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明显能够感受到郑小柔的情意,刘伟名心中本来还有着一种排斥的心理这时也完全失去,这个女人现在一心要跟着自己,这情意!
“我只是感觉到很对不起你!”刘伟名停下身子,目光直视着郑小柔说道。(品#书)
“不存在对得起对不起的,这算是缘吧!”
伸手把刘伟名衣领上的一根头发拿起,郑小柔看了一眼那根头发道:“昨天是不是把梦依那个了?”
刘伟名有些被对方打败的感觉,在这个时候还在说着刘梦依的事情。
“哼,昨天我看到了,梦依的眉毛都舒开了,很爽吧?”
这下子刘伟名也不再管其它的了,一把搂过郑小柔道:“要爽就找一个地方去!”
郑小柔就轻笑一声道:“哪个怕哪个!”
说是这样说,也仅只是伸手挽住了刘伟名的手,差不多身子都倚在了刘伟名的手上道:“今天不行,那个来了,还是下次吧,我就想你陪着我逛逛。”
听到这话,刘伟名郁闷道:“没这么调逗的吧?”
“小帅哥,走吧,反正今天你是出来见庞真的,刘家的人并不知道你陪着我。”
刘伟名一愣道:“看来刘家里面还是有你的坐探啊!”
“说得那么难听,什么坐探,我只是上午打电话给赵妈时,她说你出去见庞真去了。”
刘伟名就笑了起来,这个郑小柔也是一个有心机的人,暗中在刘家还是收买了一些人,她能够当着自己的面把那个赵妈说出来,足以说明了她对自己的信任。
刘家有一些保姆之类的人,这个赵妈应该就是这样的人。
刘伟名也没有再去问这事,与郑小柔挽着手就在这小巷子里面逛着,完全就是两个正热恋中的情人。
刘伟名回到刘家时已是差不多吃晚饭的时间,郑小柔明显是没有谈过恋爱的女人,跟刘伟名逛街中表现出来的那种依恋之情很让刘伟名心动,特别是她又表现出来了一种对刘伟名的放任,这让刘伟名的心情变得复杂之极。
回味着与郑小柔的事情,刘伟名的心中充满了一种柔情。
刘伟名现在感到自己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了。
刚进入到刘家,刘伟名就看到刘家的人与自己的父母和大姐正在那里聊着,其他的一些刘家的小辈也都在那里坐着。
今天看上去又多了几个人,应该是与刘家有着一些亲戚关系的人。
“伟名,怎么去了一天?”
见到进门的刘伟名,刘梦依就迎上前来,小声问道。
刘伟名心中暗道惭愧,多少有些不自然,还是说道:“与庞真谈了不少的事情,他很热情。”
刘梦依道:“庞真这个人一直都骄傲得很,你跟他竟然那么投缘!”
走过去与长辈们打了招呼坐下时,刘栋流就看向了刘伟名道:“谈完了?”
“嗯,庞真除了会按我的要求在草海建十四所中学外,他还表示要投入八千万左右把整个草海县的小学校也重建一下,更要组织一些人去草海看看,投入一些项目。”
听到刘伟名这样一说,大家都有些吃惊,这事也太过于怪异了些!
“真的还是假的啊!”刘洋吃惊道。
刘凡也睁大眼睛道:“庞真什么时候那么大方了?这种投入全都是没回报的啊!”
几个刘家的长辈也都望向了刘伟名,庞家的力量他们是清楚的,现在庞家很强,庞真没有必要花那么多钱去讨好刘伟名吧!
刘恒成到是没想那么多,听到了刘伟名说的要把整个县的学校都重建时,就有些激动道:“这个庞真不错,做了一件大大的善事啊!如果草海县的孩子们都有一个安全的读书环境,不知有多少人家会受益,伟名啊?这是大好事!大善事啊!”
刘栋雄皱着眉头看向刘栋宇道:“你认为呢?”
