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看来这里是应有尽有啊!”刘伟名感叹道。
张丰笑道:“刘哥,这里很大的,各种内容都有,赌石也是一个赌字,只要沾赌的东西,这里都有。”
看看几个岔道通向各处,刘伟名一惊,如果真是这样,这里完全就是一个日进斗金的地方了!
“梦依,帮我看看这块怎么样?”刘洋对着站在刘伟名身边的刘梦依喊了起来。
刘梦依迟疑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
看得出来,刘梦依对于这种赌石的事情也喜欢,刘伟名暗叹这老刘家的人们真是失去了目标的一群人。
递了一块石头给刘伟名,刘梦依笑道:“反正你有一百万,就感受一下这赌博的事情吧!”
刘伟名接过石头,看到这石头的卖相不错,看了看就放到了地上。
刘伟名是练过五禽戏的人,田老头曾经对他讲过的一个事情对他的影响较大,田老头说过,任何的东西其实都是有着灵性的人,如果敏感的人,会感受到那些东西的灵性。
对于一个练了五禽戏的人,由于气感极强,比起一般的人更能够感受到物体内部含有的灵性。
今天碰到了这样的机会,刘伟名就在想,玉石应该也算是一种有灵性的东西吧,自己刚刚在五禽戏上有所突破,到是应该好好的感受一下这种玄妙的事情。
捡了几块石头运气感受时,刘伟名暗自摇头,看来田老头的那话说得还是太玄,自己根本就无法从这些石头内部得到有用的东西。
看了一眼刘洋和刘梦依时,见到的是她们两人早已不断翻看着石头,那刘洋还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一些很专业的小设备进行着查看。
看看刘政时,这小子仿佛对这里的东西不感兴趣,挤到了刘松的身边正在那里看着。
其实,一些身体敏感的人拿着石头还是有着一些感觉,一般很好的石头,如果静下心来感觉的话,还是有着与其它的石头不同的感觉的。
刘伟名一个个的拿起石头尽力运行着自己的五禽戏去探查,许多块石头都没有任何的感觉。
看看那么多的石头在这里,暗自好笑,自己也太想当然了,五禽戏又怎么可能真的感觉到特别的石头呢?
看到刘洋和刘梦依在那里专注地察看着石头,刘伟名走了过去。
“刘哥,怎么样,发现好的没有?”刘洋看了刘伟名一眼。
笑着摇了摇头,刘伟名道:“你们继续,我就看看好了!”能够感觉得出来,刘洋对于赌石是有爱好的。
“刘哥,你那一百万筹码反正要用掉,随便捡几个试一下手气好了。”刘洋又说道。
看看刘洋抱着一块石头用专业的小工具在那里察看时,刘伟名感觉她可能在这方面是在行的人。
再看向张丰时,看到那张丰这时也显得专注,正拿着一块看上去外形很不错的石头看着。
点了一支烟,刘伟名就看到一块由大石做出来的石凳,走过去坐了下来。
场内还真是有着不少这样的石凳,就是供大家休息的。
一边抽着烟,一边看着大家忙碌。
看到这里的情况,刘伟名只能是感叹,权贵们的生活看来真的是太无聊了!
一支烟抽完,就看到刘洋和刘梦依都找到了一些石头,两人都显得兴奋。
“伟名,怎么样,捡几块试一下?”
看到那些石头都是标有价钱的,刘伟名看了一下,两女也不算是那种大手大脚的人,每一个人也就十来万而已。
“刘哥你别抽烟了,快去捡几块试一下手气嘛。”刘洋大声说道。
刘梦依也笑着说道:“伟名,试一下运气嘛。”
看到有工作人员过来,刘伟名微笑道:“行,我就试一下手气好了。”
说着,指了指自己坐的那个很大的石凳道:“这石头多少钱?”
这话一下子搞得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刘洋笑得捂着肚子道:“刘哥,不会吧你把人家的石凳都当成宝了!”
