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道:“一个地方的发展,关键的是大的环境,有了大的环境,地方的发展才有了保障,就说你们水草乡吧,湿地较多,各种的发展都存在问题,想发展的确很难,但是,你们要知道,随着草海县三省中心城市地位的确立,随着春竹乡成为一个大的经济发展区的形成,随着我们草海县城打造成精品城市的工作的完成,你们的湿地就会变成一处宝地,相信有实力的投资者会看重你们的湿地资源,水草乡难道不能打造成一个高规格的湿地公园?有了这样的一个湿地公园,加上你们湿地里面鸟群资源的存在,还怕没有人去游玩。 随着湿地公园的打造,各种上下游的产业也能够生成,你们说一下,水草乡是否就变困难为机遇了?”
被刘伟名这样一分析,李大刚等人的眼睛就是一亮,李大刚更是在想,散会后得去找找刘县长了,刘县长有着那么多的大老板朋友,搞不好真能鼓捣出一个好的项目来。
刘伟名一个个乡的点名讲述着各乡的发展情况,有药材资源的、植物资源的、好水资源的、食品资源的、花木资源的??????许多在大家看来没有多大发展前途的资源在刘伟名的讲述中竟然有着很多的挖掘潜
许多人开始时看到县里花了重金要打造县城,感到是一种浪费,现在通过了刘伟名的讲述,大家的想法也得到了改变,终于明白了刘伟名的想法,搞了半天还是人家刘县长想得远啊,有了大的环境,乡里的发展才能够得到更多的资源,这才是发展中的重点!
看到大家都有了一些理解,刘伟名的心情也不错,现在就是要对大家进行一次思想上的大解放,没有思想上的解放,他们在工作中就会找不到方向。
这次的三级干部会议开了三天,两天的时间里面,全都是由刘伟名在讲解,他把整个规划中的所有内容都讲得很透。
干部们从来没有参加过这样的会议,以前只是上级布置下来工作,大家被动式的去把工作完成就行了,这次却完全不同,两天的时间由刘伟名讲完以后,留下了一天就完全由大家根据刘伟名的讲述进行探讨。
通过又一天的互相探讨,大家的思维终于打开了,一个个的信心都增强起来。
第三天会议结束时,姜正权也露面了,这三天姜正权都在关注着这个会议的发展情况,本来他是有意避开这个会议,免得谢逸对自己的看法,更是借口要到省里办事,到了谢逸那里去把刘伟名要做的事情汇报了一下。
一边在躲避,一边也了解着县里的情况,看到本来一塘死水的草海县被刘伟名一下子点燃了大家的激情时,姜正权有着一种被抛到了一边的感觉。
要不是怕谢逸的责难,自己根本没必要避到一边,草海县的发展就会有自己重重的一笔,现在好了,所有的人都知道是刘伟名在操作草海的发展,自己呢?
有些难过的姜正权在最后一天会议要结束时终于忍不住来参加了闭幕式。
刘伟名已经讲了几天了,他是知道姜正权的难处的,并没有为难姜正权,而是严肃道:“同志们,草海的发展规划是县委集体研究的结果,希望大家紧密团结在县委周围,同心协力把工作做好??????”
听到刘伟名把县委摆在很高的位子上,姜正权心中暗叹,这个刘伟名现在是越来越成熟了!
再看看县委班子的成员们时,姜正权也明白了,通过刘伟名的各种运作,大家的心都火热了,从现在开始,大家必奖把刘伟名看成是指挥者,都会围绕着刘伟名为他们自己挣政绩。
自己再不融入进去的话,就将会排挤到一边去了。
暂时也不去想谢逸的态度,姜正权在最后发言中严肃道:“草海的发展规划,刘县长已经讲得太多,我就不再重复了,我只是提出一点,这是集体的行为,大家一定要在这项关系到草海未来发展的大事中勇于开拓,积极进取,谁如果掉了链子,县委将追究其责任!”
