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田林喜这时已回到了省里,接到了刘伟名的电话,听了刘伟名把今天见到的情况和自己的一些分析讲了一遍,田林喜道:“从你的观察可以看得出来,宁军那小子肯定有事,只是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而已,他应该会去尽快把事情搞定,应该问题不大,这样吧,这事我来安排,我找人暗中查一下,宁军这一环对你来说还是有用的。 .”
知道田林喜在全省都有很大的力量,查一个宁军应该问题不大,再说了,是暗中进行,主要就是做在欧阳长阳他们发动之前,只要把事情消灭在爆发前面,相信孙林他们也就失去了撤台的可能。
想到孙林的到来对于黑兰市的影响,刘伟名决不敢大意,孙林是吃过了亏的人,他这次既然跑来了,肯定就会做一些自己不同于以往的事情,他难道还会冒失?
刘伟名相信既然孙祥军同意孙林到来,就是进行了指点的,省里面有着林伯诚的支持,市里又有欧阳长阳这个先锋,如果谢系再掺合进来,黑兰市的乱局就将展开。
打完了电话,刘伟名坐在车上想了一阵,对司徒羽道:“到市委!”
刘伟名想到了一着妙-棋,那个市委书记楚宣是有着背景的人,现在的发展局面肯定是楚宣需要维护的,如果有人想来破坏的话,相信楚宣也不会答应,这次到是要借一下楚宣的力量了。
从市委出来,刘伟名的心情不错,这次借着向楚宣汇报工作的机会,把孙林到来的事情点了一下,当时楚宣虽然没有太多的表情,刘伟名还是观察到了楚宣的眼睛里面透着的一种特别。
并没有坐车,刘伟名打算在外面小吃店里来碗面随便对付一顿。
在这街道上走着,刘伟名也在想着这次见楚宣的事情。
刘伟名感受得出来,楚宣对自己还是很欣赏的,想到了田林喜所说的楚宣的情况,刘伟名知道,只要自己在工作上努力,楚宣就必然会护着自己。
楚宣这个人话不多,平时表现出来的也是一种阴沉的感觉,不过,刘伟名看得出来,楚宣是真的希望做出一些政绩,对于能做事的人,楚宣表现出来的态度都是支持,最近草海县的发展是楚宣最为关注的事情,在汇报的过程中,楚宣提出了许多的问题,听到了自己的解说,楚宣是高兴的。
现在黑兰市有着方顺章、宁军、卢景彪、张文祥这些田系的人,加上詹则暮这个盟友,自己的后台已经强大了,现在楚宣对自己的态度彻底发生了改变,他也会支持自己的工作,黑兰市表面上是田系的人占优势,其实还有着楚宣的支持。
想到孙林的到来,刘伟名到是不太担心了,孙林并不知道楚宣的想法,欧阳长阳应该也不知道楚宣的背景。
这些人暂时是不知道楚宣的背景,既然是这样,在大家的看法中,楚宣这人之所以能够升上去,主要的还是他自身的能力了!
想到那楚副总理的做法,刘伟名也是暗中佩服,不声不响中就把楚宣弄到了市委书记的位子上,还没有让人察觉到他与楚宣的关系,是一个厉害的人物!
想到楚宣时刘伟名走路的身形一顿,他发现自己仿佛忽视了一个重要的内容。
也许孙林这次的到来并不一定是专门针对自己也难说。
如果孙系想彻底的打入黑兰市,有了谢系的人拿下了市长的位子,如果再把楚宣弄倒,再拿到书记的位子的话,谢孙两方联手之下,想动自己可就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
难怪楚宣听到孙林到来时那特别的表情!
刘伟名摇了摇头自己这次看来是歪打正着了!
想到楚宣也是有着多年从正经验的人时,刘伟名相信,楚宣在知道了这事的第一时间肯定上是想到了孙家的目的所在。
原来楚宣的眼睛里面透出来的表情是这么一回事!
刘伟名有一种恍然大悟般的感觉,自己在这件事情上有些过于主观了,只想到孙林对付自己来了,并没有想到他还有着其它的目的!
