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9章拍卖行门道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看到刘伟名这眼神,刘凡自得一笑道:“从第四层开始才算好一些,是一些名模、高学历女孩子、歌影视明星,这些才是安全的,才够味,你不要看明星也有着不少的档次,从低档到当红明星,价位都有不同,只要出得起钱,没有什么得不到的!”
“这与拍卖有什么联系?”刘伟名问道。
一指拍卖台,刘凡道:“你听吧。”
果然,这次上一个明星的陪午餐拍卖。
这价位一下子就升了上去很快冲过了百万。
看得刘伟名眼睛睁得很大道:“茶那么多钱争一个吃晚餐的资格,有没有搞错!”
刘凡一笑道:“晚餐就是包夜了,一晚上上百万,对某些人来说并不是一件大事。”
刘伟名道:“不是吃饭?”
刘凡就嘿嘿一笑。
这时是几个人在那里争着出价,很快就过了两百万。
“靠!”
刘伟名暗骂一声感到有些无语,果然这京里的事情自己搞不明白什么样的事情都有。
最后看到的是一个长得肥胖的中年男子拍到了这个资格,看他大笑的样子,刘伟名只能是摇头道:“这是否也算是为慈善事业做了一些贡献了?”
刘凡就笑道:“那是当然的,还是有一部分钱要投到慈善事业中,要不然就说不过去了。”
一切都是暗箱操作的事情!
刘伟名道:“这事就没有管?”
刘凡道:“有违法的地方?”
刘伟名一想,如果真是获得了拍卖资格,这种只是吃晚餐的事情还真是找不到处治的把柄。对这方面的事情刘伟名还真是不太清楚。
心中多少有些气闷,刘伟名道:“我算是长见识了!”
“你不是要为你们县筹一笔款搞建设吗?你也可以拍卖你的晚餐嘛!”刘凡就笑着说道。
刘伟名就瞪了刘凡一眼。
刘丹忙说道:“这个不是女人的那种共进晚餐的拍卖,是真正的共进晚餐的拍卖,就是大家坐在一起吃一餐饭,聊一些闲话就完事。”
刘伟名又感到不解了,就看向了刘凡。
刘丹道:“其实呢,京里有些公子哥就喜欢玩这种事情,有一个好的家世,他们的身份就上来了,还是有太多的商人希望跟他们拉上关系,所以啊,这种带有着权力的晚餐就完全不同了,拍卖出来的价钱也非常高。”
刘伟名虽然意动,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自己现在的情况不同?一言一行都得注意才行。
刘凡也没强求,笑了笑没再说这事。
“凡哥,我们正要找你说点事情。”
正在聊着,就见一个年轻人招呼着刘凡。
“老三,最近没去下面?”
“别提了,你又不知道我的情况,我哪是那块料,家里硬让我下去,还是在这里玩玩明星过瘾。”
又有两个年轻人凑了过来,刘凡与他们应该很熟,大家就聊了起来。
看到刘凡与这几人臭味相投的样子,刘伟名就是一笑,人以群分啊!
“凡哥,你们聊,我过去看看。”
刘凡正与他们聊得欢,忙说道:“行,你看看,没事的,这里看的地方多。”
刘伟名就站起身来向另一个大厅走去。
别看是分楼层,每一层楼里面还有着许多的大厅,现在才发现,每一个大厅中都显得热闹。
看到这里的情况,刘伟名也是心惊,要想经营这样的一个地方,看看还得要有强大的实力才行。
刚走到一个大厅,就听那拍卖师大声在说话。
“下面是第七号拍卖品,是灵洲省委某领导的一件字画,起拍价一百万。”
刘伟名听到这话就是一阵愕然,这也太让人吃惊了吧!
看看里面的情况,坐着的是许多的有钱人样子的人们。
刘伟名看到有一个空位子就坐了下去,身边是一个长得象是暴发富似的老板。
很快,这价钱就升了上去。
看着大家举牌的情况,刘伟名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这样也行!
