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桌子上摆放着一个文件袋样的东西。
那个开门的人坐在了另一旁。
整个的房间的内,气氛就显得有些凝重。
刘伟名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坐在那里又想了更多的东西。
把那文件袋递给刘伟名,方向辉说道:“你看看这个,然后签个字,不得外传!”
刘伟名就更加紧张,很是小心接过了那个文件袋。
这个文件袋其实也并不起眼,也就是一般的那种牛皮纸的文件袋而已,只是,在那上面有一个让刘伟名看着都惊心的章,“绝密”两个红红的字印在那里,看得让人心惊。
最高等级的文件!
这下子刘伟名感到自己不重视都不行了。
如果不是从田林喜那里知道这个方向辉是真实的中组部里的人,又看到了省委组织部长也在这里的话,刘伟名都要产生怀疑了。
有什么事情连省委组织部长都不能参与呢?
虽然有着太多的想法,刘伟名还是怀有着一种敬畏的心情打开了那个文件袋。
最上面是一张刘伟名的相片,刘伟名自己都不知道这张相片是什么时候照的。
再看时,那文件上有一行字:跨世纪人才培养。
看到这行字时,刘伟名就更加疑惑了。
认真翻看着那里面的内容,许多内容刘伟名自己都快忘记了,这里面却记录得非常的清楚。
待刘伟名看完以后,方向感严肃道:“刘伟名同志,我正式通知你,从现在开始,你已纳入跨世纪人才培养名单!”
刘伟名仍然感到疑惑,自己怎么就进了这种搞不清楚名堂的名单了!
也没有解释多的话,方向感道:“你的工作从现在开始将由中组部干部六局进行考核,既然是这名单里面的人,你们就会接受更大的挑战,你的每一项工作我们都会有专人跟踪记录,会进行严格的评价,在这一过程中,会让你有一个公平的工作环境,当然了,也会给其他的人一个公平的工作环境!”
刘伟名有些明白了,既然纳入了这个名单,也就是说,下一步在工作中,自己无法借到更多的力量,反对的力量也不会有那种跨太大级别的打击。
刘伟名只能是点了点头。
方向辉又说道:“你认真看看那份条例吧,任何违规的行为,你都会被认定为考核不合格,从而从这份名单中剔除!”
看到刘伟名在那上面签了字,方向辉严肃道:“从现在开始,中组部就开始了对你的考核了,希望你能够经受住考验!”
其他的话没有说,说完这些以后,方向辉也就坐在那里看着刘伟名。
到是另外一人道:“刘伟名同志,这事出了这个门就把它忘了吧,你应该知道保密条例!”
刘伟名道:“我明白!”
与刘伟名握了握手,那中年人把刘伟名就送了出去。
刘伟名走出去时,整个人都显得晕呼呼的。
踩在那地毯上,刘伟名有着一种失重的感觉。
这时刘伟名也多少明白过来一些了,心中有着太多的兴奋和不安。
看到刘伟名出来时的那个样子,卫雨馨有些好奇道:“伟名,怎么了?”
打开车门坐了上去,看看车上的时间已是一点多钟,刘伟名道:“还得麻烦你送我去师傅那里一下。”
问了地点,卫雨馨开着车子就向着田林喜家驶去。
到了地点时,已经快到两点。
坐在车内,刘伟名拨通了田林喜的电话。
电话刚一通,田林喜哄亮的声音就传来:“伟名,谈完了?谈完了就来我这里一趟。”
“我已到了。”刘伟名说道。
“那好,你上来。”田林喜说道。
看了一眼卫雨馨时,卫雨馨说道:“别管我,你正事要紧。”
看着卫雨馨时,刘伟名突然间的有些迷信起来,人们都说女人旺夫,这卫雨馨刚与自己那样,就出了这样的事情,难道说她真的那么旺
这时的刘伟名头脑中就有些混乱似的,突然又冒出了一个念头,那就是现在许多官员会跑去嫖娼,万一嫖的是一个不旺对方,反而会破坏官运的人呢?
这个真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啊!
摇了摇头,刘伟名发现自己这时竟然会想这样的事情,自己都感到有些奇怪起来。
再看向卫雨馨时,刘伟名柔声道:“路上注意点安全,我今天就在师傅这里对付一晚了!”
