对。”
“亦贤啊,要团结同志工作嘛!”
接到了谢逸的这个电话,赵亦贤除了苦笑外,还真是有些找不到话来说了,谢逸在接到了自己的电话后打来了这样的电话,谢逸的心意就不难明白了,这事既然说了是欧阳长阳的意思。就是表明了谢逸对刘伟名不满意了。这是要配合欧阳长阳搞事的意思啊!
赵亦贤对刘伟名也是欣赏的,感觉草海刘伟名的手上可能真的会有一个大的改观,他还正准备到春竹乡,现在得到了谢逸的指示以后,他就明白了,在对待刘伟名的事情上已经有了改变了,谢逸并没有说过要动刘伟名,不过。却是要把欧阳长阳那样的人顶在前面去冲锋,自己要做的一项工作就是把欧阳长阳的那些想法变成现实。
市里面的方顺章、宁军摆明了是要支持刘伟名的,一个副书记和一个组织部长,这权势已经不小了,据说廖书记的公子与刘伟名相处得非常好,纪委书记詹则暮那一票也可能是投到支持刘伟名的一方,这是三票,一股很强的力量!
楚宣书记也是三票!
这就去了六票,自己虽然是市长,毕竟在黑兰市的根基很浅。并不占优势,到现在还没有拉到一个盟友!
一想到这里,赵亦贤就明白谢逸对自己是不满了,以一个市长的权威。意然在市委里面没有力量,说起话来腰也不直啊。
就算是自己支持欧阳长阳,也不过是两票,这样的力量能成什么事情?
如果能够在这件事情上得到楚宣的支持,到是有些把握了。
一个书记和一个市长,只要联手了。动刘伟名就没有问题了。
可是,关键的还是楚宣的态度,楚宣最近对刘伟名的观念也在改变,仿佛对刘伟名很是信任的样子,能获得他的支持吗?
难度很大啊!
本来书记和市长就存在着一些争权夺利的问题,要真正获得楚宣的支持,赵亦贤感到很有难度。先争取一下其他的人再说吧!
这时的田林喜和刘伟名也在田林喜住的房间里面谈事。
微笑着看向刘伟名,田林喜道:“既然与刘家形成了这种关系,你就是刘家的一员了,你要知道,正是因为你娶了梦依的事情,造成了京里的种种变数,一些人对你就会有着这样那样的看法,你将要走的路更加的艰难了!”
刘伟名苦笑道:“别人都是娶了大家族的子女沾光,怎么到了我这里就变样了!”
田林喜就哈哈大笑道:“现在反悔还来得及,是不是后悔了?”
“后悔什么啊,我也就是感慨一下而已!”
“你放心,谢家在明面上是不敢动你的,最多搞点小动作而已,你要对付的还是孙家的人,这事需要你自己去面对。”
“我现在想的是楚宣的事情,如果他与赵市长联手了,我就只能是举手投降的份了!”
田林喜很有深意地看向刘伟名道:“你知道楚宣的来头吗?”
这话问得刘伟名也是疑惑,说道:“市里还是有着许多的传言,谁都说不清楚他到底是什么样的来头,楚书记这人还真是稳得住,不论面对什么样的情况,他最终都能够转危为安!”
田林喜就笑道:“许多人并不知道楚宣的情况,就算是省里面也有许多人不知他的情况,我恰好就是知道的一个人,大家看到的楚宣只是一个一般的草根发展起来的人,谁又能够知道他的来头同样很大!”
刘伟名疑惑道:“我听说楚书记的家庭一般,并没有后台。”
田林喜笑道:“表面上的确如此,你知道楚宣的父亲是谁吗?”
刘伟名笑道:“我哪里知道啊!”
“你想想副总理里面是否有一个姓楚的人?”
刘伟名的眼睛就睁得老大,吃惊道:“楚卫齐?”
田林喜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当初与一个女人发生了一段情缘,结果就把楚宣生下了,楚宣虽然到现在也没回归楚家,但是,楚卫齐对自己的这个儿子可是上心得很啊!你想一下,有着这样的背景,楚宣又会在乎什么样的人?楚宣也是一个做事的人,他需要的是强大的政绩,他需要向楚家的人证明自己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