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听着呼延傲博对自己仍然是那么的亲热,刘伟名的心中感动道:“感谢呼延书记的关心!”
“伟名啊,我早就说过了的,别搞得那么生份,我们可是认了亲的哟!”
刘伟名也顺嘴道:“那好,我就听叔的话。 . v o d t w . ”
呼延傲博再次大笑道:“这就对了嘛。”
“伟名啊,你们草海的发展规划我听小宁说了,搞得就很不错嘛,如果能够把草海发展起来,对于黑兰市乃至于对于全省来说都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你们一定要下定了决心去做工作!”
“现在我们正在做这事,这次到了京城,与庞真又谈好了在草海县把所有乡镇的小学校也重建起来的事情,这样一搞,草海全县的教育事业就算是能够达到一个新的高度了!”
呼延傲博说询问了一下庞真与刘伟名谈了这事的内容,听完以后呼延傲博就完全明白了庞家的想法,哈哈一笑道:“原来是这样啊!”
这样说了一句,却也并没有过多的去解释。
“叔,我想过来看看你,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这样吧,过两个小时我会有一些时间你过来我们一起吃顿饭
知道现在的呼延傲博很忙,能够抽出时间见自己,并且一起吃饭,这就是一种很亲的关系了,刘伟名不敢怠慢忙说道:“好的,我这就赶过去。”
挂了电话从屋里出去时,看到的是只的黄欣坐在那里,知道刘栋流他们应该也有事出去了。
刘梦依这时也走了出来道:“伟名,又要去哪里?”
自从与刘伟名发生了那种关系后,她就有些粘刘伟名的样子。
刘伟名把呼延傲博请自己过去一起吃饭的事情说了一遍。
这时刘栋宇走了进来听到了刘伟名说的话,眼睛一亮道:“伟名,快去吧,这样好了,梦依,你把伟名送过去吧。”
刘梦依当然乐意做这事,笑着答应了一声。
看着刘伟名和刘梦依走了出去刘栋流叹道:“我们老刘家现在算是稳住了!”
黄欣道:“伟名的关系网还真是有些大!”
叹了一声,刘栋流道:“关系网是靠人来运作的,看看伟名的情况,我有时都不得不佩服,他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每一步走得都很踏实啊!”
“大家好就行了,看到你们心事重重的样子我也担心!”
都是一家人,大家说起话来就没有太多的顾虑。
“呼延傲博的上升势头很强劲,伟名有这个关系,对他的发展很有好处!”
黄欣笑道:“梦依非他不嫁,这事只能由他们自己了,这次算是把关系定下了,办酒席的时间得与刘家议一下。”
“这事我认为还是抓紧一些好了,十一国庆时办了吧,别再拖了!”
说到这里,刘栋宇看向黄欣道:“许多事情都存在变数,我感觉到老郑家还是有想法的!”
黄欣一惊道:“那好,我跟伟名的父母谈一下这事!”她以前还无所谓,现在看到了刘家与刘伟名的亲事一进行,许多的问题都化解时,就明白了拉住刘伟名的重要。
脸上露出了笑容,刘栋宇道:“还是梦依这孩子有眼光!”
两人在这里谈着刘伟名与刘梦依的事情时,他们两人也坐上了车子。
偷偷看了四周看了一眼,刘梦依就抱住了刘伟名。
知道她是在家里不敢乱来,现在没人了,就想与自己亲热恋一下,刘伟名也抱住了刘梦依,两人就在这车里一阵亲热。
被刘伟名狂吻了一阵后,刘梦依就有些情动,想到现在刘伟名是要去见呼延傲博时,刘梦依只好忍住了自己的那种欲情,小声道:“晚上我们电话联系。”
知道刘梦依有想法,刘伟名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道:“我可是随时应战的!”
