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感觉有些话田老头并没有说到位,话里只是要求自己把草海的事情做好,联想到田老头最近又跑了一趟京城时,刘伟名就有了一些明悟。 .
虽然卢江只是一个没进常委的副省长,他的到来还是引起了市县两级的高度重视。
由常务副市长张文祥陪同,一行人就来到了草海县。
姜正权和刘伟名为表示重视,也都在县界进行了迎接。
看着几辆越野车到来姜正权和刘伟名都迎了上去。
卢江并没有坐在车内不下来,而是很亲切地走下了车子。
与姜正权握手聊了几句闲话后,卢江的手就伸向了刘伟名。
两人都是互相知道的,但却并没有打过交道,对于站在对面的刘伟名,卢江可谓是如雷贯耳想到此次到来的目的卢江的脸上布满了笑容。
“是刘伟名同志吧?”
“卢省长好!”刘伟名双手握住了卢江。
感受到了刘伟名的热情,卢江的心神也是一动,这个年轻人不错!
“刘伟名同志,早就知道你们春竹乡的发展,这次我来的一个主要目的就是想进一步的对春竹乡的发展模式进行调研我们省里的一些乡镇的发展还很滞后,就是要寻找到一条适合乡镇发展的路子,你们春竹乡现在被媒体炒作得厉害,我也想到现场真实进行一些调研。”
看到这样子,谁都明白了,搞了半天人家卢副省长到来是为刘伟名站台来的了,没大家什么事情了!
一行人很快来到了草海县,在经过了一些接待上应有的程序后,卢江住进了县委宾馆。
卢江先与姜正权谈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秘书就出来,说是卢副省长要跟刘伟名单独谈工作上的事情。
进入到了房间的时,卢江起身主动与刘伟名握了握手示意刘伟名坐下以后,卢江看向刘伟名道:“梦依每次到宁海都会上我们家去一趟的,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这谈话的方式就显得很特别了,根本就没见外的意思,一下子就拉近了两者的关系。
刘伟名心中赞了一声这个卢江的谈话方式很特别,这样就减少了许多不必要的试探。
虽然并没有从刘梦依那里听到有关卢江的事情刘伟名还是微笑道:“早就听说卢省长是老爷子的秘书,与刘家很亲!”
卢江就哈哈大笑了起来,点头道:“我一直都关注着你的发展,伟名啊,做得不错!”
这句话进一步表达出了卢江与刘伟名的亲近之意,一直都在关注着刘伟名的成长,这就表明了他一直都心中装着刘家的事情,后面又对刘伟名进行了赞扬,这就是看好刘伟名之意。
果然是秘书出身,几句话间的,与刘伟名之间的就形成了一种同一个战壕的情况。
“到时还要请卢省长去参加我们的婚礼!”卢江点头道:“这是喜事,我一定参加!”
接触下来,双方对对方都感到满意,卢江看到了刘伟名的情况,心中是满意的。
作为曾经的刘老爷子的秘书,卢江明白,自己与刘家已经无法割开,刘家的发达才有自己的发展,看到刘家现在的情况,他也是急在心头,现在好了,看到刘伟名的那种冲劲,他知道,刘伟名应该就是刘家新一代的领军人物,有了这样的一个各方面出色的领军人物,刘家的力量才不至于散去,这是一件好事!
“听说田老是你的师傅?”卢江问了一句。
“是的,大学的时候,偶然的际遇,师傅就教了我五禽戏,对我很好。”
卢江微微一笑,说道:“这是好事,田老这人古道热肠的,看对了眼的人,他可是会下大力帮助的!”
