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看了一眼坐在那里不安的刘伟名时,呼延傲博更感有趣,对刘伟名道:“伟名,你与小柔那孩子很熟吧?”
这完全就是明知故问的意思了。(品&书)
刘伟名只好说道:“认识认识。”
“那就一起叫来吃饭吧!”
这时郑小柔在那里也拿着电话发愣,自己的母亲竟然跑去跟刘伟名吃饭了!
越想就越担心忙对自已的母亲道:“那好,我这就过来。”
啊!
这下子反到是方梅英有些不安了,小柔这孩子怎么那么急呢?
正好就听到了呼延傲博的话。
方梅英突然想到了呼延傲博就是从宁海调进京的,也许他是知道一些刘伟名与小柔的事情的,就把目光转向了呼延傲博道:“呼延,今天很高兴嘛!”
呼延傲博本想开个玩笑,看到方梅英的样子,就笑了笑道:“呵呵,多双筷子而已!”
方梅英就对着电话道:“你呼延叔叔也在这里,要过来就过来好了!”
听到并不是自己的母亲单独与刘伟名在一起,郑小柔松了一口气时,拍了拍胸口,这才想起了自己表现得太过关心了。
想到自己的母亲已经知道了这事时,脸就红了起来,在那里迟疑了一阵,想去又不敢去的。
过了一阵,郑小柔心想,反正最多就是被笑一下,这样也好,就趁这机会坐在一起,到要看看母亲会是什么样的态度。
在那里对着镜子精心打扮了一阵,心中多少有些忐忑中,郑小柔这才开着车子向着吃饭的地点赶去。
郑小柔来得很快,进门就看向了刘伟名,看到刘伟名坐在哪里并没有与自己的母亲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时,那急切的心情才算平息了一些。
“呼延叔叔!”
向着呼延傲博打了一个招呼,郑小柔就走过去坐在了自己母亲的身边
一进门,方梅英就在看自己的女儿,看到女儿这个样子,方梅英也是一愣,今天的女儿那身打扮真是太美了,想到自己年轻时都还没有那么美时,方梅英就看了一眼坐在那里脸上带笑的刘伟名,心中暗想,便宜这小子了!
“伟名,没想到你跟妈一起吃饭了!”
“是啊!”
见到郑小柔真的来了,刘伟名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今天这事搞得有些复杂!
方梅英道:“见到小刘,刚好听说你呼延叔叔认他做干儿子了,所以就来吃杯喜酒。”方梅英有意说成是刘伟名认了傲博做干爹的事情。
方梅英也是一个厉害人,就在女儿来的这时间,她就想到了一些事情,既然女儿下了决心要跟着这个小子,自己的丈夫又没有表现出反对的样子,那就得尽可能的帮着刘伟名拉一些关系。
看看呼延傲博的情况,呼延傲博有能力、有后台,注定是还要发展的人,这种人如果变成了刘伟名的助力,那可就是一大靠山。
知道刘伟名称呼延傲博叔的时候,方梅英就在想,这毕竟还隔着一些,如果更进一步就好了,呼延傲博没有子女?干脆搓合他们成为父子般的那种关系,相信呼延傲博是高兴的,到时刘伟名也又多了一个大的靠山。
反正一切都得为女儿!
说出了这样的话时,方梅英就看向了呼延傲博。
还别说,这样的话一说出来,最稳不住的还是呼延傲博了,自从见到了刘伟名之后,他就被刘伟名的各种素质吸引,看到了刘伟名办事的情况?心中就更在加意刘伟名的发展,可能也是一种缘份的原因,呼延傲博从心里面是在意刘伟名的?所以,在宁海的时候?省里的许多时候,在对待草海的事情上,他是出过大力的。
认了一个亲,呼延傲博本来就已经很高兴了,今天方梅英提出的这建议顿时引起了他的心热恋?如果有这样一个干儿子,那就真的是太完美了!
