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欧阳部长,我是刘伟名。 .”明面上刘伟名还是表现出了尊敬。
“伟名啊,回到草海没有?”
“我还在市里,明天回去。”
“那好,我们现在在水沁园,你过来一起坐坐?”
今天有些反常欧阳长阳的话语中表现出来的是一种客气。
刘伟名听得出来,欧阳长阳的语气中透着一种亲切的味道。
欧阳长阳今天不是与孙林在一起吗?他怎么突然间的约见自己了?
毕竟对主是市委宣传部长,他叫自己过去不去的话,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刘伟名迟疑了一下,还是说道:“行,我这就过来。”
说完这话,刘伟名有些不好意思地望向两女道:“市委领导叫我过去一趟!”
鲁艺仙很是理解道:“刘县长,你去吧,领导叫你去是重视。”
刘伟名就笑了笑重视不重视他到是无所谓。
鲁艺香忙过去帮刘伟名把衣服拿了递给刘伟名,说道:“刘哥,到了市里一定要联系我哟。”
刘伟名微微一笑道:“那是肯定的有美女指引吃饭嘛!”
大家都笑了起来。
告辞了两女,刘伟名向着欧阳长阳所说的那个叫水沁园的地方赶
坐在出租车内刘伟名就在想着欧阳长阳的用意,这次把自己叫去,难免会与孙林碰在一起,到时自己该怎么样应对呢?
刘伟名突然间的发现自己对于孙祥想法有些不太明白了,这个孙祥军到底在玩什么样的花招?
水沁园是一个建在水上的古色古香的娱乐城里面的消费非常高。
刘伟名赶到时,就见到市委宣传部公室主任早已等在了那里。
“刘县长,欧阳部长已经等在了里面,办公室主任方大中与刘伟名握着手说道。
“都有些什么人?”刘伟名随意地问道。
方大中微笑道:“刘县长进去就知道了。”
看到对方口风不露的情况,刘伟名就看了一眼方大中,看来这个小子是投到了欧阳长阳一方了。
看到刘伟名望过来的眼神方大中的眼神躲闪了一下。
别看他是市委宣传部的办公室主任,面对着刘伟名时还是有着一些压力,谁不知道刘伟名的厉害,他并不知道孙祥军的儿子这次为何要见刘伟名。
带路到了门口时,方大中道:“刘县长里面请。”把刘伟名往里一送,方大中快速离去。
看到方大中急于离去的样子,刘伟名就是一笑自己有那么可怕?
女服务员把门打开时,刘伟名看到的竟然只有欧阳长阳和孙林两个人坐在里面。
“欧阳部长,我没来晚吧?”
有许多时候,人就是那么的无奈,经常会与自己最不想跟其坐在一起的人吃饭官场中就更是如此了。
今天的情况就是这样的一种写照,里面的两个人都不是刘伟名想与他们一起吃饭的人现在没办法了,只能进去与他们坐在一起吃这顿饭。
听到刘伟名的招呼声,两个正在说话的人全都抬起了头,孙林的眼睛里面先是闪烁了一下,透出了一丝杀气,很快就把这种眼神隐去。
欧阳长阳就不同了,脸上完全就是一种亲切的微笑。
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欧阳长阳哈哈大笑着对刘伟名道:“还以为你回到草海了呢!”
“刚才在市委前面的小巷子里吃了一些小吃,正好就接到了部长的电话。”
孙林这时也站了起来,上前伸手握向刘伟名道:“刘县长,我们又见面了。”
发现孙林竟然主动仲手握了过来,刘伟名心中一愣,感到今天的事情越发怪异了。
毕竟对方是主动与自己握手,刘伟名也是有肚量的人,脸上带笑,也伸出手去与孙林的手握在了一起。
“林少这次到黑兰市是有事?”刘伟名问了一句。
孙林的脸上带笑道:“不瞒刘县长说,这次我来到黑兰市,本来就是想到草海县去的,家父说是一直以来对刘县长误会太多,叫我前来向刘县长道歉的。
刘伟名的心中诧异之极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种结果,孙林这次到黑兰市竟然是这样的目的,专门来找自己道歉!
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刘伟名握住孙林的手就有些僵直。
不过,刘伟名很快就清醒过来,哈哈一笑道:“其实,许多事情还真是误会造成的,有了孙书记的这种看法,我就放心了!”
