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田林喜道:“无论老书记对于这事是什么样的一个想法,有一点是肯定的搞了孙祥军,也就有些打脸这件事情如果不是孙家逼你太过,我也不主张你与他对着干的,搞成了这样,你就情有可愿了,并不是你主动找事,呼延傲博掺合进去的话,你说老书记会怎么想?”
果然是经验!
刘伟名道:“我还是经验欠缺!”
“这个到是没有什么,关键的就是要能够从复杂的情况中保持头脑的清醒!”
想想这事也是这个道理,虽然孙家存在问题,但是,毕竟与老书记有着香火之情,并且最近老书记也表示出了对孙祥军的支持之意,这个时候搞孙祥军,这就是在打老书记的脸,就算是老书记对孙家的事情也痛恨,谁也不知道老书记会不会因为这事就牵怒于人,难怪呼延傲博第一时间就否决了这事!
“庞家就不怕?”
田林喜笑道:“狗急了还要跳墙呢,他们之间的那些事情大家看在眼里的,谁弄倒了谁都正常!”
刘伟名道:“这事会不会做成?”
田林喜就笑道:“有些事情沾不得,华夏的群众对于这样的事情非常敏感,加上庞家下了死心要搞事,你也有不少的帮手会借机炒作,应该问题不大了。 . v o d t w . ”
这话说得刘伟名心中明白了,只要庞家冲在了前面,后面跟着的就是千军万马,孙祥军这次有难了!
“终于有时间搞工作了!”刘伟名感叹了一声。
田林喜道:“说得对,这事你就到此为止了,下面的事情你就别再掺合,该做的你都做好了。”
“那边会是什么态度呢?”刘伟名有些隐晦地问道。
知道刘伟名问的是中组部的考核,田林喜道:“还能怎么的,你是被动而战,在被动中还反击得有声有色的,过错又不在你这里,再说了,通过这个运作,你还为草海再次拉到了发展资金,这就是成绩!”
刘伟名就放心下来。
拨通了庞权的电话时,庞权正在宾馆中烦燥着。
“刘县长……”
庞权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知道庞权急了,刘伟名也不想再逗他了,说道:“庞总,介绍个人给你认识一下,我们县的公安局长汪凌松,他会与你联系的,我最近打算到各乡镇走走,就不能陪你了。”
庞权先是一愣,随之大喜,知道是刘伟名要通过公安局长来与自己交流了,终于要得到好东西了!
“刘县长,你忙你的,我这里没事,我见见汪局长就赶回京城,你放心,我庞权答应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
刘伟名笑道:“我相信庞总,有了庞总的帮助,草海的路会越走越宽。”
庞权多少有些郁闷,自己这次到草海就是送钱来的了,这个刘伟名,得到了钱才办事!
刘伟名并没有去想那么多,想到了孙家如果出了事情可能会影响到的县里道路和尾款的问题,立即就把副县长高占金找到了办公室。
高占金是方顺章一系的人,进入常委的呼声很高,工作也很卖力,到了刘伟名的办公室就很是恭敬地坐下。
刘伟名的脸上露出了笑容道:“老高,项目的监管上你们要严格执行《草海县用人单位欠薪预警办法》、《草海县建筑工程项目工资预留户实施办法》以及《关于做好用人单位欠薪防治工作的意见》的规定,这是一道道的保护措施,特别是《草海县建筑工程项目工资预留户实施办法》中凡本县范围内实施施工许可的新建、扩建、改建工程,在申领施工许可证之前必须到劳动保障监察部门办理工资预留手续,在本县银行设立工资预留户,预留户资金由施工单位缴纳,这个办法能够有效地遏制了建筑工程欠薪行为的发生,我认为你们应该要加强监控,在这事情上出不得差错!”
“刘县长放心,这事我一直盯着的,不会出乱子!”
刘伟名微微点了一下头,很是随意地说道:“现在各企业都做得很好了,这样很不错,对了,孙林他们的公司在这事上做得怎么样?我看到他们的工程也快完了。”
“他们到是很配合,早早就把资金打来了!”
