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住进了一家黑兰市驻省的接待处,洗了澡出来,刘伟名就坐在那里想着事情。
还真是没有想到那陈大祥是韦家的亲戚,亲戚本来应该帮助,他现在却搞出了这样的事情,应该是他自己的行为,并不是韦家授意,可是,从这件小事是就能够看得出来,韦家是有一些想法了!
想想也觉得这事是必然的,韦家死了一个儿子,如果不查一下真相是不可能的,这一查之下,自己可就沾上边了!
再说了,刘家与韦家现在的情况已经非常不好了,弄得不好,两家还有可能成为对头,自己现在是刘家的女婿身份,谁也不清楚韦家会搞什么事情。
“刘县长,晚上没什么安排了吧?”陈进仁进来问道。
今天两人是分开行动,陈进仁是到对口的部门。
刘伟名也了解了一下情况,陈进仁根本就没做成什么事情,他这样的县里小人物,到了省厅里面如果没有熟人,领导的面都见不到。
刘伟名当然也没有指望他们能做什么事情。
“你们自己去活动吧,我还有点事情。”刘伟名也知道庞费宇他们到了省里应该也想出去玩玩,就说了一句。
陈进仁就笑道:“那好,就不打扰刘县长了。”
陈进仁更加明白,刘伟名在省里有着许多的关系,不可能带着自己去那些地方,干脆来问了情况,也好自己安排一下。
陈进仁也想好了,借这机会与刘伟名的秘书搞好关系的话,对自己的发展还是有用的,今天就是想带着庞费宇他们去玩玩。
庞费宇这时也走了进来。
刘伟名道:“你们自己安排吧。”
庞费宇有些不放心道:“刘县长,不需要我们陪着?”
刘伟名道:“没什么事情你们去吧。”
看着几人离去,刘伟名斜靠在床上再次想着韦家的态度问题。
韦宏石是中央办的副主任,据说还会有发展,这事就不能不引起刘伟名的重视了。
这种事情还得问问郑小柔,也算是给她们提一个醒。
拨通了郑小柔的电话时,郑小柔可能正在家里,四周显得很静。
刘伟名就笑道:“怎么的一个人在家?”
“是啊,想找一个人陪着上街都找不到,正想去看看梦依有没有空的。”
刘伟名挠了一下头,这两女看来还真是走到一起去了!
“我刚洗了一个洗出来,胸部仿佛又大了一些。”郑小柔笑着说道。
刘伟名一愣,随之就明白过来这个郑小柔这是在挑逗自己啊!
“嗯,下次到了京里,我来检查一下。”刘伟名也厚着脸皮说道。
郑小柔就笑了起来,说道:“老实交待,最近有没有那个?”
刘伟名知道郑小柔在没人时很放得开再继续下去的话,就会被她套着说了。
转移了话题,刘伟名显得严肃道:“小柔,问你一个事情。”
听到刘伟名问得认真,郑小柔就好奇道:“什么事情?”
“我想问一下,韦宏石的儿子有几个?”
听到是问韦家的事情郑小柔道:“他就一个儿子,叫韦尔志,这人现在在美国留学。”
在留学?
刘伟名有些愕然,说道:“听说他要结婚了?”
“这个我也没找听,只是听说他在美国时,与一个国内的女孩子谈上了,家里面本来反对的不知怎么的,他就认定了那个女孩子。韦家后来没办法,只好同意了,怎么的,你问这事做什么?”
刘伟名道:“今天我见到了那女孩子的父亲了在宁海省教育厅任副厅长,叫陈大祥。”
“不错就叫陈大祥!”郑小柔说道。
“怎么了?”郑小柔问了一句。
刘伟名就把自己了解到的情况和这次陈大祥做的事情讲了一遍。
郑小柔听得认真,听完后就说道:“看来韦家也怀疑了!”
想到那次与刘伟名做事情时的情况,郑小柔的心中顿时就充满了一种欲情,娇声道:“你小心些,把韦家的儿媳妇那样了,这事韦家人跟你就没完!”