微笑着点了点头,卫雨馨仿佛有什么话要说,又迟疑了一下,然后双目就这样看着刘伟名道:“你要保重!”
刘伟名点了点头。
卫雨馨又说道:“无论我身在什么样的地方,你都是我今生唯一的男人!”
刘伟名也没多想,说道:“去吧,太晚了,路上注意些。”
看着卫雨馨的车子离去,刘伟名多少就有些发愣。
今天的事情是刘伟名根本没有想到的事情一切都来得那么的快,对他的思想的冲击也非常大。
叹了一声,刘伟名就向着田家走去。
早已有人打开了门。
刘伟名进去时,田林喜一招手,就带着刘伟名进入到了他的书房。
进入到了书房里面后,田林喜的双眼就这样看着刘伟名,那脸上早已是布满了笑容。
“师傅今天这事我是到现在还晕晕乎乎的!”在田林喜面前,刘伟名也不隐瞒。
虽然是绝密,内容不说,却也可以问问情况。
田林喜微微道:“我刚才跟老领导通了一个电话。”
刘伟名的眼睛就是一亮,知道是田林喜专门打电话去问自己的事情。
“师傅,到底是什么情况?”
“伟名啊这个也是一种平衡的结果吧!”
看到田林喜说话刘伟名这才过去倒了一杯茶水。
跟卫雨馨做了那件事情,又去了方向辉那里,这一阵还真是弄得他口干舌燥的。
看到刘伟名倒了水,田林喜这才说道:“首先,你的政绩是摆在那里的说实话,草海县的工作做到了现在这个份上,就算是没结果,政绩也是跑不掉的,这是谁都无法抹杀的,这才是你发展的根本有了这样的根本,你就有了更进一步的动力支持!”
刘伟名道:“从现在的情况看,草海的确已经是脱贫有望了!”
田林喜微笑道:“说得不错,正是有了这样的政绩,这次才有了这样的事情,其实,外面的人并不知道有这个局的存在这个局也是保密着的,不过,凡是知道的人都明白,我们国家下一步的接班人员就纳入到了这个局考察,这个局直接向九人团报告工作每过一阵,中央九人团都会专题听取中组部的秘密汇报当然了,像华老他们这样级别的人是参与了的,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清楚!”
刘伟名道:“还真是保密得很!”
点着头,田林喜道:“知道有这个局是一回事,具体是什么情况就不是外人能知道的了,我只知道一些大体的情况,那就是凡是被纳入这个局管理的人,都是重点中的重点,不过,你也别高兴得太早了,虽然这次你纳入到了里面,但是,你的级别并不高,这个局在考察的时候,里面的人并不少,如果层层合格,就会一步步的前进,假如在某一个阶段的发展中出现了问题,那就从此放弃!”
从此放弃!
刘伟名心神一震,感到纳入里面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田林喜道:“你如果认真观察一下华夏的一些干部,你还是能够发现一些情况,有的人看着前期冲劲十足的,很快就消失在了人们的眼里,他们其实应该都是进入名单的人物,在进入某一关的时候出了问题,剔除到了名单之外了!如果没有列入名单的话,可能还可以到省一级的位子上,但是,进入了名单的人,在哪一层级出了问题,这一生基本上就定性了,他就将在哪一级上结束他的仕途发展!”
刘伟名第一次知道会有这样的情况,刚才还激动的心情才算是平静了下来。
看到刘伟名平静了下来,田林喜道:“这其实对你来说既是机遇,也是一个风险!你可能并不知道吧,让你进入名单的事情其实还是韦家的人运作的结果!”
“韦家有那么大的力量?”
刘伟名就问了一句。
“韦家现在是没有那么大的力量,但是,韦家是付书记一系的人啊,付书记是有这个力量的!再说了,这件事情里面,孙祥军也是运作了的!”
刘伟名这才发现事情有些不是自己想像中的情况了,脸上也表现出了吃惊的神情。
田林喜笑道:“其实,上次老领导就跟我谈过你进入名单的事情,我就说过,我认为你最好是进入到了市一级的时候再进入,我担心的就是你在县级出了什么状况,你这一生就停在了县级了,没想到啊,有些人更关心你的成长!”
说这话时田林喜的脸上透出的是一种很怪异的表情。
韦家和孙家都力主把自己列入名单!
