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4章点拨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田林喜听完之后点头道:“你现在的角度不同了,那种随便就打杀的事情最好别干,要干都让别人去干,这次你处理得就非常好,你好好想想,林伯诚除了你说的那些内容外,他还有没有其它的想法?”
刘伟名沉思了一下,摇头道:“这人阴险着的,我也想不出他还有什么想法?”
田林喜哼了一声道:“这小子果然有着算计,他是孙祥军的人,现在孙祥军倒了,林伯诚慌了!你不知道,有几个省的省委班子都搞出了问题,虽然外界不清楚,但是,当事人都已失去了希望了,那些人大多都是孙祥军的人。 (. . )”
刘伟名微笑道:“看来孙祥军很不得人心啊!”
田林喜道:“这不是得人心的问题,孙祥军那么多年还是有不少的势力和利益的,这个时候谁会放过?”
现在田林喜跟刘伟名谈话时都很直接,并没有隐瞒什么,是有话直说的那种。
刘伟名道:“这跟田林喜有什么关系?”
田林喜笑道:“不知道吧,现在京里面谁都知道你在搞孙祥军的事情上出过力,也都知道搞孙祥军的那些力量很大,在这个时候?林伯诚就想出了一招悲情牌了!”
今天田林喜真是给刘伟名上了一课了,刘伟名就看向了田林喜。
田林喜道:“为什么我们一直没有动林伯诚呢?有些事情啊,做得太张扬了并不是一件好事,如果我们在搞了孙祥军以后,紧跟着就整他的手下,大家会有一种危机感,由于担心?反而会联合在一起!”
刘伟名这才明白过来,搞了半天大家并不是不打林伯诚,而是有着一种顾虑在里面。
“林伯诚也看得明白这事,他就想借儿子的事情闹一下,并且用争风吃醋的方式表明他是无辜的,同时?在这件事情上随手阴你一下?好在你没上当!”
刘伟名道:“我就是感觉到了他有后手,所以就忍了一下。”
“哼,林伯诚打的算盘很好,他是想用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来向上面的人表明他很无辜,很受打击?就连一个小小的县长欺负了,他也忍气吞声!”
刘伟名这才算是明白了林伯诚的用意,叹道:“官场中真是没有笨蛋,有的只是那种看不清楚方向的人!”
田林喜道:“下面的人我不清楚,能够到省部级的人,又有谁是笨蛋?”
看向刘伟名?田林喜道:“林伯诚还有一个针对你的地方,你想到了没有?”
被田林喜开导了一阵,刘伟名还真是想到了一些关键的地方,苦笑道:“他一进警察局就说了那么多的话,就是猜测我年轻,冲动,肯定会与他对着干?最好的就是立即找人去收拾他!”
田林喜赞许道:“你是上了名单的人物,你想一直,被随便说了几句就冲动动手,特别是找人来帮忙的话,那就只能说明你没有城府?没有自我的能力,既然没城府?又没有自我的能力,你认为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呢?”
也没有等刘伟名说话,田林喜道:“跨世纪的人才不是随便说说的,如果是一个软蛋,如果这个人碰上一点事情就找上面来帮他摆平,这样的人就算是到了高位也不是国家需要的人物!”
“这个我明白,正是居于这样的想法,你们现在才没有更多的插手了!”
“伟名啊,你既然进了那名单,我们就不能够无所顾虑地帮你出手,这一切都更多的要靠你来进行,当然了,像上次针对孙祥军的那种事情就做得不错,所以,在针对林伯诚的事情上我不打算动他,而是想用来做为你的一块磨刀石,如果你能够在实力相差较大的前提下搞得定他,这就是你的本事,相信中组部那边也会加分!”
“师傅,听了你这么一说,我才明白要学习的东西还多!”