刘栋宇也是摇头道:“看不清楚啊!我到是听到了一些消息,据说那庞真搞的地下d场有些出格。”
刘梦依笑道:“不管他了,反正对伟名来说是一件好事!”
刘栋流点头道:“的确是这样,从整个事情上看,对草海县的发展都是一件好事,一下了把草海的教育事业提升到一个新的层次,伟名到是不必再在这件事情上花心思了?可以借这事到教育部去要一些政策之类的,把你们县的教育工作全面提升一些。”
刘伟名的眼睛一亮,自己还真是没有想到到教育部去获得支持的事情,就说道:“我们现在主要的问题还是师资力量的问题,大量的人扎堆在城里面,乡村上基本上没有好的人才?老师严重缺乏啊!”
刘栋宇道:“我看乡村的老师还得从本地人入手?随着教育的发展,从本地上选聘一些人进入师范之类的,然后毕业了让他们返回本地从事教育,这一直都是各地办学的一个办法。”
刘伟名点头道:“这个办法是最切合实际的办法,下一步我们有一个考虑?随着县里财政上的宽松,要大幅提高乡村教师的待遇。”
刘栋流道:“应该这样,要留住人才,就得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
正在说着话时,就见刘政大步走了进来,刚一进门?刘政就大声道:“大事,大事!”
刘洋笑道:“又有什么大事了?”
刘政这才看到长辈们也都在座,忙笑了笑过去坐下。
看到刘政胆小的样子,刘梦依道:“把你的大事说一下嘛。”
嘿嘿一笑,刘政道:“你们知道吗,就在刚才,庞真他们宣布那地下d场关门了!”
这消息对于大家来说真的是一件大事了。
刘栋宇都有些意外了?看向刘政道:“你从什么地方听来的?”
“外面的人都知道了,大家传得厉害,说是再不关门,庞真就要完蛋,他家老子也要完蛋!”
刘栋雄皱眉道:“这事不会影响到庞真与伟名谈好的事情吧?”
黄欣也担心道:“刚刚谈成了那么大的一个投入计划?眼看着伟名那里又多了一项政绩,搞出了这样的事情?搞不好就黄了!”
刘栋流与刘栋宇互望了一眼,他们两人的眼睛里面都透着一种莫名的味道,他们同时都想到了一个关键的地方了。
刘栋宇叹了一声道:“庞家好运道啊!”
刘栋流也看刘伟名道:“不错,真是好运道!”
黄欣不解道:“你们说的是什么啊?”
看到大家望过来的眼神,刘栋宇叹道:“这事啊,跟伟名是大有关系的!”
刘松不解道:“这事怎么跟伟名有关系了?”
刘栋宇瞪了他一眼道:“你小子一天就知道玩,多向伟名学习一下!”
刘松就不敢再说了。
刘伟名听到了两人的说话,说是与自己的关系时,原来就多少想到的一些内容一下子串了起来,心中也有了一些明悟,也许真是与自己的关系!
看到刘伟名平静的表情,刘栋宇暗叹一声,这个刘伟名看来也想到了!
以刘伟名并不算太多了解上层事情的情况,他能够想到一些内情,这就说明了刘伟名这个人的精明,果然是一个从政的好材料!
“伟名,你认为呢?”刘栋宇问道。
笑了笑,刘伟名道:“巧合而已!”
刘栋流摇头道:“庞真搞的那地下d场在京内还是产生了一些不好的影响,我也听到了一些风声,不过,想要动他的人就不可能是一般的人了,从这件事情上看,应该是华老他们想出手!”
刘栋雄这才想到了这事的关键,说道:“我就说怎么突然间的会关门了,那地方据说是一个挺赚钱的地方!”
刘政叹道:“你们不知道,真的是赚大钱的地方啊,谁进去不消费过几十上百万的!”
刘栋雄盯住儿子道:“你老实说,输了多少钱?”
刘政就把头低下了。
刘伟名看到这情况,就说道:“从昨天我们去看到的情况,那地方是军用的防空场所,被他们这样一搞,整个地下估计都变成了d场,影响极坏,另外,就不知道里面到底还有没有一些非法的事情了,如果有那些事情,传了出去的话,那种影响就太大了,中央有打击的想法是对的!”
