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3章部长又如何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江朝伟的确也是一个仗义的人,看到那么多的城管人员打过来,急得他就护在了刘伟名和方怡梅的前面。(品@书)
江朝伟更是抄起了椅子冲上去就打了起来。
两边刚开打,从外面就又冲进来一些身着警服的人。
见到这些人进来,那个身着城管服装的年轻人大声道:“刘贵林,这些人阻挠执法,交给你们了!”
看到这些人也是自己一方的人时,林杰更加嚣张了,大声对着刘伟名道:“在这片地界,得罪了老子就没有你们的活路!”
正在说着话时,林杰身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听到手机响,林杰拿出来一看时,却是自己父亲打来的电话。
林杰忙接通了电话道:“爸,我是小杰。
这时的林伯诚已经是急成了一团了,儿子惹谁不好,跑去招惹刘伟名去了,这可怎么办才好啊!
林杰在打着电话时,那个进来的警察刘贵林抬头就望见了站在那里的刘伟名。
眨了一下眼睛再看时,警察的心中一惊,这不是刘伟名吗?
看到刘伟名,这刘贵林就把脸一沉,严肃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谁报的警?”
那个城管服装的人笑道:“刘贵林,这里没什么外人,就别装了!”
刘贵林仍然表现出严肃之情,看向刘伟名道:“你们说,到底是什么事情?”
江朝伟哼了一声道:“在省城里面吃饭都影响管管执法了,真是笑话!”
没有听到刘伟名说话,刘贵林就有些不安,有些试探道:“你们看,是不是到警察局去说一下情况,谁是谁非也好解决这事?”
刘伟名微微点头道:“既然这样说,我们配合你们的工作。”
刘贵林听到刘伟名发话了,忙对带来的手下道:“把他们都带回局里去吧。”
一个警察小声在刘贵林耳边道:“老大,怎么了?”
苦笑一声,刘贵林也小声道:“你盯着,我去打个电话。”说完这话就匆匆向外走去,心中暗想:“闯祸了!闯大祸了!”
“你大脑进水了,竟然叫刘伟名去局里,是不是嫌搞出来的事情还不大啊!”这里分局的局长恰好又是曹心民,接到了刘贵林的电话,好悬没从椅子上跌倒,部下竟然搞出了那么大的动静。
“局座,这事我们还好没涉入太多,我看到了刘伟名就立即表现出了公正的态度了!”刘贵林也苦着脸,他太清楚这事的严重性了,搞得不好的话,自己可是第一个顶杠的人。
“你给我听好,就在那店里把该做的做好,立即把刘伟名他们送走!”
“林杰怎么办,还有那些城管?”
哼了一声,曹心民眼睛中露出厉色,沉声道:“城管执法怎么到小店里去了,还讲不了,全部给我带回局里!”
“林杰呢?”
曹心民揉了一阵太阳穴道:“也放了吧!”
“这事没处理,我担心刘伟名不干!”
去现场又怕刘伟名牵怒于自己,不去吧,更加担心这事搞大,曹心民发现自己从来没有这样被动过。
“还是请到局里吧,我日!”
曹心民知道事情到了现在,还得到局里解决才行。
看到进门来的刘伟名一行人,曹心民差不多是跑着迎上前去。
“欢迎刘县长来局里检查指导工作!”曹心民的脸上堆满了笑容,主动就握向了刘伟名。
刘伟名一看是曹心民,也感到好笑,自己每次到省城搞出事情都要与这小子打交道。
“曹局长,检查指导工作可不敢,我是被你们的人带来的,感觉曹局长与我很有缘啊!”
曹心民的脸上就现出尴尬之情情况:“刘县长,事情我都了解过了,这次是你们受惊了,没想到在省城还有这种到店里打砸的人员?我们局里会就这事展开调查,一定要给刘县长一个交待!”