从来没有想到过这样的事情会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刘伟名完全被震憾住了。
很快,有一个女人花了一百六十万拍下了这个字画。
这时的刘伟名身边那人叹了一口气。
刘伟名看到他也在出价,就问道:“这字画拍了有意思吗?我感觉不怎么样啊!”
那人看了一眼刘伟名。
不过,这人还是显得很是和气,笑道:“老弟新来的吧?”
刘伟名道:“朋友带我来的,真是开眼了!”
“难怪啊!”
这人笑了起来。
“我姓刘,你贵姓?”刘伟名问了一句。
“曹?你叫我老曹就行了,有一家企业。”
“哈哈,老曹啊,看你刚才也在竞拍,我就没搞明白了,那字写得不怎么样啊!”
老曹就笑了起来道:“老弟,你果然不明白这里的情况?你肯定不知道,这里每一个地方的进门条件都不同的,二楼是二楼的进门费,三楼的进门费又不同了,各层不同啊!”
“我朋友是划了一张卡的,不知道交了多少钱。”
这老曹就眼睛一亮道:“果然是这样?你朋友是会员?那卡的年费就不低啊!”
刘伟名这才明白过来,到这样的地方,首先那进门费就不低。
“感觉你们花得不值似的。”
“老弟,这钱花得绝对值,太值了!”
说到这里?老曹道:“你可能不知道我们这些做生意的难处,现在反腐搞得厉害,领导们都不敢收钱,只能另想办法,这里就完全不同了,你看刚才的那字画拍卖吧?灵洲某省委的领导的字画,一百六十万啊,那领导到手就是一百多万,这一百多万拿去了之后,领导必然会通过这里知道竞拍者的出价情况。
刘伟名有些明白了,吃惊道:“到时就会在各方面照顾一下了?”
哈哈一笑,老曹道:“老弟应该明白了吧?有什么需要,通过这拍卖行传达给那领导之后,问题就必然能够解决了!”
刘伟名已经非常吃惊了。
老曹也是一个健谈的人,笑道:“那灵洲的省委领导肯定不会亲自来做这件事情,跟他就没有任何的关系?拍卖行出据的证明只是一件字画拍卖品,从收入上来说?也抓不住什么样的把柄吧,这样一来,大家都心安!你没看到现在的许多领导们没事就喜欢写个字,画一个画什么的,再差的字画也要显摆一下,你以为他们真的写得好?哈哈,内中的门道很多啊!”
刘伟名已经无语了,看到了今天的这情况,刘伟名明白了,这就是一种新的方式。
老曹又说道:“一百六十万,看上去挺多的,其实呢,我看啊,那女人不过就是办一件小事而已,可能是什么地方被卡住了,通过这事化解一下,如果真的是大项目,那就不止这数了!”
刘伟名叹道:“老哥真是懂行的人,听你这样一说,我才算是真的长了见识!”
老曹在刘伟名的身上看了一阵,笑道:“看你的情况应该是官员吧?”
刘伟名就感到奇怪了,问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老曹哈哈一笑道:“你还是官员中那种刚入行不久的人!”
刘伟名就笑了起来道:“你还真能猜测的!”
老曹笑道:“看你的样子没太多的钱,要不然也不会是朋友带入,凡是到了这里的人都得自己花钱的,就是我吧,我是了解到了这里的情况,花了大钱进入,看戏的话,跑这样的地方就是找抽!”
刘伟名点头道:“不错,还没干什么事情就要花一大笔钱,真不是一般人来的地方。”
“是的,你不花钱,又有朋友相请,应该就是那种领导了,看你的情况,年轻,当领导也官不会太大,再看你的衣着,也不象有钱人的衣着,你应该多少掌管着实权单位,还是有人捧你的那种。”
刘伟名就笑了起来道:“你还真是会看!”
老曹就笑道:“老弟,如果你不知道这样的地方的话就算了,知道了这样的地方,你不加以利用,那就是你的不成熟了!”
“还请老哥解说。”刘伟名表现得很重视。
老曹认真道:“这里就是一个机会遍地的地方,别小看了一个个的拍卖,这里面的门道太多了,你只要利用得法,很可能你的仕途之路就会不断展开了!”
