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呼延傲博点头道:“你能明白就很好,官员就要学会看新闻,更要注意看中央领导们的讲话,你如果认真看了,就会有许多的受益,不说别的,你看看中央领导们说话的语速都很慢没有?他们真的是口吃?还是没讲话的水平?都不是,他们知道,他们的每一句话都是要负责任的,假如说错了一句话,那种影响就是天大的事情,所以,如果不是非要说快,你在讲话的时候最好就是一边想好了一边说,要说得人们无论从什么样的角度也抓不住把柄为止,这是一个官员讲话的艺术,从现在开始,你就要学会培养,别一冲动,什么话都敢讲,什么事情都敢做,为了一时的畅快,结果把自己的仕途断送掉的人太多!”
果然是一家人,今天呼延傲博的点拨就非常到位了。 .
听到了呼延傲博的这席话,刘伟名感到自己真的是受益无穷。
刘伟名笑道:“还真是这样,常听一些领导讲他们亲自听到了某某领导的讲话,说领导们讲话没口才,现在看来,应该并不是没口才的问题!”
呼延傲博微笑道:“你能明白就好。”
看到刘伟名在消化着自己的这番话,呼延傲博的心情很是不错,自己是看着刘伟名成长起来的人,以前还以为他也就是止步于县级,现在却发现,刘伟名的前途非常的远大,现在刘伟名是自己的干儿子,这关系就不一般了,呼延傲博也不希望刘伟名因为一些小事就出现问题。
“你在宁海与林伯诚家发生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呼延傲博又说道。
刘伟名笑道:“这宁海省的消息传得也挺快的,仿佛大家都知道了!”
呼延傲博就放声大笑了起来,对刘伟名道:“你也别小看了自己,对你关注的人太多,所以我才要告诉你,说话做事一定要小心,别让人抓住什么?”
“师傅也是这样在说。”
呼延傲博道:“有一个事情要告诉你,韦宏石已经确认了到红都市任市委书记!”
说这话时,呼延傲博就很有深意地看向刘伟名。
听到韦宏石任红都市委书记时,刘伟名也是心神一震,真是没有想到韦宏石果然是任了红都的市委书记了!
这个事情对于刘家和自己都可能会产生太多的影响!
看到刘伟名的脸上现出了凝重的表情,呼延傲博的心中也在感叹,本来韦宏石应该会成为刘家的一个强大助力的,现在的事情发展成了这样,搞不好不仅成不了助力,反而又是一个强大的政敌!这事对于刘伟名来说也不是一个好事。
想了一阵,刘伟名笑道:“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呼延傲博就笑了起来,赞道:“说得不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赵香凌笑道:“你们啊,尽说工作上的事情了,我说啊,傲博,你也过问一下孩子的婚事!”
说到这里,看向刘伟名道:“你们结了婚以后不会就住在刘家吧?”
刘伟名道:“这事梦依已有安排,最近购了一处别墅,正在装修着的。”
赵香凌就笑道:“听说刘家的这个孩子很有本事,是一个有钱人啊!”
刘伟名笑道:“一个人活在这世上,其实要求并不多,再大的房子也就不过是一个睡觉的地方,一张床就解决问题了,再多的钱也无意义,我到是觉得,有钱的话,拿出来帮助一下需要帮助的人们,这更有意义!”
目光在刘伟名的脸上看去,呼延傲博和赵香凌都看得出来,刘伟名说这话时是发自内心,并没有掺假的成份,听着这话,再看着刘伟名,两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呼延傲博本身就是干纪委工作的人,对于刘伟名的这席话就更加赞叹,严肃地对刘伟名道:“我希望你永远记住你所说的这席话,干了那么多年的纪委工作,我也看到了太多人犯错误,他们之所以犯错误,就在于一个贪欲之心,一个人,如果心中有了贪欲之心,他就很容易犯错误,假如我们每一个人都廉洁自律,不贪不占的,你就永远挺得起腰,说得起硬话!”
刘伟名点头道:“是这么一回事,假如自己身上都不干净,想要做任何的工作就会产生这样那样的顾虑,最终就无法把工作做好!”
