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很快,刘伟名又把这事放到了一边,头脑里面再次出现了许多工作上的事情。
两人仿佛都需要时间来消化这种激情后的感觉,都没有言语。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车子就停到了刘家的院子里。
车子停下,郑小柔看了刘伟名一阵道:“我送你进去?”
看看郑小柔那明显看得出来滋润过的脸色,刘伟名微笑道:“你不怕他们发现?”
郑小柔对着车上的镜子一看之后,忙说道:“算了,你自己进去吧,我们再联系,我爸明天要出国访问,今天我得回家一趟,看看他有没有空,让他也见你一面。”
见郑成忠?
刘伟名多少有些犹豫。
郑小柔笑道:“怎么的,害怕了?”
“怕什么?见就见!”
郑小柔就笑了起来道:“快进去吧。”
“那好,累了就多休息一下。”
这话说得郑小柔的脸上又是一红,娇嗔道:“行了,我知道!”
从车内下去。
郑小柔也下了车子,过去帮碰上刘伟名从后备箱中把他的行李箱拿了出来。
这时的郑小柔表现得就与刘伟名多了几分亲密之意。
两人都没有看到的是刘梦依的二叔刘栋宇刚好车子也开到了门口,坐在车上的刘栋宇就看到了两人的情况。
车子慢慢驶入,刘栋宇的脸上变情快速变幻着。
虽然有些事情是他们几个暗中促成的?可是,当自己亲眼看到刘伟名与郑小柔走到了一起时,刘栋宇还是有着一些这样那样的想法。
车子开过来时,刘伟名和郑小柔都看到了从车内下来的刘栋宇。
郑小柔打了一个招呼,刘伟名也忙喊了一声“二叔”。
刘栋宇微笑道:“伟名来了?”
“嗯,梦依让小柔去接的我。”
“我家里还有些事情?我先走了。”郑小柔过去坐进了车子。
近距离看到了郑小柔时?刘栋宇的目光再次一凝,他看得出来,郑小柔今天的样子跟以前又有了更多的不同,整个人散发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心中明白,这是刘伟名到来的结果了。
看着郑小柔的车子快速离去?刘伟名与刘栋宇向着里面走入。
“伟名啊,直接过来的?”
“没有,师傅派车去接的我,到了师傅那里坐了一会就过来了
刘伟名并没有说到呼延傲博那里的事情。
刘栋宇心中一计算时间,再想到郑小柔时,心中暗想?这事得注意一下才行了,刘伟名并不是第一时间到的刘家,现在梦依与刘伟名的婚事虽然定下了,毕竟还没有结婚,万一郑成忠搞出一些什么事情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嘴上却说道:“对的,你师傅一直那么关照着你?应该先去看看他才对。”
说着两人就进入到了屋里。
黄欣一眼看到刘伟名,就高兴道:“伟名来了,快洗个澡去,这一路上累吧?”
她现在到是把刘伟名真正当成了自己的女婿了,显得很是关心。
刘伟名也不见外?笑道:“京城也热了起来,我先冲一个澡去。”
招呼着刘伟名进入到了洗澡间?黄欣这才微笑着对刘栋宇道:“今天那么早就赶过来了?”
刘栋宇道:“门外见到是小柔送伟名来的。”
黄欣道:“是啊,梦依到了国外,这事也真是不巧!”
刘栋宇正在讲话时,只见刘栋流也走了进来。
两人又说了几句闲话后,刘栋宇道:“老大,我觉得嘛,伟名与梦依的婚事也别拖到了,先把结婚证扯了,有了结婚证,也让他们放心一些,这对大家都好。”
刘栋流不解道:“也没两个月啊,到时办起来很快的,并不困难。”
黄欣也笑道:“大家都在准备,梦依的新房也在装修,很快的。”
点燃了一支香烟,刘栋宇抽了一口后,说道:“刘家现在是稳住了,各地的情况已经大有好转,我们有了更多的时间重新布局,这对刘家是一件好事!”
