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别看褚向前只是一个厅副公室的副主任,在陈进仁的面前就是一个大领导的存在。(品#书)
进去坐了下来,褚向前问道:“一路还顺利吧?”
“还好!”刘伟名并不想说半路上发生的事情。
他们这里吃了一阵时,省公安厅的厅长魏镇高到是把电话打来了。
“伟名,是这样的,经过我们的了解,查出了一些问题,对分局的行为做了一些处理,我向你通报一下。”
刘伟名忙说道:“这是你们厅里的事情,我就不必听了,相信魏厅长一定能够处理好的。”
魏镇高对于刘伟名的这个态度就有了一些好感了,看来刘伟名并不是揪着不放的人,还是说道:“伟名,我大体讲一下吧,厅里决定对分局长卢勇停职检查,对派出所长牛盛高撤职的决定,赵大虎兄弟敲诈行为另案调查,郭曲典同志的见义勇为行为以厅里的名义向其所在单位通报,另外还会给予一定奖励,至于你嘛,我是这样考虑的,就不要写进这事里了,你认为呢?”
不得不说,这魏镇高考虑得还是非常细看,刘伟名是县长,涉入这事并不是一件好事。
“魏厅长你们的处理决定很好,我没意见!”
魏镇高就哈哈大笑道:“伟名能够理解就很好!”
刘伟名又说道:“只是,赵家的这种行奋很无耻!”
“伟名放心,厅里最近将进行一次全面的清除社会丑恶现象的行动,赵大虎两兄弟存在涉黑行为,会列为打击对象!”
刘伟名这才心气平了一些,知道这是魏镇高他们借这件事情来惩治一下赵家的两兄弟了这也是一种处理。
想到了乌副厅长,刘伟名道:“厅里有阻力吗?”
魏镇高迟疑了一下道:“老乌这同志要到点了的人了!”
“我认为让这样的人留在现在的位子上,对我们的警察形象是一种抹黑的行为!”
刘伟名的话说得魏镇高的脸色微变,这是刘伟名不想放过乌大山了。
“伟名,你的意思?”
“魏厅长,这次我到省城时会有一段时间到时我安排一下想请你和你的朋友,大家到我师傅那里去坐坐?”
魏镇高立即哈哈大笑道:“我等你的消息。”
挂了电话,刘伟名看到褚向前疑惑的眼神,微笑道:“今天来的时候,在城里碰上了一点事情。”
褚向前询问时陈进仁就在那里讲述着发生的事情。
刘伟名这时也在想着省公安厅的事情,这次自己是无论如何也要把那乌大山拿下了,就看乌大山怎么做了,如果乌大山识趣,自己提出提前退下,这事就到此而终如果这老小子不识趣的话,那就要把他弄掉才行。
魏镇高应该明白了自己的想法,到时他去了师傅那里,把接替乌大山的人带去,就看师傅能不能看上眼了。
把自己的想法想了一遍,陈进仁也把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
听完刘伟名的讲述,褚向前叹道:“现在的人心果然都出了问题这样的事情国家应该有一个惩治的办法才行,我认为,如果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就得整得他们这样的人家倾家荡产的,不杀杀这股歪风邪气的话长此下去,我们还有什么道德可言要知道,我们华夏国自古以为就是礼义之邦,从来就没有这种问题,不能够走市场经济了,就放任这样的行为!”
刘伟名听着褚向前的讲述,发现这些话太合自己的心意了,叹道:“老褚,你说得对啊!真是说到了我的心里,这种事情决不能看成是一件小事,只要发生了一件这样的事情,就会对人们的思想产生许多负面的影响,是得向中央提提这个事情了!”
这种向中央提提的话还只有刘伟名能够说出来,褚向前苦笑一声道:“这事老百姓都明白,关键的是言路的问题!”
