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知道现在是赵家的人头疼这事了,刘伟名与那郭曲典一道走了出来,看到郭曲典的脖子上也抓出了血,衣服也撕坏了,衣服上面还有着一些血迹时,拍了拍郭曲典的肩膀道:“后不后悔做好事?”
叹了一声,郭曲典道:“就算是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还是会去扶一把的,你刚才说得好,做人得讲良心,如果我碰到了这样的事情都不去管的话,我还有起码的公德心吗?”
刘伟名眼睛就是一亮,再次用力一拍郭曲典的肩膀道:“说得好,做人就得这样!”
郭曲典也看出了,刘伟名这人应该不是一般的人,可是,想到自己的处境时,还是暗叹了一口气。 (. . )
刘伟名就发现了郭曲典的脸色变化,心中在想,这年轻人看来碰上了什么事情了,到是要了解一下才行,能帮的一定要帮,这样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
看着郭曲典坐上了一辆的士匆匆离去,刘伟名拿起了手机拨通了省民正厅的那个党校同学办公室副主任潘文林的电话。
潘文林同样也是没有发展,沉在省民政厅也是在想着自己的前途,突然接到了刘伟名的电话时,眼睛一亮,刘伟名的情况他也关注得很,了解到了许多刘伟名的事情后,就在想着进一步的与刘伟名拉上关系的事情,这个电话打得他全身都感到了振奋。
“伟名,好久不见,我正想着大家同学聚一下的,上次与老褚还谈起了你,怎么样,到省城来,我们聚一下?”
“老潘,我这次就是到了省城的,是这样的,我有一个朋友在你们市民政局工作,叫郭曲典的,听说他最近不太顺利,就想请你过问一下,你看方便不方便?”
潘文林一愣,立即说道:“小事,小事,他们的局长跟我很熟,我帮你问问,你的朋友都有人敢动,我到要看看是何方之人!”
话语中已是带着了一股杀气。
刘伟名又说了几句闲话,这才挂了电话。
潘文林对刘伟名交待的这件事情高度重视,他明白,刘伟名既然打来了这样的一个电话,那就说明了刘伟名对这个叫郭曲典的重视,能否把刘伟名交待的这件事情办好,这可是刘伟名在那里看着的,必须要办得圆满才行。
看看时间,是下午的四点钟,潘文林就拨通了市民政局长田伯红的电话。
两人一直都很不错,曾经还是校友。
田伯红接到潘文林电话时,正在开着会,今天是开会定一批副科级的领导,大家正在议着。
拿着电话,潘文林走到了会议室外面笑道:“老潘,今天是什么风吹的,想起打我的电话了,是不是有什么安排?”
两人曾经是校友,说话也随便了一些。
潘文林直接进入主题道:“老田,你们民政局是不是有一个叫郭曲典的人?”
田伯红一愣道:“有这样一个人,这次研究副科级人员时,也有人提过他的名字,不过,他与他们的处长搞不拢,刚才会上一个副局长批评说他的工作态度极为不好,不踏实,算是第一个否决掉的人吧。”
说到这里,田伯红道:“你怎么问起他了?”
“老田,这个郭曲典你无论如何也得把他扶上去!”
潘文林心中一急,就严肃说道。
田伯红心中多少有些不解,对于一个小小的副科级干部,他到是没有太放在心上,不过,老同学专门打来这样的一个电话,这件事情肯定不一般。
“老同学,你就说得明白些吧,我知道你跟那小子没太大的关系,今天打这个电话来,是不是谁找到你哪里了?”
潘文林是有求于田伯光知道得透露一些情况才行。
心中也在想,难怪刘伟名今天专门找到了自己那里,看来就是帮着这郭曲典说事来的了,这事无论如何得办好了,否则的话,可就无法在刘伟名那里交待了。
“老同学,有一个人你应该知道上次我们都还在一起谈到过的,他叫刘伟名。”
田伯红一愣道:“哈哈,这个是全省有名气的人物,我记得你跟他同学了几个月。”说这话时,田伯红的头脑中已经闪出了许多有关刘伟名的信息。
这个刘伟名是牛人,据说关系网很强大省里的领导们都很重视他上次在谈到的时候,他更是听得出来,就连潘文林这样的人都想靠上
这刘伟名决对不能当成一个小小的县长对待。
想到这里,田伯红一愣,问道:“是他求到你那里了?”
