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看到刘伟名的目光,温芳笑道:“婚姻大事也该解决了,解决了婚事,才能走得更远。(品@书)”
刘伟名就微微点了一下头道:“感觉有些对不起你。”
这话说得小声。
温芳进门时是带上了门的,两人也不怕外人听到。
温芳微笑道:“其实,这样也很好,我与小方交流过了,跟着你发展,这生活也很有趣!”
刘伟名就没有再聊这事,说道:“县里的事情你多盯着点,春竹乡园区也得让小方多培养一些人了,目光要放长远一些。”
温芳的眼睛就是一亮,他明白刘伟名的想法了,随着刘伟名把草海县发展起来,他的发展肯定会快起来,到了那个时候,自己要更进一步,方怡梅同样也会更进一步,这样一来,大家就得把一批信得过的人放在重要的位置上。
其实,无论是温芳也好,方怡梅也好,现在手中同样都有了一批可用的人,只是,刘伟名说出了这话,就说明刘伟名已经在思考着下一步的人员配置问题了。
看着这个坐在那里沉稳的年轻人,温芳的心中就是一荡道:“今天有没有时间?”
刘伟名看到温芳那样子,心中也是一动,微微就点了一下头。
温芳的脸上就露出了知容,站起身来道:“那就不打扰刘县长了。”
“省城的车子就是多,一路堵车!”陈进仁坐在刘伟名的小车上显得有些兴奋。
看着车外川流不息的车子,刘伟名也感叹道:“随着经济的发展,这事到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本来有车子是一个方便的事情,但是,有了那么多的车子,反而严重影响到了出行!”
庞费宇笑道:“在这省城里面,有时开着车子反而还不如步行,步行都到了,车子却堵在那里动不了!”
陈进仁笑道:“前两天看到一则消息,说是某个国家的科学家已经提出了新的交通方式,相当于那种时空穿行的方式,说是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只需要找到一个对应的穿梭点,所谓的虫洞,从这个虫洞进去,再从另一个虫洞出来时,就到了目的地了!”
庞费宇就笑了起来道:“陈局长喜欢玄幻的东西啊!”
刘伟名道:“我到是认为,科学的事情就不能够局限于自己认识的事情中,现在许多人都有一个思想上的问题,总认为自己能够理解的才是科学的东西,自己不理解的就认为不科学,要知道,科学也是在不断进步的,以前许多人认为绝对不可能的事情,现在不是实现了?”
陈进仁感叹道:“刘县长,你是一个有眼光的人,跟着你走,我们的眼界都会开阔许多!”
庞费宇也点头道:“刘县长说得对,看来我们的思想还是不开放!”
刘伟名继续说道:“一个社会要进步,就得畅开胸怀,僵化的思想要不得,我们要敢想、敢干、敢为天下先,只有这样,我们的各项工作才能搞上去!”
坐在车内,刘伟名也感到枯燥,就有了谈兴看到大家在听,笑道:“当然了,蛮干也是不行的,一切都必须建立在论证的基础上,我们有些干部,抬着半截就走了,蛮干也会给我们的工作带来巨大的危害!”
陈进仁道:“草海的发展足以说明问题了正是在论证了的基础上,草海的各项工作才会有那么大的进展,才会取得巨大的成绩,我们教育部门也早已研究过下一步的工作办法,就是要把刘县长几次会议上的指示落到实处,只有这样教育工作才会有一个新的发展局面。”
看了一眼陈进仁刘伟名感到这小子拍马屁到是一套套的!
看到赌车太厉害,刘伟名对司徒羽道:“你开车过去,我下车走一段路吧!”
司徒羽答应了一声后,刘伟名就下了车子,陈进仁和庞费宇也都下了车子。
刘伟名就笑道:“你们坐车嘛我是坐得时间长了,想下来走走。”
陈进仁就笑道:“我是有两个目的的,一个就是想继续听听刘县长的发展观,这些观念对我们县的教育工作太有指导意义了,另一个目的也是想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
刘伟名就笑道:“干部的身体也关键,你们也要加强锻炼才是周末如果有时间,就爬爬山之类的,做点有氧运动,这样对身体是有好处的。”
陈进仁就点头道:“行,回去后我就坚决惯彻这事。”
虽然陈进仁有拍纪屁的嫌疑,不过,跟他这样逛着聊天也不是一个闷事,刘伟名到是显得全身一阵轻松。
“刘县长,从这边过去吧,这路车不多,景色也不错的绿树鲜花不少,我每次从这里过都会用手机录点内容传到微博中很不错的,绕过去就节省很长的一段路了。”庞费宇显得路熟,指着一条巷子说道。
看到庞费宇拿着手机不时录点东西时,刘伟名就笑道:“你是政府工作人员,有些东西可以传,有些还是要注意的。”
庞费宇道:“我明白的,这录点街上的景观,有时录了回去看时,也会有很多的感悟!”
刘伟名笑了笑没说什么,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一些爱好,这是好事。
大家朝着那巷子走去,一路上到是车子不太多,一边聊着一边走,果然这里的景致到是不错,走在这样的地方,心情也很不错。
空然,刘伟名就看到前面倒下了一个老太太。
看得明白,这个老太太就是踩滑了倒下去的。
应该是摔伤了什么地方,半天爬不起来。
刘伟名一看这情况,快速几步,就要去扶这老人时,只见一个身着西装,打着领带的年轻人已经快速上前扶住了老人。
刘伟名看到那年轻人做好事,暗自点头,现在的人见义勇为的少了,这个年轻人不错。
走到近前时,年轻人就在问那老人要他们家的亲人联系方式。
老人就说了一个电话。
只见那年轻人就忙着打电话。
过了一阵一男两女的三个三十来岁的人就急匆匆赶了过来。
还没近前,那男子就大声问道:“妈,谁把你弄得摔倒的?”