刘伟名就微笑道:“孙总他们还是比较诚信的企业,农民工的工资问题不存在了,他们请来的施工队又是什么样的情况?”
“据我们所知,孙总他们的施工队都是他们下属的企业,职工的工资是按时足额发放的,没太大的问题,就算是有一点两点的问题,也都是他们企业内部的问题,我们到是不太好过问。”
“这样就很好,无论什么时候,我们都要站在群众的一方,要多动脑筋,切不可带来稳定上的问题!”
高占金不太清楚刘伟名叫自己来到底有什么样的事情,听了一阵,只是听出了刘伟名对孙林企业的关心。
想到刘伟名与孙林的那种复杂事情时,高占金就在想,看来刘伟名是希望盯紧一些孙林的企业了,这事自己到是要上心些才是,有了刘伟名的支持,自己进入常委就会更加顺利。
“刘县长,你放心,我回去后就会进一步的对各企业进行清查,特别是对一些快要完工的企业进行清楚,把有可能出现的问题解决掉!”
知道高占金是明白了自己的想法,刘伟名微笑道:“现在的草海县正处于大发展的时期,老百姓看到了希望,我们当干部的也看到了希望,相信我们的路会越走越宽!”
这是不是刘伟名对自己的一种暗示呢,如果把这项工作做好了,刘伟名就会让自己的路走得更远一些呢?
高占金顿时对前途充满了信心,心中已经下了决心,回去后立即展开行动,一定要把工作做好。
一支支香烟抽着,孙祥军的心中如同结了冰。
随着媒体上对孙林事情的炒作升级,孙祥军已经处于风浪的顶尖。
现在对于孙林的事情,炒作得更加厉害,这事孙祥军感觉得出来,一定是有着不少的人在暗中操作。
对于孙林的事情,开始时孙祥军并没有怎么放在心上,无论大家怎么整,也不可能把自己带出去,只是尽能的协调方面,希望把这事压下
一想到儿子在草海搞的事情,孙祥军就有些后悔。
这个刘伟名真的是一个打不死的小强!
怎么自己家的人到了草海就要出事情情呢,难道说那刘伟名是我们老孙家的克星?
从抽屉里面翻出了一本算命的书,孙祥军对照着上面的内容再次看了一遍。
孙祥军一直以来都喜欢研究四柱八字这些东西,他感到这里面很多时候都很准。
“运中元辰啊!”
看了一阵,孙祥军的脸上透着惊惧。
运中逢元辰,做事就颠倒不定,身心不安,住不安处的,最特别的是做事犯糊涂。
想想自己的情况,孙祥军认为自己真的是有些犯糊涂了,怎么就一件件的事情凑到了一起呢?
“难道就避不了?”
闭目坐在那里推算了一阵,越是推算就越是感到这次非常危险。
把秘书叫了进来,孙祥军道:“配车,我要去拜访无尘大师。”
车子很快备好,孙祥军坐上车子后,就朝着一座郊外的寺庙行去。
无尘大师是一个很老的人,孙祥军是知道这老和尚的厉害,特别是算命上就非常厉害,不过,这无尘大师一般也并不帮人算命。
车子开进了寺庙?孙祥军向功德箱里投入了五百元钱,然后就引导着来到了后面的房间里。
无尘老和尚正在念经。
木鱼敲得梆梆直响,孙祥军的心情多少也算是清静了一些。
孙祥军进去后行了一礼,然后就在一个圃团上坐了下来。
过了很长时间,无尘才把经文诵完。
“孙书记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大师,我来解惑的。”
在孙祥军的脸上看了一阵,无尘道:“相由心生?孙书记的情况很不好啊!”
孙祥军道:“今天翻看相书,结果发现运中元辰,特来询问大师可有破解之策?”
“一切本无相,心有则相生啊!”
孙祥军微皱眉头,想不明白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无尘道:“你的心中充满了一种怨气,这股怨气就促成了你的各种妄念?妄念一生?各种的因果就出现了,其实呢,看相算命就是一个小道,如果你的内心定住了本份,外来的影响就无法对你进行改变?一切念想都是由妄念引起的!”
