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看着刘伟名坐车离去,孙林一脚就狠狠踢在了一个土堆上,把那土堆踢得尘土飞扬。
跺了一下脚,孙林坐进了车子也是快速离去。
刘伟名坐到自己的车上,想了一下,拨通了庞真的电话道:“庞总,我到草海了,我安排一个地方,大家吃一顿饭?”
庞真到是显得非常的高兴,哈哈大笑道:“伟名回来得真快,行,你说地方,我立即过来。”
打完电话,刘伟名叫庞费宇安排地点后,又打了一个电话过去,让庞真赶过来。
又拨通了书记姜正权的电话。
姜正权这时正在办公室里面坐着,昨天听说省里的领导陪着一个叫庞真的人到来,他立即打了电话进行了询问,一问才知道,这个庞真竟然就是京都卫戍司令员的儿子,这事搞得姜正权也有些上心,第一时间就赶了过去,陪着吃玩了一阵,姜正权并没有感觉到那庞真对自己的重视,今天正大这里想着去不去的问题,去吧,那庞真公子哥的派头,根本就没怎么么把自己放在眼里,不去吧,又担心得罪了庞真,很是为难。
接到了刘伟名的电话时,姜正权不知是怎么的,反而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有了刘伟名的到来,这事到是可以完全交给刘伟名来办了。
“姜书记,京城的庞总到了,他与我在京城是谈好的,要出巨资为草海修建学校,我现在刚到草海,已约了庞真了,你是否也陪着一起吃一顿饭?”
姜正权并不知道那庞真的来意,听到刘伟名这样一说,他才是明白了,搞了半天那庞真是冲着刘伟名来的!
想到刘伟名到了京城一趟就又搞出了一个大的手笔时,姜正权感到自己不服气都不行了。
“伟名回来了啊,那好,我这就过来。”姜正权高兴说道。
姜正权赶到那刘伟名说的吃饭地点时,吃惊地发现那个很是傲气的庞真竟然站在外面伸着头看着。
“伟名到了没有?”看到姜正权到来,庞真就问了一句。
这问话搞得姜正权就有些小郁闷,自己还是这草海的县委书记呢,在庞真的眼里竟然就是没有刘伟名这个县长值钱!
虽然郁闷,姜正权还是面带笑容道:“伟名说了,他很快就会到来,现在县城里面到处堵车,可能来得慢些。”
听到这话,庞真就道:“狗日的孙林,把整个县城都变成了大工地了!”
说话间的,就见刘伟名的那辆车子缓缓开了进来。
看到从车内下来的刘伟名,庞真就大笑着迎了上去,老远就大声道:“伟名,麻烦你那么急的赶来了!”
两人很是亲热地握手问好。
刘伟名笑道:“庞总到草海县来参与草海的建设,这样大的好事,我一个县长不赶回来,那可是对不起庞总的这个善举了。”
摇了摇握着的手,庞真小声道:“这事我们都明白的,明白的!“
刘伟名就看到了微笑走上前来的姜正权和一些领导模样的人们。
主动上前与姜正权握手,刘伟名道:“姜书记,我向你销假。”
“伟名啊,你是我们草海的能人,请个事假都能搞来投资,你这假算什么假呢,我看不能算事假了!”
刘伟名就笑道:“主要是庞总是一个有着善心的企业家!”
庞真尴尬一笑,心中也是苦闷,这次自己可是被父亲骂惨了,搞出来的事情差点把父亲的前途断送了,还好有一个刘伟名的出现!
刘伟名就看向了那些陪同庞真到来的领导们,急忙上前一个个的与他们握手,连说怠慢了。
大家可是看得明白,庞真对这刘伟名很上心!
这些都是省一级的一些厅长们,本来还多少有些矜持的,现在面对着这个连庞真都得恭敬对待的县长,也都不敢再摆领导的架子,全都脸上带笑与刘伟名握手问好。
姜正权一看这情况,再次感到郁闷,自己对待这些厅级的干部们也算是不错了,结果却是热脸对着冷屁股!