看到刘伟名在思考,老曹笑道:“我两还真是投缘,我就多说一些吧,你想想,假如你正在提拨的关键时期,一切都不明朗时,你在这里花个百万把某省委领导的东西拍下,只需要留下一句话告诉对方你正在提拨的关键时候,到时他在某个场合的一句话,你不就上去了?你上去了的话,付出的可能会数倍的回来!”
刘伟名叹道:“真是没想到,没想到啊!”
这时是一个某京城大公子的共进晚餐的拍卖开始了。
老曹一听,忙对刘伟名道:“听到没有,伟名,你知道刘凡是谁吗?”
刘伟名这时也正愕然着,这次拍卖的竟然是与刘凡共进晚餐的内容。
没听到刘伟名说话,老曹道:“刘家!京城刘家啊,那可是了不起的人物,能够与刘家的人牵上线,那可是一件非常有利的事情,我们这些做生意的人,如果有一个刘家做后台,做起生意来就会少了许多的制约!”
刘伟名道:“我听说刘家近年来不怎么行了啊!”
“你知道什么啊,谁说刘家不行了,再不行也是强大的存在,对他们家我情况我还是了解一些的,京内都传开了,据说刘家与孙家前段时间干了一仗,你猜测最终结果如何了?孙家完败啊!刘家如果不行了,孙家那么强大的存在会完败?正红火着的!”
刘伟名看着老曹一阵发愣。
哈哈一笑,老曹拍拍刘伟名的肩膀道:“你是混官场的,如果你能与刘家拉上关系,我告诉你吧,你的仕途之路就会非常顺!”
说话间,只见那些举牌子的人们显得很是热闹,牌子不断举着,很快就已是超过了一百万。
看到最终被一个老板花了一百五十万拍走了这个资格时,刘伟名自语道:“陪那小子吃个饭要花那么多钱?”
老曹叹道:“如果真能交好刘家的人,不要说一百多万,再多的钱也值!”
“你怎么不多出点钱呢?”刘伟名问道。
“我刚才已拍到了陪庞真吃饭的资格,那也是一个强大的存在,老弟啊,尽可能的多准备些钱吧,找机会就得到这样的地方来找!”
刘伟名笑道:“这里看来机会真是不少!”
“这里是玩钱的地方,没钱没势的人根本就不知道有这样的地方!”
刘伟名点头道:“看得出来,你老哥也是一个有道行的人!”
老曹就哈哈大笑道:“老弟,交一个朋友吧,我老曹这个人还是仗义的,往后需要的时候就打这个电话给我。”说话间递上了一张名片
刘伟名看了一眼名片,上面写着的是曹简台,一家海外贸易公司的总经理。
感觉这老曹也是一个有趣的人,刘伟名微笑道:“我叫刘伟名,在宁海工作,有机会合作。”说完这话,刘伟名朝着刘凡他们那里走了出去。
老曹挥手。
刘伟名走了一阵,老曹头脑里面才回味过刘伟名的自我介绍,细细想了一阵刘伟名的自我介绍内容时,老曹一拍大腿,懊恼道:“亏了亏了!果然是是机遇只在每一个人的面前停留那么几秒钟,在我的面前停留了那么长的时间,我怎么就没抓住呢?”
“你怎么才来,他们都到那边去了。”见到走来的刘伟名,苏影多少有些不高兴说道。
刚才刘凡走的时候叫她等在这里,等了好一阵都没见到刘伟名到来,这让她感到很不满。
想到刘凡他们离开的时候是几个京里有名的公子说笑中离去时,苏影的心中是渴望的,在这圈子里面混,需要的就是找一个强大的靠山,看看那林琴仙,现在不是靠上了刘凡了,看她临走时的那得意劲!
凭什么她们就能膀上公子哥们,自己就只能陪一个土老帽!
再看到自己坐在这里,大家看过来的那种异样的表情时,苏影就感到自己有些掉价。
“哦,他们走了?”
“都是京里有名的大少,你怎么搞的,到处乱走,快些过去,别让他们等急了!”
也没有征求刘伟名的意见,苏影站起身来就急于要赶过去。
刘伟名就看了她一眼,心中暗想,果然是势利人物。