刚说了两句话,就见外面一阵骚动,只见林伯诚走在前面,省公安厅长魏镇高跟随着就大步走了进来。
魏镇高同样也感到郁闷,今天突然知道了这件事情时,他是也头疼万分?进来看到曹心民,就怒瞪了曹心民一眼。
看到厅长这眼神,曹心民心中更加发苦,自己是惹着谁了啊,这躺着都会中枪!
“爸!”看到父亲林伯诚进来,林杰就喊了一声。
刚才林伯诚在电话中把林杰狼狼地骂了一遍?这让林杰怎么也想不明白。
上前几步?伸手就握向刘伟名道:“小刘,孩子不听话,在外面尽搞些争风吃醋的事情,你受惊了!”
刘伟名的眼睛就是一凝,这林伯诚想干什么?想把这件事情定性为争风吃醋?
这事可就不一般了,这林伯诚暗藏杀机啊!
大家都看向了刘伟名,特别是一些警察们都望向了刘伟名。
如果是一般的人,对于这句话就不会重视,看到林伯诚道歉了,可能就会握手说上几句什么其它的话?如果真是这样一搞,刘伟名那与我争风吃醋的行为就坐实了。
本来要仲出的手反而缩了回来,刘伟名看向林伯诚道:“林部长,这话错了,这不是争风吃醋的行为,而是污人清白的行为!”
林伯诚的眼神厉芒闪过又快速隐去,本来他已想好了?这事一上来就用这样的方式搞一下,然后再借这方式进行一些炒作,没想到刘伟名那么的机警!
魏镇高站在一旁,心神就是一震,暗呼厉害。
魏镇高想得就太多了?别看林伯诚这只是一句话,其影响真的是深远之极。
细细品味着林伯诚的话?魏镇高的头上也在冒汗。
另外一个明白林伯诚用心的就是方怡梅了,听到了林伯诚的话,就看了一眼站在那里脸上没有太大表情变化的刘伟名,心中也是暗赞,刘伟名太机警了,这话没有让林伯诚坐实。
刘伟名现在正在与刘家的女儿谈婚事,假如这个时候刘伟名与自己的事情变成了男女间的那种事情,刘伟名为了自己,跑到街上与林杰争风吃醋的话,也许就会让婚事发生一些变数,可能会搞出新的事情。
更为重要的是这种事情会影响到刘伟名的声誉。
其实呢,真正弄明白林伯诚想法的可能还是刘伟名。
这时的刘伟名已经有了杀机了。
自己现在是中组部的名单上面人物,如果这个时候被林伯诚搞出了一个争风吃醋,与人在街上打斗的事情出来,那评语上会是一种什么情况呢?不用想也明白,这就会变成一个很不好的东西。林伯诚肯定是从孙祥军那里知道了一些自己的情况,今天是暗藏杀机了!
方怡梅这时说话了:“林部长,你是领导,这件事情还要请你为我作主啊!”
林伯诚这才看向了方怡梅道:“你是?”
他还真是在装佯!
方怡梅道:"我叫方怡梅,在省委组织部工作,首先,我在申明一件事情,刘县长是我的老领导,今天他路过省城,我见到他后就请他去吃小吃,这是一种礼节,是我对老领导的尊敬,我与刘县长之间是上下级关系的事情是可以去调查的,决不是超越了同志情谊的关系,刘县长是要结婚的人了,所以,就别把我扯在里面,另外,就是你的公子林杰的事情了,我也从来没有喜欢过林杰,同样也谈不上感情的事情,今天林杰的行为完全就是一个黑社会人员的打砸行为,并且还破坏了我的声誉,还要请林部长为我作主!”
“小方吧?男女青年之间谈情说爱的我不反对,这事是不是小杰因嫉生恨就别追究了,我看啊,这事我代表他的父亲向你们道歉一下就行了吧,搞得大家都知道了,对你们的发展都不太好。”
这话仍然是要搞事的意思!
口口声声道歉,也表现出了一种真的要道歉的意味,但是,越说就越是把这事向着男女争风吃醋的方向在引。
方怡梅把自己的手机打开,然后就把录下的内容完整进行着播放。
每一个人都能听清楚林杰那嚣张的声音。
放完了录音,刘伟名看向了林伯诚道:“林部长,看来贵公子在省城很嚣张啊,他说他玩了许多的女人,这事我看一定要调查一下,决不能够因为这事而影响到了林部长的声誉啊!”
