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你还有美好的人生!”刘伟名说这话时都感到自己的话那么的无力,心中竟然有着一种不愿放弃的想法。(品#书)
如果卫雨馨真的同另外的男人结婚了,自己会怎么样呢?
这个问题冒了出来。
这时卫雨馨变得主动起来。
本来两人的个子相差就不大,卫雨馨也就比刘伟名矮一点点。
卫雨馨的头抬了起来,双眼就深情地看着刘伟名。
向着刘伟名看了一眼后,卫雨馨就吻向了刘伟名。
受到卫雨馨主动的影响,刘伟名也轻轻吻了上去。
这个时候,两人都不再去想其它的事情。
明显没有任何的经验,卫雨馨的吻显得是那么的生涩。
不过。卫雨馨却是那么的动情,整个的身子都仿佛要融入到刘伟名的怀里。
刚才在想事,还没有太多的想法,现在受到卫雨馨动情一吻的影响,仿佛就是揭开了那层禁忌的门户,刘伟名的那种种的顾虑如同一个吹大的肥皂泡破了似的,身体中就有了一种很强烈的冲动。
对卫雨馨身体的感觉突然间的变得强烈起来。
刘伟名也用自己的身体与卫雨馨进行着摩擦。
回应激烈的回应从卫雨志的身上传来。
卫雨馨也是第一次体会到这种与男人间的的激情。整个人都情动起来。
更加激烈回应着卫雨馨。
不再顾虑,两人就抱着在这里激情相吻起来。
开始时卫雨馨还生涩,随着不断的进行,卫雨馨也熟练起来。
若隐若现中,刘伟名更是看到卫雨馨的眼睛呈现迷离的样子。全身更是软得仿佛就全部要散去。
身体里的一股股欲情在刺激着刘伟名的思维。
就在这关键的时候。卫雨馨仿佛想到了什么,那本来迷离的神情有所恢复,娇羞看向刘伟名道:“别在这里!”
这就是少女与少妇的不同,如果是郑小柔那样的人,在这里她完全就会做出任何的事情,卫雨馨的心中对这样的事情却是充满了一种期待,更有着太多的幻想,她一直的想法就是要用一种很特别的方式完成自己的第一次。
一拉欲情高涨的刘伟名。卫雨馨就朝着旁边的一处地方走去。
这样一搞,本来高涨的欲情缓和了一些,刘伟名暗道惭愧,自己的定力在女人面前根本就没有!
到底是定力的问题,还是自己那心底的情感被卫雨馨激发了出来呢?刘伟名自己都无法想得明白。
卫雨馨这时却并没有放开刘伟名的意思,整个的身子就靠在刘伟名的肩膀上。
两人都没有说话,就这样向着前方走去。
也没走多长时间,就在刘伟名那快要熄灭时,一个蒙古包似的小房子出现在了眼前。
卫雨馨显得很熟悉。不知从什么地方就拿出了一把钥匙打开了房门。
很快,灯光亮起时,刘伟名就看到这是一间的装修豪华,里面各种家庭设施配备得很齐全的房间的。
在黑夜中突然出现这样的一间的房间的,刘伟名都感到了一种惊奇。
再看向卫雨馨时,这时的卫雨馨脸上布满了红晕,整个人显得是那么的娇艳欲滴。
也不知道卫雨馨按了一下什么地方,一首悠扬的抒情曲子在房间的里面回荡。
双眼中充满了情意。卫雨馨过来把手搂住刘伟名道:“陪我跳一曲。”
暗叹一声,刘伟名知道卫雨馨是下了决心了。
伸手搂住了卫雨馨时,两人已是在屋里随音乐而舞。
跳动门旁时,卫雨馨把那灯光再次关了,房间的里面只剩下一些机器那很微弱的光线。
置身在这样的环境,刘伟名刚刚快要熄去的欲情也再次引燃。
完全就是倒在了刘伟名的怀里,卫雨馨与刘伟名轻轻移动着身材。
刘伟名知道自己再不说话,就经受不了诱惑,说道:“雨馨,这样对你不好,我不可能给到你什么!”
