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现在庞权又怎么可能有心去看草海的发展情况,想到自己到草海的任务,庞权最想的就是立即得到关键的东西,然后就赶回京城。
“没事,大家都是自己人,有什么就说吧。”
刘伟名的话说得庞费宇和司徒羽的心中也是一阵激动,这是刘伟名把自己当成了心腹之人,这是一种信任啊!
庞权就看了两人一眼,这才说道:“刘县长,是这样的,昨天我把草海县的贫困情况向我爸讲了一遍,我爸非常重视,说是希望我能为草海的发展多做些事情!”
“嗯,庞部长能够知道我们这里的情况,我代草海人民感谢庞部长的关心了!”
庞权道:“现在中央对发展贫困县的支持力度是很大的,修路的资金也有不少,但是,各地都在争取,部里头痛的就是无法兼顾!”
“是啊,全国那么多的地方要发展,中央也难啊!”
庞权道:“当然了,事在人为,只要是真正的贫困地区,中央还会重点考虑的,这事还是有着可操作性。”
刘伟名微笑着点头,知道对方要给一些好处了。
“有一个事情,我爸说了的,最近中央对扶贫工作非常重视几次会议都提到了这事,特别是村村通公路的事情上,对于一些贫困地区会重点进行扶持和倾斜,正好在研究倾斜地区的事情,借这机会,我爸会在会上提出对草海的倾斜,这事应该能成!”
刘伟名的眼睛就是一亮心中暗想,果然还是弄到了一些好处了,交通部每年都会有大笔的资金用于交通建设,如果能够专项划拨过来,对于草海县的发展就必将提供更大的助力,看来自己临时想出来的敲竹杠行为还是取得了效果了!
刘伟名是研究过庞佑仁的情况的他们的父辈就是在交通部门工作过的在交通部里,他们的门生故吏也较多,运作一笔资金投到一个贫困县,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难度。
想到又将得到一大笔的资金用于道路的建设时,刘伟名的心情就非常不错。
脸上透着感动之情刘伟名道:“一定要请你代我向庞部长问好,感谢他对草海人民的帮助,有了这种倾斜,草海的发展会更快!”
庞权说出了这事就在看着刘伟名,希望的是刘伟名能够把自己想要的东西给出来,结果却只是听到刘伟名不痛不痒地说了那么一句就完事了。
心中郁闷知道刘伟名是一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人。
想想也能理解,自己说的这些内容只是口头上的东西,刘伟名是根本不会相信的。
“刘县长,说实话,看到了这里的贫困情况,我这心里面也真是难过,既然看到了我也得为草海的人民做点事情,如果不做点事情,我这心里面不安啊!”庞权很是动情地说道。
刘伟名点了点头道:“我们许多的企业家就是来到了草海,看到了草海的情况才出手相助的,你看看草海县城的那些大道吧投资很大啊!孙总也是一个有爱心的人,一出手就把整个县的面貌改变了没有企业家们的帮助,草海就不可能有大的发展!”
听到刘伟名又拿出孙林说事,庞权心中苦笑,这是刘伟名拿孙林的投资来比较了,如果自己拿不出超过孙林的以入,那就根本不可能从刘伟名这里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本来庞权还有万一之想,想到只要刘伟名听到了父亲的帮助之后就能够满足,现在才明白,刘伟名的胃口是很大的。
“刘县长,现在村村通路的事情,国家是采取的国家出部分,地方出部分,村集体出部分构成的,需要的资金很大啊!”
刘伟名道:“是的,现在各村发展了一些项目以后,村民的积极性到是有了,不过呢,筹积费用还是存在着问题,他们也只能是支持一小部分,杯水车薪啊!通过我们的努力,省里和市里是支持了一点的,也很少,难度相当的大!”
庞权道:“国家那部分应该没问题,加上倾斜的投入,大头应该可以由国家那部分来承担了!”
“一般情况下,大头是地方出的,现在有了庞部长的支持,我们的压力会减轻许多,这是一件大事,
庞权道:“这个应该没太大问题!”
刘伟名道:“村民们对于修路的积极性是很高的,在修路上,现在的各村都已开始了,基本上就是自发的行为,政府只是提供了一些必要的物资供应,如果能够得到更多的资金支持,村民们修好的路就能够硬化路面,现在关键的就是资金的落实了!”
庞权这才松了一口气,对刘伟名的领导能力也是暗自佩服。
在其他的地区,县里面的领导并没有这样高的号召力,刘伟名能够号召全县的人民自发修路,这已经表明了他在全县的威信。
难怪长辈们要求自己尽力的跟刘伟名搞好关系!
事情都发展到这个地步了,自己不投入是不行了,刘伟名都已拿孙林来进行比较,自己难道比孙林都不如?
想到这里,庞权就说道:“刘县长,我也想参与到这项造福草海的事业中,我会到京城去为你们筹措一个亿用来投入到村村通路的事情中!”
刘伟名就握住庞权的手,感激道:“感谢庞总对草海的支持!”
还是没有看到刘伟名拿出自己的用的东西,庞权就有些急了。
刘伟名看了看庞权道:“庞总,既然来了,不要急,先对草海的事情了解一些再说。”
看到刘伟名显得平静的样子,庞权心想,这事能不急吗?
回到县里,刘伟名陪着庞权吃了饭就安排着庞权住下。
看到刘伟名走了,庞权越想越郁闷,拨通了父亲的电话,把整个的事情讲了一遍。
这时的庞家里,庞佑感也在,听完讲述,庞佑感就笑了。
看到大哥发笑,庞佑仁道:“这事都那么急了,刘伟名胃口也太大了嘛!”
庞佑仁微笑道:“他越是这样,我就越发有把握了!”