在刘伟名的胸口轻轻捶了一下,脸上早已是红得如同要滴水一般。
重新坐好以后,刘梦依调整了一下心情,这才启动了车子。
车子到了z纪委门口,刘梦依帮刘伟名整理了一下衣服道:“打我电话。”
刘伟名下了车子朝梦依挥了挥手,这才向着里面走入。
刘伟名向里面走入时,一路上见到的人们的脸上表情各有不同,看到进出的这些人的表情,刘伟名这才想起来,这个地方并不是一般人能来的地方,如果不是报上了呼延书记的名字,又得到了确认,刘伟名根本就不可能走得进去。
正在走着时,刘伟名就看到几个气势非常的人从里面说着话走了出来。
抬头看去时,刘伟名就是一愣,竟然是孙祥军等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看情况应该是到这里来办事的。
刘伟名看到孙祥军时,孙祥军同样也看到了刘伟名。
一看是刘伟名,本来正满脸笑容的孙祥军,那脸色就是微微一变,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原样。
本来就布满了笑容的脸就又多了一些笑容。
这孙祥军竟然朝着刘伟名就走了过来。
看到孙祥军走过来,刘伟名也硬着头皮走上前去。
两人走近了的时候,孙祥军微笑着主动伸手过来握住了刘伟名的手道:“小刘,好久没见了啊,来办事?”
这完全就是一种很亲切的样子了。
看到孙祥军这样的做派,刘伟名忙双手握住了孙祥军的手道:“孙书记好!”
用另一只手在刘伟名的手上轻轻拍了拍,孙祥军道:“小刘,最近我可是很关注着草海的发展的,小林没有给你忝麻烦吧?”
“孙总做事很认真的,有了他们的参与,草海的县城改造正在加快!”
“这孩子就是喜欢到处跑,如果他乱来,你就打我的电话,难啊,现在的孩子就是让人伤神!”
刘伟名笑了笑,没有接这话。
哈哈一笑,孙祥军再次轻轻拍了拍刘伟名的肩膀道:“草海要大发展,需要的就是你们这样敢于开拓的同志,我打算让下面的人组织一个考察团,到你们草海去看看,到时还要你们介绍一下经验的。”
刘伟名道:“孙书记过奖了,还请孙书记多多指导才是。”
孙祥军就哈哈大笑道:“小刘一直都这样谦虚!”
看向几个跟随的人道:“这位是宁海省的刘伟名同志,是一个很有开拓精神的同志!”
刘伟名就看到大家露出了笑容。
“行了,你忙你的去吧。”孙祥军在刘伟名的手臂上拍了一下,转身带着那些人走了出去。
看着孙祥军的离去,刘伟名站在那里发愣了一阵,心中暗想,这个孙祥军还真是厉害!
刘伟名也算是领教了孙祥军的这种本事,就算是心里面把自己恨上了,脸上还是表现出了那种亲切。
其实,无论是孙祥军也好,刘伟名也好,大家都明白得很,这仇是结下了的。
刘伟名不相信孙祥军有那么大的肚量,孙刚的死虽然与自己没关系,但是,这事的诱因还在自己这里。
孙祥军需要的是表现出一种大量,为他的复出创造条件,自己呢,现在根本就不是与孙祥军一个档次,肯定得避让一些,这才造成了今天的这种局面。
想到孙祥军这次有可能复出的事情,刘伟名多少还是有一些压力,这人不同于孙刚,那可是谋而后动的人物,就看他能够通过运作,从控制中复出,这就可以想到他的厉害,下一步自己也还是需要多一个心眼才行。
不过,想到这次京城之行的收获,刘伟名的压力并没有那么大,他已经明白一点,草海县的发展就是自己的根本,只要把草海县的工作做好了,自己的后面就会有强大的支持力量,如果没有把工作做好,什么样的支持力量都没有。
想到这里,刘伟名就有一种立即赶回草海的想法,草海才是自己的根基!