心中着急,呼延傲博却不太好摆在明面上,脸上带着微笑,就看了一眼刘伟名。
刘伟名也没有想到方梅英会提出这样的事情,心中就是一愣。
这时郑小柔有些明白自己母亲的想法了?感到这是一个好的机会,就是认一个干亲而已,这是好事。
在桌下就用手推了刘伟名一下。
被郑小柔一推,刘伟名也反应了过来,同样也是一个明白人,刘伟名就认真道:“伯母,其实呢?呼延书记待我一直就是像对待子女一般,有这样的一个干爹,我从心里面高兴。”
方梅英整的这事也有些尴尬之处,如果刘伟名不认这个干爹,估计今天就把呼延傲博得罪了?就算不说什么,心里面总是有结的?听到刘伟名这样一说,呼延傲博的脸上顿时现出了笑容道:“好,既然伟名也有意,我们就别搞那么复杂,我们以后就是一家了!”
方梅英看到事情的发展那么顺利,高兴道:“不知,今天你无论如何也得喝一杯小刘敬的酒。”
看了一眼高兴的郑小柔,呼延傲博笑道:“那好,我就与伟名喝一杯。”
刘伟名忙端起了酒杯。
呼延傲博笑道:“小柔,干脆一起了。”
郑小柔忙端酒杯站了起来。
“放心,喝了酒,我找人帮你开车回去。”呼延傲博笑着对郑小柔说道。
矜持一笑,郑小柔道:“我和伟名敬你。”
呼延傲博就笑了,说道:“不错,不错,这杯酒我得喝,祝你们一切美满啊!”
方梅英苦笑着看着呼延傲博在那里与两个年轻人说话,她当然听得出来那呼延傲博话意中的内容。
这个呼延!
方梅英明白了,呼延傲博什么都清楚得很。
看到金童玉女般站在那里的女儿和刘伟名,方梅英自己端起酒杯一口喝了下去。
呼延傲博终于心愿得偿,心中高兴之极,一直没有子女的呼延傲博越看刘伟名越高兴,整个的酒桌上都是他的笑声。
就在这时,只见房门打开,在秘书的引导下,从外面就走进来了几个人。
这些人一进来就哈哈大笑道:“方主任,知道你在这里,我们特来敬一杯酒。”
为首的一个很是富态的人哈哈笑着说道。
别看方梅英在呼延傲博的面前那么随意,看到这些人进来时,整个人也有了一些变化,一种矜持表现了出来。
看到这些人,就笑道:“是老陈啊,我们家老郑前几天还谈到你的,说你这次要到京里开会。”
听到方梅英这样一说,那个陈省长眼睛一亮,就笑道“老领导那里我也联系过了,不巧的是他刚好有事,正想晚′上再上家里去拜访一下的,听人说你在这里吃饭,我们都想来敬你一杯。”
方梅英向着这些人看了一阵,就笑道:“都是老熟人了,就不必那么客气了,对了,老陈,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的纪委副书记呼延傲博,也是我的老同学,呵呵。”
进来的几个人本来就知道有一个z纪委副书记坐在这里,这次来的目的就是想来看看是否混个脸熟的,听到这话,大家的目光就看向了呼延傲博。
刘伟名这时向着呼延傲博看去时,见到的是与刚才完全不同的情况,这时的呼延傲博就显得非常的严肃,脸冰冷的,整个人的气质在瞬间的仿佛有了一个巨大的转变?那就是一个不近人情的样子。
看到呼延傲博的样子,刘伟名也是感叹,看来呼延傲博是真的对自己好啊!
朝着这几个人微微点头,呼延傲博道:“你们是中阳省的同志吧?”
其实,中阳省与宁海本身就接近,对方省里有些什么人,大家都清楚得很,但是,由呼延傲博这样一说?一种身份就摆在了那里。
不管怎么说,呼延傲博现在是z纪委的副书记了,那可是一个对干部们来说威力巨大的部门的存在?谁敢小视一个z纪委的副书记?
大家明白,对于z纪委的人来说?能够不得罪的话就尽可能的不得罪,还得想办法交好,否则的话,被一个z纪委的人,特别是一个副书记惦记上了?那就真的悲哀了。
那个方梅英称呼为老陈的人忙笑道:“呼延书记好,我是陈永富。”
方梅英不知怎么的,现在对刘伟名的态度也有了一些改变,就对刘伟名道:“小刘,这是陈副省长,中阳省的常务。”
刘伟名的眼睛一亮?随着草海县的发展,与中阳省的接触就会很大,到那个时候,搞不好就得更多的与政府方厕所人打交道,能够认识一个这样的人,许多工作就好开展了!
