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发现自己自从搞了一个春竹乡园区之后,尽跟一些超级高手较量,虽然都取得了胜利,却也都是田林喜暗助的结果,叹了一声,对田林喜道:“我就是想认认真真的做点事情,没想过跟孙祥军那样的大人物对上,怎么就甩都甩不开了呢?”
“伟名,各种的事情发展到现在你就更加不可能甩开了,下一步你与梦依结了婚之后,你要面对的事情更多,一定要有充分的心理准备才行!”
“你认为我该怎么办才好?”刘伟名有些郁闷道。复制网址访问
“其实,你现在的做法很简单,你自己做你自己的事情就好了,谁也不要在意谁的力量大不大也不必去管,把你的一亩三分地搞好,工作上去了,谁也无法拿你怎么样!”
“你的意思是让我率性而为?”
“不错,各方都是牵制着的,牵一发而动全身谁也不会轻开战事在这样的情况下,你们下面的人怎么样做是你们的事情,谁败了,那是他的无能!”
刘伟名就笑了起来:“你这样一说我就明白了,这个我在行!”
田林喜笑道:“你要明白现在处于处方的牵制当中,宁海的发展谁坐大了都不行,我们更多的插手对你们的成长并不是一件好事,所以,下一步主要还得看你们去运作,我相信黑兰市的那些事情你应该能够摆得平发挥你的能力,现在到了你自己操作的时候了!”
知道田林喜帮着自己挡了许多的事情也是花了大力,刘伟名道:“师傅放心,只要省以上级别的人不来搞事,我还是能够应对。”
田林喜话题一转,严肃道:“伟名,上次说起的宁军那事我让人查了一下,是这样的,宁军到了黑兰市以后,暗中包y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是一个做生意的女人从我们了解的情况看,宁军可能是迷上了这女人在她的身上花了大笔的钱,很有可能宁军在经济往来上存在问题。”
听到田林喜说出宁军的事情,刘伟名就皱眉头,如果这种经济上的事情真的出现了问题,被政敌抓到了把柄的话,问题就不会小了。
“伟名啊,宁军这小子在省里多么精明的一个人物,到了黑兰市就以为没有人管得住他了,这种人你与他相处时还得小心一些才是!”
“要不要跟呼延书记说一下这事?”
“这个事情你别管了,我会与呼延傲博沟通,宁军如果出了事情,他的面子上也不好看!”
打完了电话,刘伟名就在想着宁军的事情,包y一个女人,花了大笔的金钱,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呢?
刘伟名突然间的发现自己在市里的心腹并没有形成,看来应该把自己的人弄来市里才行了。
想到这里,刘伟名就想起了王报国差不多已经学习期满的事情。
拨了一个电话给市公安局长魏伟。
魏伟接到了刘伟名的电话也是高兴,听到刘伟名专门就鲁艺香的事情表示了感谢时,魏伟的眼睛一亮,心中就在想,自己刚刚把鲁艺香调到了办公室,刘伟名就知道了这样的事情,看来两人果然是有着亲密关系的,这条线必须要维系好才行。
魏伟笑道:“刘县长,不瞒你说,鲁艺香同志的能力是非常强的,我们局里面一直都把她的作用当成一件大事,下一步会给她加担子!”
刘伟名道:“魏局长,我那么一件事情,是这样的,我以前有一个驾驶员叫王报国,他已经在省里学习去了,很快就能学成回来。”
魏伟一听就明白了,高兴道:“好事啊,我们市局很需要人才,我过问一下,把他调到市局来工作好了!”
刘伟名就进行了感谢。
把王报国的事情搞定,刘伟名就在想,市里面自己从现在开始也应该预设一些人员了。
听到刘伟名说起孙林将会在草海投资参与草海的县城道路改建时,常委们互相望望,每一个人的脸上都透着一种怪异,今天这更好真是奇怪得不得了,孙家什么时候与刘伟名又搞到了一起了!
姜正权挠了一下头,今天开会本来是讨论市里面安排的一些工作,临散会了,刘伟名却说出了这个大家都没有想到的事情,搞得他也是满头雾水。
不要说是姜正权,就连不少的人都在寻思着这件事情。
“同志们,孙林的公司叫做环海集团,这次有意到草海县来参与城市街道的改造,这是一件大事,我们县应该重视这事,有了环海集团的帮助,加上我们自己筹措的资金,相信草海县的城市道路会有一个大的改观,我们既然要把草海县城打造成为一个高品味的城市,道路就成了一项重点,我们在充分利用草海的旧有道路进行改造,有的地方搞成双向四车道,有的地方也可以搞成双向八车道嘛!”
看到大家的表情怪异情况,刘伟名继续说道:“原来我们对县城改造的规划我感到还是格局小了一些,这次我们要把原有的格局扩大,一步到位,就别分几步走了,环海集团的实力极强,相信他们对于支持我们草海的建设是真诚的!”
陈锁源不确定道:“是京城的孙林?”
刘伟名看向大家道:“是我们孙刚同志的弟弟,是一个心中装着草海发展的企业家。”
韩敏道:“孙林会来草海搞这事?”
不要说她不理解,大家又如何会理解这件事情,谁都明白,如果按照刘伟名所说的情况,孙林肯定是吃错药了,花了那么大的一笔钱来投到草海,不过就是帮着刘伟名搞一个大的政绩,做成了这件事情以后孙林仿佛不仅赚不到多少钱,甚至还有可能亏本,这样的事情搞得大家满头的雾水。
孙家的人会跑来花钱帮刘伟名?
刘伟名微微点头道:“这件事情孙总是亲自跟我谈过的,现在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把这事落到实处的事情!”
