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看得明白,通过种种的事情上看,韦家对自己也出招了,虽说韦孙两股力量并没有联合在一起的迹象,却也无法避免这样的一种联手行动,就算是省里的人不动手,下面的人是否也会搞一些明堂呢?
车子到了草海,刘伟名半道上就下了车子,交待了庞费宇他们一些话,自己就打车到了温芳的那住处。 .
开门去去后,刘伟名拨通了温芳的电话。
温芳这时在春竹乡,并不知道刘伟名已经回来,笑道:“刘县长回来了?”
“你回家一趟,有急事!”刘伟名说道。
“好,我这就赶回来。”
迟疑了一下,刘伟名道:“如果方便,把小方也叫上。”
温芳就有些明白了,这事果然是有急事了。
“反正她都知道了,我约着她回来。”
刘伟名暗叹一声,这事搞得!难怪师傅也要把她们弄离草海了!
在这房间的里洗了一个澡出来,抽了一支烟,正在想着事情时?温芳和方怡梅一道就走了进来。
看她们两人的样子,都显得很是亲密时,刘伟名本来还有的担心也消失。
“伟名,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搞的,看你眼圈都发青了!”方怡梅一进来就关心地问道。
温芳笑道:“估计是会情人去了,消耗太度!”
刘伟名没想到两女说起话来那么的让人震惊?就有些发愣。
看到刘伟名这个样子,两女都笑了起来。
坐下后,温芳道:“说实话,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有些事情我不能说,你们只知道中组部找我谈过了一次话就行了!”
刘伟名也只能透露这样一点内容了。
两女都是精明的人,互相看看?眼睛都是一亮?能够得到中组部的谈话之人,这事就透着一种重要,看刘伟名这个样子,并不像是有什么问题,那就是有关他的发展了。
好事啊!
看到两女仿佛有些明白了?刘伟名道:“这件事情不算好事,也不算是坏事,今天找你们来这里,是有一件事情要跟你们说一下。”
两女就看向刘伟名。
叹了一声,刘伟名道:“我师傅的情况你们是知道的,听说中组部的人找我谈了话以后?师傅就跟我说了,认为你们在我的下面工作,会产生不好的影响,他打算近期调动你们的工作,很有可能是升一格,这事你们要有一个思想准备!”
两女先是有些吃惊,随之又是一震?方怡梅道:“调离草海?”
刘伟名就微微点了一下头道:“现在想征求一下你们的看法,如果到省里去,那就是在机关里面工作了,如果到地方上去,就有可能进入县委负责重要工作?下一步的发展也会更大,当然了?就看你们自己的能力了!”
温芳叹了一声道:“我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一天了!”
方怡梅道:“没想到还是来得那么快!”
看到两女早有心理的准备,刘伟名就看向了她们。
温芳道:“各有优点,不过,如果能在地方上锻炼一下,对下一步的发展却是有好处的,只要伟名发展了,我们就有着许多的机会!”
刘伟名道:“温芳现在是副县长,县委常委,完全可以运作成为常务副县长,只要干得好,发展是很快的!”
温芳点头道:“如果是这样,我就去试一下。”温芳到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能够上到常务副县长,或县是副书记之类的,她知道前途会更大。
刘伟名就看向了方怡梅。
方怡梅想了一下道:“我是这样想的,假如省里什么重要的部门我能进去的话,在省城也能够成为伟名的一个眼线,我到是想到省里去工作,就算是不任职也行!”
刘伟名微微点头道:“这样也好,你们两人一个在外一个在内,互相也有照应!”
看向了刘伟名温芳微笑道:“其实,我感觉这样也好,小方在省城购一套房子,现在交通又那么方便,我们还是可以在省里相会的,这样还能避免别人的猜测。”
两女都是事业心极强的人,很快就把这件事情想通了,这也让刘伟名省了许多的心思。
谈完了这事,温芳看向刘伟名道:“伟名,我们两个走了,你得重新布局一下才是!”
“我那么急着赶回来,就是在想着这件事情,师傅说过,你们走了,首先,县委常委中必须要有一个我的人顶上,其次,春竹乡园区也得有我们的人,这样才不会影响到下一步的工作,这事我正想跟你商量一下。”
温芳沉思了一阵道:“首先就是接我位子的人,我认为必须要有一个听你话的人接位才行,这个人我盘算了一下,感觉各方面的条件符合的也就牛常胜了!”
刘伟名微微点头道:“他的确可以!”
方怡梅却摇头道:“我认为不妥。”
哦!
刘伟名就看向了方怡梅。
方怡梅道:“我了解到的情况是,以前牛常胜的靠山就是陈锁源,如果牛常胜进入了县委,会不会陈锁源的力量会反超了伟名呢?”
温芳微笑道:“你是担心伟名在县委里面拿不住陈锁源啊?”
方怡梅道:“从伟名说的这次中组部谈话的事情可以看得出来,针对草海还是有着一些调整和变化的,说个不好听的话,大家之所以靠在伟名身边,主要的还是看到了伟名背后的力量,假如伟名背后的力量不动了,或是乏力了,有些人是否会发生一些心态的变化呢?虽然现在我们是绝对相信的,可是,我总认为,无论什么时候都得防一手,要把危险化解在萌芽状态,不能让这样的情况发生!”
方怡梅完全就是那种冷静型的人物,她的话说得刘伟名也在暗自点头,从政中就得有全盘的考虑,假如把鸡蛋放在一个蓝子里面,果然是有着很大的风险。
“那就由苏中全来接你的位子比较好了!”刘伟名说道。
这两女都是从政的好手,刘伟名跟她们又是那种一家人的关系,当然就想听听她们的意见。
方怡梅点头道:“苏中全这人是一个实诚人,他一直都听你的话,我相信无论什么时候都有是最有可能站在你这方的人,他比牛常胜就实在多了!”