刘栋流赞同道:“不错,这种事情应该坚决打击,有些事情啊,谁都认为是错的,却又谁都不去出手,这里面有着太多的影响!这次的事情应该是庞大军受到了某种警告了!”
“我就在想庞真为何在草海县搞那么大的手笔,现在看到了这情况,一切就能够说明了!”刘栋宇笑着说道。
这时刘雨露也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大家在谈事,刘雨露坐下道:“知道了吗?说是华老对于庞真他们私下把防空地带搞成d场的事情震怒了,警告了庞大军,搞得庞大军把儿子叫回去训了一顿,要求他立即关闭d场!”
先不去谈这事在官场上的影响,大家现在都在消化着这事对刘家的影响力的问题。
刘栋流道:“我们也正在谈这件事情,如果不是昨天伟名在d场里面的大手笔,庞家估计这次就完蛋了!”
刘雨露道:“华老这个人的想法往往与大家不同!”
刘栋宇道:“谁也不知道庞家早已被盯上了,昨天的事情,伟名也很险啊!”
一说起刘伟名昨天的事情,大家也都是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假如刘伟名昨天赌石赢的钱全部装入了他私人的包包,那就将是另外的一种情况了,至少在华威他们那些人的心目中就会严重减分!
刘政一拍刘伟名的肩膀道:“伟名,以前我总认为你的发展是运气,现在我算是服了,你是一个有大运道的人啊!”
刘凡也叹道:“现在重新看起来,伟名的每一步都有着太多的深意啊!”
刘伟名也苦笑道:“我哪里想过那么多,只是想到了孩子们应该有一个安全的读书环境罢了!”
刘栋宇道:“你这想法就对了华老的味口了,这次是华老卖了一个面子给你了!也不知道庞家现在是怎么想的!”
刘栋流就笑道:“怎么想的?庞真那小子一大早把伟名请去,搞出那么大的阵仗,这就是想做给华老他们看了!”
刘伟名想到了庞真说的要大力宣传的事情,就把这事也说了出来。
听到这里,黄欣就笑道:“还真是这样的!”
刘雨露笑道:“这件事情发生后,庞家也明白了,伟名在华老的心目中份量很重!”
刘家的几个长辈那看向刘伟名的眼神也热切了许多,他们想得明白,有了华老对刘伟名的看重,有了看重,华老可以给庞家一个改正的机会,这面子都能给,转过来一看,刘伟名现在是刘家的女婿,华老对刘家是否也会有所维护呢,这当然是肯定的了!
这个女婿不得了啊!
往后看来刘家还得沾刘伟名的光了!
这次到京城也算是圆满,一些私人的事情解决了之外,还搞到了庞真那里的一大笔投入,刘伟名知道,无论从什么样的角度看,庞真都必须要把这事做圆满了,这修学校的事情虽然对地庞真来说投入的并不多,但是,重在具有宣传意义,那么多的学校进行建设,这在媒体上的影响不可能不小。
只要做了出去,华老他们那里也算是能化解一些对庞家不利的看法了。
这事刘伟名算是放下心来,第二天一早,刘伟名想到的是去见一下呼延傲博的事情,毕竟这关系是越走越近,再说了,呼延傲博对自己一直都不错。
试着拨打着呼延傲博的电话时,听到电话中是一个陌生的人在接,刘伟名还以为换了电话,不过,对方听到是自己打去的电话后,表现得到是很热情,说是呼延书记就在旁边。
很快,电话中就传来了呼延傲博爽朗的笑声。
“伟名,我还以为你到了京城就忘了我的,我可是等着你的!”
刘伟名就有些不好意思道:“呼延书记,这次到京里是办私事。”
呼延傲博哈哈大笑道:“我知道你是办私事,怎么样,喜事谈得差不多了吧?什么时间喝你的喜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