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打完了电话,刘伟名的心里面就已经有底了,现在的情况很明显,庞家看到了草海的针对性,是想到草海来进一步的寻找一些有用的东西
汪凌松做得隐蔽,放出去的东西也只是一部份,庞权到来时,完全可以用这些东西与庞家争取到利益。 .
相信庞家在对付孙家的事情上比自己还有着急,既然是大家族,不让庞家拿点好处出来,那可是对不起这个机会了。
正想着事情时,刘伟名就听到敲门声,开门一看时,却是汪凌松来了。
把汪凌松引进了家里坐下,汪凌松道:“刘县长,我们又发现了一个情况,孙林应该是与南方的贩毒集团有着联系!”
刘伟名正在想着的就是如何拿到孙家的把柄,没想到汪凌松他们还真是有了重大的发现。
想到汪凌松他们在针对着孙林时所做的那些事情时,刘伟名就知道只要有人到来,汪凌松肯定是第一时间知道。
这里虽然关着门,刘伟名也同样不会把自己的口实落到汪凌松的手中,在汪凌松的身上看看,刘伟名心中暗想,这小子喜欢录东西,在对待他的事情上,自己也得防一手才行。
“老汪啊,你们的工作做得不错!”
并没有提孙林的名字,刘伟名就这么说了一句。
汪凌松笑道:“都是在刘县长的领导下工作嘛,不做好工作,我就对不起刘县长的重视了!”
发了一支烟给汪凌松,刘伟名严肃道:“治安工作我是交给你们了的,出现了情况,无论是谁都决不放过,贩毒行为更是社会的毒瘤,在草海就决不能够让他有生存的土地,这事你们要当成一件大事来抓,证据非常重要,只有掌握了足够的证据,你们的工作才能够顺利开展!”
汪凌松本来就是来请示刘伟名的意见的,毕竟涉及到的是孙林,这种事情一搞下去,可就涉入得太深了。
现在听到了刘伟名不断强调证据的事情,汪凌松到是放心了一些,看来刘伟名需要的就是证据了。
“请刘县长放心,我已经有了安排,应该会很快得到突破!”
刘伟名就点了点头道:“最近京里会有人到来,到时你与他认识一下,如果他有什么需要,你们尽力帮助一下吧,你们的工作涉及面较广,多认识一些朋友,对于你们的工作还是有促进作用的。”
汪凌松笑道:“只要是刘县长介绍的朋友,他肯定也是我的朋友,我一定会与他相处较好的。”
“刘县长,您好!”庞权双手紧握住刘伟名的手,看上去显得很是客气。
目光在庞权的身上看了看,刘伟名微笑道:“呼延书记介绍过你。”
哈哈一笑,庞权道:“呼延叔叔是我爸的老同学了!”
两人互相都在打量着对方。
刘伟名感觉得出来,这个庞权对自己显得太客气了,他本人应该是一个很精明的人物,现在这做派,很有可能就是得到了家里人的授意。
庞权也在打量着刘伟名,从父亲那里知道,呼延傲博一直都很欣赏刘伟名,甚至还有人传言过,刘伟名很有可能是呼延傲博的私生子之类的事情,不过,这事父亲到是不赞同,认为对于刘伟名,呼延傲博是看成了自家的子弟来培养的,那种亲戚的关系应该没有。
虽然不知道刘伟名与呼延傲博的关系,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呼延傲博很重视刘伟名。
想到临行前父亲的那些交待,庞权心中就在想,难道说自己家的命运还会与刘伟名有着关系?
“庞总到来,先看看我们草海县的发展情况吧,听说你的生意做得很大,已经做到了海外!”
“哈哈,刘县长过奖了,小生意,小生意。”
“草海县有不少的资源,如果可能,还要靠庞总介绍到海外去,我们也想赚点外汇啊!”
庞权笑道:“行,没问题,只要有机会,我们就合作一下。”
两人说笑中坐上了车子。
庞权来之前也一直以为草海不过就是一个贫困的县,坐在车上随着刘伟名在这城里宽趟的大道上看了一阵后心中多少有些吃惊。
“刘县长,看起来草海的发展很快麻!”