“一个高级的干部,需要的就是一种城府,这个你应该多练练才行。讲一个人城府很深,含有两种意思。一是褒义,谓这人有心机谋略,思想深邃,且不愿意随便吐露。二是贬义,谓这人不坦率,让人猜不透心思,不敢把他当朋友看。城府是每个人都有的,只不过有的多一点,有的少一点罢了。其实呢,做为一名高级的干部,我们认为他就必须要有城府,城府是一种体认生活,体认生命,体认自然的能力,更是一种面对任何问题都能冷静对待的能力!”
刘伟名细细回味着田林喜的解说,不停点头,感到这的确是自己努力的方向。
哈哈一笑,田林喜道:“这次你做得就非常不错,能够冷静对等突然出现的事情,并没有像以前那样挽着袖子就开打,这是你的一种进步,官场并不是一个赤膊拼杀的地方,讲究的是一种隐忍,讲的是谋略!你想一下,如果当时你与对方打了会是一种会样的情况呢?如果没有人压下来,你现在就已经很有可能暴光了!”
沉思了一下,田林喜又说出了一个让刘伟名都感到吃惊的话。
“伟名啊,你想过没有,假如那林杰那天的行为是有预谋的行为呢?”
刘伟名真是没有从这个方向去想,听到田林喜一说,刘伟名心神一震道:“林伯诚没有那么可怕吧?”
“你听好,林伯诚是孙祥军一手提拨起来的人,一直以来对孙祥军都非常忠心,要不然,孙祥军也不会把林伯诚放到宁海去了!”
越想就越感到惊心,刘伟名道:“你认为是有意为之?”
“我有一个猜测,林伯诚看到方怡梅与你在春竹乡同事过,又是你一手提拨起来的人,就有了某种猜测,居于这样的猜测下,就希望在某个关键的时候打乱你的心神,从而达到他的目的!”
刘伟名道:“没道理啊,我仅只是一个小小的县长,他是省委常委,这层次差得太大,他没必要这样搞的。”
田林喜笑道:“每一个人的想法完全不同,你能把每一个人的想法都猜透?”
刘伟名摇头道:“我还是感觉没道理,他最多就是把我打得失去了进步的可能,对他并没有任何的好处!”
“你再好好的想想。”田林喜抿了一口茶水。
刘伟名摇了摇头。
田林喜这才说道:“我们做一个假设,如果你因为女色的原因被搞臭了,会出现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呢?第一,你肯定是失去了前进的动力,第二,由于你的无法进前,围绕你建立起来的一些力量就必将散去,这些力量合在了一起才是对孙系力量威胁最大的一支,如果这支力量失去了,孙系人员受到的打压必将会大幅减轻!更有一个可能,虽然很小,却也是孙系人员的一个希望,那就是孙祥军能够在这几个月中稳住,最差也可以用你这里发生的一些事情来进行一些利益的交换!”
刘伟名的层次毕竟还低,听到了田林喜的分析,有些愕然道:“我有那么大的影响力?”
“这不是你的影响力的问题,而是你已经成了其中一个链子中连接的一环,只要破了这个连接,许多事情在运作的过程中就变得容易了
被田林喜说得有些吃惊,刘伟名摇头道:“林伯诚能够想那么多?”
“他不得不想那么多了!眼看着一个个孙系的人员被拿下,他最想做的一件事情就是用你来跟大家讲条件!这次你只需要冲动一下,以他掌握着宁海宣传阵地的力量,必然会把这件事情搞出大的阵仗来!到时就能够用这事来讲条件了!”
“我应该怎么做呢?”刘伟名就问了一句。
田林喜道:“养城府!”
刘伟名道:“一点都不动?”
“不是不动,而是暗中动,并且还要比任何时候都来得快,要相信,林伯诚也在行动,这是你们两人的一次暗斗,就看你是否稳得住了
“果然都是强大的存在,一言一行中都隐藏着杀机!”
刘伟名感叹着。
田林喜哈哈大笑道:“这种小关卡你都过不了的话,我安排一个养老的地方给你!”