今天的警察们才算是见识到了什么是霸气,一个小小的县长,在一个省委常委的面前毫无惧色,这话说得更是强硬之极,话里已经透着了要向林伯诚放对着干的意思。
房间里面差不多落地都有声音了。
大家都看向了林伯诚。
林杰这时见到了父亲的到来,胆气也更足,就大声道:“爸,这小子太嚣张了!不收拾他一下,他也不知道天高地厚。”
脸色阴晴不定了一阵,林伯诚抬手就朝着自己的儿子一个耳光煸了过去。
一声脆响过后,林伯诚看向方怡梅道:“小方同志,没想到我们家小光会变成这样,都是我管教不力啊,作为父亲,我代他向你道歉!”说完这话,就把腰弯下鞠了一躬。
又看向刘伟名道:“小刘,今天的事情是我们家小光的不对,回去后,我会抽出更多的精力管教他的!”
刘伟名看向魏镇高道:“魏厅长,没想到这事也惊动了你,今天的事情我感到了震惊,当时有不少人都在那里,大家都听到了林杰嚣张的话,他竟然说他在这宁海睡了许多的女人,对方都不敢反抗,不知道这是不是权势的力量,我感到这事决不是一件小事,说小了是林杰的事情,说大了,这会影响到林部长的声誉,作为市民,我提一个建议,还请省厅就这事进行一次调查,至少也要还林部长一个清白吧!”
看向林伯诚,刘伟名道:“林部长,这事你看呢?”
打脸!这完全就是在打林伯诚的脸!
大家听到刘伟名说出了这样的话,一个个的表情都精彩起来,这刘伟名真的不是一般的牛啊!
还没有等林伯诚说话,刘伟名继续说道:“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小方同志在省里面工作,听说最近正是她的提拨时期,这件事情一搞出来,我担心的是影响到人家小方的前途,我与小方同事一场,吃一顿饭都搞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总得给小方一个说法不是?”
林伯诚压着怒气,过了一阵才微微点头道:“小刘同志说得对,这件事情伤害到了小方,我会证明这事的,还请小方别有任何的思想包袱。相信小方能够进步的。”
这是林伯诚表态要对方怡梅进行补偿,让他进步了。
魏镇高这时才说道:“有误会说清了就好了!”
刘伟名道:“林部长,刚才放的内容你也听到了的,你家的这位少爷很嚣张,骂起你来也很毒辣,我可是被他骂了一个狗血淋头的,看看我这朋友,衣服都被人扯破了,如果换做是一般的人,还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本来看到事情有平息的可能,刘伟名的这些话一说,气氛又紧张起来。
曹心民有一种自己正处于两大神仙激战的正中央感觉,就感到自己有些承受不住了。
林伯诚看了看刘伟名,这才说道:“我提几点意见吧,就林杰的行为,我代表他向各位赔礼,第二,责成相关部门严肃整顿城管人员,害群之马立即清除,第三,只要是合理的条件,林光都会进行补偿!”
说到这里,就问道:“小刘,你看怎么样?”
刘伟名道:“林部长说得好!”
坐在京城田林喜的家里,这里是他的大儿子的一套别墅,刘伟名到了京城,首先就来到了田林喜的家中,并不是直接赶到了刘家。
看到刘伟名的到来,田林喜显得非常高兴,哈哈笑道:“伟名,干得不错!”
知道田林喜说的是孙祥军的事情,刘伟名道:“我没做什么,不过就是做了自己份内的事情而已。”
哈哈大笑,田林喜道:“没去刘家?”
“你老跟我是最亲的,当然得先到你这里了,等一会再过去。”
田林喜就更加高兴,笑道:“说得不错,我们更亲些。”
聊了一阵,田林喜道:“我怎么听说你来之前跟林伯诚搞了一仗?”
刘伟名就把当时的情况讲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