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想明白之后,严肃地一点头道:“我们党在干部队伍的建设上历来都是重视的,发现了问题就得认真对待、严肃处理!这事我也会跟踪的,希望你们能够把事情搞清楚!”
刘伟名这时看向众人道:“不好意思了,本来是来敬大家一杯的,搞出了一些事情,让你们为难了!”
兰书文的脸色一展笑容,对刘伟名道:“刘县长能够在了解了情况的时候当面指出,这也表现出了刘县长的耿直,对于你指出的问题,我兰书文代表省厅表示感谢,这杯酒我敬刘县长。复制网址访问 ”
说完这话,兰书文端起酒杯一口干了下去。
刘伟名并没有陪着干,而是把酒杯朝众人一比道:“我也敬大家一杯。”说完这话,刘伟名也是一口喝干了杯中的酒。
事情只能是这样摆平了,刘伟名多少还是有些遗憾,本来想借着这件事情搞点事,没想到兰书文不上当,这人看来真是活成精了的人物!
几次有意削兰书文面子的事情都被兰书文以满脸的微笑挡住,刘伟名这才发现官场中人并不都是孙刚那样的火爆脾气,许多人并不是那么好打发。
看了看兰书文,刘伟名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不再针对他搞事了,这小子那么精明,看来从他这里也搞不到谢逸的什么事情。
刘伟名从中也学到了一些城府方面的内容,以前不知道怎么样装佯,现在刘伟名对于装佯才算是有了真正的体会,官场中混,看来能屈能伸的能力,这个兰书文已经学到了极处了,难怪这小子有那么多的问题,他同样活得好好的。
“小鲁,都是你们系统的人,你留下陪大家吃饭,我就先走了。”刘伟名做完了自己的事情,就有了离开的想法。
魏伟道:“刘县长,难得见到你,大家一起喝几杯嘛,别急着走。”说着就拉住刘伟名往椅子上请坐。
那个方向林看了看这里的情况,暗叹了一声,知道自己算是被兰书文抛弃了,留在这里也没有了市场,也没有说话,转身就朝着外面走出去。
谁也没有去管方向林的事情,对于他这种很快就将失势的人物,靠近他都是极度危险的,大家反而把刘伟名围在了中心。
由于刘伟名的关系,鲁艺香同样也得到大家的重视,有两个女警官就拉着鲁艺香说着只有她们才知道的一些事情。
这个兰书文更是完全把脸面放了下来,就陪坐在刘伟名的身边亲热地与刘伟名有话没话聊着。
坐在兰书文的身边,刘伟名也有了一些感悟,他算是明白了一些官员虽然不喜欢对方,却也要表现出喜欢的样子,自己和兰书文可能就是同样的情况双方都看不上对方,可是,表现出来的却是一种亲密。
通过这件事情,刘伟名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是,他的从政经验也更多了一些,再也不是那种把任何事情都摆在脸面上的人了。
这个兰书文也算是教会了自己一些东西了!
魏伟是众人中最高兴的人,一直以来那方向林都在兰书文的支持下与自己作对没想到通过刘伟名到来的一件小事,就彻底把方向林打倒了,虽然下一步自己要想把方向林彻底打倒还有一些工作要做,但是,经过了今天的这件事情,局里的人又有几人会跟方向林站在一起?
就算是市里的那些领导们看到了刘伟名插手进来又有谁还会护着方向林?
这刘伟名真是自己的福星啊!
由于有了对刘伟名的好感,魏伟就多了一些新的想法。
目光快速在鲁艺香的身上扫视了一下,魏伟心中就在想,看起来鲁艺香是靠上了刘伟名了,以刘伟名的那种帅气和权势他对女人是有着巨大的吸引力的,这个鲁艺香跟着刘伟名的可能性就变得大了起来。
魏伟虽然有着杨轩的关系,但是,毕竟距离有些远了,如果能够与刘伟名这样的人拉上关系,许多地方的助力就大了。
一边喝酒一边就观察着刘伟名和兰书文的情况。
看到开始时刘伟名还与兰书文针锋相对,现在也能够有说有笑时,魏伟也暗自点头,这个刘伟名别看年轻,已经有了城府了,这样的一个人,其发展前途就绝对小不了。
方向林不是给了鲁艺香两条路吗?