刘伟名就笑道:“放心,我应付得了!”
“很好,就得先要有应对的信心,有了信心就一切都有可能!”
在田林喜这里呆了一阵又到了呼延傲博的家里,呼延傲博的家里就他们两口子,对于刘伟名的到来,呼延傲博表现得很高兴,他的夫人叫赵香凌,见到刘伟名也是高兴得很,知道丈夫认了刘伟名做干儿子,赵香凌就比呼延傲博还要亲切。
“干妈!”
见到赵香凌,刘伟名就叫了一声。
目光在刘伟名那帅气的脸上看了一阵,赵香凌微笑道:“你干爹昨天就说了你今天要来,今天都在家等着的。”
刘伟名也没隐瞒,说道:“我先到了师傅那里去了一趟就过来了。”
呼延傲博笑道:“快坐下说话,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到了京城一定要回来看看,你干妈没子女,现在有了你,也就热闹了!”
赵香凌道:“家里专门给你准备有房间,你来住在家里的话,家里也热闹许多。”
刘伟名忙答应着。
赵香凌微笑道:“这次是到京城来谈婚事的?到了刘家没有?”
“我一到京城就首先到了你们这两处,刘家那里还没去,不是来谈婚事,婚事的事情已经定了国庆节办,这次是到京城活动一笔资金用于草海的公路建设。”
呼延傲博笑道:“都说年轻人最喜欢做的就是看媳妇,你这可是要不得的,媳妇都不先去见就跑来见我们这些老人!”
虽然是这样说话,还是看得出来,呼延傲博的心情不错。
刘伟名笑道:“尊老爱幼是我国的传统,首先要想到老人嘛!”
赵香凌就笑道:“那就快结婚吧,有了孩子的话,你们男人的事情做起来才没有后顾。”
刘伟名道:“老人们也是这样想的。
呼延傲博赞同道:“是应该把婚事解决了,一个干部成不成熟,这结婚与否还是要看的,你如果到了县级领导的位子上都还没有结婚?首先就会给人以办事不牢的感觉,组织上用起来也多少有些不太放心的地方,另外,就是会有感情的各种问题,你想一下,一个县级的领导没结婚,又长得帅气?那可是会搞出乱子的!如果动不动就搞出一些感情上的风波,对于你发展就会带来影响!”
赵香凌就笑了起来,问道:“伟名,单位上喜欢你的女孩子多不多?”
刘伟名尴尬道:“这个我到是没发现,尽顾着工作了!”
其实,刘伟名最近没少为这事烦心的?不仅是县里的人?一些市里的女孩子都有事没事找他要汇报工作,搞得他也很是闹心,果然是把婚事办了才行。
说到工作,呼延傲博就询问了一下草海的各方面情况。
问了一阵,呼延傲博道:“从现在的情况看?草海的发展还是很快的,保持住这速度,草海就能够发展起来了!不容易啊,许多人都认为草海是没有资源的地方,也是无法发展起来的地方,现在你用事实告诉了大家?只要用心,没有发展不起来的地方!”
刘伟名道:“我也是这样想的,我们的干部们如果把吃饭玩乐的时间都用在想工作上的事情上面,就没有什么做不好的!”
呼延傲博看向刘伟名道:“你啊,到了县级的岗位了,有些话知道就行了,要学会藏在肚子里?别随便什么话都说出来,刚刚你说的这话对不对?我认为非常对,但是,假如你当着外人说出了这样的话,又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呢?大家就会认为你在自夸?认为你在说他们没想工作上的事情,从而会给你的工作和发展带来许多不利的影响?所以,你往后要注意这些才是!”
赵香凌笑道:“人家伟名不是当着我们在说吗?又没有外人在这里!”
刘伟名知道这是呼延傲博在点拨自己,忙说道:“干爹说得不错,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得想好了再说,有的时候说得习惯了的话,张口一说,就会带来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