温芳这时也点头道:“苏中全接我的位子后,春竹乡园区就得找一个能力强、听话的人才行。”
“你有什么人选?”刘伟名看向方怡梅。
刘伟名知道,这人选的问题自己可以提出来了以后报给田林喜,下一步的运作就看田林喜了,这也算是他临走前的再一次安排。
方怡梅微笑道:“我认为这个时候伟名应该尽可能多的拉一些关系,只要我苏中全掌控着,下面的人还是可以尽可能任用一些中派的力量,你们看那林雨仙怎么样?”
温芳就笑道:“还真是一个不错的人选!”
刘伟名有意问道:“你们怎么会想到了她呢?”
温芳就说道:“林雨仙与副书记赵卫江有着亲戚关系,她本身又是县纪委党廉办主任,条件符合,最主要的是赵卫江原来的手下还是有着一批人的,用好了林雨仙,赵卫江手下的一批人就能够为你所用!”
方怡梅道:“这个女人能力很强的,最重要的还是她现在其实已被大家看成是你这一系的人了,她不跟着你走都不行!”
看到两女微笑的表情,刘伟名笑道:“我不过就是帮她在县委常委会上说了一些话,怎么就成了我一系的人了!”
温芳笑道:“不管怎么说,她总比其他的人要好用些,我也认为她不错!”
几个人就在这里研究着人选的事情。
很快,几个重要人选的名单就弄出来了。
刘伟名在心中暗叹,时间紧,估计不仅自己这里在布局,其它的人也会布局,从自己进入名单以后,各种的考验就将展开,也不知道会是一些什么样的考验,好在孙祥军就算是想动自己、那韦家就算是想动自己都不敢明显了,这到是给自己留出了更多的发展空间的。
大家都说得不错,政绩才是一切的根本,只要自己把草海发展上去了,就应该不会有人动得了自己。
看着两女那种进入角色,讨论着县里干部的情况,刘伟名就想到了师傅说的话,舍得之道是得好好的研究一下了,太多的儿女情长对于自己的发展并不是一件好事。
政府一号院的一处小花园里,刘伟名缓缓舞动着,一套五禽戏让他的全身都活动开来。
一个月过去了,一切都在发生着变化,对于刘伟名来说,现在的一切都显得清静起来,温芳调富永县任县委副书记,已经前去上任,方怡梅调省委组织部任了一个科长,这事还是省委组织部长宁保国同意了的,现在也到了省里去工作,两个女人离去,刘伟名的生活显得单调起来。
县里也发生了一些变化,温芳调离后,苏中全果然在田林喜的运作下任县委常委、副县长、春竹乡国区党委书记、主任,算是接替了温芳的工作,也算是在温芳走了之后,刘伟名的力量并没有受到影响,当我顾,县委常委会上也通过了常明光任春竹乡党委书记,林雨仙调春竹乡园区任常务副主任等内容。
事情全都来得很快,快得草海县的人们都感到吃惊,却并没有人想明白会上一和什么样的情况。
整个,的县里发生了这样一些变化,看似刘伟名的人弄走了,实则是力量并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了
只是,这次的调动把大家猜测的刘伟名与温芳和方怡梅有关系的事情化解了,特别是看到了温芳远离了草海,大家在议论时也都会分析,温芳是属于刘系的人,但是,与刘伟名应该并没有关系。
在谈到方怡梅时,大家只会暗赞方怡梅的精明,通过刘伟名的关系一跃而进入到了省城,这女人不简单。
刘伟名并没有去管这些事情对他乘说,现在最主要的还是要关注一些想暗算自己的人们。
所有的事情都显得很平静,草海的发展也更加的,但是,刘伟名知道,从现在开始,自己每走一步都得小心又小心,谁也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
练完了五禽戏刘伟名慢慢向着自己的住处走去。
现在县里还是给刘伟名安排了一个套房,刘伟名也时常住在这里。
回到住处时,刘伟名就看到庞费宇已经买了早点在屋里。
洗了脸后刘伟名问道:“有什么事情?”
现在庞费宇已经成了刘伟名的心腹,刘伟名跟他说话也随便了许多:”其它的事情到是没有,只是昨晚上汪局长说起了一个事情,说是孙林与几个京城来的公子哥们在喝酒时孙林说了一句,说是如果草海县产生了混乱的话,某些人就会头疼了陪酒的小姐听到了这话。”
刘伟名微微点了一下头,现在汪凌松恢复成了局长对自己是真的忠心了,看来他也知道刘家与自己的事情,暗中派了人对孙林进行着监视。
这种事情刘伟名没耻止也没支持,装做不知道。
庞费宇说完以后就出门去到了车上等着。
一边吃着稀饭,一边想着汪凌松听来的情况。
刘伟名越想就越感到孙林他们应该会有着针对自己的行为。
草海县的发展是无法阻止的但是,从中做一些手脚却是完全可能的!
自己的情况就泉要稳中求进假如真的被他们搞出了一些事情来,是否自己的考核上都会出问题呢?
刘伟名的眼睛中透着一股杀气,现在自己的发展到了关键时候了,假如孙林他们真的敢做出一些事情,那就别怪自己了!
吃了东西坐在车上后,刘伟名对庞费宇道:“你通知汪凌松到我的办公室来。”
看着庞费宇在那里打着电话,刘伟名再次把这事情想了一下,虽然只是听到了一言半语
的,决不能够当成小事。
刘伟名进入到了办公室坐下不久,汪凌松已经匆匆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