呼延傲博道:“是这么一回事,你想一下,假如你本身就贪了不少的钱,你要在县里抓贪腐的话,搞不好最终就会把你自己都陷入进去,只要你做了贪腐的事情,就不可能永远都没人知道。”
刘伟名笑道:“我会注意这事的!”
“伟名,你的路才刚刚开始,要走的路还远,无论是谁的财产,你也要分清楚一些!”
这话说得隐瞒,刘伟名却明白呼延傲博是暗点自己,在刘家的财产问题上,一定要保持一份清醒和警惕,对于这事,刘伟名也是有着不少的感悟,家属犯了事情就带惜到了自己的事情肯定会出现。
“我明白的!”
呼延傲博就点头道:“原则性的问题决不能犯,许多犯事的人就是从一些小事开始的!”
“你啊,尽给伟名讲这些事情,别把伟名吓着了!”赵香凌笑着说道。
“一定要警钟长鸣啊!看到越来越多因贪腐而犯错的人,我感到痛心啊!”呼延傲博感叹着。
在呼延傲博的家里坐着聊天时,刘梦依的电话打来了,电话一通,刘梦依就说道:“伟名,我现在在英国,正在谈着一个生意,无法回京,我让小柔来接你好了!”
这次刘伟名到京城也是突然之行,刘梦依正好定了行程要与英国一家大企业谈生意上的事情,据说项目很大,这事又无法推掉,话语中刘梦依多少有些遗憾。
“你忙你的吧,这次我到京城的时间也不会长,办完事情就回去了!”
“是你师傅派车接的吧?”
“是的,现在我到了干爹这里,正聊着。”
“那好,我通知小柔,让她来接你,到了家里,怎么也得住我家里才是,爸妈他们很在意这事。”
刘伟名答应了一声。
看到刘伟名跟刘梦依打电话,赵香凌道:“梦依还真是一个女强人,做那么大的生意!”
呼延傲博看向刘伟名道:“一个领导的家属在做生意,这事始终会成为别人攻击的目的,假如你做得非常好,但是,媒体却曝出了你的家属做了很大的生意的话,对你的声誉必然会产生影响,这事你要注意!”
刘伟名道:“这事我跟梦依是商量过的,婚前她做生意,婚后就逐渐淡出,多做一些公益性的事情!”
“这就对了,当然了,你现在到是不必太过担心,你的级别不够,她做得大对你反而是一种保护,别人看到你的生活出格些,也只会认为是你的爱人赚了大钱,但是,当你到了省部级的时候,那就一定要注意了,你的爱人做得生意再大,别人都只会认为是你给予了方便?这个尺度的把握你一定要重视。”
刘伟名点头赞同。
又聊了一阵,郑小柔已是敲门进来了,看到迎上前来的刘伟名,郑小柔小声道:“本想接你,又怕你不方便,接到梦依的电话,我就赶来了。”眉目中就透着一些情意。
刘伟名笑了笑引导着她进入。
看到郑小柔的进入?呼延傲博的目光一凝,他是知道刘伟名与郑小柔之间有着一些内情的,上次与郑小柔的母亲加上刘伟名一起吃饭时就试探过一次,心中就想到了许多的东西。
赵香凌的眼睛到是一亮,看到郑小柔也在心中暗赞,这女孩子太漂亮了?这样的女孩子无论走到哪里都是足以吸引眼球的人!
“干爹?干妈,这是郑小柔。
刘伟名介绍着。
郑小柔微笑道:“呼延书记好,赵阿姨好!”
看来她是对呼延傲博的家里情况有着太多的了解。
赵香凌就拉住郑小柔道:“快坐下说话。”
郑小柔很是温柔地坐了下去。
看向刘伟名,郑小柔道:“梦依打了电话让我来接你,说是她父母知道你来了?一定要让你到家里去住!”
呼延傲博的目光一直在郑小柔和刘伟名的身上注视,听到这话,心中就是一愣,手指就在沙发上轻轻敲击着。
呼延傲博突然看出了一些内情了,心中就在想,难道说郑家和刘家在这件事情上达成了某种的协议?