刘伟名道:“这种不顾廉耻的敲诈行为是一种,还有就是那种欠债不还的行为,对我们国家的发展都是严重影响的,你看看现在的情况,许多人借钱不还,借的时候说得自己好可怜,可是,当他们骗取了人们的同情心,得到了钱财时,就没有了那种还钱的想法,这种事情对人们的诚信观念的影响也很大!”
陈进仁笑道:“我女儿回来说起学校的事情,说她们班的一些同学在借了其他同学的钱时,别人问他们归还的事情他们竟然说借钱本来就没有想过还!现在的孩子都这样了!”
刘伟名点头道:“一个国家要发展,一个民族要复兴,这样的一些影响到道德层面整体素质的事情就必须要重视才行,别因恶小而为之啊!”
褚向前不停点头道:“伟名说得不错,这是一件大事,值得我们深思,教育关系到祖国的未来,这种事情一定要加强。”
看到褚向前的这行为,刘伟名在心中暗想,褚向前这种官油子虽然遇到危险时会退缩,他们的心中多少还是装着一些好的内容,看来能帮的还是帮他一下了。
这次到省教育厅来要钱的事情,刘伟名事后也回过味了,这是褚向前想借自己的力量来搞点事情,本来心中对褚向前多少有些看法的,现在与褚向前聊了一下,刘伟名的心中那种不快也化去了一些。
刘伟名上卫生间的时候,褚向前也一道进了卫生间。
两人正在解着小便时,刘伟名很是随意道:“老褚?你与你们的那个陈副是不是有什么不对路的地方?”
刘伟名的话问得褚向前本来畅快的行为一下子受阻,差点弄到裤子上
褚向前也是一个精明的人,听到刘伟名这样一问,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自己想借刘伟名这把刀子的事情被刘伟名看出来了。
刘伟名并没有说话,走过去在水池里面洗了洗手。
褚向前脸色变幻了一阵,知道自己小看了刘伟名的?对于自己的行为,刘伟名肯定是不满了。
怎么办?
好不容易才跟刘伟名把关系重新拉上,如果刘伟名因为对于自己想利用他的行为感到不快而离去的话,对自己就是一个非常不妙的事情。
头脑里面快速转动,褚向前有意嘻嘻一笑道:“我就知道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伟名的眼睛,我与陈大祥还真是有一些不对路的地方?我也不知道是怎么的?他看我就是不顺眼,伟名,在机关里面混也很难啊,有的时候我都在想,如果能够到地方上去做一些自己乐意做的事情?这可是比什么都强!”
看到褚向前没有再隐瞒,刘伟名的心气早已平了,认真说道:“老褚,我们是一个宿舍的人,有些事情可以明说嘛!”
褚向前的老脸发红,有些手足无措道:“伟名责备的对?我下次一定改正。”
刘伟名暗自摇头,这个老同学啊!
重新坐在了桌子上时,褚向前道:“明天我陪着伟名去找找厅长,看厅长的态度了。”
刘伟名道:“这事还是按程序来好了!”
通过一阵对话,褚向前再次发现自己不能够再搞小动作了,只好认真把那陈大祥的情况向刘伟名说了一遍。
陈进仁也是一个有眼色的人,在褚向前向刘伟名讲厅里的领导的事情时?就借口离开了房间,他知道,有些事情自己不要知道还安全,越是知道得多,自己就越是不安全。
看到陈进仁离开?刘伟名和褚向前都暗自点头,这小子果然认趣
至于庞费宇和司徒羽两人?他们一直都是不会与刘伟名坐一起吃饭的,两人每次陪刘伟名却见领导之类的人,都会随便点几个菜坐在另外的地方吃。
听着褚向前介绍着厅里的事情,刘伟名这才发现,褚向前的处境还真是非常的不妙,虽然是一个办公室副主任,他并不是厅长的人,也不是几个副厅长的人,现在厅里争得厉害,褚向前这样的人很有可能会被搞下,也难怪他把自己都想利用。
“这样看来,对你最有针对性的就是陈副了?”刘伟名问道。
苦笑一声,褚向前道:“我是原来的厅长提拨的,那时更是有意让我到党校去学习,回来时就会升主任,谁知道老厅长突然患了癌症,瞬间的病退了,由于前期有些红过头了,现在老厅长一离开,我的情况就尴尬了!唉,命啊!”