刘伟名正站在这里想事时,就见一个中年妇女一身时尚装束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只见这女人向着刘伟名看了一阵。脸上透着一种疑惑。
刘伟名发现这女人在看自己时,就抬头望去,感觉面熟的样子,一时又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女人。
这时的这一楼大厅里面到是人来人往的,显得很是热闹。
看得出来,这个女人很有风韵,一身的穿着很时尚,特别是身上流露出了一种上位者才有的好种气势。
感觉到了对方不一般,刘伟名很是温和地朝着对方笑了笑。
早就听说过京城的事情,据说那局级的干部到了这里都不是一个大人物,往往一间办公室里面就有着无数的处局级的干部,刘伟名来到了这里,还真是不敢怠慢,真怕随便就得罪了一个大人物。
正准备走时,就听到这女人问道:“你叫刘伟名吧?”
刘伟名一愣,心中暗想,对方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忙点头道:“我叫刘伟名,是宁海的。”女人的眼睛里面顿时散发出了一种极为特别的意味,从头到脚把刘伟名看了一阵。
这情况就像是丈母娘在看女婿似的。
看到这女人的目光,刘伟名有些想起来了,并不是自己与这女人熟悉,而是这女人长得很像郑小柔。
难道与郑小柔有关系?
一想到这里,刘伟名就有些不自然起来了,如果真是那位,自己今天还真是没有心理的准备。
还没有等刘伟名想明白时,这女人注说道:“我叫方梅英,小柔她妈。”
啊!
刘伟名吃了一惊,在这里竟然见到了郑小柔的母亲,立即恭敬道:“伯母好。”
心中更是吃惊,真的是郑小柔的母亲了她看来就在z纪委工作了。
方梅英仍然在看着刘伟名,把个刘伟名看得非常的不自然。
看了一阵,方梅英道:“你这是?”
“伯母,我来见呼延书记的,他约好了的。”既然是郑小柔的母亲,刘伟名就表现得恭敬了许多。
听到是呼延傲博约见,方梅英的眼睛里面一闪点头道:“既然是呼延书记约好的,你就去吧,邓一会打我的电话。”
说着就报了一个手机号码。
刘伟名不敢怠慢,急忙掏出手机,把这个号码记了下来。
看着方梅英走进了一间的办公室,刘伟名挠了一下头今天真是奇怪竟然见到了郑小柔的母亲了!
看看时间时,感觉去见呼延傲博还得有一会,就拨通了郑小柔的号码,小声道:“你母亲是不是在z纪委工作?”
郑小柔奇怪道:“是啊,怎么了?”
“我刚刚才见到了你的母亲!”
郑小柔也是一惊忙问道:“她是什么态度?”
第一次发现郑小柔还有吃惊的时候,刘伟名感到有趣道:“你担心什么?”
郑小柔笑道:“我能担心什么,问一下而已。”
刘伟名也没打趣她,就说道:“没什么,就是问了一下我的名字,听说我有事告诉了她的手机号码,叫我等一会联系她。”
郑小柔急忙道:“你小心些!”
感到了郑小柔的担心,刘伟名笑道:“好了,这里说话不方便,我挂了。”
“你听着,她说什么你都顺着一些。”郑小柔又说了一句。
挂了电话,刘伟名站在这里又看了一眼方梅英的办公室方向感到自己竟然有了一些压力。
调整了心情,刘伟名来到了呼延傲博的办公室时,很快就得已见到了呼延傲博。
这时的呼延傲博更见精神,整个人显得气势非常。
见到进来的刘伟名,呼延傲博的脸上就露出了笑容。
“叔不打扰你吧?”
刘伟名也是会来事的人,现在就不称书记了而是显得亲热地称呼叔了。
起身走过来拍拍刘伟名的肩膀,让刘伟名坐下,呼延傲博道:“好长时间没见你了,看起来很精神嘛!”
刘伟名笑了笑道:“尽瞎忙了。”
呼延傲博就笑了起来,靠在沙发上道:“你们草海的发展算是很快的了,说实话,我都没有想到草海县的局面会那么快打开,你还是做了不少工作的。”
现在呼延傲博并不是宁海的省委领导,说起话就少了一些顾虑,表扬起来也显得直白了许多。
刘伟名就大体把草海的规划讲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