刘栋流微微点头道:“不错,现在的形势不错,谁都知道华老发了话的,再说了,郑家也对我们进行了一定的支持,还有老田那里的支持力度也不小,加上z纪委那里也有了一些话传下去,这一切对我们刘家都是好事!”
黄欣笑道:“这很好嘛,只要稳得住,一切都好办了!”
刘栋宇看了一眼洗澡间的方向,有些担心道:“我见到小柔与刘伟名在门外很亲近的。”
这话一说,刘家的人都脸色微变。
黄欣的心情并不是太好道:“这事大家促成的,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刘栋流道:“有些事情只能忍让了!”
刘栋宇道:“我担心的不是这个问题。”
刘栋流一愣道:“你担心什么?”
“你们想一下,老郑会不会也有什么想法?要知道,现在的郑家可是比我们刘家更有势力!”
他不说还好,这样一说之后,刘栋流两口子的脸色都有些难看起来。
认真一想这事时,他们都明白得很,现在的情况果然是刘栋宇所说的那种情况,郑家已经强了起来,特别是郑家能够给到刘伟名的东西更多,如果郑成忠用这事来与刘伟名做交换的话,指不定刘伟名真的就投过去了。
原来还没有去想,这一说之后,大家越想就越感到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了。
“韦宏石的红都市委书记之事已经基本确定了。”刘栋宇又说了一句。
刘栋流就说道:“雨江的事情对韦家影响极大,这事搞得韦家对我们刘家看法极多啊!”
刘栋宇道:“很关键的一环决不能够出现问题,假如出现了问题,现在的大好局面又将发生变化,刘家再也无法承受那种巨变!”
黄欣听了一阵才发现刘家其实并不是真的完全稳住了,现在的刘伟名是一个重要的一环,就急道:“不行的话,我就把梦依叫回来,先让他们把结婚证办了,有了结婚证的话,这事就算是完全定下了。”
刘栋流也用力点头道:“这事看来是不能拖了!”
正在说话时,就见刘伟名已是洗了澡之后神清气爽的走了出来。
看到那么几个人都坐在那里,刘伟名忙打招呼。
“爸,你回来了?”
这称呼瞬间让本来心情有些不好的刘栋流高兴起来。
刘栋流微笑道:“知道你要回来,我就提前回来了。”
黄欣递了一杯早已泡好的茶水给刘伟名道:“伟名,到了家里就别去外面住了,你们的房间一直空着。”
刘伟名点头道:“行,就住在家里。”
黄欣微笑道:“伟名,你回来一次也不容易,工作上的事情很忙吧?”
“现在到是好了许多,一切都上了正轨了,这次主要就是庞家帮着活动了一笔公路建设资金,我到京里来落实一下。”
“你看看这事,真是不巧,梦依又跑到国外去了,我今天打一个电话给她,无论如何也让她回来一趟。”
“梦依的事情较多,就不要影响她了,我办完事情就回去。”
刘栋宇道:“伟名,正好小凡也回京里来了,我通知他一声,让他带着你在京里熟悉一下,既然你是梦依的丈夫,无论如何也得让圈子里面的人们知道你的存在,这样有助于你往后办事。”
“刘凡回来了?”刘伟名问道。
“这小子不是混官场的料,就喜欢回来京城乱!你多多帮助他一下才是!”刘栋宇摇头叹息着。
说话间,刘栋宇就拨通了儿子刘凡的电话,开口就说道:“小凡,伟名到京里来了,你看看他人生地不熟的,这样吧,伟名在京里的这个期间,你就陪他了,也带他熟悉一下京城的情况。没事就给我滚过来。”
打完了电话,刘栋宇微笑道:“让这小子陪着你,他熟门熟路的,你们也好有一个伴。”
刘伟名笑道:“这真是太好了,我还担心京城不熟,找交通部都找不到的。”
刘栋流明白自己这二弟的用心,是想用一个人盯住刘伟名,免得他与郑小柔有更多的交往时间。
看了看刘伟名,刘栋流心中也在想,看来这把刘伟名是刘家女婿的事情宣传出去也是一个大事,一定要让大家都知道这事才行。
刘凡到来的非常快,回来之后就被管得很紧,搞得他想找一个借口出去玩都没机会,没想到父亲竟然安排了这样一个美差,把他乐得够
由于刘伟名在刘家一直表现得低调,刘家的这些子弟对他到是很有好感,刘凡也不排斥刘伟名,用陪着刘伟名的借口去玩,对他来说就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伟名,你能来就太好了!”一进来,刘凡就呵呵直乐。
“臭小子,伟名这几天就交给你了,他是要去办事的,你路熟,就陪着他去把事办了,我告诉你,不得带着伟名到处乱跑,更不能把你那些狐朋狗友的搞出来!”刘栋宇沉声对儿子说道。
刘凡忙说道:“爸,你放心好了,伟名就交给我了!”
