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看着那年轻人被带走,刘伟名就站在那地方,面向着人群道:“草海要发展,肯定会碰上这样那样的事情,对于合理的要求,我们一定会与群众协商,对于不合理的要求,无论他是什么样的人,无论他做出了什么样的行为,我们都决不会放任!草海县已经建立起了县里的网站,县里会把整个的草海发展情况公布在上面,我们更会把各项目的所有情况都进行公布,欢迎大家的监督!在草海的发展中,我们一定做到公开、公平、透明,草海的明天会更好!”
对于刘伟名刚才的做法,大家虽然有着各种的评价,也有人认为他一个县长这样表示出了与那年轻人同死的做法很过激,可是,草海县的老百姓却感到很过瘾,他们第一次看到了一个县长不畏死的形象。复制网址访问
在互相谈话中,老百姓们都会伸出一个大拇指,说一句“牛”!他们发现自己的县长强势得不得了,这个县长死都不怕,想用死来威胁,那真是错得不能再错了!大家也看出了那年轻人无理取闹的行为,更加的鄙视。
远处的孙林看到事情进展到这程度,一跺脚,骂了一句才快速离去。
县委宣传部长韩敏恭敬地坐在刘伟名的办公室里,她现在对刘伟名不得不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刘县长,现在网上就是这样的热阄!”说完了话,韩敏的双眼看向刘伟名,等待着刘伟名的说话。
看了一阵电脑上的内容,刘伟名并没有气恼的样子,而是微笑道:“自杀县长!有意思!”
听到刘伟名这样说话,韩敏感到自己真是看不透刘伟名了,苦笑道:“刘县长,现在网上议论纷纷的,对你表示要与那年轻人自杀的事情非常不理解,有的人认为你漠视生命,也有的人认为你是英雄,看情况这事越炒越热了,我们县里应该有一个应对的办法才行啊!”
“舆论自由嘛,媒体想炒作,那就让他们炒作好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刘伟名笑着说道。
在做那事的时候,刘伟名就已经想到了这情况,这样也好,对草海县的知名度也是一个提高。
沉思了一下,刘伟名道:“既然媒体对我们草海县那么感兴趣,我们就应该好好的利用这个机会,全方位、多角度宣传一下草海的发展,要把我们草海的新面貌呈现在全国人民的面前嘛!”
韩敏的眼睛一亮,感到刘伟名的这个意见很不错,说道:“我们也想过这事,就是感到有些难以着手。”
“你们把材料尽可能的准备,这事我来操作!”
刘伟名也打算好好的借这事宣传一下了。
看着韩敏出去,刘伟名思考了一下韩敏的态度后暗自点头,从现在的情况看,韩敏应该是希望草海发展的,作为楚宣一系的人,韩敏与自己的利益是一致的。
拨通了郑小柔的电话,刘伟名开口就问道:“小柔,宣传部门你那里有没有熟悉的人?”
上次虽然没有做什么?大家却是心知肚明的明白,刘家在郑小柔与刘伟名的事情上是有着一种促成的想法的。
对于这事,无论是郑小柔也好,刘伟名也好,两人都没有推辞的意思,这样一来,两人间的关系就变得微妙了起来。
接到了刘伟名的电话?郑小柔的心中很是喜悦,柔声道:“有的,你打算做什么?”
刘伟名听到郑小柔说有关系,就多少放心了一些。
郑小柔能够表明有关系的人肯定决不是一般的人,而是有权势的人物,这样就有利手自己的运作了。
“媒体的炒作情况你看了没有?”刘伟名问道。
不听到刘伟名询问还好?听到了刘伟名的这询问?郑小柔这才想到了刘伟名搞那种自杀的事情,就说道:“伟名,以后可不能这样干了,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你是一个堂堂的县长?怎么能干那种事情呢?你要知道,这样做在官场就是一种不成熟的表现啊!”