这事到是一个启发如果自己把鲁艺香放到办公室去担任副主任,也许真的能够与刘伟名形成一个很亲密的关系也难说。
“刘县长,其实呢,有一件事情大家还是说对了的,鲁艺香同志虽然参加工作的时间不长但是,他的各方面能力都是很强的兰厅长也时常指示我们,要大胆使用年轻的干部,局里正在思考这件事情,打算在局里大胆启用一批年轻的干部,小鲁就是其中之一。”魏伟严肃地对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就很感兴趣道:“这事我们县里也在进行,下一步的发展,年轻的同志肯定是挑大梁的人,我们县到时还要来跟你们市局取经的,到时魏局长可是不能保密哟!”
兰书文就微笑道:“小魏说得非常对,我们是老了,未来是属于年轻同志的,趁着我们还能动一下,大力培养一批年轻的干部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我早就说过了,黑兰市局要在这方面多做探索。
魏伟看向其他的几个班子成员道:“我们大家一直都在讨论着这件事情的。”
有了魏伟的这句话,大家都微笑道:“是的,市局得有一股清新的力量注入才行。”
刘伟名并没有去问他们对鲁艺香的提拨情况,他明白得很,有了这样的一些话,鲁艺香很快就会得到提拨。
气氛也一下子融洽起来,大家你一杯我一杯的就互相敬了起来。
鲁艺香成了重点对象,大家看在刘伟名的面子上都在向她敬酒。
鲁艺香又如何经历过这样的事情,这里的人哪一个的级别不比她高得太多,加上她本身又没有多少的经验,很快就有些醉意。
看到鲁艺香的这个样子,刘伟名知道不能再让她喝下去了,微笑着对魏伟道:“各位领导,下次到了草海的时候,我们再痛饮几杯,还有些事情,我得走了。”
本来就有些顶不住了,鲁艺香也站起身来。
鲁艺香站起身来的时候,身子就有些晃动。
好在身旁的一个女警官扶了她一下。
魏伟也是精明的人物,看到鲁艺香这情况,就知道再喝下去,鲁艺香肯定得醉,如果把鲁艺香搞得醉倒了,刘伟名那里就有些不好看了,就微笑着对鲁艺香道:“小鲁,往后办公室接待的事情不少,你这样喝酒可不行,别没招待好客人,先把自己搞醉了!”
大家就是一笑。
鲁艺香的脸上也是一红,刚才一时激动就多喝了一些,现在全身发软。
魏伟又说道:“刘县长,护送小鲁的事情就麻烦你了,这事搞得!下次见到顾明忠时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在大家的相送下,刘伟名和鲁艺香一前一后走了出去。
在大门口,刘伟名与魏伟他们互相握手告辞。
兰书文上前一步,紧紧握住刘伟名的手道:“刘县长,你放心,你说的那些事情我一定会跟进调查,一定会给你一个交待。”
“你是打车来的?”刘伟名看到风中的鲁艺香有些顶不住的情况,就问了一句。
鲁艺香多少还有些清醒,小声道:“我打车回去就行了。”
刘伟名道:“住哪里,我送你。”
两人走到刘伟名开来的那辆车上。
刘伟名启动了车子,尽可能缓慢开着。
迎着风一吹,鲁艺香就更加顶不住了,坐在车上就有些坐不稳。
喝了一些酒,刘伟名也是全身发热。
今天喝的酒还是专门泡制的鹿鞭酒,喝了那么多的酒,两人的全身都散发着热量。
在鲁艺香的指示下,车子就开到了一处小区。
看到这是黑兰市的一处小区,刘伟名就有些疑惑道:“这个小区不错嘛!”