刘伟名笑了笑说道:“他是这样的人。”
卢江也笑了一下。
刘伟名道:“卢省长这次到那来,重点是想看哪一方面的内容,我们好安排。”
这次卢江来得突然,草海县也没有太多的准备。
“这样吧,如果不影响的话,这几天就由你陪着我到处看看,我想看一个真实的草海。”
刘伟名也在琢磨着这个卢江,感觉到这人还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物,如果刘家能够把他放在关键的位子上,也许能够发挥出一些作用,并且这作用还会非常的巨大。
想到这里,刘伟名又在想,也许刘家还有着许多的力量,只是存在着一种整合的问题。
从宾馆出来,刘伟名一直都在想着刘家力量的问题,感觉到刘家的那几个掌舵者真的有些无能,放着那么一些人才不用,搞得四分五裂的!
自然有办公室人员负责卢江的服务工作,刘伟名到是没有去管这些事情,回到办公室时,刚抽了一支烟,田林喜到是打来了一个电话。
“感觉怎么样?”田林喜问了一句。
“卢副省长这人很好相处!”
“我认为最主要的还在于他的能力,你认为如果他能够进入到宁海省委,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局面呢?”田林喜就问了一句。
刘伟名道:“当然很好了,有了他进入宁海的省委,相信宁海的力量就会有一个大的变化,刘家的力量就会打入到宁海!”
“哈哈,卢江不会在宁海进入常委的,但是,可以运作一下,让他到南西省去任一个常委副省长。”
南西省?
刘伟名就沉思起来。
“伟名,可能你不知道,南西省一直都是刘家的重地,不过,前段时间出了一些问题,刘家的力量受到的打压极重,在省委里面只占据了一个位子了,现在上层有些事情可以进行一些平衡,孙家应该会答应从南西省退出,到那个时候,卢江就可以补进去,只要有着他的进入,南西省刘家的力量就重新得到增强了!”
“孙家会同意退出?他们花了那么大的心力进入南西!”
“伟名啊,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孙祥军可能这一届干完了以后,还将再干一届!”
刘伟名听到田林喜这样一说,就完全明白了,通过一系列的运作,孙祥军复出有望。
想想孙祥军的情况,他现在不过就是受到了一些限制而已,金陵市委书记的职位并没有变化,本来到了换届时自然下来,现在政治生命就延续了下去,难怪孙祥军会接受一些条件了!
又要有不少的变数了!
刘伟名发现上层有意不想让自己有好日子过似的,这里刚刚喘了一口气,孙祥军又跳了起来。
没听到话筒中刘伟名的说话,田林喜微笑道:“一把宝剑不磨一下,又怎么能利得起来?伟名啊,眼光一定要放长远些!”
“我要想会不会影响到草海的发展,其它的事情到是没有太过于重视!”刘伟名说道。
田林喜就高兴道:“伟名,既然与刘家都谈好了,我看你抽时间到京里一趟,你父母也得去认认门了,这是你的终身大事,尽快解决了才是。”
“行,现在草海的各方面工作已经走上了正轨,我也在想着把这件事情处理一下。”
“伟名,有些事情你要想明白一些,你现在虽然是刘家的女婿,但是,这是准女婿,如果你真正成了刘家的女婿,那就是刘家的新一代核心,这是两码事情,刘家也需要注入生命力啊!”
“伟名,这梦依的家很大吧?”坐在飞机上,母亲孙智芳有些紧张地看向自己的儿子,这次不同一般,是应刘梦依的父母的邀请,全家人到京城去进一步确定结婚的事情,对于刘家来说就不是一件小事了。
刘恒成也穿上了自己很少穿的那套非常正规的衣服,显得有些同样的紧张。
大姐刘莹笑道:“你们也真是的,搞那么紧张干什么,他们刘家不就是住在京里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刘伟名爱听这话,笑道:“还是大姐明白,你们也别搞得那么紧张似的,以后一家人了。”
看着这机场的情况,刘伟名的心中多少也有一些感慨,这次是刘家请自己家到京城谈婚事,这可就不一般了。
这时的刘伟名心中充满了一种豪情,草根同样也能够有所发展!