欧阳长阳微笑道:“伟名啊,最近你们草海县的工作我也看到了,干得不错嘛,市委打算全力加大对你们草海县的宣传。”
今天的事情弄得大出刘伟名的意料,他一时之间的真是有些弄不明白了,这孙家到底玩的哪一出啊。
虽然不明白对方的做法,刘伟名还是表现出了一种理解的样子,与两人愉快地聊着。
孙林叹道:“刘县长,说实话,我这人做事时常冲动,听到大哥去了,就以为是你搞的,心中一急,就说了和做了许多对不起你的事情,现在想起来,我的心中真的是后悔得很啊,父亲已经对我进行了严厉的批评,还要请你多多原谅才是!”
说到这里,举起了桌上的一杯酒,对着刘伟名道:“刘县长,家父对我的行为进行了严肃的批评,要求我一定要到黑兰市取得你的谅解,这杯酒算是我赔礼的酒,我干了!”
说完这话,孙林一口就把那杯酒喝了下去。
欧阳长阳道:“伟名,小刚是我看着长大的人,说个实话,我听到他去了的事情以后,心中也是悲伤,就做了一些过激的事情,好在没有对你造成什么伤害!小林的话也是我的话。我也赔礼一杯。”
说着,欧阳长阳也喝干了杯中的酒。
一上来两人就搞出这样的事情,刘伟名看了看两人,一时之间的也想不明白两人是玩的哪一出,看到欧阳长阳都干了杯中的酒,刘伟名忙说道:“我这个人年轻了一些,经验缺乏,有欧阳部长这样的领导经常提点一下,这是我的福气,还要请部长往后多多指导。我也干一杯吧!”
看到刘伟名喝干了杯中的酒,欧阳长阳高兴道:“小林,我就说过,伟名这同志是一个大量的人,决不会把那些小事记在心头的。”
孙林道:“刘县长,为了表示出我们的诚意,这次家父让我过来主持那汽车城的项目,最近因为许多的事情,项目的进展不大,下一步我会督促各方加快进度。另外,这次我来到黑兰,还有一个项目想与刘县长谈一下,就是我们集团公司打算为草海县城拓展几条主城大道,到时只需要把街道两旁的广告牌交由我们集团公司三年就行了。”
刘伟名的眼睛就是一亮,这件事情一直都在考虑,由企业投资建街道,街道两旁的广告设施作为一种转换的方式提供给企业,这事上,刘伟名也让人计算了一下,经草海县的情况,要收回成本,企业是需要一个很长的时间,孙林却表示只要三年,这就是一种让利的行为了。
孙祥军在搞什么?这是出钱争取自己的谅解了,到底是存有什么样的想法呢?
刘伟名向着孙林看了看,想到这事反正对草海是一件有利的事情,就笑道:“草海县欢迎林少到草海县去投资。”
孙林看了看刘伟名,脸上也露出了笑容道:“来之前我的心中还忐忑,现在才明白了大家所说的事情,刘县长果然是一个胸怀宽广的人啊!往后我到了草海时,还要请刘县长多多的关照才是。”
刘伟名道:“草海一直以来都欢迎有志于帮助草海脱贫的企业家,林少能够在草海最需要的时候去到草海县参与发展和建设,这是一种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事情,我代表草海人民感谢林少!”
整个的气氛一下子变得融洽起来。
刘伟名虽然与两人说笑,心中却怎么也没想明白这事。
不过,刘伟名感到这样也好,至少孙家暂时不会搞事,自己又多了一些发展的时间。
刘伟名还没有跟田老头打电话询问,反而是田老头先打了电话过来。
“伟名,听说孙林到了黑兰了?你见到没有?”
刘伟名是真的吃惊了,没想到田老头的消息那么灵通。
“今天欧阳长阳把我请去吃饭,同桌的还有孙林!”刘伟名把整个的情况向田老头讲了一遍。
听完刘伟名的讲述,田老头笑道:“弄明白情况没有?”
“我正在疑惑中,孙林是吃错了什么药了?”
田老头现在已经回到了省城,消息从来就没有断过,刘伟名也想从他那里了解一下情况。
“有一个事情你可能不知道,上次老领导与孙祥军谈了话,让他这一届干完就退下。”
刘伟名道:“这跟孙林到来有什么关系?”
