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有了孙祥军的要求,来的时候孙林就已做好了被咬一口的准备,可是,他还是没有想到刘伟名的胃口那么大,如果按照刘伟名的这个规划,孙家投入的资金可就太大了,这竹杠被敲得很是心疼。(品&书)
孙林的心中把刘伟名恨得不得了,可是,他又知道再大的竹杠都得任由刘伟名敲,还必须表现出很乐意的样子。
不过,孙林心中还是有些不甘,说道:“看到了草海的情况,我们发现,广告的收益三年还是有些不够啊!”
刘伟名微微一笑道:“孙总是一个有着前瞻性的有经验之人,你肯定是看到了草海下一步成为三省中心城县的地位而来的,一些城市已经有了成功的经验,我相信贵公司一定也会运作得很好,说实话,有着孙总的庞大资源,把国内外的公司都找来草海打广告,相信那回收起来就会非常的快捷!”
孙林的心中发苦,刘伟名把自己的想法都摸透了,自己的确就是打着这样的主意,这样一搞,其实又是帮草海拉来了企业,还是一种变相的帮助草海发展的事情!
看向刘伟名,孙林知道自己在刘伟名的面前还是别算计了,先把这一关过了再说。
“刘县长说得不错,这事就这么定了吧!”
“感谢孙总对草海的大力支持,这事我们一定要请市委进行宣传!”
孙林又是气闷,刘伟名就算是不说,欧阳长阳也必将会当成大事来搞,这话白说了。
与孙林的谈判很顺利,刘伟名明白了孙家有意要来送钱,当然不会客气,想到县城的道路问题一下子就解决了的时候,心情真是不错。
在谈完了事情以后,刘伟名有意表示出想请孙林吃饭,这时的孙林又怎么可能有吃饭的兴趣,立即拒绝了。
知道他还得跟孙祥军报告这事,刘伟名心情不错的走了出来。
出来时,陈锁源叹道:“刘县长,我现在都还晕晕呼呼的!”
看看时间到了吃饭的时候,刘伟名道:“我们到街上随便找一家小吃摊把饭吃了,你看怎么样?”陈锁源是铁了心跟着自己的人,刘伟名还是很注意做好与他的交流工作。
草海县的人都知道刘伟名这个人不好吃,经常就会拉着人到街边随便对付一顿,陈锁源笑道:“我知道一家小馆,便宜,味道不错,我带你去。”
刘伟名高兴道:“那好,我们边吃边谈。”
两个人坐在一家小吃店里,一人要了一碗面就坐在那里边吃边聊。
看到陈锁源仍然疑惑的样子,刘伟名道:“有些事情还真是不太好说得明白,你只需知道一点,有些人想通过这事来实现一些目的。”
陈锁源接触的层次还是低了一些,想到了上层的事情,心中才多少有了一些明白,点头道:“原来还有这样的事情!”
“老陈啊,我们草海县的发展,需要的是大笔的资金,有了他们的到来,道路的问题就解决了,这是一大笔庞大的资金注入,到时我分你一半,你就超额完成任务了!”
陈锁源这才想到了自己的任务,笑道:“我这任务完成得到是轻松!”
刘伟名笑了起来?说道:“这个任务我到是帮你解决了,关键的还是下一步的一些具体的工作,你也是老草海了,草海县的情况你是知道的,许多工作都得做,我们必须要给外来的人一个全新的草海,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涉及到了方方面面,特别是我们的城区环境非常的重要!”
陈锁源看了一眼这个市场的环境,赞同道:“你看看这里,整个的就是一个脏乱差的情况,如果不进行整治,外来的人一看就有一种混乱的感觉?对于招商引资都是一个问题!”
刘伟名向着屋外看去?果然是一片混乱。
“是啊,我们要做的工作还很多,城市要改造,人们的意识形态也得改变,要不然就会成为那种外表光鲜?内在不行的情况!”