其实,从心底深处,刘伟名还是多少带有着一些草根的那种自卑的情绪,正是有着这样的情绪存在,在人前刘伟名就表现出了一种强势,怕别人看轻了自己。
随着一天天的发展,刘伟名的那种自豪感也在增强,今天出了机场时,刘伟名就感到自己的心灵仿佛得到了一种解脱,那种一直存在着的自卑情绪竟然完全消失。
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后,刘伟名再看向自己的这次结婚时,那种心情就已经完全不同于以往了,已经多少带有着一种傲然之气。
大家族又能如何,自己就算是一个草根也不弱于他们。
“伟名!”一出了机场,刘伟名就看到刘梦依和一个看上去是司机的人微笑着站在那里。
刘梦依更是挥着手。
本就漂亮的刘梦依一喊,许多人都看向了她。
喊完了刘伟名,刘梦依又喊起了孙智芳和刘恒成,喊的竟然已经是“爸妈”了,
刘莹急步上前挽住刘梦依的手道:“等急了吧?”
看到大姐这样子,刘伟名也在暗笑,大家还真是那种没见过世面只要见了世面就会改变的人,看她现在的情况就知道了,他现在已经在逐渐进行着改变,这是好事啊!
到了外面是两张小车,父母和大姐都坐在那司机开着的车内,刘伟名就坐进了刘梦依开的小车。
坐到了车上,刘梦依道:“爸妈今天请假在家都等着的。”
“最近挺累的吧?”刘伟名看到刘梦依有些疲乏的样子,关心地问道。
听到刘伟名关心的话语,刘梦依一笑道:“都是自己的事情,累点没关系。”
“家里现在不反对了吧?”
“嗯,都挺支持的。”说到这里时,刘梦依的脸上现出了一种兴奋
车子停下时看到那一座院子刘莹这时也吃惊了,小声对刘伟名道:“伟名,这就是刘家啊!”
刘伟名微微一笑道:“住的地方大点小点都一样,对于每一个人来说,能摆一张床的地方就足够了!”
刘莹就是一笑道:“我可没你的境界高。
“亲家你们来了?刘栋流显得很是亲热从里面迎了出来。
刘恒成也满脸带笑迎了上去。
看到刘家对自己的父母还是那么的亲热时,刘伟名也露出了笑容。
想到当初自己来到刘家的情况,现在又看到了这样的情况,强烈的对比浮现在了眼前,看来一切都得实力说话,就算是这样的事情也是一样。
刘梦依的母亲这时也拉着孙智芳聊着家常两人也显得亲热。
“亲家母,这次你们到了京城,我来安排,一定要把京城的各个景点都看看,京城还是有许多可以看的地方。”黄欣与孙智芳聊得起劲。
把父母安排着住进了刘家。
刘家的房间的不少,早就已经安排好了。
住在这样的地方,明显看得出来刘恒成老两口到是显得有些拘束
安排好了父母,刘伟名才随着刘梦依进入到了他住的那房间的。
刚一关上门,刘梦依就扑进了刘伟名的怀里。
感受到了刘家的这次变化,刘伟名的心情也非常不错,紧紧抱住刘梦依两人就激吻在了一起。
吻着吻着,两人就倒在了床上。
这次刘梦依就特别放得开了两人再也无所顾虑地抚动着。
很快,两人的衣服就已经完全解除。
阳光从窗外射入到两人的身上,在阳光之下,刘梦依的身体更加的明亮晶莹似的。
第一次看到刘梦依的身体,特别是在这光线的照射下面,刘伟名顿时有着一种强烈的欲情。
刘梦依的动作虽然生涩,却显得非常的激动。
刘伟名当然明白刘梦依的心情,现在两人终于走到了一起,这一路行为,刘梦依的感受是最深的。
颤颤的身体在刘伟名的身体下发生着变化,刘梦依早已进入到了状态当中。
“伟名!”
刘梦依媚眼迷离地轻声道。
看到刘梦依的这样样子,刘伟名就明白了,刘梦依这次再也不会阻止自己的进入。
“我来了?”刘伟名还是问了一声。
并没有说话,刘梦依搂住刘伟名的双手更紧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