“老田我只能说一句,假如刘伟名找到了厅长那里,厅长也会给他几分面子的,就算厅长不给面子,省委领导那里他也是说得通的
“我明白!”田伯红对于刘伟名的能耐还是有所了解,也感到要重视。
“你明白就好今天刘伟名专门打了电话给我,说的就是郭曲典的事情,说这个郭曲典是他的朋友,可见他对这人的重视程度,老田啊,这事你得细细想想才是,好了我就不多说了,有什么结果你告诉我,刘伟名应该在等着消息的。”
这电话打得!
田伯红的表情就严肃了起来。
刚才在研究的时候,一个主管救助处的副局长就首先否决了这个郭曲典。
田伯红心知肚明,这次那副局长是想把他的一个关系户弄到这个位子上这本来并不是一件多大的事情,田伯红也没有去在意现在就得重视了!
捏着手机,田伯红的表情越发严肃,这件事情是刘伟名求到的事情,假如不能让刘伟名满意,这刘伟名可是一个能够通天的人物,到时真的会搞出大事了。
也没有进会议室,田伯红把自己的秘书叫来,到了办公室后,田伯红看着秘书道:“那个叫郭曲典的人是什么情况?”
秘书并不知道局长为何会问这事,还是认真道:“局长,这人我还是了解一些的,一直以来与他们的处长搞不拢,主要的还是处长想招他为女婿,结果他与一个同学谈了几年,不愿意甩掉他的那个女朋友,这事搞得他们处长很没面子,不过,这人到是工作能力很强的一个人。”
田伯红轻轻敲击着桌子,感到这事果然有些让人头疼,救助处的处长与副局长李永志是一系的人,也是属于自己一系的人,现在李永志要帮手下处长打压郭曲典,这事就有些让人难办了。
沉思了一下,感到这事还得与那李永志交换一下意见才是。
“你通知开会的人,就说今天我临时有事要到市里汇报工作,会议改在明早开。”田伯红对秘书说道。
郭曲典并不知道针对着自己的事情,刘伟名竟然过问了,换了一身衣服后,郭曲典回到了办公室。
一进入办公室,郭曲典就发现大家看向自己的眼神中透着一种惋惜的意味,心中苦笑,为了那件处长要招自己为女婿,结果自己没同意的事情,这次处长是下了决心要整自己了!今天迟到了,这事肯定有人汇报了,也不知道会搞出什么事情。
“郭曲典,刘科长叫你进去。”从科长的办公室出来一个同事,对郭曲典说道。
走进了刘科长的办公室时,只见那刘科长脸都沉得似水一样,沉声道:“郭曲典,最近群众对你的反映不是太好,局里现在在搞末位淘汰制,再这样下去,你将会被淘汰,自己注意一下吧!”
这也算是刘科长多少还讲点同事的人情,也是提醒郭曲典走走关系的意思,被一个处长惦记上了,又被更上面的副局长打压,刘科长都想不出郭曲典还有什么样的路可走。
郭曲典道:“谢谢科长,我会注意的。”
看着郭曲典走出去,那刘科长摇了摇头,自语道:“不就是一个女人吗,娶谁不一样,这个郭曲典啊就是一个死脑筋!”