刘伟名笑了笑道:“成熟也好,不成熟也好,我已做了,并且,再出现一次?我还会做!”
郑小柔就叹了一口气道:“你啊!”
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从这件事情上,她也感到了刘伟名强势的一面。
“既然大家对我那么感兴趣,那就借这事加大对草海的宣传好了!”刘伟名说道。
郑小柔就笑了起来道:“最近孙家也是大力宣传着你们草海的城市建设,你再搞一下,你们草海不出名都难!”
刘伟名就笑道:“反正这是大家想看到的,炒作就炒作吧!”
郑小柔就笑了起来道:“行?这次就把你的形象完全树立起来。”
刘伟名又拨打了田老头的电话,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下,田老头到是很赞成,说道:“现在省委宣传部长是林伯诚,他是孙系的人?宣传孙林的公司他到是上心,如果要宣传你的话?估计他不会上心,这事我还是从京里着手。”
刘伟名把自己与郑小柔的商议情况说了一下,田林喜道:“这事郑家还是有些门道的,就这样办吧!”
刘伟名打完了电话就来到了姜正权的办公室。
看到刘伟名进来,姜正权微笑着与刘伟名握手,说道:“伟名,现在媒体炒得厉害,你有什么想法?”
他到好,只要有事就推给了刘伟名。
刘伟名道:“既然大家对我那么上心,那就借这件事情全面的宣传一下草海一年多以来的成绩好了,草海县也需要进行一次大规模的宣传!”
姜正权虽然属于谢系的人,与刘伟名不太对路,但是,作为一个县委书记,他也是希望做出一些成绩的,他经常都在想着草海发展的情况,他看得出来,如果按照草海现在的发展,相信要不了多长时间,草海的各方面情况就会有一个大的转变,政绩是必然的,只要谢逸没有什么新的指示,他到是希望就这样发展下去。
两人商议了一阵,取得了一致的意见后,刘伟名就开始操作宣传的事情。随着京城一些主流媒体对草海发展情况的宣传,随后的几天中,草海的各种情况也深入挖掘了出来。
刘伟名他们都不知道的是这时的京里高层也都看到了媒体上的情况。
华威坐在椅子上,认真读了一阵有关草海发展的报纸内容,闭目坐在那里沉思着。
这时的田林喜也坐在了华威的对面。
两人就这样坐着没有说话。
过了一阵,工作人员进来报告说付首赫来了。
听到付首赫到来,华威那闭着的眼睛睁开了,站起身来迎了出去。
付首赫的精力明显没有华威好,三人走进来后都坐了下来。
看到付首赫的样子,华威道:“我看你还是跟我学着练一下五禽戏好了,走个路都在大喘气。”
付首赫笑道:“你那东西我玩不来,还是算了!”
两人一直相处得都非常不错。
聊了几句闲话,付首赫微笑着看向田林喜道:“田林喜啊,你那徒弟可是一个能折腾的人啊,才一个县长就折腾得全国都知道有他这样的人了!”
这话田林喜还真是不太好应答,一时半会也没想明白付首赫的意思。
到是华威说话了,听见华威指了一下桌上的那些专门派人到草海拍来的相片道:“你也看看草海的这些相片吧。”
付首赫就拿起了那些相片一张张的看了起来。
拍摄的人也细心?把每一个场景的对比都分类放在了一起,第一张打开时是原来的情况,第二张时就是现在的情况。
华威闭目坐在那里并没有说话,任由着付首赫翻看。
付首赫看得很慢,每一张都会看好一阵,看完了相片,付首赫的脸上表情有了一些动容。
“仅仅一年多的时间?草海的整个面貌就有了那么大的改变?”付首赫虽然也知道刘伟名,却也并没有太过去了解刘伟名的情况,现在看到了这些由很专业人员拍摄来的相片,他闭上眼睛就能够从各种的角度了解草海县的变化情况。
“小刘同志现在的争议很大啊!”华威这时说了一句话。
华威的话说完时,付首赫又看了一眼桌上的相片,这才严肃道:“如果真是相片中的这些情况?我到是认为小刘同志是一个不错的同志?能够沉下心来扎实工作,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把草海发展成现在的情况,真是难为他了!”