孙祥军就想到了自从刘伟名出现时的种种情况,有些心惊道:“会不会是有人克住了?”说这话时竟然想到的是刘伟名。
想到刘伟名时,孙祥军又摇了摇头,刘伟名那么小的级别,又怎么可能克得住自己,难道是京里面有太多的人要弄倒自己?
一时之间的那头脑中就舌l成了一团?脸色也更加阴晴不定了。
一直看着孙祥军,看到孙祥军脸色的不断变化,无尘道:“克与不克都是自己的妄念,心有所想,就有所得!每天执着于某一件事情的话,那件事情就必然会影响到你,自已就是佛?你既是佛,你的念头必然就是佛念,你想的事情就必然实现,只是迟点晚点而已,今天你执着于元辰?这元辰自然就找上门来了!”
说完这些话,无尘老和尚就不再多言?嘴里再次念诵起了《金刚经》。
房间的里面诵经声持续不绝,孙祥军的头脑里面一片混乱,各种各样的想法都冒了出来,想抛开都无法。
过了好一阵,孙祥军这才起身向着无尘行了一礼,然后向外走出。
能抛开吗?
孙祥军知道自己根本就无法抛开这些事情。
不来还好,来了之后听了无尘讲的一席话,孙祥军的心就更乱了。
坐在车上,孙祥军仍然在闭目沉思。
刚进入办公室时,市委办主任就匆匆进来道:“孙书记,公安局方局长被公安局专案组带走了!”
“公安部专案组?”孙祥军睁大眼睛看向对方。
“这事是庞市长接待的,方局长被带走了,还有几个市里的领导!”
孙祥军就更加震惊了,这样的事情竟然并没有跟自己说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又过了一阵,孙祥老婆打来了电话,电话一通就哭着道:“老孙,小林被公安部的专案组给带走了,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一切都来得很猛烈,又是完全不让自己这个市委书记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呢?
孙祥军有些懵了。
拨通了庞佑感的电话,孙祥军完全就是怒火万丈,大声道:“庞市长,到底是怎么回事,市里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都不通知我?”
庞佑感这时的心情真是不错,得到了刘伟名提供的那些东西后,他是第一时间就通过京里的人联系上了浩宇书记。
对于这件事情,浩宇书记非常重视,立即指示公安局要暗查。
结果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孙林集团的问题太大了,大得浩宇书记都震怒了。
听到孙祥军发火的声音,庞佑感严肃道:“孙书记,这是上级的行为,我们地方上要做的就是配合。”
说完这话,庞佑感就把电话挂了。
拿着话筒,孙祥军满脸都是吃惊的表情,庞佑感从来没有敢在自己的面前是说过那么硬气的话,更是不敢随便挂了自己的电话,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越想就越感到问题的严重。
拨通了公安局长的电话时,对方只是说公安局长和孙林都存在一些问题,是让他们去配合调查。
时间的一点点过去,打了几个电话也没有能够搞明白情况。
孙祥军就有了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想了一阵,孙祥军还是拨通了老书记付首赫的电话。
电话通了之后,过了一阵付首赫才说道:“你到京里来一趟吧!”
并不能够从付首赫的声音中听出特别的地方。
第二天一早,孙祥军就乘飞机来到了京城。
赶到了付首赫的家里时,看到的是正在给花浇站水的付首赫。
孙祥军一晚上都没有睡好,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一进门就说道:“老书记,你要为我作主啊!”
转身看向孙祥军,付首赫在孙祥军的脸上看了一阵才惋惜道:“祥军啊,本来呢,我以为你也就是心胸肚量差那么一些,做事还是可靠的,没想到啊,你很让我失望!”
指了指桌子上的那厚厚一叠的材料,付首赫道:“你自己看看吧!”
孙祥军到了现在也没有弄明白情况,快速拿起了桌上的那叠材料看了起来。
越看越不安,越看心越冷。
头上早已是冒着汗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