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看到刘伟名望过来,李永花望向女儿道:“刘县长,本来我们还在想着去拜访你一下的,就是怕打扰了你!”
“看你们说得!到了县城就算到家一样?我住在一号院,我父母也在县城住着,你们都可以上家里来嘛,有什么需要就提出来!”
李永花就高兴道:“刘县长说得是,到是我想多了?一家人嘛!”
庞费宇这时到是并没有在这里,看到刘伟名遇到了熟人?他精明得很,做到了不该听的不听,早已走到了前面。(品#书)
李永花的话说得刘伟名脸上一红,就看了一眼杨玉仙,知道李永花是话有所指的。
不过,刘伟名也没有去纠正她的说法,担心的是引起误会。
“玉仙,上学的学费不够的话,尽管向我提出来,我说过的,只要你们考得起,我就不会让你们失学!”
杨根民嘿嘿一笑道:“刘县长,自从种了灵芝,我们都积了不少的钱了,学费没问题,没问题的,只是到了这城里,看到这马路就心里发慌,县城改变得太大了,我们到现在也没有找到回去的路!”
刘伟名就是一阵大笑,说道:“草海县城的变大很大的!”
李永花道:“上次来的时候还不觉得,这次到了城里我竟然全都不认识路了,原来医院旁边还是一些小路现′在我都找不到了!”
杨根民看了一眼女儿道:“玉仙从来没有出过那么远的门,我们都担心她会迷路!”
刘伟名道:“草海的发展刚刚开始,下一步的发展会更大,按照规划,各种设施会不断完善,相信再过一年你们再来看草海的情况,又将会是一个新的面貌。”
李永花对站在那里的杨玉仙道:“玉仙啊,现在见到刘老师了,你跟着去认认门,到了县城来读书的话,就熟门熟路了!”
刘伟名笑道:“好啊,正好今天没事,你们一家都到我那里坐坐?”
杨玉仙就高兴道:“我就知道刘老师会管我的!”
带着这一家子人来到了政府一号院,刘伟名对着门卫道:“这个是小杨同学,我的学生,以后她来了的话就让他进来吧。”
门卫笑道:“刘县长放心。”
带上杨家的一家人进了这院内,很快就进了刘伟名的家。
看着刘伟名家里的摆设,杨玉仙道:“刘老师,我可是听说县长是很大的领导了,你这家里跟春竹乡也没有两样嘛!”
刘伟名就严肃道:“玉仙,这事刘老师得说道一下了,一个人活在世上要有理想,做事也得凭着良心做事,不能学别人贪图享乐,要多为群众做事才对!”
杨根民不停点头道:“玉仙,刘县长说得对,做人就得学习刘县长,不贪不占的,这事全县人民都知道,刘县长是一个好官!你得向他学习,我们永远都不能忘本!”
刘伟名就得向了杨根民道:“你说得太好了!”
杨根本道:“其实呢,大家心里面都有着一杆秤的,谁好谁不好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不是我说你的好话,到草海县的各处走走问问,谁不说你好,自从你当了领导,这草海的变化真是大家做梦都想不到的,没有学校办学校,大家没饭吃你管饭吃,带着大家发展,现在我们的兜里都有一点余钱了,供孩子上学也没有了问题!”
杨根民还想说下去时,刘伟名摆了摆手道:“这个就别再说了,草海的发展不是谁一个人的功劳,没有大家的共同努力,草海县也发展不起来,关键是现在中央的政策好啊,跟着党走,你们的日子会越来越好!”
杨根民嘿嘿一笑道:“反正大家就认准了你了,大家私下都说了,跟着你走就对了,只要是你说的话,大家就得听,听了没坏处!”
刘伟名笑了起来,问道:“最近我没时间到阴凉箐,大家的生活怎么样了?”
说起这事,杨根民就双眼放光道:“刘县长,现在大家伙的心中畅亮着呢,你应该去看看,大变样了!灵芝项目搞起来了,药材种植基地也搞起来了、还有乌骨鸡的规模化养殖,现在通向中阳省的公路也正在修,那条路就在从我们村通过,大家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有盼头过!”