有意思了搞不好孙家针对的目标中已经把楚宣列为了首选。
想动楚宣!
刘伟名越想就感到有意思起来如果孙林在不知道情况下朝着楚宣动手,真不知道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
“刘哥!”
想着事情时,刘伟名就听到了有人喊自己。
这里是一条小巷子,到是有着不少的小吃,刘伟名每次都喜欢到这里来吃特色的小吃花的钱并不多,却能够饱肚子,味道还不错。
转身看去时,刘伟名的眼睛就是一亮。
现在正是五点半钟的时间,天气有些热,面前站着的是两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
如果不是其中一个长得更丰满一些无论从什么样的情况看,两人都是那么的相像。
“你们来吃饭?”刘伟名就脸上带着笑容说道。
站在刘伟名面前的是鲁艺仙和鲁艺香两姐妹,这次两人穿的完全就是时尚的裙装,手挽着手走着,到是成了一道风景。
披肩小外套,齐膝小短裙,高挑的身材漂亮的凉鞋,如果不是头毛的颜色有所不同,一个是淡紫色的披肩发,一个是黑色的披肩发,还真是有可能认成是同样的一个人。
虽然上次也看到过鲁艺仙这次再看到时,这女人却又是另外一种风情。
两女看到刘伟名时都是透出了一种惊喜。
“刘哥你也是来吃饭?”
“是啊,刚从市委出来,想着在这里对付一顿。”
自从上次与鲁艺香有着那种暧昧的情况后,这是刘伟名再次见到对方,看向鲁艺香时,只见那鲁艺香的脸上就是微微一红,可能也是想起了那天的事情。
鲁艺仙显得同样高兴,巧笑着对刘伟名道:“没想到在这里碰到刘县长,我们家小妹多亏你照顾,她都跟我说了,要不是有你的帮助,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没事了吧?”刘伟名还真是没时间过问这事,只是接到过魏伟打来的一个电话,说是黑兰市局的副局长方向林存在违纪问题,已经停职检查。
听到问起这事,鲁艺香的眼睛就是一亮,看向刘伟名道:“刘哥,我现在已调到了办公室,魏局长跟我谈话了,说是要提拨我任副主任。”
刘伟名就微笑道:“好事嘛!”
“我明白的,都是刘哥的关系!”鲁艺香小声道。
鲁艺仙也赞同道:“小妹,你们局长是看在刘县长的面子上的。”
鲁艺香上前一前挽住刘伟名的手道:“刘哥,我知道什么地方有好吃的,我请你。”
刘伟名就急忙向着四处望了一眼。
看到刘伟名紧张的表情,鲁艺香也发现自己做得冒失,偷笑一声道:“走吧。”说着,手也放开了。
鲁艺仙看到小妹这个样子,眼睛就是一亮,心中暗想,还是小妹有手段。
再看看刘伟名那阳光的样子,全身上下充满了一种男子汉的味道时,鲁艺仙不知怎么的就把自己的丈夫与刘伟名进行了比较。
不比较还好,一比较时,鲁艺仙暗叹了一声。
鲁艺香当然不明白自己姐姐的想法,挽住姐姐的手,笑着对刘伟名道:“我可是请不起你高级餐,这种小吃还是请得起的。”
刘伟名本来就是来吃饭的,笑道:“小鲁请客,这饭肯定得吃。”
三个人说笑中向着一条小巷子走入。
“你不知道,这个地方我熟悉得很,我认为吃东西还得到这些有特色的地方才行,那些大馆子名气是有,不过,味道不一定比这里的好吃。”鲁艺香显得很是活泼,不断向刘伟名进行着解说。
刘伟名到是很赞同鲁艺香的说法,说道:“这话在理,有些有特色的小吃是我们黑兰市的特色,需要进行挖掘。”
“你看我与我姐长得像不像?”
鲁艺香笑着对刘伟名问道。
“呵呵,刚才我一眼看到时,还以为是一个人呢!”