看看现在的情况,这些人对刘伟名可是把腰都降了许多啊!
与大家握手问好后,刘伟名笑道:“各位领导。庞总,我们还是入席吧,哈哈,今天赶飞机,下了飞机就直奔这里,还没吃东西呢!”
庞真听到这话就很是高兴,知道刘伟名是用这样的话表达出对自己到来的重视。
大笑道:“行,我们还是先把肚子填满了再说。
大家说笑中就向里面走入。
由京城京朝大酒店出资近两亿对草海县全县的学校进行重建的事情瞬间的在媒体上传播开来。
这次庞真是下了功夫了,整个的宣传工作做得非常的细致,京朝大酒店也借这事进了了一次大的宣传。
庞真为了此事,到是与刘伟名进行了一些交流,他多少也觉得得不好意思,认为是占了刘伟名的便宜。
这笔大的投入中,有不少钱应该是刘伟名的钱。
刘伟名到是无所谓,只是要求庞真在这次建设中尽可能的多帮一下山区的贫困家庭,对于这事,庞真又专门搞了一个助学基金会,搞得到是很热闹。
这事算是各取所需了,对于刘伟名来说,他看到的是广大的草海县人民受益的情况。
当然了,对于刘县长又拉来了资金搞教育的事情,在整个的草海县民众中,那可是再次获得了民心,提起刘县长,还真是交口称赞的情况。
当然了,最吸引大家眼球的还是草海县,那政绩是惊人的,京城的一些主流媒体也在借这事全面报道草海县的发展情况。
了解到这些情况,刘伟名专门打了一个电话给郑小柔。
接到电话,郑小柔就娇声道:“怎么样,你老丈人还不错吧?”
两人做过了那事后,说起话就更加少了顾虑,半夜躺在床上就说笑了起来。
“不错,看来老丈人还是认可了的!”
郑小柔又笑道:“妈回家把事情说了,爸没有说什么,你看看,现在这态度就表现出来了嘛!”
知道这是郑成忠暗中在帮助自己,刘伟名的心中也是感激,对郑小柔道:“这个,仿佛还不太好请你代我感谢他吧?”
郑小柔就笑了起来道:“你们现在各方面的发展都很快,资金的管理得加强那里不能有事情发生,那么多的投资扔过去了,稍不注意的话,问题可就大了!”
刘伟名也严肃道:“你提醒得好,我会注意的。”
嘻嘻一笑,郑小柔道:“这可不是我想到的,爸在吃饭时提了那么一句目的就是想让我转告你嘛!”
两人聊了一阵才睡去。
第二天一早刚起床不久,刘伟名就接到了省教育厅的办公室副主任褚向前打来的电话。
“老同学,没忘记老哥吧?”
出了学校,两人也只是不时联系一下,刘伟名对于这些老同学,还是很有情谊的就笑道:“你老哥我怎么能忘记呢?”
哈哈一笑褚向前道:“老哥我最近很霉啊!”
刘伟名也知道褚向前的情况,这个同学在那副主任的位子上硬是没有任何的进展,这就让褚向前很是郁闷。
“老哥如果想散心,就到草海来检查指导一下我们县的教育工作嘛!”
哈哈一笑,褚向前道:“伟名有这么一件事情,估计你得认真对待一下。”
“什么事情?”
“是这样的,我们厅里从外省交流过来了一个副厅长,这人叫陈大祥,不知怎么的就对你们县的那笔投入感了兴趣,昨天在会上就说了你们这种大幅建校的事情应该事先通过省教育厅才行,现在你们的搞法是脱离省厅的领导的事情,上次我不是答应有一笔专项的教育资金要划给你们吗?各方面都已办好了,现在他说你们有钱了,这笔资金就卡在了他那里。”
“嗯,虽然有一笔资金,但是都是专款专用的,省厅的那笔钱早就有计划,是在加强一些教学设备的配置,我们可是等米下锅啊!”
