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两人在房间的里面做着这事时,刘栋流也与自己的老婆在房间的里面变着事情。(品#书……网)
黄欣道:“梦依都在伟名的房间里好一阵了!”
刘栋流看了黄欣一眼道:“反正是一家了!”
黄欣这才没有再说这事。
过了一阵,刘栋流道:“尽快把他们的事情办了吧,我们刘家现在各处都有情况发生。”
黄欣道:“办了就真的能解决?”
“你啊,许多事情就是这样,没到最后关头就还有余地,没看到这段时间那些人都在加快步伐?谁没有一点消息啊,再说了,我们家那么大的一件事情,大家又不是瞎子!”
“你是说他们也在争取时间?”
“是不是争取时间就不谈了,你要知道一个关键,伟名的身后是华威,那是强大的存在,有了这样的一层关系,你还怕田老头不管伟名?还有,就是那呼延傲博的一条线了,那里也是一个强大的力量,两股力量加在一起的话,你认为这对于刘家现在的局面是一种什么样的影响?”
黄欣这才暗自点头,她也不是一个很笨的人,明白刘家需要的是一种威慑力,而得到了刘伟名,这种威慑力就能够显现出来。
“伟名这个人是一个有性格的人,不可怠慢了他的父母!”
黄欣道:“都一家人了,你放心吧,我知道轻重的。”
刘栋流这才叹了一声道:“刘家也要缓一口气了!”
看到自己的丈夫显得很是疲惫的样子,黄欣也是心疼,说道:“撑不住就别撑了吧!”
摇了摇头,刘栋流揉着太阳穴道:“许多事情不能看表面,刘家发展到现在,就如同一个大的房子,这房子无论如何的破旧,下面都还住着不少的人,如果房子倒了,除了住不了人外,压到的人也会不少,现在各家做的事情就是把我们刘家堵在了这破房子里,不让刘家的人出来啊!”
他这个比喻就太生动了,黄欣也是一阵失神道:“这就太严重的!”
“我现在是刘家主持的人,如果我都顶不住了,你认为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好在有了伟名进入,他就如同是一些新的支柱顶在了那里,随他进入的就是更多的坚实支柱,这样一来,房子就顶住了,顶住了房子,各种的修补就有了时间,到时又将会是一座很漂亮的房子。”
黄欣笑道:“你也太把伟名看得高了,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县长,能起多大的作用!”
“不然,你们就都看错了,你看着吧,要不了多长时间,他就会进入市级的领导行列,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刘家才算是可以完全的松一口气了!”
黄欣的眼睛一亮道:“他真的能够上去?”
这事关系到的是自己女儿的生活,黄欣不得不重视。
“放心吧,草海的规划我认真研究过了,如果按照他的思路去搞,要不了多长时间,草海县的政绩就出来了,你看到没有,最近的宣传草海的内容也有一些变化了,看来孙家也在调整了!”
黄欣笑道:“听了你这么一说,我感觉梦依嫁给了伟名到是不错!”
“唉,让我闹心的还是小柔那事!”
说到这事,两人都在皱眉,黄欣道:“老郑家也没态度?”
“哼,老郑心里清楚得很,他精明得很的,你以为老郑就不希望与华威建立联系?”
“你是说,他也打了主意了?”
“你看着吧,这次他会主动见伟名的!”
黄欣叹了一声道:“梦依这孩子也没意见似的!”
“别管了,这事就顺其自然吧,有些事情我们想管也管不了!”刘栋流也叹了一声。
从房间的里出来时,刘梦依的脸上散发着幸福的光芒,有些羞涩地跟在刘伟名的后方,走起路来小步小步的。
刚刚的激情一幕久久停留在她的脑海中,一想到自己和刘伟名在屋里做着那种事情,外面的父母肯定也会察觉到了的时候,刘梦依就有些不好意思见自己父母的感觉。
刘伟名却是完全不同的感觉,那种爽快的感觉充斥心头,从现在开始,刘梦依就将是自己的妻子了!
感受到了刘梦依对自己的依恋,刘伟名对于有这样的一个老婆还是非常的满意的。
刚才与丈夫在屋里聊了一阵,出来时看到的仍然是紧闭的房门,刘栋流两口子就明白了,女儿今天是把自己交给刘伟名了,两人坐在那里就有些心情复杂起来。
看到女儿出来,黄欣就在女儿的全身上下看了一眼,看完就明白了,女儿从此再不是女儿之身,而是刘家的媳妇了!
还是女儿自己去找到了她的幸福啊!
黄欣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什么,再次看向刘伟名时,竟然已经没有了那种强烈的排斥感,反而希望刘伟名能够对自己的女儿好一些。
刘栋流看报纸的动作也停了一下,戴着眼镜的头离开报纸也看了一眼刘伟名。
黄欣道:“你们一路到来也辛苦了,不多休息一下?”
刘梦依脸上泛红,偷偷看了一眼母亲,说延:“爸、妈,你们没出去?”
这话问得!
刘伟名都有些老脸发红了。
刘栋流看向刘伟名道:“伟名,你跟我来书房,我们说点事情。”
黄欣一拉女儿道:“妈也有事跟你说。”拉着刘梦依就进了另一个房间。
刘伟名跟着刘栋流就进入到了他的书房。
刘栋流的书房很大,里面还有着不少的名人字画之类的东西,看到这样的一个房间,刘伟名明白?刘家还是很有底蕴的一个大家族。
“自己倒水喝。”刘栋流坐了下来。
刘伟名拿起一个杯子倒了一杯茶水。
反正已经到了刘家了,刘伟名也没有那种不安的感觉。
特别是这次到来时的心情变化让刘伟名充满了自信。
看着刘伟名很自然地倒着茶水,刘栋流也在暗自点头,这个小子看来很有自信了!
