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林伯诚也没有想到自己有意搞出来的那夸大行为被刘伟名这么一说就变得有些微不足道了,眼睛里瞬间的散发出一道非常锐利的眼神,随之又散去,心中就在想,这个小子果然有些难缠。 (. . )
哈哈一笑,林伯诚说道:“一个地方的发展,关键的还是火车头的作用,草海县城的改造成功以后,火车头的作用就体现了,环海集团正如小刘同志说的,这是一个有眼光的企业,他们明白,这火车头的作用才是根本,随着县城的发展,相信草海的发展会进入起飞状态。”
今天林伯诚到来是带有着任务的,目的就一个,无论如何也要坐实了环海集团的强大作用,看到刚才刘伟名转移了自己的话意,现在又再次把环海集团的作用点了出来。
刘伟名看到记者们都围在这里,微笑着看了一眼林伯诚道:“林部长的指示很重要,我们草海下一步的规划中,县城将向春竹乡方向拓展,随着春竹乡成为了整个草海县的中心之后,有着草海县园区强大动力的支持,整个县的经济必将直入起飞的状态,到了那个时候,草海县的旧城将会成为一个集多种功能为一体的精品城市,相信一两年以后,大家再到这里时,这里的情况就会有一个大的变化。”
记者们都是精明的人物,站在一旁听着这个草海的县长面对着一个省委宣传部长侃侃而谈,并没有任何的惧色,并且还两次把部长有意营造的主题破去,大家立即对这个县长感起了兴趣。
林伯诚知道自己想减弱草海原有成绩的想法在刘伟名这里是无法实现了,只能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就要有这样的心态,要有发展的眼光!”
两人结束了对话。
这时楚宣微笑着走上前去握住了刘伟名的手。
“楚书记好!”刘伟名恭敬道。
脸上露出了笑容,楚宣道:“很好,在发展的问题上就得有自己的特色!”
这话说得让人猜测了。
刘伟名转念间的就明白了楚宣的想法,这次林伯诚到来,他是出于礼貌才到来的,林伯诚的话楚宣也是听得明白的,不断想削弱草海以前的成绩,这事有些过了,肯定是楚宣也不喜了,这句话就是对自己的一种支持。
随后的时间就是签字仪式。
这次市委宣传部也插手了这事,欧阳长阳专门安排了一个记者招待
在记者招待会上,刘伟名与孙林围绕着环海集团参与建设时的作用又是一番的暗斗。
对于这事,刘伟名是坚持的,孙家想利用草海来做文章,这本身就已经占了便宜,还想弱化草海的成绩,这是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够同意
这次刘伟名准备得更加的充分,早早就把草海的各种发展规划和理念用各种的方式递到了记者们的手中。
随着草海的各种规划方案的提供,记者们仿佛突然间的发现了一个新闻的亮点,争相采访着草海一年来的变化内容。
看到随着刘伟名的引导,媒体开始把视线转到了对草海发展的了解时,方怡梅笑着对温芳道:“刘县长的视线转移得很好啊!“
温芳的心情也不错,笑道:“有些人想借环海集团来扩大影响,他们没有想到这事反而成了刘县长的一个进一步宣传草海的机会,相信随着记者们的离去,草海一年来的巨大变化就会呈现在全国人民的面前!”
楚宣这时也有着与温芳同样的想法,他也知道了一些孙家的目的,这次到来进一步看到了刘伟名的手段,借着孙家的宣传力量,反而把草海宣传了出去,这个刘伟名果然是有些道行的人物!
楚宣就在想,用好了刘伟名,对于自己想把黑兰市发展起来的想法是有利的,到是应该好好的支持他一下才是。
草海县的确是迎来了一个新的发展机遇,随着环海集团对革海县城的道路建设的签字仪式结束,草海县城就面临着一个最大的问题,那就是拆迁的问题。
孙林笑眯眯走进了刘伟名的办公室,一进门就大声道:“刘县长,我们的人马整装待发,你们的拆迁工作却进展不大啊!”
刘伟名就看了一眼孙林,看到的是孙林那眼神中透出的得意。
拆迁一直都是一个关键性的工作,在这里面涉及到的是家家户户,更有一些人要价很高,这一切都阻碍了拆迁的工作,如果草海县的拆迁工作没有跟上,这就将严重制约施工的进行,在签约的时候,由于没有想到这个难度,其中是加了一条的,就是草海县如果无法在规定的期限内完成拆迁,草海县政府就将赔偿环海集团的误工损失,如果因为草海县的原因而造成了无法施工,环海集团可以退出草海。
这个条款是孙林要求加上去的,姜正权也同意了这事,刘伟名也没有争执,现在看来,孙林是想在这件事情上做文章了!
起身上前与孙林握了握手,刘伟名道:“孙总放心,这件事情我们一定会很快解决!”
孙林嘿嘿一笑道:“听说中央最近在研究一个不能强制拆迁的东西,如果是那样,草海的拆迁工作可能真是会出现问题啊!”
刘伟名微笑道:“我知道这事。”
孙林就起身道:“刘县长,今晚要不要我安排一下,我们去放松一下?”
“孙总是忙人,我就不打扰了,晚上还有其它的事情。”
孙林就笑道:“要加快啊!”
看着孙林走了出去,刘伟名的脸色就沉了下来,这小子今天是有意来说笑的!
孙家的想法刘伟名不用猜也明白,现在媒体狂轰乱炸的,把环海集团将在草海参与改造县城的事情宣传了出去?环海集团是有名了。
在上层的那些大佬眼里面,谁家有点什么样的事情大家都清楚,虽然是环海集团,大家明白得很,这就是孙家的企业。
目的已经达到,孙家在这件事情上就算是做完了,虽然不会说不干活?到时他们会借口草海没有把活干好,并不是他们不用心,一来二去的,如果能够在孙祥军达到其重出的目的之后还没有把拆迁的事情搞好,到时孙家可就真是要撤出了。
无论如何也要用最快的时间把需要拆迁的工作完成好!