郭曲典坐在办公室里想了许久,叹了一声,知道自己这次是难过这一关了。
看看这办公室的一切,郭曲典心想,算了,不行的话就辞职好了,做点小生意也同样能够过得很好。
放开了心情郭曲典从办公室出去,就直接向着自己的女朋友家走
现在对于郭曲典来说,自己的女朋友是最能够安慰自己的,既然无意中夺走了女朋友的女儿身,就得讲良心,无论如何也要娶了女朋友做老婆。
郭曲典一直都很讲良心他认为无论做任何的事情,良心得摆在第一位。
郭曲典的女朋友叫林英,长得还行,并不算特别漂亮的那种,不过身材是非常不错。
想到女朋友的身材,郭曲典就有些火热。
来到林英家的楼下时,郭曲典的脸色就是一变,下面停着的是一辆雪铁龙。
正看着,就见林英挽着一个男子从家里走了出来,看上去两人显得非常的亲密。
看到这情况郭曲典就快速走了过去。
看到郭曲典出现,林英有些慌乱,不过,很快镇定了下来,就看向郭曲典道:“郭曲典,这是我的男朋友苏明星!你们应该是认识的。”
“为什么?”郭曲典就有一种快要崩溃的感觉,自己坚守着良心的底线结果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就连女朋友也另投他人的怀抱。
“不为什么,苏明星能够给到我一个稳定的生活环境!”
那苏明星笑道:“郭曲典,我们从小在一起长大,你一直学习比我好现在社会在进步,我其它的没有就是有那么几个小钱,哈哈,有钱就会有一切,小英决定要嫁给我了,最后赢的还是我啊!听说你在单位上混得不行啊,你们单位末位淘汰的名单中好像就有你,哈哈!”
一拉那林英,两人就坐进了那辆雪铁龙。
看着车子离去,郭曲典不断自问,自己坚守的良心底线还需不需要!
瞬间的时间,郭曲典感到自己的心都死了。
也没有吃晚饭,郭曲典在自己的房间的里面一支支的抽着烟。
郭曲典感到今天自己算是最为倒霉的一天了,碰到的事情全都是一些不顺心的事情。
算了,反正单位上自己得罪了处长,这次的末位淘汰肯定是自己,再努力也没用了,就别再想那些事情了!
很晚都没有睡着,郭曲典想的事情太多,不过,郭曲典也想明白了,自己既然坚守着自己的道德底线,就无论如何也要坚守下去,这是一个自己为人处事的原则!
临天亮前郭曲典才睡着。
被手机声惊醒时,郭曲典才发现外面已是艳阳高挂,苦笑一声,他知道这次是彻底睡晚了,应该已经是上午十点半了,现在就算是去上班也晚了。
看看手机,郭曲典知道,这电话很有可能就是科长打来的。
拿过电话时,郭曲典已经在等待着暴风雨般的批评。
可是,一看号码时,竟然是局长办公室打来的电话。
“小郭,我是田伯红,鉴于你的工作表现,特别是昨天的见义勇为行为,在刚刚进行的局办公会上,已经通过了你的正科级提议,我打这个电话是征求一下你的意见,局里考虑给你加点担子,调你到局办公室来工作,你有什么想法没有?”
什么?
郭曲典的眼睛睁老大,一晚上想着的就是末位淘汰后的出路,现在却变成了升成了正科长!
摇了摇头,郭曲典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在自己的大腿上掐了一把时,一阵巨痛传来,他才发现这事可能是真的。
“小郭啊!市公安局专门发来了表扬信,现在你这样的同志不多了,局里决定要对你的见义勇为行为在全局里通报学习!”
挂了电话,郭曲典再看向窗外时,感到心中一畅。
用力握了一下拳头,郭曲典大声道:“公道自在人心!”
对于自己的行为再次有了信心。
“伟名,好长时间没见面了!”褚向前紧紧握住刘伟名的手就如同握住了一条向上的梯子,看上去很是动情的样子。
“哈哈,最近县里的事情太多!”
“快走去坐吧,都已经准备好了。”
看到随行的陈进仁,褚向前的脸上带笑,只是在他的手上触了一下就完事。
看到褚向前这个厅里的领导对刘伟名那么的热情,对自己显得平淡时,陈进仁暗叹一声,这就是待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