“我这是第一次!”卫雨馨说道。
把双手更紧地抱住刘伟名,卫雨馨又说道:“反正你要不要我,我都交给你了!”
这话比什么样的药都要让人情动。
刘伟名那勉强竖起来的盾牌瞬间的崩溃。
既然卫雨馨都不管不顾的,自己又为何要那么辛苦的抵抗!
刘伟名突然间的变得激动起来,双手一紧。就把卫雨馨紧紧抱在了怀里。
脸上透着一种惊喜之情,卫雨馨发现这是刘伟名第一次那么的主动。
各种的感受涌上心头,卫雨馨的泪水竟然情不自禁中流了出来。
“伟名也是在意我的!”
这是卫雨馨的一个感觉。
有了这样的感觉,卫雨馨就变得更加的情动。
两人再次激情吻在了一起。
这次两人都更加的投入。
音乐悠扬,两人都在对方的身上抚动。
“你真的想好了?”
刘伟名又问了一声。
卫雨馨突然发现这刘伟名的话那么多,一拉刘伟名时,两人就进入到了一间小屋。
灯光打开。透着的是淡红的光茫。在这淡红色的灯光中,刘伟名看到这是一间的很温馨的卧室。
看到这情况,刘伟名已明白了卫雨馨的决心,没有再做犹豫,刘伟名就把卫雨馨抱着倒在了床上。
很快。两人再次缠绕在了一起,
这次刘伟名就变得主动了。整个的动作是那么的粗野。
娇柔的脸颊,青丝散开,水灵灵的双眼透着迷,雪白的身子若隐若现,撩人心魄。
很快,两人已是相对。
看到刘伟名那雄健的身躯,卫雨馨的脸上更多了一些红色,更加情动的卫雨馨轻声道:“从今天开始,我是你的了!”
刘伟名与卫雨馨完全融入到了一起。
这个时候,两人都已放开了一切。
情为何物已不再去想,两人只知道只有这样才能够向对方表达出自己的一种情感。
一种心灵交流的快感充斥于两人的心间。
一阵激情,两人躺在那里,刘伟名暗叹一声道:“对不起!”
靠在刘伟名怀里,卫雨馨笑道:“又不是孩子,有什么对不起的,你发展你的,我过我的生活,这样也不错。”
心愿得偿后,卫雨馨显得活泼了许多。
刘伟名刚想再说点什么时,卫雨馨道:“什么都不必说了,就让我感受一下这样的感觉吧!”
伸手搂了一下卫雨馨,不发生也发生了,并且这次两人都很清醒,就没必要再说什么。
突然,衣服包内响起了电话声。
这个时间到底是谁打来的电话呢?
刘伟名迟疑了一下,卫雨馨道:“电话。”
看到刘伟名不想去接的样子,卫雨馨笑道:“别搞得那么复杂,你情我愿的事情,放开些吧!”
这话说得刘伟名都有些脸红了,自己还没有卫雨馨想得开。
刘伟名这才去拿出了电话。
一看电话时,却是一个很陌生的号码。
按了接听键时,对方传来的是一个带着有一些威严的声音。
“是刘伟名同志吗?”
刘伟名一愣道:“我是刘伟名。”
“嗯,我是中组部干部六局的方向辉,你现在到宁海宾馆来一趟吧!”
中组部干部六局!
刘伟名只知道中组部有干部一至五局,这里竟然出现了一个六局,就是一愣。
会不会是骗人的呢?
刘伟名心中一动,就在想,如果真是骗人的,到是要稳住他们。
想到这里,刘伟名又问了房间的号码。
通完了电话,刘伟名就有些迟疑了,这事万一是真的呢,如果是真的,自己搞人去弄他们,搞不好就会出问题。
还得问问田老头才行,他应该知道一些。
看看时间,现在是十一点钟了。
刘伟名还是拨通了田林喜的电话。
“师傅,睡了没有?”
“在看书,怎么了?”
师傅这时肯定又在看武侠小说!
刘伟名摇摇头,师傅也算是武侠迷了!