刘伟名道:“没做也做了,怕也没用,只是这事得注意一下才是!”
“韦宏石是否真的有可能更进一步?”刘伟名就问了一句。
“这种事情根本就不好说,不到最后揭晓,还是存在着各种的变数,就拿孙祥军来说吧,现在活动得厉害,就算是这样,也同样变数很大的!”毕竟家里就是干这事的,郑小柔还是有着许多的消息来源,分析起来也很有道理。
“你爸的情况怎么样?”刘伟名也关心起这个暗中的老丈人。
郑小柔就笑道:“不错嘛,也知道关心老丈人了!”
虽然说了这么一句,还是说道:“刚才说了,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会不会还有变数,不过,我爸也会进步就是。”
刘伟名就多少放松了一口气,有些事情真是让他郁闷,如果是与身边的人相斗,这事自己到是不怕,关键的就是不明不白中就跑来一个天大的人物,这真是举步维艰!
“不聊了,你家那位跑来了,我要与她逛街去。”郑小柔说到这里就挂了电话。
拿着手机,刘伟名摇摇头,自语道:“女人的事情真是看不明白!”
想了一阵,刘伟名反而把心放了下来,这件事情先看看再说了。告诉了郑小柔,相信郑小柔也会说给郑家和刘家,到时大家也能防着一些,别搞了一个措手不及的。
就在这里,手机又响了起来,拿起一看时,竟然是卫雨馨打来的电话。
电话中卫雨馨的声音有些落幕的样子,说道:“伟名我知道你在省城,怎么也不联系我?”
刘伟名忙说道:“到了省城就去看了看师傅,然后今天忙了一天,正在宾馆。”
“在什么地方,我开车过来。”
刘伟名就说了地点。
挂了电话,刘伟名就坐在那里不安起来,卫雨馨是下了决心要嫁给自己的这事自己也感受得出来,可是,现在自己与刘梦依也明确了关系,这还搭上了一个郑小柔的,如何面对卫雨馨,这事就让刘伟名不安了。
叹了一声刘伟名一时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过了一阵卫雨馨已经开着他的一辆红色的跑车过来。
看到是一辆这样的车子,刘伟名站在那里就有些发愣,有的时候,一辆车子也代表了那人的一些性格,红色的又是跑车,这是否表明了卫雨馨看似文静,其实内心里面充满了热情和狂野呢?
坐在车内,卫雨馨就看向了刘伟名,那明显修饰过的容貌更加美丽。
“还不上车?”
看到刘伟名站在那里看着自己发呆,卫雨馨的心中就有些喜悦。
刘伟名拉开门往副驾驶坐了进去。
只见开车的卫雨馨身着的是超短裙那修长的双腿很是动人。
刘伟名刚坐下,卫雨馨的车子已经开了出去。
两人都没说话,卫雨馨仿佛很专注地开着车子。
车子很快开出了城,然后向着一处城郊的山庄而去。
“你这是要到哪里?”刘伟名问了一句。
在那小道上,卫雨馨突然就把车停下了。
这才看向刘伟名道:“你真的要结婚了?”
“嗯,国庆节结婚。”刘伟名知道这样说话肯定会让卫雨馨伤心,还是不得不说了出来。
坐在车上卫雨馨叹道:“还是我没有一个好的家世!”
这话听得刘伟名也生出不安,在婚姻问题上,刘伟名不得不承认,自己多少还是带有着一些功利的心在里面,已经不纯了!
没见到刘伟名回话卫雨馨转脸看向刘伟名道:“你说一个实话,是否从来没有对我动过情?”
这话是卫雨馨从来没问过的这次她也是鼓起了勇气。
刘伟名心想干脆就借这机会继了卫雨馨的想法吧,就说道:“我们一直是很好的同学!”
“不,我看得出来,你一直也喜欢着我,只是,刘梦依的家世对你的帮助更大,我说得对不对?”
刘伟名也不愿意说违心的话,在学校中卫雨馨也是校花级的人物,追她的同学多了,自己不是也曾经暗恋了好一阵吗?