刘伟名说话时,向着两女看了一眼。
鲁艺香笑道:“我姐和我从小就长得像,长大了以后,我爸妈时常会把我们两个认错,你当然难以认出了。”
刘伟名笑了笑道:“现在应该不会认错。”
说这话时,就向着鲁艺仙那更见丰满的身材望了一眼,除了身材外,头发上鲁艺仙是染成了淡紫色,鲁艺香却是黑色,当然不相同了。
刘伟名只是一种比较,可是,他的这目光落到了鲁艺仙的眼睛里面时,搞得鲁艺仙就有一种心跳加速的感觉,她感觉到刘伟名在自己的胸部停留了一下。
两姐妹是那种无话不谈的情况,这次鲁艺仙回到了黑兰,其中一个主要的目的就是做自己小妹的思想工作,要让她接受刘伟名这个男人,可是,当她跟小妹一聊起刘伟名时就发现了状况,在她的不断追问下,鲁艺香才红着脸把自己引诱刘伟名的事情讲了出来。
两姐妹在床上聊着这事,鲁艺香更是红着脸把自己在门口和车上搞的那些小动作说了出来。
没想到小妹根本不必要自己做工作就已经动手了,鲁艺仙也感到松了一口气,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鲁艺仙就想到了这事的难办,现在问题来了,并不是小妹不愿意,而是人家刘伟名并没有那种想法啊!
俗话说女追男隔层纸,小妹都做出了那么多的事情,竟然没能拿下刘伟名,这事真是让鲁艺仙伤了脑筋。
想到顾明忠表现出来的那种悲观,鲁艺仙也有些着急起来,这事看来自己得帮小妹想一些办法才行。
为了进一步了解刘伟名的情况,两姐妹没少聊起刘伟名的事情,聊到密切时,鲁艺香更是小声把刘伟名那话儿的变化情况都告诉了姐
这样一来,把这个已为人妇的鲁艺仙也引得全身发热,头脑中不时都会浮现出刘伟名那话儿的样子。
看到刘伟名那看过来的目光时,鲁艺仙第一次对男人的目光充满了一种特别的感受,眼睛也向下瞟了一眼刘伟名的下体部位。
“找个位子快坐下,等一会人就多了。”鲁艺香并不知道自己的姐姐有什么样的想法,进了这家小店,就忙着去安排。
刘伟名微笑着对鲁艺仙道:“我们也找个地方坐下吧。”
看到这里很是古旧的样子,刘伟名抬头向着四周观察,心中在想,下一步草海的餐饮业要发展,这种小店到是可以借鉴,如何挖掘草海的资源,这个到是一个大的课题。
想着这事,刘伟名的思维也拓展开来,眼睛暂时就没有去想坐着一个美女了。
鲁艺香找到的这个地方果然不错,小吃的味道非常合刘伟名的品味,吃得刘伟名大加赞扬。
“怎么样,我就说这里不错吧?”鲁艺香笑盈盈问道。
“不错,不错,我还真是没有发现这样的好地方,以后到是又有了一个吃饭的地方了!”
刘伟名显得很是高兴。
鲁艺仙笑道:“小妹就是喜欢找这样的地方吃饭,刘县长每天应酬较多,哪里有时间来这样的地方。”
刘伟名道:“也不然,其实啊,我就喜欢这种很有情趣的地方,一家人坐在这样的小馆子里面吃这种并不必花多少钱的小吃,那才是一种快乐的事情。”
两女都看向了刘伟名,被刘伟名的这种说法引起了深思,鲁艺香显得高兴,笑道:“刘哥跟我想的完全一样,我们不图什么,就图这样的一种温馨。”
鲁艺仙并没有说话,只是那眼神中透着了一种淡淡的幽怨。
刘伟名并没有去看两女的情况,吃完了饭,抹了一下嘴道:“这地方吃东西吃得饱!”
刚说完这句话,包内的手机响了起来,刘伟名拿起手机一看时,看到竟然是欧阳长阳打来的电话。
看到是欧阳长阳打来的电话时,刘伟名先是一愣,很快的,他就接通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