说完这话时,刘伟名的眼睛就看向了正对着他们这个小馆子的地方,只见喊打喊杀声传来。
刘伟名坐不住了,从店里就冲了出去。
陈锁源忙付了钱也紧随而去。
快速赶到了这里时,只见一个老太太被打倒在地上,一个小姑娘跪在地上哭着?一伙手持刀子棍棒的年轻人还在大喊着“跪下!跪下!”的声音。
看到这一情况,刘伟名沉声大喊:“你们干什么?”
没想到一个年轻人会大喊,其中一个头上染了金发的年轻把手中的刀子一指刘伟名,大声道:“跪下!”
刘伟名真是怒极了,在这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顿时就感到自己的脸上无光了。
想到自己一个县长?来到了城里会碰到这样的事情时,他都有一种要找一个地缝钻进去的想法。
四处看去,并没有一个警察出现在这里,就连那市场方的管理员都没见到来。
“你们是干什么的?”刘伟名沉声对着那些年轻人喊道。
“打!”
那年轻人也不应答,一指刘伟名就指挥着年轻人们冲了上去。
陈锁源吓了一跳?看到那么多的年轻人朝着刘伟名冲去,急忙拨打着县公安局长方为民的电话。
方为民是前段时间接替汪凌松担任局长的人?是市里指派到来的局长,这时也是刚刚来到馆子里面吃饭,身边前呼后拥的一堆人,更有一个是刚跟方为民联系上的道上人物。
接到了陈锁源的电话,方为民被震得不轻,有一伙年轻人正手执器具在围打刘县长。
发愣了一下,方为民怒瞪着那个道上的叫洪全的人沉声道:“你们干的好事!”扔下这话,方为民急着就朝着陈锁源所说的地方赶去,一路上更是不断打着电话进行安排。
当方为民赶到时,看到的情况让他更感吃惊,只见刘伟名一边用手护着一个老太太和一个小姑娘,一边拿着一个小板凳挡着对方的器具
“拿下这些人!”方为民朝着跟来的几个警察大声吼着,他自己已是率先冲了上去。
几个警察冲了上去很快就控制了局面。
看着方为民的到来,刘伟名瞪了他一眼。
本来刘伟名就强势,这一眼看得方为民就感到了不妙-。
“方局,发生什么事情了,狗日的,谁在闹事,看我不收拾他们!”那个与方为民在一起吃饭的道上人物这时也赶到了。
看到抱头蹲在地上的那些年轻人,心中一愣,对方为民道:“方局,都是我的几个小兄弟,如果有什么犯到的地方,我让他们去给你们陪礼去。”
这话不说还好,说出来以后,方为民真是郁闷之极了,最近与这洪全到是相处得不错,洪全也有意示好,在那洪全控制的夜总会里面,方为民最近都是住在那里,每天换着花样玩小姐,很是爽快,可是,现在不是一般的事情啊,刘伟名还站在那里看着的。
他更是发现刘伟名在听到洪全对自己说话时,又瞪了自己一眼。
警车不断响着,很快,一批批警察已经赶到。
刚才方为民一阵电话打去,整个县的警察们都惊动了,一批批的警察向着这里赶来。
看到里三层外三层的警察到来,刘伟名转身就走了。
看到刘伟名话不说就向外走去,方为民的心中一片冰凉,他也没想到会发展成这样,看着看热闹的群众也是一大堆人时,知道这次自己在刘伟名的心目中已经严重失分。
“刘县长!”方为民叫了一声。
刘伟名这时看到了人群中身着警服的汪凌松。
汪凌松上次的事情也多少受到了牵连,好在并没有查出经济和其它的问题,只是降了职成了排名靠后的副局长,平时他也基本不到局里,今天正好自己的一个老部下通报了这事,汪凌松就感到自己的机会又来了,第一时间就赶到了这里。
刘伟名看到了汪凌松,想到了这人还是属于自己的人,能力也强时,并没有对方为民说话,直接对着汪凌松道:“汪局长,这事你去处理。”
汪凌松心中激动,知道自己的机会是真的来了,立正举手敬了一个礼,严肃道:“请县长放心,我一定把这事处理得圆满!”