没听到刘伟名回话,卫雨馨的目光中就透着一种喜悦,说道:“看来我想的是对的!”
“我国庆节就结婚了!”刘伟名鼓起勇气说了那么一句。
车子再次启动,很快就开到了这个山庄。
看着这半山腰有着不少像是蒙古包似的房间。
卫雨馨一改刚才的样子,对刘伟名道:“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到这里来住一阵,这里的环境不错,看看野外的景色,住在这独特的地方,心情都能够得到放松。”
感受到了卫雨馨那心中的孤寂,刘伟名越来感到对不起这个美丽的同学。
这是一个半山腰的地方,本来就已是晚上,两人站在这里时,放眼看去的只是远处一点点的灯火。
站在刘伟名的身边,卫雨馨道:“能抱抱我吗?”
刘伟名还在犹豫时,卫雨馨的身子已经投到了刘伟名的怀里。
抱着卫雨馨,头脑中回想着过去的一幕幕情况,特别是在学校时看到卫雨馨众星捧月时自己也曾对她也有过想法的事情,刘伟名有些迷茫了。
其实,卫雨馨也算是刘伟名的一个青春萌动时的梦中情人了!
在大学时,大家无法入眠时,更多的时候都会聊到卫雨馨,那时的卫雨馨就是班上男同学们最喜欢聊的美女。
美好的娇容,高挑的身材,那凸凹不平的动人景象,无不引得男同学们产生种种的想法,刘伟名当时也有着太多的想法。
今天卫雨馨这样的表现,刘伟名完全能够感受到她的心意,这样的美女投怀送抱,这让刘伟名的心再也无法平静下来。
太乱了!
刘伟名发现自己的感悟生活一团乱麻。
让她做自己的女人吧!
难道还要去祸害一个这样的女孩子?
心灵中产生着一种挣扎力。
刘伟名的心中有着一种强烈的情意,却又不想让卫雨馨委屈,思想上就产生了一种极强的冲突感。
想到卫雨馨一直以来对自己都是那么的在意的事情,刘伟名就更加没有想害对方的想法。
“我是要结婚的人了,不可能有任何结果!”
刘伟名咬牙说出了这样的话,想推开卫雨馨时,却发现卫雨馨抱得很紧。
今天卫雨馨穿的是一条很短的裙子。这样的热天,本来身上的衣服就不会多,抱在怀里时,刘伟名完全能够感受到卫雨馨的身材情况。
并不是第一次抱女人了,刘伟名有过太多的经验,这时进一步就感受到了卫雨馨的身材情况。
高挑的身材,凸凹不平的身形,更是能够感受到对方那身上的热气。
一阵阵的幽香沁入心脾。
很要命的感觉,天热的时候是最能够引发的时候。现地这样抱在一起,卫雨馨在动作间的,刘伟名的关键地方都能够感受到对方行动时的那种摩擦。
卫雨馨并没有说话,而是把头紧紧靠在了刘伟名的胸口。
站在这四处一片黑色的地方,天空中的星光也只能看到很近的一些地方,刘伟名看到没能推开卫雨馨,只好就这样站在那里任由对方抱着。
伸手轻轻拍了拍卫雨馨的背。
刘伟名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凭心而论,这样的一个美女。任何的男人都会心动,她一直不离不弃地爱着自己,这情意就很让刘伟名感动。
如果没有刘梦依,自己会娶卫雨馨吗?
这样的问题突然冒了出来。
答案竟然是肯定的。
自己与刘梦依的感悟有与卫雨馨深吗?
刘伟名自己都想不出来到底跟谁的感情要深一些。
刘伟名更有一种发现,自己仿佛今天才有了一种恋爱的感觉似的。
太奇怪了!
这种想法冒出来时,刘伟名都有一种深深的震惊。
难道自己从来就没有恋爱过?
刘伟名不敢再想下去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卫雨馨轻声说道:“我不管你结不结婚。我这一生只爱你一个!”
说话时。那语气中透着一种坚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