随着这次会议的召开,草海县也就将正式进入到了全面的大发展
刘伟名想到了先期也在发展,只是由于各方面的原因小打小闹时,这次他是决定要大干一场了。
“伟名啊,草海的工作做得不错!”宁军与刘伟名坐在一家黑兰市高档的酒楼上,两人碰杯以后,宁军感慨地说道。
这次刘伟名到了市里来开会,宁军就招待他在这里吃饭。
看到宁军选的是这样的环境,刘伟名在心中就有些不喜,心中在想,这一顿饭估计能吃掉草海贫困家庭一年的收入还多!
想到了黑兰市官员们的那种奢侈作风,刘伟名也有些无奈。
不过,刘伟名也只能是把这样的想法埋在心里。
“宁哥,现在你也干得不错嘛!”
两人的关系虽然是上下级,更多的时候还是表现出了一种朋友。
叹了一声,宁军道:“以前当秘书的时候总是认为地方官威风,前呼后拥的,自从到了黑兰市才发现,我们看到的只是表面的一些东西,有苦心中明白啊!”
刘伟名笑了笑没接话,宁军的情况他知道一些,现在宁军的日子也是不太好过,要不是有着方顺章他们的盟友关系,宁军现在就更难过了。
秘书出身的宁军毕竟缺了一些实战的经验,以前有呼延傲博的护着,威风到是威风的,现在独当一面之后,他的许多不足也暴露了出来。
喝了一杯酒,宁军道:“我一直关注着你们草海县的发展,最近又拉到了不少投资了。”
“这次的确又有了一些项目,班子到是很团结,大家都在拉项目,那个水草乡湿地的项目就是李永卫拉来的,他分管水草乡,这次湿地的项目很大,运作起来,配合着草海县的精品工程,项目应该没问题;牛街乡搞的那个林果基地也很有特色廖歆琰多次跑到省里请了农学院的专家来考察,最后形成了一个与省农学院的合作开发项目,农学院的许多校内技术都会运用到牛街乡,下一步产学一体化实施以后,经济效益就出来了;各乡现在都在努力,最重要的还是农民有了实惠!”
听到刘伟名的介绍,宁军笑道:“还是老弟你厉害走到哪里都能折腾出一些东西来,肚里有材啊!”
“没办法,草海县太贫困,不想一些办法又怎么可能发展得起来,好在大家团结,做起工作来并不算费力!”
“我知道你的想法说实话大家对你的工作方法还是赞赏的,要调动大家的积极性,你能够放权,这一点就比起太多的人强了!”
讲到这事,刘伟名道:“我一直都是这样认为的既然我没有那么多的谋取私利的想法,又何必非得掌握那么多的利益,把大家的积极性调动起来,大家一起使力,这样才能把工作做好!”
细细琢磨了一阵刘伟名的话,宁军微微点头道:“说得不错只要心中无私,就没必要掌握太多的利益!不过,班子里面的话语权还得掌握!”
刘伟名微笑不语,现在的草海县,自己掌握的话语权大得很。
刘伟名多少还是有些感觉,宁军这人的争权心还是很重,什么都想掌握却又暂时没有那个能力。
两人坐在楼上,向下就是停车场。
刘伟名点燃了一支烟吸了一口,无意中向楼下看了一眼时,目光就是一凝。
宁军感受到了刘伟名的表情变化,也向下一望。
看到了下面的情况宁军皱眉道:“欧阳长阳!”
“是孙林!”刘伟名说道。
再一看时,宁军果然看到孙林与欧阳长阳一起向里面走来。
刘伟名看到了孙林的出现心中就有些不爽,这个小子竟然跑到了黑兰了,如果是他来了,这黑兰市的情况肯定又得发生一些变化,这个到是头疼的事情。
“伟名,孙林来了,黑兰市估计又得不平静了!”