田林喜就笑道:“谁说没有关系,孙祥军的岁数还能更上一层,现在让他退下,他的心里面不甘啊!”
“你的意思是他想通过这些做法松动一下对他的控制?”
“你可能不知道一个关键的地方,你知道孙祥军之所以能够起来,是因为什么?”
这种高层的事情刘伟名还真是不知道,笑道:“我哪知道那么一些事情!”
田林喜就说道:“一直以来,老书记其实都是欣赏着孙祥军的!”
刘伟名的心中一震,如果真是这样,看在孙祥军的儿子死了的情况下,有些事情还真是难说了!
“明白了吧?最近孙祥军基本上就在京城住着,老书记家里的门槛都被踏坏了!”
虽然田林喜讲得夸张,刘伟名还是从中了解到了一些情况。
如果孙祥军说通了老书记那一关,他重新复起的可能性并非没有。
从内心里面,刘伟名是不希望孙祥军起来的,这老小子阴得很,到时候自己还真不是他的对手,权力的差距太大了!
“俗话说解铃还需系铃人?孙祥军明白一个关键,事情的起因是什么地方,他就在从什么地方爬起来,老书记那里估计他是说得差不多了,老领导那里还有一关卡着,如果老领导这一关不解开,他就没有任何的希望!”
“你的意思是他想通过在草海的事情做给华老看?”
笑了笑?田老头道:“自从你到了京里把草海的贫困情况说给了老领导听了之后,老领导就一直关注着草海的发展,如果孙家的人能够花重金、花大力气参与到草海的建设中,特别是不计个人利益,无私的奉献,你认为这样做的结果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现在刘伟名也算是恍然了?搞了半天?孙祥军派孙林到草海的目的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解套!在草海的事情上,孙家不怕花钱,怕的是自己不接受。
如果孙祥军努力为草海县的贫困做事,至少在华威那里的心结会解开一些?这种心结虽然无法全部解开,却可以借这事试探一下华威的想法。也有可能是一些人为孙祥军说好话的借口。
“这事有用吗?”刘伟名问道。
华威他们那样的人,谁不是精明之极的人物,又怎么可能看不出孙祥军的这些手段,刘伟名不相信华威他们看不出来。
现在看看田林喜的情况,他就非常清楚的知道了孙祥军的想法?既然这样,孙祥军再做这样的事情就仿佛失去了意义。
“问得好!”田林喜先同赞了一句,随之说道:“按常理,这事应该意义不大,但是,上面的有些事情并不是你们所能明白,你要知道?老书记退下那么久了!”
刘伟名更是心神一动,他算是明白了田老头的想法了,这件事还是涉及到了一些上层的博弈,也许老书记也在为孙祥军说话了。
“师傅,我只想知道一点?短时间内会不会影响到草海的发展?”
这个才是刘伟名最关心的事情,他其它的事情并不想太关注?只是想了解一下,这件事情搞出来之后,孙祥军会不会对自己动手。
“伟名,事情有着许多的变数,你只需要知道一点,老领导在一天,你只要认真的工作就行了。”
田林喜的意思更加明白,在华威存在的这个时候,孙祥军无论是怎么样做表面的工作也好,他都只能是做一些对草海有利的事情,决不会来拖草海的后腿,更不会容许破坏草海的发展。
刘伟名笑道:“只要能够促进草海的发展,他们要怎么样斗就由他们好了!”
田林喜笑道:“我就说过的,你现在想掺合到上层的事情中是不可能的,你唯一的事情就是一心把草海的事情做好就行了,只要草海的事情做好了,就没有谁能够拿你怎么样!”
想到孙林表示出来的那种积极参与草海县城改造的事情,刘伟名笑道:“师傅,孙家既然有这样的想法,不宰他们一下就太对不起孙家了!”
田林喜哈哈大笑道:“不错,孙祥军是想花大钱做给大家看,既然是这样,你想敲他们一下就敲吧,他可能还会很高兴,草海的发展需要大笔的资金,孙家的家底还是很厚的!”
刘伟名就笑了起来。
这世上的事情就是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搞了半天孙祥军还没有死心,正在做着一些他复起的事情,看似难度很大的事情,看来孙祥军运作得差不多了,只剩下华威那一关,也不知道华威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如果华威因为老书记的原因松了口,孙祥军到是真的有可能复起。
孙祥军果然是一个能屈能伸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