“有个事情想问一下你,中组部什么时候有一个干部六局了?”
“什么?”没想到的是田林喜的反映那么大,声音把刘伟名的耳朵都震得很响。
“怎么了?”刘伟名问道。
“我才是要问你一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田林喜急忙问道。
“师傅,是这样的,刚刚我接到了一个电话,对方说他是中组部的方向辉,叫我去宁海宾馆一趟,我只知道中组部有干部一到五局,没听说过中组部有干部第六局的,就想问一下,我怀疑他们是骗子。”
“你说什么?是方向辉?”
“是啊,他自称叫方向辉。”
“你给我立即赶过去,要快!”田林喜的声音中有着一些震动,仿佛很急的样子。
“师傅?是真的?”
“问那么多干什么,我告诉你,真的不能再真了,快去,要不要我派车来接你?”
刘伟名感受到了田林喜的心神的变化,也感到了这个方向辉可能是真的了,忙说道:“我这就赶过去。”
“嗯,什么也别问,什么也别说,对方问什么就说什么,不要隐瞒,也不要夸大。”田林喜补充了一句。
刘伟名打完了电话就有些发愣,从田林喜的语气中感受得出来,这个中组部干部六局非同小可的样子。
没听说过啊!
卫雨馨这时已经下床,很快着装。
看到刘伟名在发愣,卫雨馨道:“我送你回去。”
刘伟名在卫雨馨的身上看看,有些担心道:“你行不行?”
卫雨馨的脸上就是一红道:“没事,又不是多大的运动。”
很快,刘伟名穿上衣服,两人坐在车上。
卫雨馨显得非常专注地开着车子。
看到卫雨馨那样子,刘伟名对卫雨馨就又多了许多的怜爱之情。
不过,刘伟名很快还是被中组部的连夜召见所吸引,头脑中就在想着这件事情。
卫雨馨开得很快,那车子才花了半个小时就已是来到了宁海的那个宁海宾馆。
这样的时间到是没有堵车,要不然也不会那么快。
看到要下车的刘伟名,卫雨馨帮刘伟名整理了一下衣服,这才说道:“我在那边停着等你。”
刘伟名想了一下,不知道中组部的人找自己什么事情,就说道:“也许时间长一些,你还是先回去吧。”
看到刘伟名关心自己,卫雨馨微笑道:“没事,我在车内眯一下就行了。”
从车内下去,刘伟名调整了一下心情,就朝着那宾馆里面走去。
一路上刘伟名都在想着这事,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情况呢?为什么中组部的干部六局人员会跑来在晚上找自己呢?
现在的刘伟名只能说是满脑子的问号,完全想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来到十二层的楼上时,刘伟名顺着那门牌就走了过去。
听听里面的情况,仿佛很静的样子。
其实也听不出什么。
刘伟名多少还是有些忐忑。
按了门铃时,那门很快打开了。
一个中年人看了看刘伟名道:“是刘伟名同志?”
刘伟名道:“我是刘伟名。”说这话时向里面看了一眼,就得到里面还有着一个看上去很威严的中年人。
再一看时,只见省委组织部长宁保国也坐在里面。
看到宁保国,刘伟名就更加确认了这方向辉的身份的真实,再也没有了怀疑之心。
门打开后,刘伟名就走了进去。
宁保国这时的脸上表情就显得有些怪异,看了看刘伟名道:“小刘,中组部的同志要跟你谈点事情,你们谈。”说完这话,起身就走了出去。
刘伟名这时真的是满脑子的疑惑,看向那坐着的中年人时,就充满了一种敬畏。
自从刘伟名进门,那坐着的中年人就不停打量着刘伟名。
指了指椅子,那中年人微笑道:“坐吧,我叫方向辉。”
刘伟名没听到对方说他的职务,也就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才好,只好很是恭敬地坐了下来。
微微一笑,方向辉道:“我们有意不让宁部长通知你,就是想看看你的心态,很不错,在这件事情上,你还算合格,要不然你也就见不到我们了!”
刘伟名心中发苦,中组部还有这样考查人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