“呵呵,这都是孙总的功劳,正是有了孙总的工作,我们县的道路建设才会加快!”
听到刘伟名提到孙林,庞权就看了一眼坐在车里的刘伟名,心中就是一愣父亲叫自己来的时候说过到了这里就尽可能的找到刘伟名获取孙林的一些东西,看起来刘伟名仿佛不急啊!
刘伟名不急,庞家却是等不得的,中央的大盘子都定得差不多了,孙祥军的事情到是还没态度,再这样下去,难道真的让那孙祥军再次坐稳金陵市委书记的宝座?
这事庞家人都明白决不能够任由事情向这样的方向发展,孙祥军保住位子的话,庞家最有发展的庞佑感就只能是黯然无光,搞不好因为曾经有过要顶下孙祥军的事情在往后的四年里受到打压。
脸上带着笑容,庞权却是急在心里。
“孙林没在草海吧?”
“是啊孙总很忙的,多亏了他的投入,要不然真是无法有那么快的发展,眼看着这些工程就要完工了,我正在发愁着村村通公路的事情,难啊!”
听到刘伟名说出这样的话,庞权的眼皮子就是一跳,这是不是刘伟名要价码的行为呢?
来的时候家里是有过交待的,到了这里,只要真的有了足以拉下孙祥军的东西就可以让出一些利益,现在刘伟名开出了价码,庞权也想知道刘伟名的手中到底有多少重要的东西。
“是啊,孙林这小子到是很会做事!”
刘伟名却瞬间的很是凝重道:“孙总这人不错不过,我仿佛听到有人说他与南方的贩毒集团有些不清不楚的唉,有些事情我认为还是不要沾的好,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了!”
庞权的眼睛都在放光了,终于听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了。
大声道:“孙林参与贩毒?”
刘伟名摇摇头道:“这事道听途说的,没确定的事情还是别乱说了,这样吧,孙总来一趟也不易,这几天我就多陪你走走吧,草海还是有着太多可以看的地方,最近草海的一条旅游线路也经过了论证,就将开始,风景非常不错。”
看到刘伟名没有接着说这事,搞得庞权的心中猫抓似的,又知道这事急不得。
刘伟名安排庞权住下,又陪着他吃了饭,这才离开了宾馆。
刘伟名到是走了,庞权却坐不住了,快速就拨通了父亲庞佑仁的电话。
其实呢,现在的庞家也都很着急,孙祥军的上位就代表了庞家人上位的终止,这是庞家决不愿意看到的,可是,一般的事情又根本无法把孙祥搞下,从现在了解到的情况可以知道,孙祥军的保位工作做得非常好,如果没有意外,他保位成功已成为必然的。
这时的庞里坐着的不仅有庞佑仁,还有金陵的市长庞佑感。
两人相对而坐。
叹了一声,庞估仁道:“大哥,就没有办法了?”
两兄弟之间的密谈事情,到是没必要隐瞒自己的想法。
“估仁啊,看来是没有机会了,老书记都被说动了,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庞佑仁叹了一声道:“如果是这样,四年里面我们庞家就面临着孙祥军的打压了!”
庞佑感想的却是自己如果过了四年就失去了任何机会的事情,摇了摇头道:“老二,你在交通部任常务,做事还是要稳一些才是,别让人抓住了把柄,近年来出事的大多就是交通方面的!”
庞佑仁道:“你是说孙祥军下一步会拿我来说事?”想到太多人盯着自己位子的事情,庞佑仁也感到了不安。
庞佑感道:“孙祥军这人的性格我是知道的,这人忍得,但是,当他真正掌握了权力后,对于自己的政敌的打击也是决不手软的人!”