宁军是知道刘伟名与孙家的矛盾,看到了孙林的到来,立即就想到了孙林到来的目的。
欧阳长阳是孙家派来给自己找麻烦的人,最近到是没有什么动静,现在突然间的看到孙林与欧阳长阳走在了一起,刘伟名不得不警惕这事。
“欧阳最近有什么情况?”
如果是其他的人,刘伟名肯定不可能这样问,面对的是宁军,刘伟名反而问得直接。
听到刘伟名询问,宁军也没有组织部长的架子,认真道:“说来也真是怪,他最近开会时都不发言了,也没有什么态度,表现得就像是无他这个人一般。”
刘伟名暗自点头,这个欧阳长阳也明白了黑兰的情况,并没有像开始到来的时候那么张扬,他刚到黑兰市的时候是想借他的权势压自己,后来才发现他的那点权势并没有太大的用处,所以现在采用的办法就是观察,相信这段时间的观察和安排后,欧阳长阳也摸清了情况,不出手则罢,一出手时,这次欧阳长阳的招数肯定就比上前不同了。
这次孙林应该是来督战了!
刘伟名对孙林的心态也有了一些认识,看到孙林到来,刘伟名相信孙林必然是看到自己活得风生水起的,坐不住了,亲自跑来对付自己。
“伟名,现在省里的情况算是稳定了,省里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压力,有些人肯定也明白,他们一定的话,紧随其后的就是一些对手的力量也在动,牵扯面就大了,所以,省里面的压力你暂时不必考虑,现在就是市县一级的情况。”
刘伟名微微点头道:“我感觉这次他们的第一步并不一定是我!”
宁军开始时并没有在意,细细一品味时,心神一震道:“你是说他们想先把你的后台撤了?”
点了点头,刘伟名道:“县里面不会有任何事情,只能从市里来运作!”
宁军也明白,这是刘伟名的一种自信,现在的草海县被刘伟名经营得铁桶一样,欧阳长阳几次想打入都没有办成,所以,从草海县去攻破刘伟名的阵营根本没那可能性。
再说了,刘伟名这个人看上去还真是没太多的缺点,不贪不占的,有了好处都会送出去,经济上根本没问题,现在他又做得那么好,欧阳长阳就算是想对付他也没那个可能。
既然无法从草海县对付刘伟名,那就先要把市里的台子撤了,把刘伟名的后台们打乱,只要市里面刘伟名的后台失去,到时再动草海县的班子,真是到了那个时候,对付起刘伟名就好办了。
认真盘算了一阵黑兰市的情况,宁军的心中一惊,就看向了刘伟名道:“难道?”
刘伟名微微点了一下头。
宁军一拍桌子,骂了一声。
情况很明白,方顺章他们现在是田林喜的人,对方知道动他们的难度较大,肯定不会选他们做目标,再说了,那方顺章等人成精似的人物,又怎么可能被对方找到岔子。
既然动不了方顺章他们,当然就会另外寻找目标,呼延书记离开了宁海省,自己就失去了强大的助力,在这样的情况下,对方选定的目标肯定就是自己了。
刘伟名这时说道:“其实,只要你没做出什么事情,就应该没什么情况的。”
宁军听到了这句话,脸色就微微变了一下。
看到宁军的脸色变化,刘伟名一愣,心中就有些想法了,难道说宁军真的有什么情况?
“哈哈,我怎么可能有情况!”宁军强笑着说了一句。
看到宁军这样,刘伟名更加担心起来,宁军在黑兰市任组织部长,对于自己来说就是一大助力,如果他那里出了岔子,自己的黑兰市后台就缺了一环,这事到是得注意一下才行。
刘伟名第一次对宁军不放心起来。
两人吃完了饭出来,宁军匆匆而去。
看着宁军匆匆离去的背影,刘伟名感到这事还得重视。
想了一下,坐在车内,刘伟名拨通了田林喜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