刘伟名就笑道:“随着通向另外两省的主要干道的通行,县里会加大全县的交通建设,到时就会村村通路,大家的前途会像那县城的大道一样更加的宽阔!”
杨玉仙道:“刘老师,我们家也搬到新房子里了,你得去看看,我还专门帮你准备了一间的,你下次去检查工作就不会没地方住了!”
看到杨家的人都双眼散发着光芒,刘伟名越发感到从心里面真心实意为老百姓做实事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杨玉仙显得非常活跃,把刘伟名这房里面面的情况全都看了一遍,仿佛就在看她自己的家一样,更是把刘伟名的一些脏衣服之类的搜了出来,就与她的母亲一道在那里洗着。
看到这家人纯朴的样子,刘伟名的心中有着太多的感慨,现在草海的发展算是快了起来,但是,还有一些村子处于落后状态,县里要加大各方面的力量促进他们的脱贫才行。
招待了杨家的人吃了饭,又把他们送回了住处,坐车回来时,刘伟名的心情不错,看到了像杨家这样的贫困户都有了余钱,他对于自己的工作也有了更多的信心。
在回来的半路上,刘伟名没想到的是呼延傲博打来了一个电话。
接到呼延傲博的电话时,刘伟名道:“我在车上。“
“那好,你找个地方打过来。”
挂了电话,刘伟名就在沉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外人是不知道自己与呼延傲博的关系的,呼延傲博也有过交待,两者间的关系不要透露出去,只有这样,他才能够给予更多的帮助。
到底是什么事情呢?
刘伟名一时之间的还真是想不出到底会有什么样的事情,只是有一个感觉,这次汪凌松他们通过一些媒体,更有着郑小柔暗中的帮助,把孙林的一些事情暴光了出去,还是引起了一些对孙林不利的事情,这件事情自己并没有跟其他人说,不过,以呼延傲博他们的眼睛,这样的事情他们肯定会想到是自己掺合在了里面。
应该是与这件事情有关的事情了。
回到家里,把跟随的人都打发走了以后,刘伟名拨通了呼延傲博的电话。
“干爹,现在我独自一人在家中了。”
呼延傲博道:“伟名,现在网上炒作的那事是不是你们搞出来的?”
如果是在以前,呼延傲博就不会这样去询问,这次就不同了,问得就非常的直接。
知道现在网上一下子就把孙家的事情炒作了起来,刘伟名也没瞒着呼延傲博,说道:“应该是下面的人搞的。”
“伟名,有些事情不做就不做,要做的话就一定要雷霆手段!”
这话说得很有霸气。
刘伟名也知道在与孙家的争斗中自己时常就是处于弱势,这次孙祥军如果保住了位子,对于自己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刘伟名道:“我们这里到是有不少的东西,但是,无伤根本!”他已经明白了,这次呼延傲博也要帮着出手了,这当然是一件好事。
搞是搞到了一些孙林的东西,不过,这些东西刘伟名也明白,并不会影响到孙祥军。
不过?刘伟名并不希望呼延傲博陷入进去,就说道:“这事我做就行了!”
呼延傲博就笑道:“有些事情你要把目光放远一些,往往看似只有一人个人在努力的时候,其实呢,其他的人也都在磨刀!”对于刘伟名的关心,呼延傲博还是感到高兴的。
刘伟名一愣,心中一动?感到呼延傲博这话里有话?就问道:“京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问出了这话,刘伟名就在想,呼延傲博决不是随便说说,一定是有什么样的事情发生了。
想到他今天主动打来电话的事情,刘伟名也在猜测着京城到底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伟名啊,有些事情不到最后,这盖子是不能揭开的?虽然盖子没有揭开,暗地里却已是沸腾着!”