那工作人员到是很认真道:“这石凳如果你要的话,一万元拿去吧
刘伟名笑道:“行,就它了。”
刚才坐着的时候,刘伟名就感觉到自己的五禽戏仿佛自动在运行,比平时活跃了一些,心中也有些奇怪。
刘伟名更是感觉到从屁股下面传来阵阵特别的气息。
当然了这也就是他的一种感觉而已。
反正筹码得用掉干脆剖开这石凳看看里面有什么样的玄机好了。
刘梦依笑道:“随你了!”才一万元,刘梦依看到刘伟名很随意的样子,轻笑着说道。
这时的几个人都走了过来。
看到他们的样子,刘伟名就明白,今天又输得很惨。
刘洋问道:“怎么样今天你们又输了多少?”
刘松苦着脸道:“最近手气不是太好!”
方宏星道:“每人几十万左右的输赢吧!”
看到大家都拿着石头,刘伟道:“就知道你们又搞这个了,每次来这里都玩这个!”
“伟名,你呢,搞了什么,那一百万筹码不花掉就可惜了!”
听到这事刘洋就又笑了起来,指着那巨大的石凳道:“没想到吧,伟名赌的是这个!”
大家看到竟然是一个巨大的石凳时,全都乐了。
刘凡一拍刘伟名的肩膀道:“伟名就是与我们完全不同的人,做任何事情都有他的手段,没准这里面还真是能够搞出好东西啊!”
大家再次看了看那显得没有任何特点的石凳,全都又乐了起来。
方宏星道:“快拿去解开这事我们不能错过!”
几个人看来就是想找乐趣的人,看到了这种乐事,一个个都显得有些兴奋。
刘梦依笑着看了刘伟名一眼,她也有些明白刘伟名的想法,就是想随便花掉那些筹码而已。
大家进入一个专门负责解石的大厅时看到的是一些人正在那里看着解石。
工作人员不少,大家做得都很专业。
坐在这石头上刘伟名看着刘洋和刘梦依的那些石头被解开,看到两人不时紧张,不时兴奋的样子,刘伟名又一人发了一支烟给几个刘家的人道:“看来这玩意还是吸引人的嘛!”
过了一阵,两女的石头都完全解开了,计算了一下价值,两女每人都亏了几万。
看到两女心情不好的情况,刘伟名道:“如果有好东西,别人早就拿去了,还等你们来找!”
“还有这个!”刘政一指地上的大石头,对着那解石的从大声喊道。
石头很快放了上去,那解石的人看着这石凳就有些发愣道:“这是石凳?”
刘政就哈哈大笑道:“对,就是石凳,怎么的?”
解石的挠了挠头自语道:“怪逼事!”
“怎么解?”那解石的人问道。
刘伟名笑道:“随便了!”
这下子刘洋和刘梦依不干了,两女忙上前很是专业地指导着那解石的人怎么样下刀。
看着一刀刀的切着,刘凡笑道:“这事也是一大乐事,伟名是属于那种不在意金钱的人啊!”
“对的,视金钱如粪土,往后不要钱的话,送我用些!”刘政笑着说道。
大家乐得不行,感觉刘伟名也是一个会玩的人。
这时也围上了一些人,大家看到有人花钱解一个石凳,也是乐得够呛。
一个与刘凡认识的公子哥笑道:“狗日的,刘凡,你们老刘家是有钱无处使了,跑这来找乐子了!”
眼睛一瞪,刘凡道:“不行?”
对方就哈哈大笑道:“行,怎么不行了,呵呵!”
就在这时,只听到刘洋一声惊呼。
“小心!”
随着她的惊呼,大家的目光就看了过去,只见用水一冲,那一片晶莹竟然呈现在大家的眼前。
啊!
本来说笑的人们全都睁大了眼睛。
刘伟名也是一愣,心中暗想,真的有?