“姐夫他们的房子,走了以后就让我搬来了。”鲁艺香说道,就感到酒劲上涌。
其实,她喝了那么多的酒,全身也是发热。
今天发生的事情是她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事情,一件天大的事情就由于刘伟名的出现而发生了变化。
想到刘伟名在面对着兰书文时的那种强势,再转脸看向帅气的刘伟名时,鲁艺香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复杂起来。
小区很静,可能是顾明忠夫妻也希望有一个安静的环境才买的这里,刘伟名的车子刚停下时,顾明忠的电话到是打来了。
接到了电话,刘伟名就不高兴道:“明忠,你搞什么嘛,出了事情也不去处理,小鲁吃了亏的话,看你怎么办!”
顾明忠就说道:“伟名,其实,我明白得很,这件事情就是人走茶凉的事情,我在黑兰市也就只有你一个能够帮忙的朋友了,也只有你能够解决这样的事情,靠别人是靠不住的,把艺香托付给你,我很放心。”
顾明忠说了一大堆的好话。
刘伟名道:“没事了,今天我当着兰书文的面说了这事,以后应该不会发生了!”
顾明忠就是满口的谢意。
这时,顾明忠的老婆也接过了电话,对刘伟名道:“刘县长,我们家小妹就拜托你了,给你忝麻烦了。”
刘伟名正在与鲁艺香的老婆说话时,就见那鲁艺香朝着自己的怀里就倒了过来。
要命的是鲁艺香的一只手就抓在了刘伟名的下体关键部位,更加让刘伟名吃惊的还是鲁艺香的头就倒在了他的腿上,那脸就紧贴在了刘伟名的关键部位。
这姿势搞得暧昧之极
“怎么了?”电话中传来鲁艺香姐姐的声音。
刘伟名被鲁艺香抓得头上冒汗,忍着疼,说道:“小鲁喝多了,我正在送她回家。”
“小妹也真是的,喝那么多干什么,又得麻烦刘县长了!”
“我这就送她回去。”
挂了电话时,刘伟名就感到鲁艺香的手还在一紧一松的拿捏。
要命啊!
刘伟名喝得太多的鹿鞭酒,被这样一搞,就感到自己的那物有抬头之势。
刚刚出了小区,刘伟名就接到了田林喜打来的电话,田林喜现在到是还在草海县,但也并不能够影响到他对省里情况的了解。
“伟名,省里的调整有了消息了。”田林喜开口就说道。
本来心情还沉浸在鲁艺香的事情中,听到了田林喜的这句话,刘伟名有神情就是一振,这段时间中央对于宁海的班子调整一直在进行,只是没有结果而已。
外人不清楚,刘伟名却是知道的,这事牵到了各方的心,更有着一些争夺,现在结果出来了,也就是各方的争夺和平衡有了结果了。
“是什么情况?”
“你办完事情就回来吧,我详细跟你说一下,这事有些复杂。”田林喜说完这话挂了电话。
刘伟名看看四周的情况,想到自己在市里也没有了什么事情,就拨打着庞费宇的电话,叫他与司徒羽等着,自己开车过去,三人要连夜赶
很快,三个人就汇合在了一起,车子由司徒羽开着。
刘伟名就想到了宁军,拨打了宁军的电话。
接到了刘伟名的电话,宁军到是影响得高兴,说道:“我正想打电话给你,又担心你有事情。”
“宁哥,省里面据说有消息了。”
宁军就是一惊,他并没有得到消息,心中就有些着急,问道:“是什么情况?”
“我也不知道,正赶回草海。”
宁军知道田林喜在草海,知道刘伟名是去草海与田林喜交流,更清楚刘伟名打这个电话过来就是表示了与自己的亲密之意,心中是高兴的,说道:“你尽快赶回去,有了什么情况我们及时交流。”
刘伟名打这个电话过去,多少也带有让宁军也自己找呼延傲博了解情况的意思。
打完了电话,刘伟名就坐在车子里闭目沉思着。
庞费宇开始也不知道刘伟名为何急匆匆要赶回草海听到了刘伟名与宁军的通话,他才明白过来,搞了半天是省里面出了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