“陈副是要抓权?”
“是啊,他到了这里,就想抓一些权,把他的人顶上副主任的位子,没事就找我的麻烦,很头疼!”
刘伟名没有多言,他想到的是今天到教育厅的时候去亲自看看。
有人的地方就少不了争斗!
刘伟名到了田老头家里时已是八点来钟,一进门就看到田老头明显很是高兴的样子。
“师傅,什么事情那么高兴?”
“哈哈,伟名啊,你来得正好,我家老二来看我,你们也认识一下。”
刘伟名与田林喜认识那么久,还真是没有见到过田老头的子女,听说他的二儿子来了,也感到好奇。
随着田林喜进入里面时,刘伟名就看到坐在那里三个男女,其中一个长得与田林喜很像,一身笔挺的军装穿在身上,整个人显得非常精神,那双眼睛更是锐利之极。
这个应该是田家的老二了!
刘伟名听说过,这人在军中任的是军长。
再看向另一个四十来岁女人时,很是富态,长得也漂亮,同样一身军装,这人应该是田家老二的老婆。
再看向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时,刘伟名知道了,这人应该是田老头的孙女。
想到田老头儿孙满堂的,却独自跑到宁海来住着,刘伟名对他们的这个家庭就有些腹诽。
田林喜明显很高兴,哈哈大笑着对那已站起来的儿子道:“宏伟,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个就是我跟你们说起过的伟名。”
一双带有着杀气的目光看向了刘伟名,田宏伟的眉头不易察觉地微皱了一下,对于这个刘伟名,田宏伟是早就知道的,让他感到难解的还是父亲对这个刘伟名的关爱,说实话对于这个刘伟名,田宏伟都在心里面有些吃味,这小子很得父亲的欣赏,竟然带着到了京城,还去见过了华老自己也仅只是见了华老两次而已。
有时田宏伟也与自己的大哥田宏山私下研究过这事,两人都有些怀疑这个叫刘伟名的人是否是父亲私下搞出来的私生子。
为了这事,田宏伟还暗中派了人到了草海,对刘伟名的整个情况都进行了调查,从调查中并没有让他们发现问题的地方这次到了宁海,田宏伟就是想近距离接触一下这个叫刘伟名的人。
伸手握住刘伟名的手,田宏伟点头道:“早就听父亲说起过你,父亲在宁海期间的,多亏了你的照顾。”
刘伟名道:“宏伟哥客气了师傅对我才是很照顾的。”
田林喜就哈哈大笑道:“别说那些没营养的话,伟名也不是外人,趁着今天来了,你们多认识一下,别见了面都不知道。
田宏伟的老婆看向刘伟名道:“我叫孟庭芳,见到你很高兴。”
听到对方姓孟时刘伟名心中一动,就看向了田林喜。
看到刘伟名望过来的眼神,田林喜道:“看什么看,孟民军是她哥。”
刘伟名忙说道:“孟叔我认识。”
田林喜就笑道:“其实呢,孟家也是我们的亲戚!”
刘伟名心想,田老头跟孟家看上去并不是那种很亲密的样子,这次孟庭芳到来难道孟家又有什么样的事情发生?
混了那么长时间的官场,刘伟名往往见到一件事情就会跟官场中的事情联系在一起。
指着坐在那里好奇看着刘伟名的小美女,田林喜慈爱道:“小欣,你不是说没有哥哥吗,往后伟名就是你哥了。”
田宏伟笑道:“爸这这辈份太乱了,伟名是你徒弟应该跟我一辈的,怎么又成了小欣的哥了!”
田林喜一摆手道:“各交各的,那有那么多的规矩!”
刘伟名也是无语,这师傅的性子也真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