越想越感到这事的可能性极大?联想到在倒孙祥军的事情中郑成忠的做法时,呼延傲博的想法也越发多了起来。
权衡着这事,呼延傲博的眼睛也更亮了,如果刘伟名再得到郑家的支持,那就更加厉害了,几方的努力,也许刘伟名真的能够走到更高的位子!
“去吧?不管怎么说,第一天来了不到岳父家去报过到还是说不过去的!”呼延傲博微笑着说道。
刘伟名道:“那好,我改天再来。”
赵香凌道:“认识了门,以后就要常来,这也是你的家嘛。”
刘伟名忙答应。
郑小柔起身脸上带着笑容?很是尊敬道:“呼延书记、赵阿姨,我们改天再来拜访。”
呼延傲博微笑道:“代我问你爸好。”
把两人送着走了出去。
关上房门坐下?赵香凌就对呼延傲博道:“这个郑小柔长得真是不错,京城都没几个有她好看!”
呼延傲博并没有说话,坐在那里仍然在进行着沉思。
端着茶杯,呼延傲博把自己观察到的事情都想了一遍后,更加感到这事肯定是自己所想的情况。
没见到丈夫说话,赵香凌不解道:“你怎么了?”
呼延傲博摇了摇头。
赵香凌道:“刘梦依有没有郑小柔好看?”
呼延傲博道:“怎么说呢?各有各的特色吧!不管呢,像郑小柔这样的人,在京城也真是少见!”
赵香凌就有些八卦道:“我怎么感觉这个郑小柔与刘伟名有点什么事情似的,以我来看,我到认为郑小柔更配伟名一些!”
两口子在家里也是无聊,时常也交流一些看法。
呼延傲博在家里面对老婆时就没有了在外面的那种严肃,微笑道:“有一个事情你可能不知道。”
赵香凌忙问是什么事情。
呼延傲博就把自己了解到的郑小柔与刘伟名在房间里面的事情讲了一遍。
听完呼延傲博的讲述,赵香凌眼睛一亮道:“我就感觉两人在一起怪怪的,原来真是有这样的事情啊!”
说到这里,赵香凌就不解道:“怪了,按你这样一说,刘家、郑家、韦家都应该知道这事了吧?”
“不是知道这事,而是怀疑这事!”呼延傲博纠正道。
赵香凌道:“韦家现在看不出来,到还罢了,郑家那人应该精明得很,你都能猜测有这事,他不可能不猜测吧?”
呼延傲博微笑道:“你也是国w院参事室的人了,对这事事情的研究也很深,你想一下最近发生的事情吧,特别是孙祥军事情上的情况,你有什么发现没有?”
赵香凌认真一想,吃惊道:“你不说的话,我还真是没有想那么多,现在你一说出这事?认真想起来,还真是怪得很了!郑家那位在这事上上心得很啊!”
呼延傲博就笑了起来。
又想了一阵,赵香凌睁大眼睛看向呼延傲博道:“不会是两家都有意这事吧?”
呼延傲博微微一笑道:“如果伟名能够得到郑家的支持,到是一件好事,至少韦宏石任红都市委书记的事情就多了一个人牵制!”
赵香凌感到自己的头脑都有些不够用了,越想就越感到这事让人难以理解,看向呼延傲博道:“方梅英是你的老同学?你感觉真有这事?”
“其实呢,上次伟名与方梅英就坐在一起吃过一次饭了,我也进行了一次试探,感到是有这回事,今天看到郑小柔这情况,我就能够完全确定了!
说到这里?呼延傲博笑着摇头道:“当时我只是认为这事发生了?双方也都猜到了,可能也就会逐渐淡去,老郑也不会再追究这事,今天我才发现我的想法还是存在着偏差之处,看来刘家和郑家达成了某种的协议?大有两家的女儿都送给伟名了,只是这事上郑家的吃亏了一些而已!“
赵香凌就笑道:“我就感到奇怪,看那郑小柔看刘伟名的目光透着的是一种情意,我看啊,在这件事情上,这个郑小柔是自愿的?老郑也拿她没有了办法,只好同意了这事!”
想了一下,赵香凌又说道:“郑成忠就一个女儿,我还以为他会再为女儿招一个女婿的,没想到会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