“在这样的位子上,谁手上不沾着一点见不得人地东西!”庞佑仁皱眉说道。
现在的情况对于庞家就更加危险了,孙祥军现在是没有精力搞事,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保位上,对于庞佑感要夺自己位子的事情,其心里肯定是怀恨的。
“最近草海到是搞了不少孙林的东西,呼延傲博叫小权到草海去看看。”庞佑仁说道。
“呼延傲博到是一个很有前途的人,你们是同学,可以把关系搞好,关键的时候对庞家应该还是有着助力的。”
说到这里,庞佑感又说道:“小打小闹的最多就是把孙林打掉,无关大局,孙祥军不倒,就谁也拿他们孙家没办法!”
“大哥,我们手中也掌握了不少孙家的东西。”
摇了摇头,庞佑感道:“不少东西到是有效果,对他也有危胁,但是,都不足以致命!”
正说着话,庞权的电话就打来了。
“爸,有一个重要的事情,今天我与草海县的这个刘伟名在聊事的时候,刘伟名透露了一个事情,说是孙林与南方的贩毒集团有来往,可能参与了贩毒。”
庞佑仁心神一震道:“是真的?”
“刘伟名奸滑得很,只是透露了一句,却又说了,这事是道听途说的。”
声音很大,又是在很静的书房里面,庞佑感同样也听到了手机中传来的声音。
庞佑感的眼睛就是一亮道:“问他刘伟名说过些什么话。”
听完庞权的叙述,两人坐在那里闭目沉思起来。
庞佑仁道:“等一会我们打电话给你。”
“大哥,你看这事是不是有可能?”
笑了笑,庞佑感道:“这个刘伟名很厉害啊,有意透露出这个消息,并且提出了村村通路的事情,全都是精心设计的行为!”
庞佑仁也点头道:“他应该是知道了我在交通部,这是有针对性的!”
“不错,这是刘伟名提出了价码了,如果价码合适,他就会把我们要的东西拿出来!”
“是否真实呢?”庞佑仁问道。
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弟,庞佑感笑道:“如果他手是没有这种掌握了的东西,就不可能说出来,也不可能提出价码了!”
脸上露出了笑意,庞佑仁道:“这小子在敲竹杠啊!我可是听说了的,他与孙家也是对头,他难道就不怕孙祥军保位成功?”
庞佑感叹道:“就算是敲竹杠也得让他敲了,他早已看得明白,我们比他更急着把孙祥军弄掉!”
两人互视着苦笑一下。
庞佑感道:“你立即打电话给小权,就说交通部正在研究着对贫困地区村村通路的资金倾斜问题,会针对草海县的困难情况,重点进行倾斜,另外,叫小权也投入一笔钱到草海去参与这事吧!”
“交通部的事情到是问题不大,不过就是专项划一笔钱到草海而已,如果小权要投入到草海资金的话,那可是很大的一笔钱了!”庞佑感有些肉痛道。
摇了摇头,庞佑感看向庞佑仁道:“老二啊,你最大的缺点就是眼光的问题!”
看到庞佑仁不解地看向自己,庞佑感道:“孙祥军这人我比任何人都研究得深,你知道孙林为何会跑到草海去帮着修路?你知道孙祥军为何默许了自己的儿子在草海搞事?好好想想啊!”
庞佑仁也知道不少的情况,用力点头道:“你这样一说,我算是明白了!”
“老二啊,我们都干不了多少年的,年轻人还得有自己的圈子,如果圈子里面有一个很强大的人物,庞家就不会轻易言倒!那刘伟名这人,你要让小权尽力的交好于他,这人很聪明,也会寻找机会!”
说到这里,庞佑感显得有些激动,严肃道:“能否弄倒孙祥军,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了,这事我们要尽快安排一下,不搞就不搞,一搞就得全部火力朝他攻击!”
“刘县长,草海的情况我看到了,果然是一个急待开发的地区啊!”
被刘伟名拉着到了几个贫困的乡镇看了以后,庞权很有感慨说道。
“是啊,一看到这里的情况,我们这些当干部的就感到有着很大的压力,如果不把这里发展起来,我们就对不起身上的这份责任!”
“刘县长,我有些交心的话要对你说。”看了一眼司徒羽和庞费宇,庞权有些急切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