“好,处理好了立即向我报告!”
说完这话,刘伟名与陈锁源已是一前一后的走了出去。
看着刘伟名的背影,警察们的心情完全不同了。
方为民想到自己一个堂堂的局长竟然被刘伟名甩到了一边,根本就不理自己,反而是那个倒下的汪凌松被刘伟名安排了重用,想到汪凌松盯住自己的情况,他就感到浑身发冷。
汪凌松等待着刘伟名离去,这才转身看向了警察们。
汪凌松能够担任公安局长,手下又怎么可能没有几个人手,本来随着汪凌松的倒下,许多汪系的人都感到了无望,现在突然发现峰回路转了,大家都是听到了刘伟名的安排的,汪系的人一个个精神大涨,都火热地看向汪凌松。
这次汪凌松非常的明白,刘伟名是给了自己一个机会,这个机会能否把握就看自己的了,搞得好,自己就能上去,搞得不好,哪里来哪里去。
既然明白了刘伟名的用心,汪凌松就再也不去装佯了,把自己的人一个个的叫来安排着任务,根本就没有在意方为民的存在。
两人这次是完全对上。
陈锁源与刘伟名离开了这里以后,陈锁源道:“要看看汪凌松的了!”
“汪凌松能力还是强的,主流还是好的!”刘伟名说了一句。
陈锁源道:“方为民是刘大江亲自定的人手。”
刘伟名明白陈锁源的意思,那刘大江是市政法委书记,是楚宣的人,拿下了方为民,刘大江那里并不好交待。
“草海县要发展,谁不作为就拿掉谁!”刘伟名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陈锁源道:“行,是该换一个信得过的人了!”
说到这里,陈锁源道:“我担心的是汪凌松那里。”
刘伟名就笑了笑道:“你小看汪凌松了!”刘伟名相信汪凌松肯定手上已经掌握了一些能够弄掉方为民的材料,这样的机会他都搞不定,自己也就没必要再启用他了。
刘伟名现在想得很清楚,就是要借一些机会把整个草海的社会环境整治一下,要做这些事情,一些关键位置上的人就得由自己信任的人去把握,这样才能政令畅通。
只要汪凌松能够整出实在的材料,自己就可以去应对楚宣,在发展的问题上,相信楚宣的想法与自己是一样的。
恭敬坐在刘伟名的对面,汪凌松也记不得有多长时间没有这样紧张过了。
看着坐在对面看着材料的刘伟名,汪凌松的心中在叹气,曾几何时,自己比起刘伟名来说还是高高在上的情况,现在才多长时间啊,自己已经需要靠着刘伟名来翻身了。
不过,这种想法也仅只是瞬间的事情,他太明白了,自己要想重新翻身过来,除了刘伟名,还真是没有谁能够帮得到自己。
希望刘伟名看在自己还能帮他做事的情况下帮自己一把了!
刘伟名详细翻看着汪凌松拿来的厚厚一叠材料,里面是除了文字、相片外,还有着录制的内容。
看到一大堆的东西,刘伟名暗笑这个汪凌松是一个有心人,估计为了这一天是准备了好长时间。
看到这一堆有关方为民的材料,刘伟名明白,方为民是谁也保不住他了。
“你这些东西的可信度?”
刘伟名有意询问一下。
汪凌松严肃道:“请县长放心,一切都有据可查,经得起调查!”
刘伟名道:“那母女两人是怎么回事?”
“据了解,那女孩子先是跟其中的一个年轻人好上了,结果又吹了,那年轻人认识他们这些道上的小混混,就召集了这些人来逼那女孩子,女孩子的母亲跟着来说理,这些年轻人不干了,结果就把老太太推倒在地,还说要到女孩子家去砍杀!”
“老太太没伤到吧?”刘伟名关心道。
“老太太到是没伤到,不过吓得够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