刘栋流也在回忆着刘伟名第一次上刘家的情况,那次到来时的刘伟名就显得小心了许多,这次却是完全的不同了。
看着刘伟名坐了下来,刘栋流道:“现在是一家人了?有些事情也需要让你知道一下。”
刘伟名道:“爸,你请说。”他现在也改口了。
脸上露出了笑容,刘栋流道:“梦依这孩子别看很听话,犟起来也很犟的!”
刘伟名笑了笑道:“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
用手在椅子上敲击了一阵,刘栋流道:“老田应该跟你说了一些我们刘家的情况吧?”
“师傅是说了一些,不过?还是不太清楚。”
叹了一声?刘栋流道:“谁的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幸福,我们也是一样的。”
这是想向刘伟名解释一下他们以前阻拦的意思了。
刘伟名道:“爸,我明白的,当父母的都会做那样的事情,我理解?这去的事情就不必再说了。”
刘栋流的脸上有了更多的笑容道:“你能理解就好,现在是一家人了,往后刘家就是你的家,有什么事情一家人商量着做吧。”
看到刘栋流的样子,刘伟名突然有些理解起了刘栋流这个人,这个刘梦依的父亲能力是不强?但是,他却很想维护刘家的利益,失去了大树的依靠后,他维护刘家的压力估计很大。
再看看刘栋流那苍老的样子,刘伟名心中还有着的一些不满也散去了。
“爸,你也不容易!”刘伟名就说了一句。
刘栋流没想到刘伟名对自己那么的了解,竟然还说出了这样的话?脸上顿时就有了一种动容的神情。
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后,那多少有些激动的心情也算是压了下去。
刘栋流的心中是感慨的,自己尽力维护着刘家的利益,为了这个利益,甚至还想到了联姻?这是把女儿的幸福放弃了,又有几个刘家的人理解自己呢?
搞了半天?还是这个自己一直反对的女婿理解自己啊!
想到刘家的那么大的包袱压在自己的身上,让自己每天都有心无力时,刘栋流就在叹息。
有了这样的一个心时的变化,刘栋流突然间的感到对待刘伟名并不能再用以前的想法去做了。
原来刘栋流的想法就是利用一下刘伟名背后的田林喜和呼延傲博的力量维护刘家的利益,现在却发现,刘家的许多事情如果有一个刘伟名来分担,自己的压力就会减轻许多。
坐直了身体,刘栋流看向刘伟名道:“伟名,你放心好了,往后刘家在对你的支持上会倾尽全力!”
刘伟名笑了笑道:“我相信通过我的努力,同样也能够发展得很好!”
这是一种强大的自信!
看到刘伟名那严肃的样子,刘栋流知道,用刘家的力量来吸引刘伟名已经不行了,现在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要尽可能的把刘伟名拴在刘家。
“伟名,梦依是我们唯一的孩子,有一个事情我想了好长时间了,一直不好开口!”
刘伟名不解道:“爸,你说吧。”
迟疑了一阵,刘栋流才说道:“你们的孩子能不能让他姓刘?”
说这话时,刘栋流的眼睛里面充满了一种热切。
看到刘伟名一愣时,刘栋流又说道:“你放心,只要孩子姓了刘,我们老刘家就会全力教育于他,刘家也得有一个接班的人啊!”
这话说得明白了,只要孩子姓了刘,就是刘家的传人,往后刘家就会全力支持,那种前途必将远大。
刘伟名的脸色却已经变了,声音也提高了一些道:“我相信自己的能力,我相信自己也能为孩子创造一下美好的未来,刘家也需要有姓刘的孩子!”
刘伟名对于这事是决对不会同意的,这里娶了刘家的女儿,孩子生下来了,却改姓了刘,这让自己往后在人前怎么抬头,大家只会认为自己是靠着刘家发展起来的,现在的刘伟名早已不同于以前了,强大的自信充满了他的身上,根本就不会在意刘家的态度。
看到刘伟名驳回了自己的意见,刘栋流仍然有些不甘心,说道:“伟名啊,孩子姓什么都一样的,你怎么那么在意呢?”
“爸,这件事情就不必再说了,我很在意!”
刘栋流直视着刘伟名半天,心中暗叹一声,这事上看来刘伟名是决不会让步的,这小子现在的翅膀硬了!
这事也是刘栋流的一个试探,他也知道可能性不大,确认了刘伟名的态度以后,刘栋流知道只能试一下第一个方案了,就说道瞎:“伟名,既然这样,如果你与梦依有了第二个男孩子,是否可以把第二个男孩子改为刘姓?”
这事刘伟名到也没有拒绝的想法,他争的就是自己是否入赘的问题,那可是一件面子上的大事,只要解决了这个问题,其它的到是无所谓了。
“这个事情爸可以找梦依商量。”刘伟名说了一句。
眼睛一亮,刘栋流就有些兴奋道:“行,就这么说定了!”
两人都没有去想计划生育的问题,这种事情对下面的老百姓都已难以控制,到了上层就更加灵活了,这也是华夏的一种特色!
刘伟名看到刘栋流的样子,暗自摇头,刘梦依那里看来又要受到她的父母的轮番动员了!
解决了这个问题,刘栋流看向刘伟名的眼神中就多了许多的满意,想到刘伟名如果发展了起来,对孩子们的照顾肯定也会很大时,刘栋流的心思也活了,如果说以前只是让刘伟名借用一些刘家的资源的话,现在他想到的就是刘伟名与自己是一体的问题,刘伟名发展了,下一步就是自己孙子的发展,这事就不再是外人的关系了,而是要为自己孙子铺路的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