庞佑仁道:“他真的有关键的东西?”
“一定有!”庞佑感肯定说道。
说完这话,庞佑感道:“刘伟名是一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人,说了那么多的话,并没有一件落实,你说他会怎么想?”
“交通部里的资金落实中,我完全可以专项定点划一笔给草海,数额不会下一个亿嘛!这小子,不相信我有这能力?加上小权投入的一个亿,这可是两亿了!”
庞佑感微笑道:“两个亿并不算多!”
“关键是那小子不相信啊!”
“佑仁,你与呼延傲博不是同学吗?打一个电话给呼延傲博,请他跟刘伟名打个招呼好了,就说除了这两项外,金陵市下一步会与草海县形成帮扶关系,在各方面进行支持!”
看到大哥是下了重注,庞佑感道:“这小子!”
刘伟名这时也没闲着,回到了办公室以后,就看到了早已等在那里的汪凌松。
“情况怎么样了?”
“根据我们的落实情况,已秘密抓捕到了孙林的两个重要手下,并且也已获得了重要的证据,孙林一直以来都参与贩毒,并且还是中南地区的一个重要人物。”
看着汪凌松递上来的一些材料,刘伟名认真看着。
看完以后,刘伟名也有些吃惊道:“金陵公安局长也是其中之一
用力点了一下头,不凌松道:“这事我们是在那两人从草海回去的路上秘密抓住的,这次你打了电话后,省军区可是帮了大忙了!”
刘伟名继续看着那些内容。
汪凌松又说道:“有了省军区的帮助,我们的人在各地都很顺利,获得了大量证据。”
刘伟名微微点了点头,这次自己是通过田林喜跟省军区的政委图镇军打了招呼,得到了省军区的帮助,更是利用了一些军中的力量,这才快速获得了一些关键性的东西,有了这些东西,弄倒孙祥军就成了可能。
刘伟名在庞权的面前说不急,其实,他心里面还是着急的,这种事情就得快,只有快速进行,才能打孙祥军一个措手不及。
“老汪,你们做得非常好!”刘伟名表扬了一句。
汪凌松的脸上就露出了笑容道:“这都是应该做的。”
“老汪,这样吧,我会介绍你认识一个人,到时你把这些东西给他就行了,草海需要的是稳定的局面,我们能做的就做这些了!”
汪凌松心中好笑,事情搞得那么大,刘伟名竟然还说草海不要掺合的话,这刘伟名阴起人来也很厉害!
“伟名,搞得庞佑仁都找我说情了,不错嘛!”呼延傲博显得非常高兴,哈哈大笑着说道。
一直都在关注着草海的事情,也为刘伟名担着心事,知道孙祥军已经保位没太大的问题时,呼延傲博就在想着刘伟名应该如何渡过难关的事情,现在看到刘伟名果然没负重望,搞出了一些有用的东西时,呼延傲博是高兴的。
“尽是嘴上说的话,没点实在的东西啊!”刘伟名也笑着说道。
“伟名,除了庞权说的那些外,庞佑感答应了,下一步金陵市将会与他们县进行多方的合作,要知道,金陵市的支持力度肯定会很大!”
“我现在担心的就是他们说的话兑现的问题。”
呼延傲博哈哈一笑道:“这事你到是可以放心,庞家不会因为这件事情得罪几方力量,找到了我这里,他们还是对你的情况有所了解,这个问题你尽可放心,我也会帮你盯着的,以庞家的力量一两个亿并不是多大的数额,并且还有一半是按政策给的,不必担心这事。
“我就是担心政府上的倾斜能否实现!”
“你小看庞家了,他们还是有底蕴的!”
刘伟名笑道:“那好,定会让庞权满意而归。”
“哦,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呼延傲博到是很关心这事。
感到了庞家人的急切,当时呼延傲博并没有询问,现在也就问了起来。
“我们得到了孙林贩毒的证据,这件事情与金陵的不少政府官员有联系。”
“什么?”呼延傲博也是吃了一惊,大声问道。
“你说一下情况!”作为纪委工作的人,呼延傲博非常清楚,许多事情决不能进行联系,如果一联系起来的话,就会成为大事,孙林搞出了这样的事情孙祥军想脱身都难了,至少孙祥军那保护伞的问题是存在的,如果真是这样,孙祥军这次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刘伟名大体讲了一些内容后,呼延傲博道:“太不像话了!”
刘伟名道:“我们的能力也仅只能搞到线索了,更多的证据还得靠更上一层的人去搞。”
说到这里,刘伟名的心思一活发现这事完全就是呼延傲博的一个机会,呼延傲博现在到了z纪委还没有政绩,借着庞家要搞孙祥军,把这事交给呼延傲博的话,搞下了孙祥军的话,呼延傲博是否也有一个大的政绩?
想到这里刘伟名就说道:“干爹要不然我把这些材料都送你哪里去?”
呼延傲博立即就想明白了刘伟名的心思,微微一笑道:“这事我就不插手了,当然了,推动一下还是可以的,你也别再继续交给庞家的人就行了,庞家是不得不搞,我插入的话不合适。”
刘伟名道:“行,我立把事情办了。”
打完了电话,想到这事中田林喜也关注的事情,刘伟名就拨通了田林喜的电话。
通话中田林喜只是问了与庞家交流的事情,听到刘伟名说起想把政绩交给呼延傲博的事情时,田林喜微笑道:“有的成绩可以要,我的成绩就不能要,在官场中行走,一定要眼观门路,耳听八方才行!”
刘伟名道:“我还是没太明白。”
“你啊不是没想明白,是心思没有在这件事情上多思考,姓孙的一直都是老书记的人!”
一句话说出来,刘伟名一拍脑袋道:“原来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