刘伟名算是明白了,这件事情看来还有孙家的反对势力。
“是谁也在动手?”刘伟名就问了一句。
哈哈一笑,呼延傲博道:“不错?不错,你能明白就好?这样吧,今天就会有一人从京城到你们县去,你与他好好的交流一下好了。”
“是什么样的人?”
虽然感觉到应该是孙家的对手,刘伟名还是问了一句。
真是没有想到啊!
刘伟名是高兴的,如果这个时候出现了一个能够与孙家作对的人,对于自己来说,压力就小了许多了,这是一件好事!
哈哈一笑,呼延傲博道:“金陵市长庞佑感的弟弟庞佑仁与我是同学,他很想来看看你们草海的情况?他是做生意的人,不过呢,这次是派他的儿子庞权到草海看看,你们岁数差不多?我就把他交给你了!”
这绕得!
刘伟名就是一乐,不管怎么绕?有一点是重要的,庞佑感是有想法的人了。
“行,我一定把他招呼好,尽可能的让他满意!”
呼延傲博就笑道:“许多事情还得从小事做起嘛!”
挂了电话,刘伟名快速打开了电脑,然后就找到了金陵市的班子内容,认真看着那庞佑感的内容。
庞佑感是市长,自来就是市长与书记两条线,如果庞佑感有了想法的话,他与孙祥军争斗就成了必然!
想了一阵,刘伟名还是拨通了刘栋流的电话。
不管怎么说,这刘栋流就算是能力不怎么行,他对京里的情况还是熟悉的,许多外人不知道的东西,他们这些人应该知道。
“爸,我是伟名。”这称呼上刘伟名就已经很自然了。
刘栋流也显得高兴,笑道:“昨天还谈起你的事情的!”
两人聊了几句家常后,刘栋流道:“你有什么事情?”像刘伟名这样的忙人,不可能这个时候打来电话拉家常,刘栋流还是明白。
“爸,问你个事情,金陵市长庞佑感家是什么情况?”
刘栋流就笑道:“庞家也算是一个有历史的家庭了,一直不景气,他们家也就庞佑感厉害,现在庞佑感的升势不错,但是,他还是一直被孙孙祥压着的,如果庞佑感不行了,庞家也就差不多快完了。”
说这话时,刘栋流也是感慨,一个个的大家族就这样倒下,刘家要不是有了一个刘伟名,估计现在自己就不会那么轻松了!
说到这里,刘栋流心神一震道:“是不是庞家的人找过你了?”
能混到这样的位子,刘栋流的悟性也非同一般,听到了刘伟名的话,一下子就明白过来。
“有一个叫庞权的可能要到草海来。”刘伟名就说了一句。
听到说是庞权,刘栋流就说道:“这是庞佑仁的大儿子,开了一家贸易公司,做的是海外贸易,他到你们那里去,应该是得到了长辈的授意的,伟名啊,一定要充分利用好这条线!”
“他们家现在的实力如何?”
“庞家的实力其实跟我们家差不多,现在也就是庞佑感在那里顶着,上次本来孙祥军的事情发生后,庞佑感就是呼声最高的人,大有取而代之的意思,结果呢,最近孙祥军又有了再干一届的可能,这样一来,庞佑感就完全被压下了,你要知道,到了他这层次,如果一届被压下,基本上就失去了更进一步的可能,所以,这次对于庞家来说,是无论如何都得争的了!”
不愧是京城大家族的人员,刘栋流对每一个家族的情况都明白得很
刘伟名已经明白了内情,肯定就是前段时间庞佑感的呼声高,现在孙祥军稳住了,就要对庞佑感动手。
这件事情对于庞家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威胁了,孙祥军保住了位子,对于那个要夺自己位子的人必然会朝死里整,这样一来,庞佑感面临的就是背水的一战,这一战对于庞家非常的重要。
“我明白了!”
刘伟名说道。
笑了笑,刘栋流道:“庞家在金陵那么多年,金陵的情况他们知道得太多,关键的就是没有一个导火线,如果这引爆的力量够大,相信事情会做得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