陈永富也是一个眼观六路的人,进入了这间的房间的?就看到了坐在郑小柔身边的刘伟名,他可是知道郑小柔的,这个年轻人是什么来头呢?
听到方梅英的介绍,陈永富就看向方梅英道:“这位是?”
方梅英微笑道:“今天我是来喝老同学的喜酒的,老同学今天认了一个干儿子。”
陈永富和他那随行进来的领导们全都把目光投到了刘伟名的身上。
方梅英又笑道:“小刘人不错?与小柔也是朋友,对了?小刘就是宁海省草海县的县长,现在草海县正在发展,听说与中阳的交通也要畅通了,还要请老陈多多关照一下啊!”
陈永富的眼睛更亮了,早就听说过一些宁海省草海县的情况,更是听说过一些有关刘伟名的事情,看过一次电脑上的相片,并没有太多的印象,今天才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就是这个年轻人。
再看看刘伟名早已站了起来,在自己的面前表现得很是恭敬的样子时,陈永富对刘伟名就有了许多的好感,这个年轻人并不是那种骄傲自大的人物!
这小子是呼延傲博的干儿子,与郑家又那么的亲密,还不知道他的背后有着什么样的内情!
想到郑成忠几次促成三省交通连接的事情时,陈永富有了一些明悟,搞不好这个年轻人的后面还有自己看不明白的东西。
脸上布满了笑容,陈永富看向呼延傲博道:“呼延书记,恭喜啊!”
呼延傲博这时脸上带笑道:“小刘很不错!”
这句话说得大家也想不明白其内涵,陈永富却很明白了,呼延傲博很在意这个叫刘伟名的人。
看向了刘伟名,陈永富道:“小刘同志,往后两省联系后,我们的交往就多了,到了中阳省时,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来找我嘛!”
“陈省长,我会的。”刘伟名忙说道。
没想到在这里与中阳省的一个常务副省长拉上了关系,刘伟名心情真是不错。
伸手轻轻拍着刘伟名的肩膀,呼延傲博微笑道:“改天到家里来。”
刘伟名与呼延傲博认了亲后,现在也明白了,自己与呼延傲博就从一般的关系变成了那种父子的关系。
“我一定会去看看干妈的!”
呼延傲博微笑道:“明天我得去拜访一下你爸妈,这事还得跟他们说一声才是。”
这是呼延傲博对刘伟名父母的一种尊敬,刘伟名道:“我爸妈他们都很好相处的。”
看向了郑小柔,呼延傲博道:“小柔,以后常来家中玩。”
方梅仙道:“这圈子还真是很小!”
知道她的意思是绕去绕来又绕成了亲戚的意思,呼延傲博就笑道:“好事嘛!”
“好了,我们得上班去了,你们也喝了一些酒,车子就别开了,钥匙拿来,我找人把车子开回去。”方梅仙关心道。
郑小柔递过去车钥匙后,方梅仙看向刘伟名道:“小刘,你送一下小柔吧!”
刘伟名就答应了一声。
看着呼延傲博和方梅英去上班了,刘伟名看了一眼喝了一些酒后媚眼如丝的郑小柔道:“我送你!”
瞟了一眼刘伟名,郑小柔道:“你不送我,谁送我,你舍得?”
刘伟名就笑了笑。
这里往来的管员不少,两人都表现得很是严肃。
刘伟名招手打了一张的士,两人就坐进了车子。
看得出来,郑小柔今天显得非常高兴。
的士车穿行在车流中,那驾驶员问道:“到哪里?”
刘伟名就看向了郑小柔。
刘伟名本想说开到刘家,又觉得这样不是太好,再说了,最近郑小柔都很少去刘家的,也不知道她住在什么地方。
一指前方,郑小柔道:“向着前面开就行了。”
说完这话头就斜靠在了刘伟名的肩膀上。
刘伟名忙四处看看。
看到是在车上时,这才放心了一些。
郑小柔就轻笑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