“我了解了一下,在小刘同志的发展中,他更多的精力并不是用在发展上?而是用在了其它的方面,制肘太多啊!”
付首赫是多么精明的人,从华威的这句话里面就听出了华威对于那些制肘刘伟名的人是多么的不满了。
付首赫也是一个心中装着国家发展的人,当然也不满意那些制肘的人,不过,有些事情不满意是不满意?却也必须要去做。
到了他们这层次,有些话不必说大家也难了解,两人都坐在那里沉思着。
过了一阵,付首赫道:“年轻的同志要成长,只有经过了磨炼之后才能够有更大的发展,华夏需要培养一些后辈的人才,这些人才不能够把他们放在温室中?需要的是一种复杂环境的磨炼!”
华威这时的眼睛睁开了,看了一阵付首赫,然后微微点头道:“磨炼的环境也不能差别太大,有些人就是不知道自己坐在什么样的位子上,乱伸手!”
“相信应该不会了?如果真有这样的事情,中央还是能够制约的
田老头坐在那里听着两人的对话?他知道两人在交换着孙祥军的使用方面的看法。
田林喜的心中也暗自高兴,从两人的对话看,两人对刘伟名都有了重点培养的想法,如果真是这样,孙祥军被放出来再使用就成了可能,到时孙祥军估计就会成为刘伟名进行磨炼的对手,不过,华威也谈到了不能级别相差太大的问题。
这就是不允许孙祥接不顾身份乱来。
付首赫也表态了,如果孙祥军不顾身份胡乱打压刘伟名,他也不容孙祥军的行为。
“草海的经验是可取的,宣传力度可以大一些!”华威说了一句。
付首赫微笑道:“不错,小刘同志做得非常好,是应该全方位进行宣传!”
华威看向田林喜道:“你告诉小刘,一个人做事情就得有一股气,心中有着这股士气,就能够不畏任何的压力,就得有一种拼命的精神!”
“师傅,卢江副省长说是要到草海县春竹乡调研。”刘伟名打了一个电话给田林喜。
接到副省长卢江要到来的事情,刘伟名想到了田林喜说起的卢江是刘系人物的事情,就打电话向田林喜说了这事,也想了解一下卢江到来的目的。
田林喜现在正在高兴中,听到刘伟名说起这事就笑道:“看来卢江也坐不住了!”
“上次我听你说过,他是刘系的人?”
“不错,卢江是刘系放到宁海的一员干将,是刘老头在的时候就要重用的人,他曾经还是刘老头的秘书,与老刘家亲得很,只是,他到了宁海以后,刘老头就去了,搞得他一下子失去了强大的支持!”
几句话就把卢江的情况进行了交待。
刘伟名听完这些话,不解道:“按说他是刘家的铁杆,刘家怎么没有保他呢?”
哼了一声,田林喜道:“有些事情你不清楚,我只告诉你一下,刘雨江与他不是太对路。”
哦了一声,刘伟名没有再问这事,他已经明白了,在对待卢江的事情上,刘家内部也存在着分歧,以前刘雨江在的时候,以她在刘家的强势,肯定刘家的人就不待见卢江了,现在刘雨江不在了,这事就有了转机。
“伟名啊,卢江这人是一个挺不错的人,对刘家还算是忠心,好好的与他相处吧!”
“你这话说得,人家是副省级,虽然没进常委,可是大人物啊,我算老几!”刘伟名笑着说道。
田林喜笑了笑道:“也别把自己看得轻了,作为刘家的女婿,你现在的份量还是有的。”
“伟名,你牢记一点,草海的发展才是你发展的根本无论任何时候你都要把草海的事情当成头等的大事来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