正在想着事情,汪凌松打来了电话。
“刘县长?发生了一件事情?一个钉子户把他的身上都泼上了汽油,说是谁要动他的房子,他就自杀,现在双方正在对峙!”
刘伟名一拍桌子,沉声道:“先控制好局势?我这就赶来。”
怕什么就来什么!
刘伟名这时多少有些头疼,县里的出发点是好的,在拆迁的问题上是一赔二了,这种待遇在许多地方都达不到,可是,仍然有那么一些人是人心不足?总想在这事里面占些便宜!
车子开到了拆迁现场时,刘伟名的眼睛里面就是一凝,他发现有着不少的媒体记者正在这里照相。
看到这样的情况,刘伟名就有着一种想法,这事看起来并不是表现上看上去的那么简单,也许是有人在这事上做着文章。
“刘县长来了!”
看到刘伟名的车子开来,不知是谁喊了一句。
随着那声音的传出?记者们一下子就围了上来。
刘伟名并没有去管记者们的询问,就看向了那站在一堆碎砖上的一个五大三粗的年轻人。
只见他的身上果然泼了油,手中拿着一个打火机。
虽然有些距离,刘伟名却也看出了那年轻人双腿有些抖动的情况。
看到有县里的领导到来,那年轻人仿佛松了一口气?大声道:“我以死抗争!”
只见他说着就狂燥了起来。
记者们这时也大声问了起来。
“刘县长,你对这事怎么看?”
“刘县长?强制拆适很不人道!”
“刘县长,如果出了人命,谁来负责这事?”
“刘县长,草海县在建设中是否存在违规的地方?”
刘伟名道:“请大家放心,我们等一会将在这里举行一个记者会,我会全面回答你们的提问。”
汪凌松让警察们把记者们拦开,走到了刘伟名的面前小声道:“刘县长,我观察了一下,那人应该没有自杀的勇气!”
刘伟名就看了汪凌松一眼,他相信汪凌松在观察人上自然有他的一套。
再说了,刘伟名在看向那年轻人时,也发现了这样的情况。
“刘县长,这小子提出了一赔四,还要求给他一间临街的铺面。
刘伟名严肃道:“如果大家都这样无理的要求,我们还干不干工作了?”
看了看那平静下来的年轻人,刘伟名大声道:“我是县长刘伟名,有什么话,我们都可以坐下来谈,你这样的行为是对你自己的生命极度的不负责任!”
“我不管了,你们政府乱搞拆迁,不答应我的要求,我就自杀!”
刘伟名接过汪凌松拿着的那个小喇叭,大声道:“草海的发展,道路的改造和扩建是必然的,一赔二已经是经过了县委的研究定下的,我们决不能够有任何的协商余地,你可以去调查一下,也可以问一下现场的记者们,我们在这事情上是否过份的地方,试问一下,你提出的要求是一赔四,还要求给你一间临街的铺面,这个要求是否过份?”
刘伟名的声音很大,一下子就把对方的要求点了出来。
群众们开始时并不知道这事,毕竟现在的老百姓都有着一种从众的心理,更是很自然就会认为政府做得过份,看到有人自杀,就主观认为这事是政府方面把人家逼很了。
现在听到刘伟名当着那么多的人大声说出了那钉子户的要求,一下子就指责起了那人。
刘伟名继续说道:“相信这段时间大家都从各种的渠道了解到了草海城市建设的内容,我们的草海就是要发展,就是要大力的发展,在发展中我们会碰到这样那样的问题,我们都有信心把事情解决,拆迁是必须要进行的,对于无理的要求,我们也是决不答应的!”
这就是刘伟名对那钉子户的答复了!
听到刘伟名这样一说,那年轻人又激动了,又跳又闹在那里骂着。
看到对方小丑一样的闹剧,刘伟名道:“你既然不听劝,想要自杀,这件事情谁也阻止不了你,为了避免大家说我们政府漠视人的生命,今天我就赔你自杀好了!你不是手中有汽油吗?那好,我现在以一县之长的身份就走过来,你也在我的身上泼上油,我赔着你一起去死!”
说完这话,刘伟名把小喇叭朝着汪凌松的手中一扔,迈步就朝着那年轻人走了过去。
刘伟名走得平静,脸上表现出的是一种淡然。
“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自杀了!”那年轻人没想到刘伟名会这样走来,惊慌中就又大声喊了起来。
“你都下了决心自杀了,我也下决心跟你一起去死,我过来就是赔你一道去死的,大不了我们一起死而已,你没必要那么担心!”刘伟名的手心捏着一把汗,他相信自己的判断,也相信汪凌松的判断。
这下子热闹了,记者们才发现今天有了一个大新闻,草海县的县长要赔着一个年轻人自杀,这可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事情。
一些人想到了刘伟名说的那些话,想到了刘伟名的目的是发展草海时,心中多少也有些感动,对那年轻人的同情一下子没有了,更多的人鄙视起了那个年轻人。
汪凌松看到这情况对着特警们道:“看好了,如果刘县长到了那里,那小子真人泼刘县长的油时,给我把他射杀了,一切由我来承担责任!”汪凌松也真是急了。
眼看着刘伟名一步步走近,那年轻人的勇气瞬间的失去,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嘴里大声道:“我不自杀了,我不自杀了,快把我身上的油洗掉啊!”
刘伟名这时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一脚把那打火机踢飞。
这时的特警们早已冲到了近前把那年轻人控制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