刘梦依是最激动的人了,看到自己的老公真的做出了别人没有做出来的事情,心中的激动真是难以言说,忙对那解石的人说道:“小心些,慢慢来。”
解石的人也是一愣,还真是碰上怪事了,也变得认真起来。
随着一刀刀的切下,呈现在大家眼前的完全是一种品质很高的翡翠。
刘伟名自己都有些坐不住了,看着逐渐呈现在大家眼前的那漂亮的东西,眼睛都有些呆滞。
刘政也不说话了,就盯住那剖出来的石头,嘴也张得老大。
“那么大一块!”不知是谁说了一句。
这时,听到消息的庞真也来了,看到从石凳中解出来的这美丽的石头,也有些吃惊。
“一千万,我要了!”一个公子哥大声说道。
刘洋撇了一下嘴道:“再切一刀!”她看来也是有经验的人。
那解石的人又是一刀下去。
随着这一刀的切下,大家已经能够看得出来,果然是一大块的翡翠,很漂亮!
庞真微笑道:“刘老弟真是有大运气的人!”
刘伟名这时也回复了心情,微笑道:“本想随便玩玩,一不注意玩大了!”
庞真就哈哈大笑起来,说道:“这样吧,这东西你拿去也没用,要不,你卖给我好了,算五千万吧!”
刘伟名一愣,就看向了那石头。
这时刘梦依也看向了刘伟名,从这剖出来的情况看,也许会更值钱,也许还达不到五千万,这事得由刘伟名来拿主意了。
刘洋也时也不说话了,就看向了刘伟名。
看到两女的眼神,刘伟名知道,这应该是由自己来选择。微笑得向庞真道:“庞哥送了一百万的筹码我还没用呢,就花了一万元买了这石凳,其实是占了庞哥的便宜了,这样吧,钱我就不要了,庞哥如果有心,就把这些钱拿着到我们草海县去建学校吧,现在草海县有十五个乡镇,春竹乡已经建成了一座中学,其它的十四个乡镇还没有一所好的学校,这事如果庞哥有精力,算是你援建的中学好了!”
这话说得围观的人们都有些动容了。
面对着数千万的金钱,刘伟名根本不为所动,想到的却是用这样的钱去建设县里的学校!
庞真第一次认真看着刘伟名,他也被刘伟名的这话震惊了。
看到刘伟名淡然的样子,庞真暗自感叹,这个刘伟名是一个人物啊!
庞真更加知道一点,这是刘伟名用他自己的钱送自己一个名声。
自己送出了一百万和筹码,刘伟名回报的是一百万的无数倍,这人做事大气得很!
这是一个值得结交的人物!
庞真这时也表现出了一种认真,严肃道:“既然伟名看得起我,这事我一定办好!”
刘伟名微笑道:“那就太感谢庞哥了!”
心情真是不错,想到这数千万的钱就能够让草海县的每一个乡镇都有一座漂亮的学校时,刘伟名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本来还在想着如何把其它的十四个乡镇的学校改造一下,这样一来,全县的学校建设就没有了问题,这对于全县的教育就是一个巨大的推动。
回到刘家时,大家都显得兴奋,一路都在谈着刘伟名赌石的事情,刘家的几个年轻人更是感叹着刘伟名的好运。
刘政叹道:“数千万就这样投进去了,伟名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哟!”
他是对刘伟名让庞真去建学校的事情表示了不理解。
刘洋却是非常的赞赏刘伟名的行为,大声道:“我就觉得刘哥做得对,这事是一件造福草海县的大事,不过,干嘛要让庞真去搞,我也能搞嘛!”
刘伟名并没有多言,只是笑了笑,有些事情并不必要自己去做,刘伟名相信,凭着庞真在京城的那么庞大力量,到时就不一定仅只是数千万的投入了!
刘伟名还想到了一个事情,自己到那d场里面去赌博是一件不太好的事情,这种事情传了出去,对自己是不利的,现在直接交给了庞真去操作,等于自己并没有从d场中赢利,拿到什么地方去说,自己也站得住脚。
听到大家议论,刘家的几个坐在那里的长辈也认真听着,听完以后,刘栋流就有些动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