刘伟名就微一皱眉头,这男子问的什么话啊。
那个年轻人忙说道:“这位大妈走到这里时,可能是踩滑了,就摔倒了,我看到她摔倒,就问了你们的电话。
那男子眼睛一瞪,大声道:“你说屁话,不明不白的会摔倒,肯定是你小子把他弄倒的!”
一把就揪住了那年轻人的西服,那男子已是大声骂了起来。
那两个女人也揪住年轻人大骂,说是他推倒了他们的妈。
谁也没有去过问一下那倒在地上的老太太,就这样揪着年轻人不
年轻人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大声道:“我真的是去扶他的,大家可以作证。”
那男子怒瞪一眼大家,就大声对着老太太道:“妈,你说实话,是不是这人推倒你的?”
说话时,那双眼睛瞪着他老太太。
在地上哼了一阵,老太太看向儿子时,又看了看年轻人,点头道:“是他推倒我的。”
这下子刘伟名都愕然了,就看向了那老太太,他没有想到这家人无耻到了这个地步,儿子是这样,老太太也是这样。
陈进仁叹道:“现在果然做好事都要小心了,唉!”
年轻人同样也没想到会这样,看向了那老太太道:“大妈,做人要讲良心,你自己清楚的!”又看向了围观的人们道:“请大家作个证啊。”
只见这时又有一伙人吵闹着跑了过来。
“哥,谁推倒了妈?”
一指年轻人,那男子道:“就是这小子!”
“狗日的,老子打死你!”这到来的男子手上刺青,脸上满是横肉,跟随他的也是一些小混混之类的人物,大家叫闹着就朝着年轻人冲过去。
年轻人的脸上现出了惧意,大声道:“大家帮我说句公道话啊!”
看到那些人凶神恶煞的样子,围观的人们忙退了几步,竟然谁也没有上前说一句公道话。
“打这小子!”
“叫他赔钱!”
大家吵闹着就朝年轻人扑去。
那个男子更是揪住年轻人的西装就不放。
“谁会给你证明?”男子大声道,眼睛更是睁得老大看着人群。
“我能证明!”
就在那年轻人无望时,刘伟名大喊一声上前一步。
目光直视着那男子,又大声道:“这是一个法制的社会,公道自在人心,我看到他是上前来扶老太太的,更看到了太太自己踩滑了摔倒的,你们干什么,不仅不感谢人家,反而来污陷好人,还讲不讲良心了!”
声音很大,刘伟名也是气急了,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无耻的人。
“你是什么人,我看你就是跟他一伙的!”那男子瞪住刘伟名嚣张说道。
“什么人,我就是一过路的人,路见不平有人踩,不管走到什么地方,我都可以为他证明!”刘伟名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惧意,就站在那里大声说道。
“我妈被他撞倒了,要他赔钱!”
“你还知道她是你妈啊,来了那么长时间,就没见你关心过她!”刘伟名大声道。
说到这里,刘伟名就看向那老太太大声道:“还有你!不错,华夏有着尊老爱幼的传统,本来我不想骂你,看到你做的事情,我感到你很无耻,你还有没有良心,你值得大家尊敬吗!你看看你家的这些子女,都教育成了什么样子!”
刘伟名的怒气不打一处来,想到这事对人们心中那道德情况的影响,就有了把这一家子都整死的想法,他还从来没有这样生气过。
别看这仅只是一件小事,传了出去,往后谁还敢来见义勇为了,这会使人们的道德水平大降,这是一个大得不得了的行为。
“打这丫的!”那年轻一些的混混不干了,大喊一声中,那些小混混就扑了过来。
见到这情况,刘伟名也火了,也不顾自己西装领带的,袖子一挽,冲进去就与这些人打成了一团。
大家都看着这紧张的场面,陈进仁更是睁大了眼睛。
这刘伟名生猛得很啊!就在这时,不知是谁报了警,警察的车子开来了,从车上就下来了几个警察,大叫着也冲了过来。
“老牛,这两个人是同伙,他们把我妈弄得摔倒了,你要帮我们家主持公道啊。”那老太太的儿子看到来人就大声打着招呼。
听到那男子的称呼,刘伟名就把脸一沉,听得出来,男子与警察是熟人。
这时的陈进仁也跑到了刘伟名的身边,紧紧跟着刘伟名站在一起,并且还小声道:“刘县长,这事你不要参与,你是有身份的人!”
哼了一起,刘伟名沉声道:“屁的身份,见到了这样的事情都不管,要当官的何用!”
陈进仁这才真正看到了刘伟名刚性的一面,心想,刘县长真是有性格的人,面对着这样的事情,根本就没有任何退让的想法,也不知道会搞什么样子。
庞费宇也走到了刘伟名的身边,小声道:“刚才老太太摔倒的过程我正好录下了。”
刘伟名就微微一点头,有了证据在手,到要看看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
到来的几个警察走到了这里,为首的一人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老太太这:“先把人送医院才是。”
刘伟名听到对方先管伤者,脸色也才缓和了一些,不管这老太太怎么样没道德,毕竟受了伤。这样处理还说得过去。
警察说完,看了一眼那男子道:“你们先到警察局去笔录一下。”
刘伟名就看到那一伙小混混走掉了。
男子对着年轻人狠狠道:“小子,你推倒了我妈,要你好看!”
年轻人满脸郁闷,不停看着时间。
刘伟名看到年轻人的样子,问道:“你有急事?”
叹了一声,年轻人道:“迟到了!”说着就打了一个电话请假。
刘伟名就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道:“放心,没事的!”
年轻人看了一眼正与警察说话的那男子,满腹的心事。
这下子刘伟名也走不了了,就与警察们一起到了警察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