刘伟名吃惊地看着田林喜。
笑了笑,田林喜道:“不过,这个也很好,只是提前对你进行考验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师傅,这考验的事情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哈哈一笑,田林喜道:“这个你到是可以放心谁也不可能去影响那程序,都是定下了的,所有的程序都是规范的,只要你不是真的出了问题,就不会对你产生任何的影响,要知道华夏真正有影响力的人都是盯着那东西的谁都不敢乱来,那会引起众矢!进入中央系列的人,大多都要经过这一关!”
“我不是提前弄进去了吗?”听到田林喜说谁也不会影响,刘伟名就问了一句。
哈哈一笑,田林喜道:“你可能还不知道你的影响情况吧!你啊只知道埋头做事,又怎么知道你干的那些事情在中央引起的太多影响,首先就是春竹乡的发展,整个的春竹乡脱贫有望;第二就是你搞的那个群众修路的事情,那修路时的党组织的先进性和凝聚力的事情深得老一辈的赞赏啊!第三,你搞的那种服务下基层一切都运作在阳光之下的公开透明方式,这才全国来说也是一个新的事情,很有借鉴意义;第四,你搞的新农村的建设,中央暗中派人到了草海进行了调查,感觉你们走出了一条新的路子,这是一种新的创造具有很大的推广意义;第五,草海那个新的规划很有大局观,这表明了你的气魄,经过论证,下一步草海不仅会受益黑兰市、宁海省也会受益,更是因为草海县的中心地位相邻的两省也会受益!”
被田林喜一下子列举出了那么几个优点,刘伟名想了一下,还真是这样。
笑道:“被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是干了一些事情了!”
田林喜哈哈大笑道:“别小看了自己,我不是那天对我家老二说过了吗,外人只是看到了你的关系,他们又怎么知道你干的这些事情都是对华夏的发展有着影响的大事,中央的那些人又不是瞎子,你有了这样的一些成绩,早就应该把你纳入进去了,只是迟早一些而已!”
看了一眼刘伟名道:“他们只是推动了一下而已,并不算影响!”
刘伟名这才明白过来,坐在那里沉思着方向辉所说的那些话,说道:“他们应该不会太过份插手了吧!”
田林喜道:“你说起这事,我就得提醒你一下了,这是一个规则,当这个规则进行的时候,我们这些人就必须退到一边了,我们已经不可能更多的对你进行帮助,他们那些人也不敢越级对你打击,所以,你大可不必顾虑省里的情况,更多的会是来自于市县一级的问题,这个需要靠你自己了!”
刘伟名仿佛听出了一些什么,看向田林喜道:“你不会离开宁海吧?”
微微点了一下头,田林喜道:“我会到京城去一阵了!”
知道田林喜害怕他在这里违了那种选拨的一些禁忌。
“师傅,害你离开宁海!”
笑了笑,田林喜道:“其实,我早就想去京里陪陪老领导了,这样也好!”
说到这里,田林喜很有深意看向刘伟名道:“临走前,我有两个安排,你要有思想准备,就是把你的两个重要手下调离草海,一个是温芳,另一个是方怡梅,这两位同志我会进行安排,手下有这样的女同志,对你的发展是不利的!”
刘伟名就有些尴尬,心里面明白了,田林喜还是有所察觉,这是不希望自己在这件上犯错。
“我听师傅的!”
“这就对了,做大事的人就得有大的气度,就得懂得放弃!做大事的人心肠也要硬一些,别搞得婆婆妈妈的,舍得之道要认真研究啊!”
“刘县长,回县里?”
陈进仁有些不解地问道。
一大早刘伟名就来了,来了以后就让大家收拾东西,说是要赶回草海,这让陈进仁很是不解。
“嗯,省厅的事情基本上差不多了,草海的事情还有很多。”
说完这话,刘伟名就闭目养神。
昨天的事情有着太多的刺激,搞得刘伟名是一晚上都没睡着。
自己上了那个名单,虽说孙祥军他们那个级别的人不会对自己随便出手,有了制约,但是,田林喜也得离开宁海,更加让刘伟名不舍的还是田林喜的安排,温芳和方怡梅都要调离草海,这样一来,自己在草海的布局就得进行一些调整了,该怎么样调整呢?
事情很多,也很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