黄欣笑道:“小凡路子熟,伟名去办事时,有小凡指引就能节省不少时间。”
刘伟名也感到高兴,就说道:“有凡哥带着,这就好了!”
刘家的人也感到高兴,刘栋流道:“我还担心伟名来了以后没有一个朋友,做事不顺,现在好了,有小凡的帮忙,什么事情都省心了!”
一家人吃了饭坐在那里聊天时,刘栋宇看向自己的儿子道:“小凡,不是我说你,都到了下了么长时间了,到现在也没有能够打开局面,再这样下去怎么得了!”
“爸,你不知道,虚丘县那鬼地方真不是人在的地方,那些土干部鬼得很,抱成了一团,真是让人气闷,有力无处使!”
刘栋宇注是摇头道:“把你们这些人放下去就是锻炼的,如果能够打开局面才算是你们的本事,无法打开局面的话,你们面临的就是淘汰!”
这事大家都明白,许多家族的人放下去一两年后由于没有任何的建树,也最终只好回来养着,再也没有了任何的发展,看到刘凡在地方上无法有发展,刘家的人也是急在心中。
看到刘家的子弟一个不如一个,在地方上都没有太大的发展时,刘家的几个长辈也是急在心头。
可是这样的事情并不是有资源就能做好的,关键的是本身的能
刘栋流看向刘伟名道:“伟名,从政方面的事情,你与小凡多交流一些,你们两个到是可以取长补短的,你有着丰富的地方工作经验小凡在上面又有着一定的交际圈都是互相可以帮助的。”
刘伟名道:“在这方面我得向凡哥学习。”
刘栋宇就露出了笑容道:“向他没什么好学习的,到是他得向你多学习才是,你能够白手起家,把草海经营得那么好,足以说明了你的能力。
“都是大家的帮忙!”刘伟名谦虚道。
刘凡到是挺佩服刘伟名的笑道:“伟名,你就别谦虚了,你的能力摆在那里的,圈子里面你也算是一个人物了,大家谈到你的时候都还是有更多的赞誉的!”
听到刘伟名谦虚的话,刘栋宇摇头道:“这话不对说起帮忙,谁没有借力的地方,你看看小凡吧,我们刘家给他提供的资源还少了,我看啊,刘家的帮助,加上他自己在圈子里面也拉到了许多的资源借到的力量不比你少,可是呢,尽干些让别人获利的事情!”
说到这里,刘栋宇就不停摇头。
听到父亲这样说话,刘凡也没不好意思的地方说道:“我本来就不是从政的料嘛!到是伟名,他有发展前途一个县长就把孙祥军都拉下马了,这事我不佩服都不行!”
刘伟名忙说道:“孙祥军的事情是组织上的事情,我可没做什么!”
刘凡就笑道:“这事大家心知肚明的!”
刘伟名感觉到这刘凡的心机并不深沉,是属于那种有话会说出来的人,难怪他在县里混得不好,这样没城府的人,要想跟那些地头蛇头,果然很是吃力了!
黄欣笑道:“没事,慢慢来。”
她这话说得刘栋流也在暗自叹气,刘家还能慢慢来?再不加紧发展,就站不住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