刘伟名的心中就有些不快了,这些省厅的领导求他们办事时推去推来的,自己主动出击拉来了资金时,就眼红了,都什么个事嘛。
“伟名啊,我也认为应该是一码事归一码事的,不能说话不算话啊,可惜的是我没有太多的话语权,这事还得你到省城来一趟才行,”
“那好,我这就到省厅来看看!”
“行,我们省城见!”
褚向前挂了电话,心情却非常的兴奋。
坐在办公室里,褚向前拎着那喷壶给一盆君子兰浇了一些水,自语道:“陈大祥啊陈大祥,你以为你是副厅长就了不起了?在我面前你可以指手划脚的,我到要看看那刘伟名到来了以后,你还嚣张不
说实话,褚向前与那陈大祥是真的搞不拢,上次为了一件小事,陈大祥更是在会上批评了褚向前,这次看到陈大祥这个从外省到来的人并不了解刘伟名的情况,褚向前就设计操作了一下,把草海的事情让陈大祥知道了,果然,这个陈大祥在了解到草海有那么大的一笔投资后,就把本来决定划拨给草海的专项资金给留了下来打算的是划给刚刚投到他一方的一个市去。
褚向前看到自己的计划已经实现,心情当然非常的不错。
想了一下,褚向前就想到了那个单思思,心中就在想,现在单思思自己到是把她弄到了市教委了,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别跑去谈了恋爱,跟着其他的男人的话,自己可就白费功夫了,今天得约她一下,了解一下她的情况才行。
褚向前在这里设计,刘伟名却坐在那里皱眉,褚向前的话把他的好心情都搞坏了,这陈大祥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人啊,怎么那么不长眼!
虽然刘伟名也知道教育资金就那么一点,可是,这是研究过要投到草海县的,随便就弄掉这笔钱,还要不要程序了?
至少应该给草海县一个说法才是。
电话打到了教育局长阵进仁那里,打算了解一下教育方面的事情。
过了有半个小时,陈进仁就来到了刘伟名的办公室。
陈进仁现在对刘伟名就有着一种敬畏,恭敬站在那里不敢坐下。
就算是刘伟名让他坐下时,陈进仁也仅只是坐了一片的屁股。
看着陈进仁坐下,刘伟名这才询问了一些教育方面的事情。“刘县长,现在学校的建设这个问题已经不再是问题了,关键的还是资金和老师的问题,我担心的是下一步漂亮的校园,里面却跟不上啊!”
在刘伟名的面前,草海县的领导们都知道,就得实话实说,搞虚的东西那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
刘伟名听得认真,不停点头。
这陈进仁的顾虑也是自己的顾虑,如果不解决这些问题,还真是会出现陈进仁说的那些情况。
“老陈,你们教育局必须尽快拿出一个全面的方案,教育是草海县发展的关键,如果教育上不去,不要说是学校,就是全县都会变成一个花架子!”
“请刘县长放心,这事我们已经在研究,回去后我们就把方案进行论证送给你审阅。”
刘伟名道:“这样吧,明天你陪我到省教育厅去,我些事情得办一下。”
陈进仁就显得兴奋了,能够陪着刘伟名到省厅,这可是一个近距离与刘伟名交流的好事。
看到陈进仁要离开,刘伟名突然想到学生们的考试刚刚结束,还没有过问过这事,就问道:“这次的学生中高考成绩怎么样?”
陈进仁就认真道:“现在刚进入评分阶段,最后的分数还没有出来。”
刘伟名点了点头。
看到陈进仁走了出去,刘伟名就在想,也不知道春竹乡的那些孩子们考得怎么样了。
想了一阵,刘伟名就看到温芳微笑着走了进来。
看到温芳进来,刘伟名就笑道:“今天没去春竹乡?”
温芳是主管春竹乡的副县长,刘伟名知道她也很忙,现在的春竹乡完全变了样子,一个现代化的小城正在兴起。
温芳微笑道:“有小方在那里盯着,我到是省心不少。”
说话间的,就看向了刘伟名道:“这次去京城把婚事都谈好了吧?”
听到温芳询问婚事,刘伟名就看向了温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