听到这里,大家一惊,心中在想,这事还是别沾边为好谁也不知道刘伟名和孙林之间又在玩什么招数,还是让刘伟名去谈好了。
常务副县长李永卫真是怕这事落到自己的身上,急忙道:“我认为这件事情刘县长既然一手操作,还是由刘县长亲自来操作好了,大家认为怎么样?”
刘系的人们都看向了刘伟名。
姜正权也在想着这事,越想越搞不明白到底是出了什么样的事情急忙也接话道:“永卫同志的意见很重要我也认为这项目很大,还得伟名出马才行。”
看到自己这边的人都没说话,刘伟名道:“这事我也没把握,不过,既然孙总有意投入资金我看就应该尽力去做成这事,既然姜书记都点将了,我也就硬着头皮去与孙总谈一下了。”
姜正权笑道:“大家都明白的,草海县伟名同志能折腾,也折腾得好,还得你再折腾一下才行。”
大家都笑了起来。
刘伟名也笑道:“行我就服从县委的安排,再去折腾一下了!”
一口一声把县委摆在第一位,刘伟名的这做派看得大家都暗竖拇指,这个刘县长,现在是真的学到了许多的东西了!
开完会出来,刘伟名刚刚进入自己的办公室,温芳就走了进来有些担心,温芳道:“刘县长,这事我怎么没想明白呢?”
两人经常都会借工作之便说一些自己人才说的事情。
刘伟名笑道:“这次孙林是真的要投入资金的。”
温芳更加不解了,苦笑道:“孙林吃错了药?”
“不是吃错了药,而是这药他想吃!”由于没有外人在这里刘伟名也笑着说道。
温芳娇嗔道:“你不告诉我情况,我今天就无法入睡!”
“那个不好女人睡不好觉,那可是会影响美貌的!”刘伟名开玩笑道。
“孤枕难眠啊!”温芳递了一个媚眼给刘伟名。
刘伟名想到好长时间都没有与温芳那样了,就在她的身上看了一眼,看看外面,笑着点了一下头。
温芳就明白了刘伟名的想法,拿在手上的手机比了一下。
刘伟名这时表现得严肃道:“有些事情并不能看表面!”
指了一下天上道:“这事你不必过多的了解,反正孙林的到来,我们得重视,大量的资金投入到了草海,这对于草海的发展就是一个巨大的推动,我会促成这事。”
温芳这时才算放心下来,说道:“那就好。
看着温芳出去,刘伟名拨通了孙林名片上的那个联系电话。
这次孙林与刘伟名是一道来到了草海县的,既然下了决心做这事,孙家人的效率到是挺高。
两人联系了谈事的地点,刘伟名把陈锁涛叫着,两人就向着草海最豪华的一处宾馆赶去。
坐在车上,陈锁源小声道:“伟名,这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事,孙林是来送钱来的,以后我们单独交流。”
虽然是副书记,陈锁源想得明白,只有跟着刘伟名才会有出路,点头道:“行,我听你的。”
刘伟名来到宾馆时,那孙林与带来的几个应该是他们集团公司的人早已等在了那里。
看到刘伟名与孙林表现得非常亲热地握着手,陈锁源暗叹一声,还以为自己的道行算是高的了,现在才明白,也有自己看不明白的东西。
在草海县委班子的这些人心目中,刘伟名与那孙家的人就是一个死敌,现在看起来还真是有些不明白了,看看那孙林的样子,对刘伟名有些恭敬了。
再看看刘伟名的样子,对孙林表现得也真是过于客气了一些。
“孙总,刚刚召开的县委常委会上,县委委托我来跟孙总商谈草海县城道路建设的事情,县委认为环海集团在草海最需要的时候参与建设?这是对草海发展的大力支持,要求我代表草海县委感谢孙总。”
“说得过了!说实话,草海县是我大哥生活工作过的地方,对于这里,我一直都是充满感情的,这次我们到来,就是想完成大哥生前没有完成的那种把草海发展起来的遗愿?这次公司的一个主题就是不赚钱也要帮助草海的发展!”
“是啊,孙县长也是一直希望我们的县有一个大的改变,这次我们草海的规划中本来是分几步走,逐渐筹措资金滚动发展,现在有了环海集团的投入,那就节省了我们大量的时间了?我们打算借环海集团的投入?全县的道路建设一步到位,全部进行,相信几个月的时间就会让草海的道路环境发生一个大的变化!”
刘伟名就把差不多整个县的道路建设项目都说了出来,这完全就是整个规划中全部道路的建设任务了。
陈锁源眨巴了一下眼睛,心中暗想?这个刘县长真是在大敲竹杠啊,人家来支持,你到是好了,一张嘴就要求孙林投入巨资把整个县城的街道都进行改建,这资金可就太大了,别说是三年收回资金的想法?再多一个三年也不一定能够收回资金。
孙林也没有想到刘伟名开口会那么大,眼睛中再次透出了一股杀气,不过,很快还是把这股杀气隐去,来的时候父亲谈得非常的严肃,也分析了孙家的情况,假如父亲就这样下去了?孙家失去了保护伞之后,自己的那些庞大资产还能否保住都会成问题,到了那个时候,失去了保护的孙家就成了各方争夺的地方,随便搞出一些事情来?搞不好就是要命的事情。
孙祥军谈得很细,这次的草海投资有着两个目的?第一个就是希望能够起到意外的效果,促成父亲的复出,如果能够复出,所有的事情都能够解决,孙家就会更加兴旺,假如无法复出,这草海的舍利行为就是孙家的一道保护伞,大家看到孙家获取了那么大的利益,并没有独吞,而是不计利益的投入到了一个县城的发展中,这就是摆在明面上的保护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